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4日,75岁的曹德旺在青年节爆出了一条重磅新闻:
捐款100亿,建立一所公办大学,名字初定福耀科技大学,主要用于培养理工科类的技术人才,剑指攻克各类技术难题。
据有人统计,曹德旺这些年捐过的钱已近120亿,他为何如此投入慈善?
年轻的时候,他父亲曾经这样向他传授生意经:
做事要用心,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你数一数,有多少个心啊?
用心、真心、爱心、决心、专心、恒心、耐心,怜悯心……,曹德旺掰着手指,疑惑地问,有那么多心吗?
当然有。他父亲说,但当你悟到爸爸讲的道理的时候,爸爸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以后,我的确知道了。随着我事业的发展,我能数出来的心,已经不是一双手能够容得下的了,我悟到时,父亲已经不在了。”
01
经商世家
1946年,曹德旺出生在上海。
曹家世世代代生活在福建福清的高山镇。曹德旺的曾祖父是福清的首富,到了他爷爷这辈的时候,家道开始衰落。
曹德旺的父亲名叫曹河仁,所以现在曹德旺成立的慈善基金就叫“河仁基金”。曹河仁长大之后,跟着他舅舅(曹德旺的舅爷)去日本学习做生意。
据说,曹河仁在日本的前三年,在一个日本人开的布店里学徒。学徒第一年,就是给老板家煮饭,挑水,倒马桶,倒尿壶,吃老板一家吃剩的饭菜,到了晚上老板要求他自己对着镜子练习走路,练习鞠躬、微笑、说话的口型;第二年是挑着担子到乡下去卖东西;第三年才站到柜台里接待客人,进货出货。
后来曹河仁告诉曹德旺,做生意首先必须经历人生的苦难,“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1936年,曹河仁从日本回国,取了曹德旺的母亲——一个地主家的大家闺秀。完婚之后,曹河仁到上海去做生意。舅舅把他在日本赚的钱汇给他,有10万日元。那时候的日元汇率比现在美元的汇率还要高。
凭着这笔钱,曹河仁在上海投资了很多产业,还开了一家夜总会,成为上海永安百货公司的股东。
1947年,曹河仁准备了一条货船,把家里的所有财产装上船,准备回福清老家。没想到,货船在海上沉没,所幸一家人坐在另一条客船上。
曹德旺母亲把当年陪嫁的嫁妆卖掉,在老家买地,盖了房子,曹家再次陷入贫困之中。
15岁的时候,曹德旺跟着父亲开始到福州卖烟丝,后来还卖过水果。曹德旺后来回忆说,这么多年早起的习惯都是在年轻时候养成的。
17岁的时候,跟父亲一起卖水果,天天凌晨两点就要起床,母亲不断地喊,一边喊一边流眼泪。曹德旺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母亲眼睛还是湿润的。他母亲说“叫你难过,不叫你又不行,小小年纪,就要承担家里的重担,难为你了。”
02
结缘玻璃
贩完烟丝再贩水果,后来曹德旺又去过农场,还学过修车,贩卖过白木耳,亏了3000块钱。在走投无路之下,曹德旺回到了老家高山。
1976年的春天,30岁的曹德旺跟两个伙伴聊天,其中一个人说,老曹,你知道吗,水表上的圆形玻璃,一个卖五毛,可挣钱了。我们开个玻璃厂吧!
曹德旺动了心,就去公社找领导,建议办一个玻璃厂。公社同意了曹德旺的建议,公社企业办的主任担任玻璃厂的厂长,曹德旺做采购员,还是个临时工。
玻璃厂从1976年到1979年,三年时间才正式试产,总共有16名工人。玻璃厂前几年效益很差,到1983年的时候,不得已让曹德旺承包了。
曹德旺对工厂进行了改革,打破大锅饭制度,工资跟效益挂钩,树立工厂会计的权威性(也就是今天的财务指标为纲),仅仅承包四个月之后,曹德旺就完成了全年要上缴的6万元。
1984年,玻璃厂合资,曹德旺和几个骨干占50%的股份,高山镇政府占50%。
有一次,曹德旺到南平出差,无意中发现,汽车修理店换一块前挡风玻璃,要6000块,加急要8000.那时候的汽车玻璃都是从日本进口的。曹德旺觉得,这太贵了,日本人太欺负人!
曹德旺回去之后就决定生产汽车玻璃。
两年之后,高山玻璃厂产值的产值就达到了596万,税后利润101万。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数字。汽车钢化玻璃系列的生产规模不断扩大,被中国汽车公司确定为全国进口汽车维修定点供应单位。
1987年,曹德旺带着福清县的副县长(当时玻璃厂的董事长)等一些人到上海考察,希望当时上海的一家公司以技术入股,再成立一家合资公司,这家公司就叫福建耀华玻璃工业有限公司,也就是今天的福耀玻璃。
福耀玻璃成立6年之后启动上市计划,当时开盘价44.44元,发行总股份4085万股。在上市前,董事会决定将4085万股份当中的零头85万股作为对曹德旺的个人奖金。当时曹德旺持有福耀17.5%的股份,到福耀上市的时候,曹德旺持有公司流通股500万股。
上市当天,曹德旺看着开盘价,高兴得跳起来,他欠的那些债务终于可以还清了,竟然还有2亿元的进账。
03
走出国门,诚实做事
1994年,曹德旺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买地,建了一座1.5万平方米的仓库,设立福耀在美国的销售中心。福耀玻璃开始面向全球。2001年,美国几家玻璃公司,向美国商务部起诉,福耀玻璃倾销,美国商务部立案。福耀在美国聘请了律师,一场你死我活的反倾销官司正式开打。
2003年12月,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裁决,对福耀上诉书9项内容中的8项表示赞同,要求美国商务部重新审理。经过两年的交锋,曹德旺发现,反倾销官司上没有法律,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律师表示,为了拖垮福耀,首先判倾销,开高额的税单。应诉之后,交保证金,拖几年,把企业拖垮。为了不交保证金,福耀找到银行开信用证,官司打赢之后,收回信用证,避免了资金滞压。
2008年,美国经济大萧条之时,通用汽车关闭了俄亥俄州代顿市的最后一个工厂,数千人失业。2014年,通用的这家汽车旧厂房被曹德旺看中。最终,曹德旺以1500万美金——折合人民币为近1亿元,买下了占地18万平方米的厂房。
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从买地到建厂竣工,仅仅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2016年10月,福耀玻璃美国工厂正式竣工投产,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曹德旺说,中国人的建设和安装速度让美国人“看傻眼了”。
这个废旧工厂变成世界级工厂,被当地导演史蒂文·博格纳尔和朱莉娅·赖克特夫妇用摄像机记录了下来,纪录片名字为《美国工厂》。
很多美国人都不敢让别人拍摄工厂纪录片,害怕拍摄完后,被乱采乱播,把不好的镜头拿出来播,好的全部删掉,故意黑工厂。对此,曹德旺并不担心,他说,我来自中国,作为企业家光明磊落,我做什么你看到了都可以拍,我不但让你拍我在美国的工作,如果你有需要拍我福耀集团在中国和俄罗斯的工厂,我也让你去拍。
最终,这部纪录片最终命名《美国工厂》,获得了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奖,让世界认识了来自中国的曹德旺和他的美国工厂。
曹德旺表示:我们都是中国人,祖国是我们的母亲,这是永恒的。今天中国人到这里来办企业,我们最最关键的第一件事情,不是赚多少钱的问题,为的是让美国人改变对中国人的看法,对中国的看法。
曹德旺的三个孩子,都拿到了美国绿卡。但曹德旺对他们明确提出了两个要求。
一是绝对不能移民。因为,中国70%的汽车,全球25%的汽车,用的都是曹德旺公司的玻璃。“你们移民了,中国人就没有玻璃了。”二是谁不退掉美国绿卡,就不能继承自己的遗产。
04
慈善大王
2020年疫情期间,曹德旺先期捐了1.4亿。在一次财经峰会上,曹德旺又表示,减持股票套现10亿元准备进灾区救灾。曹德旺说:
“我认为一个真正有作为的男人,在我手上赚的钱,我死之前必须还给社会!(我)减持股票套现了10亿元准备进灾区救灾。我做企业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国家的兴旺发达。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这个国家的兴旺发达靠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努力。”
据统计,自1983年第一次捐款,直到2020年,曹德旺累计个人捐款达120亿元,为全国第一高。
5月4日,曹德旺再次宣布,将一次性捐款100亿,在福建成立一所公办大学,取名福耀科技大学,初步选址在福州高新区。
据披露,为预留充足资金用于“福耀科技大学”的创立,河仁慈善基金会理、监事会决定除延续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福建富闽基金会、南京大学的合作,以及完成2021年度已批待付的5个项目外(金额共计26375万元),基金会将暂停社会捐助,原则上不再立项及批复新项目。
基金会还透露,创办“福耀科技大学”在于为我国实体经济、先进制造业培养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此类人才的培养直接关乎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关乎国家安全命脉。
未来,“福耀科技大学”要面向世界汇聚一流人才,充分借鉴和引进欧美、日韩等世界发达国家高校的先进办学理念和教学经验,在世界前沿技术型院校中招聘师资,致力培养出具有国际化视野、工匠精神及创新管理能力的高素质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成为中国新时代高校工程师的摇篮。
办一所理工类科技型大学,曹德旺应已考虑了很久。2017年,上证报记者到福耀玻璃采访时,曹德旺在谈到教育时曾讲了一个故事,他一个朋友的小孩考取了哈佛,学商业,那个朋友很高兴,他当时就说,现在应该学技术,最紧缺的就是技术型人才。
和许多富豪捐资办学不同的是,河仁慈善基金会已经决定,福耀科技大学将探索新型公办大学办学模式。也就是说,这所学校虽然由河仁慈善基金会出钱建设,但学校却是公办性质。
2011年5月5日,在河仁慈善基金会成立大会上,曹德旺先生与其妻子陈凤英女士,正式宣布向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个人所持福耀玻璃股份有限公司3亿股股票,过户当日市值35.49亿元。而“河仁”基金会,正是由曹德旺父亲曹河仁之名得来。
河仁慈善基金会官网显示,该基金成立以来,已累计捐资31亿元。
据福耀玻璃2021年一季报,至今年3月底,河仁慈善基金持有公司2.1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57%。在2020年,河仁慈善基金累计减持了福耀玻璃6891万股。
2013年以来,河仁慈善基金一直持有福耀玻璃2.9亿股,多年未有减持。有市场人士分析,2020年的减持应是在为筹建大学做资金储备,如果不是有如此巨大的支出,曹德旺不会同意减持股票。
曹德旺个人财富其实并不很多,在2020年公布的胡润富豪榜上,曹德旺身家仅165亿元,排名325位,和前面的千亿富豪没法比。
而这一次,河仁慈善基金会直接捐出了100个亿来建大学,几乎掏空了一大半账面财富。
05
最朴实的老曹
2020年2月份,疫情在国内肆虐。曹德旺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说:
福耀集团每个月全球有几十亿的营业额,现在一半的工厂还不能开工,跟很多国际知名品牌汽车厂的订单都不能做了。以前每个月正常情况下,我们可以赚4个亿利润,现在不到2亿5000万元,我一句都没有吭声,还在给国家捐钱,帮国家买口罩。因为我知道当务之急是要集中精力先把疫情消灭,而不是把解决企业遇到的问题排在第一位。
对于当时很多大中小企业呼吁需要国家伸出援手,曹德旺讲了他的“大实话”。他说:
在这次疫情中,大中小企业、工人、农民,谁不受影响,谁不困难?在中国14亿人中,有几千万或者一亿的精英当上了企业老板,而在这一亿精英身后,还有农民、工人、贫困人口、打工的人。现在的企业不要遇到一点问题就只想着依赖国家救助,更多财富和能力不如企业老板的人谁来救?真真正正的救助是自救,首先要想办法自己救自己。
我坚决反对这个时候给国家提要求、施加压力,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我们每个中国人都要有国家的概念,不要老想着自己的事情,都应该仗义承担疫情带来的影响,互相团结起来克服困难。等疫情结束了,我们再讨论如何恢复生产过日子,一起探索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做好了和这个国家一起过苦日子的准备。
朴实如斯,赤诚如斯,这就是一个市值千亿企业的掌门人。关于曹德旺朴实率真的本色,还表现在他与结发妻子陈凤英之间的不离不弃。
曹德旺自己写文章说:
我现在的老婆就是结发夫妻,她叫陈凤英,人很好,几十年来,煮饭,帮我管小孩,连电话都不接,她觉得自己普通话讲不好,所以不接,怕人家会笑她。
但是,我这个家现在所有财产都记在她的名下,我的控股公司也是她在当董事长,都是她的,不是我的,人家说这个公司是曹德旺的,但实际上从法律关系上说是我太太的。
我们的结合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前两个人连面都没有见过,仅仅看过一张很小的黑白照片,所以我们没有经历过谈恋爱的过程。那一年是1969年,我们非常穷,生活很苦,母亲又生病了,所以家里人就希望我先结婚,找个老婆照顾我母亲。我答应了,就是这样。
我老婆是在我很困难的时候嫁给我的。那个时候也没有看到我还会做一个很大的老板,也没有看到政治上会非常有前途。
结婚之后,我曾经遇到过另一个不同的女人,那是一个让我想把家都扔掉的女人。
当时我写信给我的太太,她不认识字,所以信是我妹妹读给她听的。后来等我回到家,她见了我也只是说:“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知道你是会走掉的,你要是真走了,那么把房子和三个孩子留下来给我。”
我听了以后非常伤心,我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我的太太。
我老婆有一些坏毛病,她为了我可以改,可以进步,因为我是她的丈夫,我喜欢她变得好一些,她为了我努力改变自己,这是她的责任,而对于我来说,给她一个完整的、幸福的家就是我的责任——她就是我的责任。
我是绝对不会离婚的,即使我爱上了别人也不会。因为我是个从来不后悔的男人,对我来说婚姻就是不能后悔的。
06
堪称伟大
瑕不掩瑜,曹德旺身上的努力,勤奋,勇敢,智慧,以及那么赤诚直率的家国情怀、责任感,值得敬佩,更加堪称伟大。
企业家如果没有责任感,充其量是富豪,这是曹德旺在当初捐出自己一半身家时的原话。
这是一个近乎无可挑剔的男人。他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为中国留下了一座庞大的玻璃工厂,规模世界第一,而自己已经没有多少股权了。
如今,他又花了足足一百亿,想为中国留下一所大学。
曹德旺的公德,值得中国人骄傲,值得敬佩,我们为曹德旺点赞!
参考资料:
1、曹德旺,《心若菩提》,人民出版社,2020年10月
2、新京报,侯润芳,《曹德旺:我做好了和这个国家一起过苦日子的准备》,2020年2月8日
3、中国企业家杂志,《出资100亿元!曹德旺旗下基金会要干一件大事……》,2021年5月7日
4、腾讯财经,《曹德旺:我做企业不是为了钱,死前要把我赚的钱还给社会》,2020年8月12日
5、远方青木,《捐款100亿,曹德旺破中国慈善历史记录》,2021年5月7日
- END -
首席商业评论推荐阅读
投稿及内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广告及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