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事变,见字如面 

2021.04.27
01.
两个月前,国家召开了全面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
总书记在会议上庄严宣告,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
作为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政府出钱出力帮助全国贫困百姓改善生活质量并取得巨大成功,这是足以载入史册的时刻。
但遗憾的是,有蛀虫破坏脱贫攻坚成果。
陕西省洛南县曾经是国家级贫困县,在政府的帮助下,2020年2月成功摘帽。
但贫困县的帽子没有了,贫困户的生活却依然艰难。
他们连最基本的衣食住行都保障不了。
洛南县灵口镇上河村的冷大爷是村里的五保户,他的房子墙体有很大裂痕,风雨天很有可能坍塌,住在里面很危险。
按照脱贫攻坚要求,村里要给五保户修建集中安置点。
这是国家关怀贫困百姓的具体表现,但当地却把此事做成了面子工程。
这里的集中安置点是为了应付检查仓促修建的,连水都没通,楼上也没有厕所。
吃喝拉撒是一个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可当地政府修建的安置点,却连一样都满足不了。
村里的五保户只住三天就搬出去了。
央视记者前去调查时发现,一年多过去了,集中安置点依然没有通水,甚至水管上的水龙头都不见了。
如今安置点的院子里堆放了大量杂物,甚至门口都被堵上了。
住在这里的是一支施工队。
而真正应该住在此处享受国家政策的五保户们,却因为生活不便,只能接着住危房。
同村有好心人担心冷大爷的安危,让他住在自己家废弃的小砖房中。
虽然看不到房子的内部构成,但这个只有七八平米的小房子中,恐怕放一张床后,就只有转身的地方了。
屋檐下仅有一扇小小的窗,采光一定不好。
气温高的夏季,这个房子没有过堂风,大爷也用不起空凋,房间一定特别闷热,不知晚上是否睡得着?
让一个白发老人住在这样的房子中,而一旁宽敞明亮的安置房却被闲置,这已经是当地政府的失职了。
但他们还有更失职的地方。
这里的村民用水极其困难。
为了得到生活用水,他们要自己想办法跨省去拉。
02.
程线军是洛南县灵口镇上河村的贫困户,他的家门口贴着“洛南县农村饮水安全明白卡”。
这张卡上明确要求供水要达到每人每日20升以上,供水到户,人力取水往返时间不超过20分钟,且水质要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但是实际情况如何呢?
程线军说这就是上头搞个形式,这张纸一贴,上面来检查就表示啥都有。
其实,他们一点水都没有。
为了有水洗菜做饭,这里的村民想了很多方法。
有人节衣缩食攒钱买了一辆拉水用的三轮车,然后行驶半个多小时,到河南省内的蓄水池拉水,每次最多可以拉一吨。
这一吨水使用时要精打细算,哪怕是炎热的夏季也要用20天,因为拉一次水油钱要二三十,他们没有钱。
可就是这样经济拮据的家庭在当地还是好家庭,因为他们有车有桶有体力。
当地大部分贫困户没有车,孩子外出打工,年迈的老人连体力都没有,只能花钱请人拉水喝,折算下来,一吨水要五六十元。
我们现在用一吨水,价位大约是两三元。
贫困县村民的水费是我们的二三十倍,还不方便,并且水质也没有保障。
从蓄水池中拉回来的水,即便用肉眼也能看出很多杂质,为了心安,他们食用前会用纱布过滤。
可是纱布能过滤掉什么呢?
灵口镇三星村同样用水难。
下图这个蓄水池长满青苔,水里还有蝌蚪等浮游生物,可以说非常脏。
我们洗衣服都不会用这样的水,但它却是三星村十几户村民眼中的宝贝,天热的时候大家争着来这里挑水。
还有人在房檐上铺满管子,方便雨季收集雨水。
他们说,水和黄金一样宝贵。
为了节约,他们连洗衣服的废水都舍不得扔。
村民用水如此困难,但他们每家每户竟然都有政府给装好的水龙头,只是水龙头中从来没有出过水。
多么讽刺!
更讽刺的是,每户村民家门口的卡片上,都有用水安全标识。
村民每天看着家里不出水的水龙头,看着贴在自家墙上的用水安全标识,吃着花大价钱买来的、或者抢回来的脏水,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当地官员是吃定了没人敢反抗么?
是笃定天高皇帝远,就可以为所欲为、欺压良善么?
03.
有些官员不仅依仗天高皇帝远作威作福,甚至敢到全国人民面前演戏。
两个月前召开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洛南县扶贫开发局党组书记、局长周建国被表彰为“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
需要提醒的是,这个周局长所在的洛南县就是上面爆出“假脱贫”丑闻的洛南县
他曾经说,“我要像全国千千万万的扶贫干部一样,即使爬最高的山,走最险的路,也要把心血和汗水洒遍千山万水、千家万户,用自己的辛苦指数换取群众的幸福指数。”
这就是他爬最高的山,走最险的路,给群众换来的幸福指数么?
他还曾经说“要坚持镇不漏村、村不漏组、组不漏户、户不漏人”的原则,自己亲自带队排查全县238个村11万农户住房、饮水、医疗、教育等问题。
请问这次爆出问题的灵口镇,是被他遗忘了么?
欺上瞒下到这种程度竟然还敢去参加全国表彰大会,胆子太大了!
当地胆子大的不止他一人。
记者带着困难群众到洛南县水利局反应情况,水利局工作人员给灵口镇乡镇干部打电话。
接电话的乡镇干部关心的不是村民反映了哪些问题,这些问题是否真实存在,如何解决,而是关心来反应情况的人是谁?
请问是要打击报复么?
记者与他交谈,这名乡镇干部直接问记者,谁是你亲戚?
是谁的亲戚怎样,不是谁的亲戚又怎样呢?
这是解决不了问题,就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么?
记者看到沟通无果,就走出去拍了一下水利局大门。
但谁也没想到,当地水利局工作人员竟然直接抢记者的手机,还骂他“怂货”,并要求他立刻离开。
对待穿着体面的记者态度尚且如此恶劣,对待当地村民,应该会说出更难听的话。
这哪里是人民公仆?
记者采访时间是四月中旬,节目播出时间是4月23日晚,接近十天的时间里,当地没有人重视这件事。
直到央视播出,他们才深入调查。
若是没有央视曝光呢?
04.
假脱贫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央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中,就揭露了安徽省阜阳市郜台乡假脱贫的事情。
郜台乡房屋拥挤、街道狭窄,污水和生活垃圾没有得到及时处理,乡里没有路灯。
还有很多断头路,村民结婚娶媳妇要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停车,因为前面没有路了。
他们甚至要把轿车里的新婚用品一件一件徒手搬回家。
阜阳市开展脱贫攻坚以后,郜台乡因为工作缓慢被点名批评。
为了赶上进度,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开始耍小聪明。
他在全乡基础设施没有建好的情况下,拿出大量扶贫资金粉刷外墙。
还是只要面子,不要里子。
更重要的是,就在他粉刷外墙时,安徽省委领导多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表示严禁面子工程,严禁为了赶进度刷外墙,但他们不以为然。
最后是中央巡视组到安徽调研时发现才被叫停。
而在此期间,他们已经刷了6700多户白墙,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这些钱都是国家发放的扶贫资金,是要真正解决百姓生活难题的,是要修路、要建设基础设施的,不是刷墙的。
但在庸官带领下,799万余元,就这样被挥霍了。
05.
脱贫造假,青山绿水竟然也能造假。
近几年各地都在追求绿色生态环境,大多数地区都能勤勤恳恳植树造林,但总有一小撮“聪明人”能玩出新花样。
为了应付国土资源部的卫星测绘和无人机测绘,有人竟然给裸露的山体喷绿漆。
恢复绿水青山,是因为绿水青山能给我们带来好的生态环境。
给裸露的山体喷绿漆,不仅不会保护生态环境,还会加重环境污染。
事情被曝光后,相关人员竟然说他们喷的是“防尘抑制剂”,是“新型环保材料”,不会造成环境污染。
对此人民日报质问,一座裸山,没有煤尘爆炸的问题,没有粉尘造成的森林火灾问题,有必要用“抑制剂”来实现“湿润、粘接、凝结、吸湿、防尘、防浸蚀和抗冲刷的作用”吗?
有什么比真正的绿化更能、且长久起到“捕捉、吸附、团聚粉尘微粒”的作用?
更可怕的是,这不是孤例。
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后,“矿山刷绿漆”“岩石铺草皮”等新闻经常出现。
很多地方为了应付检查,还发明了“盆栽式复绿”。
他们把盆栽直接搬到沙场上。
电商甚至明目张胆卖“防航拍”产品。
销量最大的一家,收货人数高达两千多人。
这得有多少地方在造假!
青山可以造假,绿水也可以。
为了在检测时水质达标,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在河水上游撒药,河水中的污染物不仅一点没减少,反而更多了。
山东省潍坊市滨海开发区也是如此,他们通过“一段一段撒药”的方式来应对验收。
耗费巨资又污染水质。
为什么就不能为百姓做点实事呢?
06.
每次看到这类欺上瞒下的新闻,我都心疼国家的好政策。
保护生态,注重绿水青山,这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脱贫攻坚,是为了让贫苦百姓有基本的生活保障,让贫困百姓的后代有迎风飞翔、改变命运的机会。
这是利国利民甚至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全国上下都在努力。
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1800多人牺牲在脱贫攻坚一线。
一对90后夫妻探望贫困户后返家,在路上因为车辆落水全部牺牲。
当时女方怀孕两个月。
车辆被打捞上来时,变形的后备厢里还有3只土鸡,那是他们承诺要帮助贫困户售卖的。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硕士、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委宣传部副科长黄文秀在工作途中遭遇山洪,牺牲时只有三十岁。
她曾经说,“扶贫之路就像一条长征路,无论多么艰难,都会坚定不移走下去。”
她带领全村418名贫困群众脱贫,全村贫困发生率下降20%以上。
还有52岁的扶贫干部周文生、47岁的扶贫干部陈鹏、49岁的扶贫干部吴志宏等人。
他们为了贫困百姓呕心沥血,最终积劳成疾,四五十岁就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接近两千人为了贫困百姓牺牲了仅有一次的生命,可是他们的一些同事呢?
对比之下,这些当官不为民做主的人,不觉得汗颜么?
鲁迅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
但我们自古以来,也有欺上瞒下的人,有中饱私囊的人,有尸位素餐的人,有颠倒黑白的人。
哪怕他们是极少数,但一条鱼会腥了一锅汤。
请严肃处理他们,不要因为几条烂鱼,就消耗掉百姓对政府的公信力。
不要因为几颗老鼠屎,就让扶贫攻坚成果,打了折扣。
如今的大好局面,是上千人用命换来的呀!
参考资料:
陕西发布:陕西回应“洛南脱贫摘帽掺假”:立即全面深入调查
人民日报:花799万“刷白墙”!假脱贫,为了面子,丢了里子
人民日报:三门峡矿企给裸露山体喷绿漆,脑洞太大了!
中国经济网:揭开环保领域伪装乱象:绿漆刷山、盆栽式复绿、防航拍挂网
环球网:又一个!已经有770多人牺牲在扶贫岗位上……
~推荐文章~
~关于天府主人~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
吾唤李临安,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人。 
刚走出大学校门,剑未佩妥,出门便已是江湖,但归来仍是少年。

有人说,我是这个时代的一道光。

是啊,在万马齐喑中,总得有人行歧路,逆大流,在蒙昧与垂死中发出呼喊,振聋发聩。
我们一众白衣卿相,永远都有炳若日星的目光。
青衫不负踏歌行,莫忘曾经是书生。
欢迎关注天府事变 ↘ ↘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