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事变,见字如面 
2021.04.16
01.
前段时间,佛山广台高速“天价罚款”岔路口曾一度登上热搜。
一位网友在缴纳罚单时,发现在同样地点犯过同样“错误”的并不止自己一个人。
交款系统显示,有62万人曾在此路口违章。
按照每张罚单200元来计算,“蹲守”在此路口的“电子眼警察”的创收能力堪比大型上市公司。
有关部门在随后的回应中声明,在“电子警察”启用之后大概一年的时间里,只有大约18万违章事件,远远没有62万人那么多。
官方回应之后,曾经在交款系统上显示的“天量”违章数据神秘失踪。
有网友用航拍设备“监测”了这个突然爆红的岔路口,短短3分钟内,便有27辆车压实线违规。
对于一条年单向车流量高达1900万车次的高速路来说,似乎62万这个数字更加靠谱一些。
无论是18万次还是62万次,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这么多吃罚单的司机中,肯定不止一位司机提出异议。
但因为没有引起舆论关注,无人理睬。
当佛山高速路口天价罚单登上热搜之后,相关部门很快行动起来。
他们不仅“迅速”在路口实线右侧增画了一条虚线,还“贴心”地增设了更多的道路指引。
但假如事情没有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和热议,这个电子眼是否会继续执行自己创收的使命?
在同一地点里,平均每天有近五百起的罚单数量。
然而这样的情况持续数年都未曾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或许他们最初面对舆论还会在想:
“200元一张的罚单,贵吗?”
可能一点都不贵,毕竟在物价一直上涨的时代,200元能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少。
但区区几百元,对于一些人来说,可以让他们拿命去守护。
02.
4月12日,90后司机赵洪军在超限检测点办事大厅内,用刀片割伤了自己的胳膊。
没有不稳定的情绪,没有激烈的争吵,也没有厌世心理。
这位快到而立之年的货车司机,只是想以这种方式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在两次过磅超重的情况下,他希望工作人员还能再帮他再次复磅。
因为他实在想不通,车上的油越用越少,一路上经过了至少五个检测站都没有超载,怎么偏偏在这个检测站就超载了。
而一旦“超载”,他不仅需要被罚3分,交500元的罚款,还会耽误交货的时间。
而时间,对他来说意味着收入和信誉。
于是他一遍遍地恳求,一口一个“领导”地求着工作人员复磅。
得到的,只是一句冷冰冰的“不行”。
无奈之下,赵洪军从车上找来平时修雨布用的小刀片划伤了自己。
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试图得到关注,来为自己讨要个说法。
16公分长的伤口鲜血直流,但检测站的工作人员却不闻不问,没有任何表示,之后的医药费也是司机自行承担。
当他因失血感到头晕的时候, 才被告知可以复磅。
讽刺的是,最后的结果显示,货车并未超载。
赵洪军缝完14针后,连忙开着货车驶离超限监测点,他不愿意在那里多停留一刻。
没有人对他的伤势表示关切,也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要把司机逼到自残的程度才能重新复磅。
更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之前“超载”的货车在他割腕后,复磅就突然不超重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普通人遭受不公时,要“以死相逼”才能维护自身权益了呢?
想必这些疑问都没有答案了,不禁一声叹息!

视频中,赵洪军说了这样一句话:
“假如我不割腕呢?”
那肯定就只有被罚了,即使明知自己没有超载。
假如割腕后仍然不能有复磅的机会,这位已经没有选择的司机,会不会被逼得走上绝路呢?
有人看到新闻后笑他傻,为了几百元的罚款就割伤自己,还要倒贴药费。
但是对于每天为着房贷、车贷、生活费和孩子学费而奔波的货车司机来说,这些钱可能就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03.
还记得不久前那个为了2000元的罚款,而喝农药自尽的司机金德强吗?
4月5日,在经过唐山市丰润区检查站时,金德强因为北斗定位掉线,被处以扣车、罚款2000元的处罚。
对于这位刚刚还清买卡车欠下的债,过年之后还没赚到5000元的货车司机来说,2000元足可以用“巨款”来形容。
他对处罚的结果感到委屈:
“北斗掉线了,我们一个司机怎么会知道。”
十年来不辞辛苦的奔波并没有为全家老小换来相对舒适的生活,自己还落下了一身病痛。
和大多数打工人一样,每天都在为生存而奋斗着,恨不得用健康去换取财富,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当金德强看到罚款数字的瞬间,便对这个世界彻底绝望了吧。
2000块钱,要赚好长好长的时间啊!
于是,他选择了一个很痛苦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喝农药。
毒素一点点侵蚀着身体里的器官,缓慢而痛苦。
这个曾经咬着牙支撑起一个家的男人,回忆自己短暂的一生,可能更多的是无奈和失望吧。
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好人,临死前他都想为这个群体做点事。
他说他不是不值2000元,他是为了广大卡车司机说句话,他想用自己的死来唤醒领导对这件事的重视。
但好人金德强的遗愿可能落空了,他似乎没能改变什么。
官方在通报的声明中写道“尚未实施处罚”“双方无过激言行”“没有语言和肢体冲突”
几句话,轻描淡写地撇开了一桩人命官司。
金德强用自己的一条命,给自己并不富裕的家庭守住了2000元。
会有人说他傻,也会有人说他怂。
但是就像这位拼尽全力却最终被生活打败了的中年人在遗书中写的那样:
“人的思想不一样,不要对我语言攻击。”
人世间的悲喜并不相通,没有被逼到死胡同的经历,便无法理解人在绝望时会有多么脆弱。
04.
好人就得让人拿枪指着?
是电影《让子弹飞》里的一句经典台词。
某种意义上说,赵洪军,金德强就是让人“拿枪指着的好人。
面对不公时,赵洪军选择割腕,金德强选择喝农药。
换句话说,他们都是选择伤害自己,而没有选择伤害他人。
但不是每次都可以这么幸运,去年的安顺公交车坠湖事件就是如此。
2020年7月,贵州安顺一辆公交车在行驶途中突然90度急转加速,横穿五个车道,撞毁护栏,冲入虹山湖水库。
事件导致包括司机张某钢在内的21人死亡,16人受伤,那辆车上还载着当天考完试回家的高考考生。
可能当时有人在憧憬着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有人在为马上结束的“寒窗苦读”而感到兴奋,有人在放空自己看着窗外,有人在苦恼一些日常的琐事。
灾难,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降临,瞬间击垮了二十多个家庭。
在周围邻居看起来“挺开朗的一个人”出乎所有人意料,将车开进了阎罗殿。
事发前,司机张某钢的薪水曾两度下降,从曾经的5000元,降低到疫情之后的一两千元。
即使生活在安顺这样的“小城市”,每月一两千的收入也很容易让人陷入举步维艰的地步。
事发当天,司机张某钢承租的公房被强制拆迁。
但之前申请的公租房却迟迟未获批,当他看到房子被拆除的时候,心里可能在想:
“都算了吧。”
常年的生活压力产生的抱怨和不满,在房子倒下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于是在喝了些白酒给自己壮胆之后,他选择用自己可以完全掌控的方式,拉着一车人同归于尽。
我们对张某钢这种丧失人性的行为表示坚决唾弃,因为不管怎样都没有任何理由去伤害无辜的人。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反思下,是什么导致这起悲剧的发生。
诚然,这起悲剧与张某钢的个人心理健康有很大关系。
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起悲剧的发生也与张某钢当时的个人处境有不少关系。
假如工资在大幅度降低之后,公司能出 一些政策保障司机们的基本生活。
假如拆迁队在拆除房屋前,能确保每个人都有个栖身之所,是不是这起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但可惜,生活里没有假如二字。
没有人去理会这个小人物的焦虑和压力,没有人考虑他的房子被强拆后是否会做出极端行为。
于是这个小人物将负面情绪放大了数倍之后,带着“复仇”的心理,摧毁了更多无辜的家庭。
05.

孟德斯鸠说: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

换言之,没有人,能够在一个不公平的社会中独善其身。
贵州安顺公交车坠湖事件中,那20个无辜的冤魂就说明了这一点。
我一直都觉得赵洪军,金德强都是好人,不管怎样他们都没有选择去伤害别人。
要是他们也像公交车司机张某钢那样,在遭遇不公后,选择报复社会,那恐怕又是一起悲剧。
公交车司机张某钢利用身份之便,选择把乘客一起坠入湖中。
那上述两位司机有没有机会开着货车驶向人来人往的街道,横冲直撞呢?
我想机会肯定是有的,只是他们良心未泯,没有这么做。
也万幸,他们没有选择这么做,否则又是两起人间惨剧。
在遭遇不公时,这次赵洪军,金德强没有选择报复社会。
那谁又能保证下次别人在遭遇不公时也这样做呢?
要知道因社会不公而产生报复心理的事件并不在少数。
生活对金德强这些努力生活的来说,公平吗?
他们努力过,奋斗过,但最终都在和生活的抗争中败下阵来,走向了崩溃的边缘。
有人在崩溃的时候选择了断自己的生命,有的人则选择在走向死亡的路上拉上更多人“作伴”。
对于前者,我们表示同情。
对于后者,我们表示唾弃。
悲剧发生之后,人们总是习惯直接痛骂那些恶意报复社会的人,却忽略了,他们中有些人可能遭遇不公。
毋庸置疑,伤害无辜的人十分可恶,不值得任何同情。
但是我们也需要去了解他们生前遭遇了何种不公,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
每一个遭受不公人,都可能会成为下一颗定时炸弹。
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推荐文章~
你看,这人间好苦啊
~关于天府主人~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
吾唤李临安,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人。
刚走出大学校门,剑未佩妥,出门便已是江湖,但归来仍是少年。

有人说,我是这个时代的一道光。

是啊,在万马齐喑中,总得有人行歧路,逆大流,在蒙昧与垂死中发出呼喊,振聋发聩。
我们一众白衣卿相,永远都有炳若日星的目光。
青衫不负踏歌行,莫忘曾经是书生。
欢迎关注天府事变 ↘ ↘ ↘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