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熠杰
来源:熠杰(ID:yijie19881027)
文章已获授权
先更新一下进展。

5月11日晚,平安成华官方微博发布了最新通报,认定林某某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已依法将调查结论告知林某某家属,家属对调查结论无异议,此外,公安机关对林某某深表惋惜,呼吁公民不信谣、不传谣,共同营造清朗网络空间,维护良好社会秩序。
接下来是新京报发布的救护车出车证据,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科确认了是下午18:56分出车,返回医院的时间为19:31分,到学校的时间是晚上7点左右没有问题,医院的出车时间系统都有记录,医院没有任何理由帮学校造假。
虽然最新的通报进一步论证了我的调查,但我无意跟读者争个输赢,我只想还原真相,让大家不要冤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所学校、任何一座城市,这个社会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黑暗。

下面补充一下昨天没有提到的信息。
5月11日上午,在警方发布通报之后,死者母亲又发声了,她连发两条微博,第一条是不认可警方通报,言辞很激烈,第二条是回忆跟儿子的点点滴滴,看上去充满温情。

有趣的是,连续三天的微博,死者母亲分别用三个不同的手机登录发帖,上面两条微博是Iphone 7 plus,5月10日的微博是Iphone 12 Pro Max,再往前是Iphone客户端,到底是这位母亲手机很多,特别爱换着用,还是有不同的人在打理,大家心里应该有数。
而且当我看到死者母亲再度发声的时候,我的内心很诧异,因为她在前晚的电话里告诉我她微博登不上去了,说可能被封号了,这一度让我对所谓的监管部门非常愤怒,没想到昨天的官方通报一出来,她又开始抨击学校和政府,我这才意识到她只是向我卖惨,以便让我帮她说话。

上面这段话我写进了昨天文章的留言区,事后有人来喷我,说死者母亲的微博就是被封了,骂我助纣为虐,但真相是她把名字改成了“四十九中林同学妈妈”,你搜索原来的“人生就像泡沫”当然显示不出来,但这不是因为封号,而是改了名。


今天我又拿到了很多新信息,在这里给读者展示一下,在新信息陆陆续续得到确认之后,你将看到一个和最初完全不同的事件。
一、网络上谣传化学老师万利霞对死者泼硫酸,说她把死者推下楼,理由是死者占据了万老师女儿的留学名额,然而万利霞是语文老师,49中也没有留学名额,监控录像已经证明了死者是自己跳的楼,这是得到家属签字确认的,昨晚的警方通报也能证实这一点。

二、没有所谓的官官相护,49中在成都普普通通,只是二级示范高中,上面还有一级示范高中,成都的名校有4中、7中、9中、外国语,甚至川师附中,49中的校长貌似也就副处级,你要说是个领导,勉强算,但属于那种生怕学校出岔子的基层领导,他没有能力只手遮天。


三、知乎上的很多匿名回答都是造谣,回答者以说话会被取消高考资格的理由做挡箭牌,以便名正言顺地匿名,实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他们编造了诸如化学老师推人下楼、老师虐待学生、学生被威胁取消高考资格的谎言,然而学校压根不敢这么做,一旦校长因为学生说话取消他的高考资格,人家一举报,他的乌纱帽就没了。


四、死者自杀的导火索是跟女友吵架,他负气之后借口上厕所,然后冲出教室就跳了下去,在死前还留了一封绝笔信(这一条有待校方证实),
5月9日是周末,老师都在打酱油,网上臆测的体罚、虐待、责骂,统统不存在。


五、死者家长5月9日晚上接到通知之后是在公安局和殡仪馆跟校方见的面,学校除了5月9日晚上不让家长进学校,其他时间都由校领导亲自接待了家长,而5月9日晚上不让进的原因是警方需要运走尸体找法医做鉴定,看是否排除他杀,是警方要求别让家长进。
六、学校的应急措施是在教育局的指导和公安局的主导下完成的,工作上没有出现纰漏,只是舆论公关做得非常差,校领导和教师都是把精力放在课业上的人,不像专业的公关团队那样懂得回应舆论,这一点必须批评,但危机公关水平低不代表学校隐瞒了学生的死,这是两码事。


七、学校监控几年都用不上一次,平时压根没人管,工作人员鼓捣了一阵子才找到调取的方法,然后和警方、老师、死者父亲一起看了监控,监控没有缺失,死者父亲看完之后当场就签了字,表示无异议,但没看监控的死者母亲对结果不满,强行说学校不让看监控,强行说监控不完整。
以上事实我在昨天的文章中已经提到了一部分,而昨天的文章已经被证实了几个关键点,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上述内容还将逐一得到证实。
接下来进入高潮时间,请广大被带节奏的群众擦亮眼睛。
昨天晚上,一堆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人专程从外地赶到成都,然后在49中门口集会,这群人高喊着要真相,口号非常齐整,手里拿的康乃馨也是统一买的,如此有组织、有纪律,敢在中国的土地上游行示威,他们背后站的是谁,相信懂政治的人都能看出来。
在警察正常维护秩序之后,网上立马有人带节奏,说是家长抱团寻求真相被警察暴力维稳,事实上,49中没有一个家长参与此次活动,警察也没有暴力维稳,他们只是依法对一些犯罪分子进行拘留。
由于视频敏感,不宜发出,上面两张截图已经足以展示现场的情况,昨晚的成都游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校门口有不少拿钱干活的人,熟悉CIA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套路,他们每次搞颜色革命都要统一花束、制服和装备,他们要的不是真相,而是破坏社会秩序以及公众对政府的信任。
下面这位参与者在朋友圈多嘴,不幸被人截了图,从他的留言可知,5月10日才闹大的事情,某些人5月11日就飞到了成都,还是从广州飞来的,为了搞事情连行李箱都没来得及放。
这帮人下午就到了成都,然后聚集在49中附近商讨对策,一个个神采奕奕,笑逐颜开,这哪里像是伸张正义的维权人士,这分明是2019年美国在香港搞的颜色革命的重演。
其实从5月10日的热搜我就嗅到了一丝不对,这事儿被顶上热搜榜首太快了,分明是有水军在整天搜集中国的负面信息,看到一点漏洞就展开集中攻击,那些微博热评几分钟就上万赞,新闻的传播哪有这么快,连自带水军的娱乐明星都赶不上这个速度。
敌对势力知道我们的弱点,要想搞垮中国,那首先要破坏政府的公信力,切断政府和民众的联结,因为我们是至上而下的大一统体制,公信力才能确保执行力,以助上行下效以及维稳。


这事儿刚发生之后就有负责舆情的朋友说此事不简单,说这个女人的背后有高人指点,当时我没当回事,但在电话里跟她聊完之后,我感觉这个女人毫无感情,她没有任何哭闹,语气支支吾吾又很冷漠,完全不是微博上悲痛欲绝的样子,但微博上的发言太能迷惑大众了,对于她儿子的死,我们始终报以同情,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她被境外势力利用了。
这次事件还反映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地方政府和事业单位的一些领导处理突发事件的水平太低,这次四十九中没有一个内部人士发声,校领导一直保持沉默,这显然是害怕说错话,所以干脆把一切工作丢给公安。
在这个问题上,你越是沉默,闹事一方和吃瓜群众就越认为你心虚,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程序,也不知道什么叫慎重,只要你沉默,你就被默认见不得光,很多政府官员还未树立引导舆论的意识,总是选择低调,一般的事情确实适合大事化小,但这种几分钟被顶上热搜榜首的事情,你不仅不能躲,还得每隔几小时就更新情况,把居心叵测的谣言扼杀在摇篮里。

那些有损公平的事件,比如滥用特权、草菅人命,这最能刺激民众的神经,群众喜欢在公共事件中树立一个假想敌,而假想敌通常是他们所认为的权贵,在中学里无疑是教导主任和校长等人,这些知情人士按道理可以找警方作证,但他们没有打出手里的牌,他们试图等警方调查完毕之后一口气发个最完整的公告,到那时就已经晚了。
然后就是,这次官方通报的落款主体为“成华区联合调查组”,却由ID为“成都成华教育发布”的官微率先发布,发布主体不当引发了网民对教育局越权办案的质疑,而且三次通报都没有直面民众,没有把大家最关注的地方讲清,这都为敌对势力留下了操作的空间,有关部门一定要汲取教训,加强培训。
从更大的视角来说,我并不想责怪人民群众被带了节奏,群众对这件事的愤怒恰好证明大家三观很正,如果事实真如死者母亲的微博所述,群众看了无动于衷反而是世态炎凉的表现,但具备法律意识的人应该知道,任何事件都存在原告和被告,双方都有辩护的权利,原告的主张往往存在夸大、歪曲、无中生有等现象,这需要被告主动还击予以澄清。
大部分群众不具备法律意识,又存在先入为主的偏见,自然容易相信一个刚经历丧子之痛的母亲,一旦事态反转,这位母亲恐将遭受舆论的反噬,到那个时候,我希望大家对她手下留情。
这件事情还提醒我们要加强对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关注,2019年4月17日,上海卢浦大桥有一高中学生跳桥,起因是孩子在学校里跟同学发生矛盾,回家时遭到了母亲的辱骂,在家长驾车经过卢浦大桥时,孩子竟然冷不丁下车,冲到桥边就跳了下去,这就是打骂式教育带来的后果。
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校外,脏水肯定又会被泼给学校,但熟悉心理学和家庭教育的朋友一定明白家长对孩子的关怀有多么重要,父母是孩子在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家庭理当是孩子的避风港,如果让家庭成为孩子心灵的港湾,我不认为有什么事情能让孩子轻生。
综上,我对这件事的判断很清晰,死者跟女朋友吵架是导火索,跟母亲的关系才是核心因素,如果一个男孩因为跟女朋友吵架而跳楼,那他一定非常缺乏安全感,非常需要回应,这是母爱匮乏所致。
这位母亲当然爱他的孩子,但世界上有太多家长不懂如何去爱,这导致了亲密关系的疏离,这个判断虽然残酷,但它最符合逻辑,从我采访死者母亲的感受来看,我在电话里感觉不到她在微博上的悲痛,我感受到的只有冷漠和警惕,孩子的父亲才是真正的悲痛欲绝。


在意外发生之后,渗透进国内的境外势力便开始行动,他们终于找到了攻击中国社会的把柄,把矛头对准了体制,所以他们炮制了官官相护和各大部门联手掩盖真相的谣言,但了解当今政府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从这时候起,这位母亲便不再是单纯的受害者,而是被CIA利用的工具,之后就是我们看到的成都游行集会和颜色革命了,到这个时候,该出动的就不止是教育局和公安局,省国安厅也可以工作了。
鉴于社会的复杂程度远超民众想象,任何事件的背后都有各方势力在角逐,所以我不希望死者的母亲卷进去,无论如何,她失去了孩子,她是最痛苦的人之一,说谎也是情有可原,我们无法苛责一位失去孩子的母亲,大家能给到的人文关怀还是要给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