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蓝忘机
编辑:六耳
来源:蓝媒汇财经(ID:lanmeihcj)
人口普查结果出来了,男光棍比女光棍多了3490万。
币圈的朋友不担心自己的婚姻大事,却在为“狗狗币”亢奋不已。今年以来,马斯克一会儿“带货”狗狗币,一会儿又承认是骗局。能不能实现财富自由,全靠马老板的一张嘴。
用文松的表情包概括,就是两个字:刺激!
频繁的刺激,可不是什么好事。医生说了,情绪不稳定会导致脱发,引发斑秃的概率比成为男光棍的概率都要大。
这也难怪,币圈大佬十有九秃。
多年以前,李笑来的头顶还是茂盛的“草原”,周硕基的发际线也很优美,马斯克也还没有因为头皮发凉选择了植发......
在中国,平均每6个人里就有1个脱发,全国有超2.5亿人面临“秃”如其来的烦恼。
离婚后的赵丽颖,5月10日现身直播,网友没有关心她的感情生活,倒是发现赵丽颖戴了假发;德云社的孙越和玩表的大能合作开公司,还没赚钱已经倒贴20万元,为某歌手植发。
河南假发,统治地球;浙江富豪,专注生发。深圳超越北京成为“植发第一城”背后,头顶上的生意究竟有多大?
01
2018年9月,在北京参加完“中非合作论坛”的利比里亚总统,辗转飞机、火车来到了河南许昌。
走在许昌的大街小巷,一排排发制品店眼花缭乱。昌盛路666号,坐落着世界上第一大假发制造商——瑞贝卡(600439.SH)。
这里是非洲人的“时尚圣地”,承包了全球过半的假发。
上世纪60、70年代,许昌还不是世界假发中心。许昌人走街串巷收头发,“剪子队”的名号响彻大江南北。
1983年,29岁的郑有全从教师岗位辞职,创办了一家小毛发厂。通过从青岛、深圳收购头发,再出售给韩国、日本等假发制造商,郑有全很快赚到了第一桶金。
“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做假发呢?”郑有全想做的,是利润更高的假发。
一顶成品假发,要经历50多道工序。为了让厂里的老乡快速上手,郑有全从韩国高薪“挖”来几个有经验的师傅。用了一两年时间,大伙儿才掌握假发的制作工艺。
中国人带假发是为了“遮秃”,“求美”的欧美国家才是假发的主要市场。1993年,郑有全“借船出海”,与美国公司合资成立瑞贝卡。
由于物美价廉,瑞贝卡的假发产品很快在北美地区爆红。2000-2002年,美国市场占到公司总出口额的75%以上。直到2012年,瑞贝卡前五大客户才出现非洲兄弟国家。
对于非洲女孩儿来说,假发比LV更时尚。
2003年,瑞贝卡登陆上交所,成为中国发制品第一股。郑有全也借此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这前前后后、杂七杂八的事情,老乡们都看在眼里。瑞贝卡上市前,我国共有100多家发制品企业,其中有近60家在许昌。
瑞贝卡上市那年,许昌的发制品出口额达2.1亿美元,已经占到全球发制品市场份额的1/4。2016年,许昌的发制品出口额已经超过10亿美元,占到全国发制品出口的一半以上。
如果说许昌是全球假发之都,毫不夸张。
“米歇尔你知道吧,美国前第一夫人,她带的假发就是我们这里生产的。”面对外地游客,许昌人毫不掩饰对家乡产业的骄傲。
离瑞贝卡不远处,有一家叫瑞美真发的假发工厂,利比亚总统赶赴许昌便是为了和瑞美寻求合作。
此外,早年间瑞美也曾寻求A股上市。只是没等到当时的IPO“开闸”,它就终止了辅导备案。
其实,A股市场上还有一家做假发生意的上市公司,是位于山东青岛的新华锦(600735.SZ)。2020年,发制品业务在新华锦的营收中占六成。
早年间,青岛和许昌在假发上可以说不分伯仲。只不过,以瑞贝卡为代表的许昌假发走上了品牌化道路,青岛却未能跨越代工的门槛,与“假发之都”渐行渐远。
02
中国自古以来讲究“本真”,假发简单粗暴,终究不如自己长得香。
“平均每6个人里就有1个脱发”、“全国超2.5亿人面临脱发烦恼”......虽然中国脱发群体日渐庞大,但中国的假发市场规模并不大。2019年仅67.25亿元。
比瑞贝卡假发先火起来的,是一瓶瓶防脱洗发水。
秃头的90后只知道霸王(01338.HK)的duang duang duang,却不知火遍东南亚的章光101,才配得上成龙的“神话”。
从许昌出发,路过安徽、江苏,来到富庶的温州,这里是章光101的诞生地,也是“温州首富”赵章光的故乡。
赵章光比郑有全大11岁,早年间曾是一名“赤脚医生”。一天下午,赵章光正在家中和妻子闲聊。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原来是老家一个女孩因为脱头求医。
女孩刚满18 岁,头发就掉光了。因为这件事,男友也和她中断了婚约。
为了寻找治疗脱发的药方,赵章光翻遍了古籍。六年后,经过上百次试验,赵章光终于研制出治疗脱发的药方,也就是后来的101毛发再生精。
“一个初中没有毕业的赤脚医生,会有什么发明?”面对外界质疑,赵章光在温州、宁波等地一边挂牌行医,一边联系医院合作,但都因为学历、身份等问题遭到拒绝。
说起来,河南是假发之都,也是赵章光的福地。
1984年,已是不惑之年的赵章光,从报纸上看到郑州市亚美商店推销化妆品的广告。“我的毛发再生精得不到医药界承认,作为化妆品总该可以吧。”于是,赵章光踏上前往郑州的路。
亚美商店总经理有个亲戚在郑州某医院当院长,当时医院为了扭转困局向赵章光递来了橄榄枝。没想到,在医院开诊仅8个月,赵章光就为医院创利40多万元。
在管城区领导的帮助下,1987年,101在郑州建厂。据赵章光回忆,两年多的时间里,101就为管城区创利近2000万元。
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日本经济腾飞的年代。日本人一边把钱投到股市,一边组成扫货军团到世界各地买买买。彼时,日本脱发的人非常多,章光101在日本久负盛名。
前不久,大办生日宴的“上海周公子”,早年间就是靠在日本卖章光101积累的财富。中国法拉利第一人、前“北京首富”李晓华,也是靠着拿到章光101在日本的代理权得以发家。
03
1994年,《福布斯》杂志首次发布中国内地富豪榜,赵章光凭借过亿身价成为了“温州首富”。不过,关于章光101能不能生发,市场上其实一直都是有疑问的。
直到2010年,章光101被查出偷偷添加米诺地尔,这才真相大白。
章光和霸王一样,拿的是化妆品类批文。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都属于药物,需要拿到药品类批文才能生产应用。
A股市场上,生产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的药企并不多。山西的振东制药(300158.SZ)主要产品包括米诺地尔搽剂;浙江的康恩贝(600572.SH)看上了非那雄胺片,不过2020年才上报受理。
事实上,药物治疗也不一定能生发,药物干预主要用于脱发前期,且容易引发内分泌失调。当脱发发展到后期,毛囊已经萎缩闭合,想要再现草原般的茂盛,就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植发。
脱发一般是从前面的头发开始脱落。植发机构将患者后脑部位的毛囊作为植发来源,借助毛发植入器械等工具,将其移植到需要的位置。
换句话说,就是“拆东墙补西墙”。
今年以来,股价翻番的康德莱(603987.SH),目前就在研发毛发植入器械。巧的是,康德莱的实控人张宪淼和赵章光是老乡,也是浙江温州的。
如果说河南假发统治地球,浙江富豪专注生发,那拥有大批程序员的北京和深圳就成了植发机构的聚集地。
全国植发人群中,7.5个人里就有1个是深圳人。“来了就是脱发人”,成了深圳人口中经常被调侃的话。
相比假发和防脱洗发水,植发在中国的市场规模更大,利润更高。
5月7日,德云社的孙越和网红大能合作开了家新公司,还没营业赚钱,孙越已经贴了不少钱。他自曝,为歌手植发就花了20万元。
看到同行都去植发的葡萄球星C罗,在2019年初,直接斥资2500万欧元在西班牙马德里开起了植发店。
植发手术主要按毛囊单位来计费。一般无痕植发(FUE)的手术价格是8-12元/单位。移植2000-4000个毛囊单位,就要花费1.6-4.8万元。这还不包括麻醉费、专家费。
北京植发机构雍禾植发的创始人张玉曾对媒体表示,最近5年,雍禾植发的营业额每年都会翻一番,2013年的营业额还是3000万元,2018年已经接近10亿元,一个月的销售额就能达到1400万元。
行业内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植发手术大约做了50万台,手术金额已经超100亿元。
嗅觉灵敏的资本,也早就闻着味儿来了。
周鸿祎的老婆胡欢投资了黑黛增发、中信产业基金投资了雍禾植发。此外,碧莲盛植发、大麦植发、新生植发也开始陆续受到资本青睐。有公司甚至放风正在筹划IPO。
只是,植发行业已经鱼龙混杂,骗子也已经蠢蠢欲动。
裁判文书网上有个案例:2016年9月,大连友谊(000679.SZ)的老板做完植发手术,头发没长几根,反而得了毛囊炎。
郭德纲的外甥王九龙分享自己的植发经验:
一个月以内,你觉得太值了;
一到三个月,你觉得被骗了;
三个月以后,感觉钱白花了......
如果说创业是一场人生修炼
黑马营就是向上生长最好的土壤
欢迎加入黑马营“一亿中流”加速计划
↓↓↓

甄妙 ·《战略话题营销》专栏课
√14年营销经验、√行业标杆案例
√干货知识多,√营销覆盖面广
限时特惠仅需 128元
原价168元,立刻扫码购买
▼▼▼
点击底部分享、赞和在看,完成三连击,把好的内容传递给更多需要的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