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出圈就是这么猝不及防。
一条热搜,把Sir这个港片迷彻底逗乐了。

当事人
林雪
,大家都(听起来)很熟。

穿梭于各大港片的黄金配角,杜琪峰御用演员。
会演戏,看过他电影的都知道。
没想到,“吐槽”也是林雪一个隐藏技能。
热搜是酱来的:
前段时间五一档的《真·三国无双》中,林雪演了回董卓。
片子是烂片。
但无碍林雪角色出圈。
在他恰到好处地演绎下,一个骄奢淫逸、飞扬跋扈的董卓,神还原。
可上热搜不是因为演技。
而是“嘴技”。

出自一段采访视频。
电影中董卓艳福不浅,被一众美女簇拥伺候。
这对林雪本人来说也是少有的待遇,他之前演的角色不是警察就是坏人,美女看到,是掉头走人的节奏。
△ 图片截自《明周娱乐》
林雪为此还特地感谢了导演和监制。
当记者进一步问到,是否有亲热戏时。
林雪开始他的“大放厥词”——


其中有场戏我跟妃子在床上吃提子,看起来风花雪月。
事实上呢?
吃提子时,那个女妃子将好的提子自己吃,烂提子就喂给我吃,真的想一巴扇过去。
委屈中带点贱兮兮,甚至还有点开车的嫌疑
不熟悉林雪的人,还信以为真地去找这女演员是谁。
实则是被他大忽悠。
Sir作为过来人告诉你——看林雪采访,认真你就输了。
整个采访如果你看完,你会发现他根本没正经回答过记者问题。

满嘴跑火车。
记者问:是否想过减肥?
他答:有。
怎么减的?
说明天减,明天忘,说后天减,后天忘。

结果,越减越肥。
最后还不忘立个Flag:下个月我准备减肥!
总之最后还是不记得。
记者问:有多肥?
他也不正面答。
反而说起吃的:
肥到从骑马摔下来时像个会爆的糯米糍,馅多到会爆那种。
哈哈哈。

这么一个奇妙的、画面感十足的比喻,用他不咸不淡的广东话说出来时,总有种一本正经、蠢萌的喜感。
好笑?
这还是常规操作。
他是个演员没错,但他也是个被演戏耽误的相声演员。
他曾在访谈中谈到自己如果不去香港,会去说相声。
林雪讲相声?他行吗?

行,非常行。
2018年,林雪就在《吐槽大会》圆了一次梦。
内娱的首秀,林雪一上来就降低身段,客套了一番:
“上面这些咖,我就是来当你们的绿叶。”
客套?
呵呵,还是假客套。
话锋一转,实际上是吐槽自己呢:
“这种心情,我……真的是好习惯。”
调侃郭晓冬——

“请郭晓东吃东西,他都不吃,我就都吃完了......
所以,我搞成这个样子。”
摸着自己的大肚子,自比孕妇,撒娇式喊郭晓冬要负责。
调侃刘嘉玲——
“幸好是王家卫来导演你的婚礼,如果是杜琪峰最后就成枪战了,不过放心,最后死的都会是我这些做配角的。

不会的......
你好像也不会邀请我......”

面对很多人对刘嘉玲拍烂片的争议,林雪不同意,他认为嘉玲姐为了拍戏努力保养自己的皮肤——
“你们看不出来吧?嘉玲姐才比我小一岁;
更可气的是,我比小马哥(马景涛)还小两岁!”
随后,林雪陷入了马景涛式咆哮:“啊岁月!你对我做了什么!”
逗得台下的马景涛也陷入了咆哮式鼓掌。

△ 动图真没倍速
发现了吗?
《吐槽大会》的宗旨本来是以吐槽别人为主,以此制造戏剧冲突。
但林雪不按套路走,他所有吐槽的落点都是指向自己。
不把自己当一回事的心态,让林雪在搞笑的路上比大部分明星放得更开。
你以为《吐槽大会》就是林雪搞笑的巅峰。
错了。
把镜头从内娱转向港娱,讲粤语的林雪才是最放得开的和搞笑的。
口直心快的他,时常会不加掩饰地表达情感。

比如当着张家辉的面,说对方是渣渣辉。
换个场合就当众和张家辉表白。

再换个场合,坦言想和刘德华拍亲热戏,并说《暗战》中的华仔好像洋妞。

非常情真意切。
有时候,为了加强自己的情感感染力,难免要让语言更鲜活。
老影迷都知道,戏里林雪最鲜明的人设就是擅长“口吐芬芳”
(温馨提示:以下内容全程18禁,未成年人请跳车)

无论是当小弟,还是经理,又或者是茶餐厅伙计,他都不放过怼人的机会。
△ Sir就不打出来了看字幕感受吧
你以为这只是他在演戏,但在戏外,他始终如一。
接受访问时,控制不住自己来句“TM的”。

拍广告,记不住台词也控制不出问候母亲。

毛记电视找他录一段“未得奖宣言”,他几乎全程都在消音。
别人讲粗口,可能有哗众取宠的嫌疑。
唯有林雪,你能感受到他的“真心实意”。
性情中人,放在他身上再适合不过。
虽说是个电影演员,但他从不忌讳暴露自己市井与笨拙的一面。

2017年时,Viutv索性给他开个节目,让他主持一档音乐节目,推荐一些本土音乐——
《林说金曲》。
就好像讲相声那样,很多人对林雪主持音乐节目也抱有怀疑。
显然,这些人太不了解林雪了,他曾经为了杜琪峰,在饭局上引吭高歌,演唱过《心太软》,引得全场掌声雷动。
瞧他这身嘻哈的打扮和过不了审的歌词,都显示出林雪骨子里其实有颗音乐的灵魂。

△ L是男性某个器官的缩写
当然啦。
找林雪主持,就注定这不是简单的音乐节目。
录制的场所,要不是在厕所,就是在按摩场,又或者在的士上......
总之,就不会是“正正经经”聊音乐的场所。
为了套近乎和陌生人聊音乐,林雪时常还要去亲身体验。
帮客人推油按摩。
学习肚皮舞。

玩跳跳床。
也许有人觉得林雪生活中过于“粗言秽语”。
林雪自己也承认,在接受《黑纸》的采访中,他承认自己有“烂口炎”,有时候说话确实很粗鲁。
但他却认为这是他保持真我的方式。
在他看来,虚伪的赞美才是难听的粗口。
虚伪比粗口更肮脏。
比起人前的假模假式。
他更愿意做个粗人。
在如今这个人人都在精心维护人设,说着正确却乏味的话的时代。
林雪成了一个异类。
而这种异类,恰恰是让林雪成为林雪,让他不泯于众人的地方。
但Sir衷心期盼——

他能继续演戏。
继续没心没肺。
继续讲着可能没人看没人笑的“相声”。
并且。

继续真实。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海边的卡夫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