*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卿本佳人,奈何上班。
文|张月寒
每天早晨,醒来的一瞬间就开始心灰:又要上班了。一想到又要拖着身体爬起来,去挤地铁、进办公室,灵魂就被沉重地扎出一个孔来。
《打工狂想曲》剧照
最近有两档热播综艺都聚焦了职场,再加上五一假期刚结束的上班倦怠,职场、调休、摸鱼、内卷……这些话题频频敲击着打工人的心。人为什么要上班?我们如何面对内卷?摸鱼的正确方式是什么?我们很小的时候,都梦想参与一档庞大的事情,可成年以后,你会发现,你参与的任何庞大,都是与自己无关的。
驱动力
有一次我在华贸写字楼那边,看见一个男性,长久地跟一名女同事诉说着职场种种不堪,上司是多么蠢又不专业,下载一张图片都不会。长篇累牍、不厌其烦地,他的职场吐槽飘散在华贸带着香水味的空间,混合着手中Manner Coffee的香气。突然间,一个管理层模样的人走过旋转门,去向停在门口的专车。“戴总!”男子忙不迭地小跑出去,略弓着腰,为他打开车门。戴总看都没看他一眼。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剧照
晚上八点,一名小姐姐在写字楼的洗手间洗着一只苹果,那么不疾不徐地,那么慢条斯理地,仿佛每洗慢一分钟,她加班的痛苦就少了一分。“又加班啊?”保洁阿姨进来换拖把,和她打着招呼。小姐姐是那种高而朗丽的类型,非常高挑。红颜一加班,总能给人一种充满戏剧性的效果,你也忍不住希望她争气,像亦舒小说女主角那样,陡然超脱。
在任何一个下班点你顺着人群而行,耳中听到的,全是职场、职场,我们有限的才华和空间都囿于它了,我们在意它、谈论它,而它,在很多种情况下,是无解的。
其实,人们职场不开心无非是因为驱动力。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外驱动力(钱)而工作,但始终没有找到自己在这份工作中的内驱动力。
这就是康德所说的“他律规定性”(heteronomy):做某事是为了其它事情,再为了其它事情,再为了其它事情,如此等等。当我们他律地行动时,我们是为了某些外在强加给我们的目的去行动,我们变成了自己所追求的各种目的的工具,而非目的的设定者。
但是,当我们自律地行动——即根据我们给自己所立的法则而行动时——我们做某事是为了自身的目的,是作为目的本身。这时,我们的效率会更高,人也会更愉快。
《小舍得》剧照
简单来说,你现在工作不开心,是因为你做的不是自己人生中真正想做的,或你在其中没有找到自我价值,或其中的规则完全不由你来定。你只是简单地因为钱的原因,去从事它,所以很多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像头驴,被拴在资本家悭吝的磨盘上,一遍又一遍,盲目地转着圈,人生,也就这样转过去了。
摸鱼文化
是什么时候,觉得被淹没的呢?一个比较明显的瞬间是早高峰时在写字楼的六部电梯前等电梯,且还要排着长队。黑压压的簇拥的人头,你和拎煎饼果子当早餐的大哥、妆化了一半的女生(剩下一半去公司洗手间化)、疲惫的中年基层员工以及面孔新鲜的入职一年者站在一起。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你从光滑的镜面门上看见自己的倒影,那么无力、那么困惑、那么不开心。无情的光从顶上直射下来,你看不见未来、想不清来路,被夹在这和你一样訇然的人群中,直抵43层的职场地狱。
于是,剩下的,似乎只有摸鱼这一件事可以做了,它似乎是反抗内卷的唯一方式。《呆伯特职场定律1》这样总结:
“你又得加班了,工作时间变得越来越长;你的平均时薪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件廉价棉衬衫,总是不停地缩水。其实不然。大自然自有一套自动平衡法则。我管这个叫虚拟时薪。”
他说的虚拟时薪,笑死人:基本工资、各种奖金、偷来的办公文具、公司咖啡、私人电话、冒充生病骗取的病假、上网遨游、利用办公设备干私活、接受的培训(基本是为下一份工作作准备)。
但就算如此,有时摸鱼摸到极致,也会有一丝悲哀,因为你最终意识到,无论怎么摸鱼,剩余价值你都是争不过资本家的。他们用微薄薪水买下的,是你的青春、你创造一切的可能,你的梦想、潜力、价值。
卿本佳人,奈何上班。
在校的时候,我们都特别盼望工作,因为那意味着独立的收入、广阔的未来、更多的机会,似乎可以无限施展,但是年轻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步一步沦陷的呢?是当你发现,职场和校园的一个最大的不同,是它的排名,不再根据实力?是从你第一次见识到人性的丑恶,发现居然有人这么卑鄙?是你第一次遭受职场霸凌、被抱团排挤?
在种种鄙陋之下,我们震惊了,诧异了,灰心了,但想反抗的时候,一切早已没那么轻易。组建小家庭、准备备孕(现在一款儿童表要四千多)、买房、装修,在走向中产的阶梯中,人还有选择吗?你还不是只能每天回复“好的”“收到”?
找回自我
但是,职场也不全是负面,有很多人说职场是帮他们重新找到自我的第一个地方。只有经历冲突、矛盾、不可控,你才能挖到一些更深层的东西,意识到生活的硬甲。最不济的,就算你没弄清楚你想要什么,也会分外明白,你不想要什么。
“我们的一生当中,是在斗争中成长的。”董明珠在最近一档热播综艺中,说过这样一句话。她作为打工人的终极目标,有此观点,倒颇代表了一种新的希望。
这句话的上下文背景是这样的:综艺中一名实习生,当着老板的面,反抗老员工,讲出自己观点。张翰和其他嘉宾认为,这种做法或许会得罪人,在现实职场中,这个新人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好过,弹幕也有诸多赞成。董明珠却提出相反观点,说出了以上那句话。
我想,董明珠之所以成为董明珠,或许就是因为她的很多选择,没有走寻常路。由此说明,任何职场,看上去再是死路,只要人不“死”,都能起死回生。董明珠进一步说出这种趋避型淹没自我职场观的危害:“你在这种种回避的过程中,就把自己回避掉了”。
“但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遇到的是什么老板。”节目中另一名嘉宾补充,恰对这段做了一个完美收尾——一切还是取决于你遇到的人,是否明智。
《初入职场的我们》剧照
职场,是我们成年以后、走向社会,遇到的最大战场。而且,由于它往往关乎着我们的衣食饭碗、基本生存,人们才会一而再、再二三地谈论它。这世上是否有足够正确的老板、真正美好的工作环境?这一点,我们不得知,但是,仍只能不断前行、不断寻找。
童年的艰硬荒凉,向我们吹过来,人,更觉得累了。我们终究是卖命的。在种种框架下自我越来越龟缩,然而,它亦有微小的反抗。对一些我们可控的微小的坚持,会让你感到,在大的生活面前,不那么无力。面对职场丛生的现象,我们时时发现自己像守在一条河边。勇敢摆渡吧!或许河对岸,有更精彩的风景。
END
本文作者:张月寒
微信排版:同同

微信审核:L.L.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作者档案
张月寒
已出版散文集《一个人的喧嚣》,长篇小说《花若瞳》。作品关注女性自我成长、情感困惑、都市心灵。
个人公号:月寒轻话题(ID:zhangyuehan1214)
个人微博:@作家张月寒
大家都在看

本周新刊「新一轮城市竞争」
点击图片,一键拥有它!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本期新刊「新一轮城市竞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