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圈内密探”名片关注我吧
好嘛,今年的选秀可真是一波三折,《青你》被停播,《创4》都成团的into1也被上面叫去喝了茶。

这几年荒诞追星的方式屡次刷新我们的三观,但其实内娱第一个被叫停的选秀节目并不是《青你3》,而是2007年重庆卫视做的选秀节目《第一次心动》。

《青你》停播如果是资本割韭菜撞到了枪口上,那么2007年这档节目就是靠着毫无底线的炒作和严重偏离比赛宗旨
被“封杀”的。

虽说《第一次心动》这节目就做了9期,但它却真真儿的做到了周周有猛料,期期夺眼球。
什么“张国立患尿毒症”、“刘晓庆与姜文偷情”、“柯以敏与刘晓庆面和心不和”,所有这些“货真价实”的假新闻,都是节目组为求轰动效应策划的猛料。
原本节目拿着张国立这样的老艺术家做导师为节目增加看点,可节目做着做着就把炒作点放到了人家的私生活上。
还编造说张国立因为工作繁忙和前妻之子张默和邓婕不和,心力交瘁,53岁的他身体状况大不如前,还患上了尿毒症,甚至还节目组还替当事人“官宣”了息影
的事儿。

于是乎,张国立看到节目组用自己炒作,便公开与节目组划清界限。
一个评委导师走了没事儿,节目组又把目光转向了刘晓庆身上。

当时重庆卫视《第一次心动》的节目组广发通稿造谣起了,刘晓庆在重金获邀参加该节目后,居然当场透露自己是因为姜文而背叛了前夫陈国军。
而这节目最具有戏剧性的是在男15进10比赛的时候,竟上演了两位评委因为选手争风吃醋
的一幕。

有一次节目直播刚进行到“心动才艺”的环节时,男选手代某突然冲出表演区,跪下向评委柯以敏讨要礼物,还表示“要把这个礼物送给一个最想送的人”。
然后柯以敏就把手上的戒指给了代某,可谁成想他却转身将这枚戒指送给了另一位女评委杨二车娜姆手上。

结果柯以敏立马露出不悦,就向代某发问:

“如果你选择在我和杨二之间选一个做你女朋友,你会选谁?”
最后甚至还煽动代某去扇女评委的耳光,如此一幕,令人膛目结舌。
这节目,真·无下限!
拿名人炒作是借力打力,可身在娱乐圈,尤其是节目组拿着老艺术家搞噱头,自然会引起当事人的不满,于是乎评委嘉宾个个离场, 
既然艺人不能碰瓷儿,那就只能自虐了!
为了进一步炒作,剧组不惜编造出“导演为同性恋,借节目对选手进行潜规则”的谎言,来博取眼球。
因为种种闹剧频繁在节目中上演,随后就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责令《第一次心动》节目组整改,并加强了对卫视选秀的管理。

“不能在黄金档播出。”

“未成年不能参加海选。”
“每年只发放一定数量的选秀指标,严格控制卫视选秀节目数量。”
这些条例都是在《第一次心动》节目被叫停之后出现的。
后来因为卫视选秀条例束缚重重,加上网络平台的发展和兴起,选秀的主场逐渐从各大卫视转向了各大网络平台

于是选秀节目再一次迎风而上,资本不仅用了各种手段炒作提高收视率,甚至还开发出了集资打投的新盈利模式
选秀节目,就此进入新的篇章。
2018年1月19日,《偶像练习生》的播出取得了空前成功,蔡徐坤的出现打破了内娱保持已久的流量模式,他也跻身到最新的顶级流量行列。
此后,UNIQ男团和火箭少女女团101的出现也逐渐丰富了国内爱豆的新形式

因为选秀带来的红利巨大,于是乎制作方们像被打了鸡血一般疯狂推出各种选秀节目,从而忽略了练习生培养的周期性和中国偶像专业能力不足的现实。
时间久了,这种模式就暴露出了弊端。
什么弊端?

业务能力尚可的人出圈成为顶流,新的秀人还没来得及培养就被推出去参加选秀。
秀人的业务能力不够强,实力派成了稀缺物种,节目组迫切需要另一种方法保持节目的活跃度——
给选手打造出圈人设和热梗。

花式人设惹人爱。
业务不行,但我拥有小作精的性格和锦鲤体质圈粉!
唱跳拉垮,但我可以创造出“淡黄的长裙”的热梗为节目制造热度,也能给自己多争取几个镜头。
除了花式人设以外,选手们各个是想破了脑袋“语出惊人”
在节目组让选手给出最近的三个TMI的时候,有选手的资料中居然写着:
“小时候被猪亲过屁股”这样的奇葩经历。
知道的你是来选秀的,不知道的以为你来参加脱口秀的。
等到人设和出圈言论行不通时,节目组就开始突破观众们的选秀认知
于是乎,我们就在节目上看到了
《青你3》中的“熊猫堂”组合:

《创造营》中的“糖果超甜”:
还记得《青你3》还没播的时候就打出了“全开麦”
的卖点,但首播结束后许多观众却表示:

“求不开麦!”
虽说节目组本身缺少了广泛的审美认同和社会话题,但吐槽引发的猎奇心理
却对节目的收视率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但选手们既然要参加选秀节目,唱跳水平怎么滴也是最基础的要求吧?怎么选秀节目做着做着就变成了搞笑“综艺”?
选手实力不足,想红只能靠偏门左道
,所以现在的选秀越来越难看,即使成团了依然没能给观众带来几个热爆精彩的舞台,反而都转身去玩综艺、拍戏去了。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追其原因还是出在了我国的选秀模式
身上。

从2018年到现在的国产选秀都尚未完全脱离初创于韩国的“101模式”
,这种模式的诞生与韩国的SM、YG、JYP韩国三大娱乐经纪公司在偶像产业中的主导地位息息相关。

他们掌握着韩国六成左右的练习生资源,持续供血不在话下,而且韩国的练习生基本需要经历4-5年的练习生活才有可能上节目露面。
而我国的大型练习培训公司屈指可数,在排除练习生参加综艺的娱乐公司中,超过一半以上注册日期是在2015年以后注册的,也就是说公司成立还不到3年
公司还成立不到3年,你能指望他们能输送出多优质的练习生?
除了少数“回锅肉”选手大多数练习时长为1-2年,剩下的新人只练了区区几个月就被推了出去,靠着插科打诨制造话题,直接放弃主打“选秀”,转而营造起了“综艺”的氛围感。
当然,韩国的选秀综艺也并非高枕无忧。

面对市场上那么多高度同质化的内容和观众日益疲惫的审美,他们也不再千篇一律的做偶像歌手选秀,而是选择横向发展,根据流行乐、说唱、摇滚和民歌等推出不同类型的选秀综艺。
这样一来,推出新类型的过程中,也为培养新的选秀苗子留出了足够充裕的时间
,让他们去增强业务能力。

再转而看我国的选秀,基本上当季的节目刚结束,后一秒下一季的海选参加报名表就出现在了还未曾经过专业培养的练习生手中。
选秀后浪们来势汹汹的大好景象,背后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喂不饱的“狼子野心”

资本们急于赚快钱,家境可能没那么好的选秀新人们,也被公司灌输了“你不红,你的梦想都是狗屁”
的思想。

所以现在的选秀,人们都在博一时的热度,圈一时的粉丝,做一时的努力。
都在看眼前,没人在乎以后。
但对于那些真正追梦的练习生们来说,“出道”不仅是要用青春去博一把的漫长旅程,更是一场90%因素都不受自控的野蛮冒险。

对比于那些在闪光灯下塑造出来的虚伪人设,那些埋藏在练习室里的泪水和不可说的委屈,才算得上是人间真实吧。

希望所有

有梦想够努力的人
都能被认真对待
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