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致富,先修路,少玩手机多养猪。”这句口号相信大家都听过。
近两年,养猪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大家讨论的不仅是猪肉的价格,还有3988亿市值的“猪茅”——牧原股份。
就连我的同事牛小玲都开始琢磨起养猪了,她的办公桌上摆了一本《高效养猪技术》。
绿色的是书,蓝色的是笔记本
而我朋友圈里一位声称自己是搞投资的大哥,已经开始养猪了,他常常在朋友圈里更新自己的养猪动态。我们叫他杰哥就好了。

从外貌上来说,此杰哥与彼杰哥颇有些相似,可以说是有头发有胡子版的杰哥,当他说“晚上我请你喝酒”的时候,我差点以为他也“常常帮助翘家的人。”

为了探究杰哥的“养猪大业”,我在一个北京不刮风的夜晚,与他在三里屯的库迈墨西哥餐吧坐了下来,把酒言欢。
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杰哥去年靠养猪赚了800多万,更令我惊讶的是他的创业经历,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就赚了八九十万元。
杰哥是怎么起家的?为何如今又开起了养猪场?我将带领大家一探究竟。
杰哥今年29岁,出生于湖北天门的一个普通家庭。杰哥说,他创业没找家里要过钱。
上大学时,他在武汉理工大学读通信工程,那时比较贪玩,经常不到月底就把生活费花了个精光。至于他是怎么花的钱,我猜应该是他经常去海伦司小酒馆喝酒喝光的。
杰哥挺喜欢喝酒的,也经常在朋友圈转发海伦司小酒馆的文章
没钱时,杰哥就开始琢磨着怎么赚点零花钱。当时,他观察到宿舍楼里很多男生都比较懒,在宿舍里一躺就是一天。那么,把盒饭拎到宿舍里卖,市场肯定会很好。
那时,外卖软件还没有兴起。
于是,杰哥就到校外的小餐馆里批发了盒饭,一般有两三个菜的盒饭,只需3~5元,拿到宿舍里转手就卖8~10块钱。
懒人是真的多,生意也是真的好,杰哥又雇了一个人,让他在另一栋宿舍楼帮忙卖盒饭。
当盒饭的销量一天能达到200多盒时,杰哥心里打起了小算盘。5块钱的盒饭,如果自己去做的话,利润肯定比批发更高。所以,他打算开一家盒饭店。

那么,开店的启动资金从何而来呢?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杰哥把这句话运用得淋漓尽致。他找了两个高中同学,向他们一人借了5万块钱,在学校附近开起了盒饭店。
开了一段时间后,盒饭店的生意非常红火,杰哥觉得一家店太少了,于是又花了12万,在学校里面承包了一个档口,这样盒饭送到宿舍里会更快一点。
不仅如此,杰哥还招了很多学生来做代理,一份盒饭给代理提成一块钱,卖得多可以提一块五。
那时,武汉理工大学每一栋宿舍楼里都有他的代理。甚至,杰哥还把触角伸向了华中师范大学和武汉大学,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出四五百盒饭,一天的利润有2000~3000块钱。

但是,杰哥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盒饭卖不完,就只能扔掉,这样十分浪费。
一次偶然,让骑着电动车送饭的杰哥注意到了环卫工人,他看到很多环卫工人很晚才能吃上饭,而且吃得非常凑合,白开水配馒头烧饼就解决了。
把盒饭送给环卫工人吃,不正是解决盒饭浪费的最好办法吗?
从这时起,杰哥便开始每天给环卫工人免费送饭,这件事引起了当地媒体的注意,纷纷报道他的正能量行为。
当时还十分青涩的杰哥
后来,学校的官方订餐就找到了杰哥,让他承包了学校的运动会、学院开会等活动餐食。也是从这个时候,杰哥做起了30块钱一份的高端盒饭。
2014年3月,大学毕业的杰哥手里握着八九十万元,他正想着扩大规模。彼时,饿了么刚拿到大众点评的8000万美元D轮融资,但覆盖面并不广。
这给杰哥带来了灵感:“我们所有的配送都是自己来送的,手下也有配送员,我们能不能也做个网站来点餐呢?”于是,杰哥做了点餐网站,把学校周围的商户都拉了进来。
可杰哥没有预料到,点餐网站刚做了一段时间,阿里的餐饮服务平台淘点点也做起来了。这时,外卖补贴大战就开打了,各家平台纷纷下场烧钱。

而杰哥的点餐平台既没有融资,背后也没有大佬,根本无力与巨头抗衡。所以,他果断关掉了点餐平台,专心做起了配送。
杰哥的配送模式听起来有点意思,他以高校为中心,因为高校的订单量高,然后把周围的餐馆全部谈下来,再免费送餐馆一台打印机。
为什么要送打印机?
因为这样一来,不管商户在美团还是饿了么开店,在打印出餐小票时,杰哥都可以把用户的数据抓取到自己的系统里。
通过识别小票,杰哥就能根据订单来对各学校的宿舍楼进行分配。

配送员在餐馆里不停地收餐,然后把餐送到中转站里,分配过后,再由学校的代理把餐带到各自的宿舍楼,一次可以带很多份餐。
到了宿舍楼下,代理再用杰哥设计的呼叫系统,一键把所有订餐的学生叫下来取餐,效率非常之高,一个人一天最高能做110多单。如果是美团或饿了么的配送,一天也就几十单。
最好的时候,杰哥的配送基本把武汉所有的高校都覆盖了,一天能做4000~5000多单。但是,因为配送需要扩大规模,就必须投入更多钱,比如,电动车和配送系统都是钱砸出来的。
杰哥这才想到了融资,他在武汉找了一圈投资人,结果并不顺利。
机缘巧合之下,杰哥来到了北京,在中关村的天使汇做了一期路演,拿到了200万的投资。之后,杰哥把业务扩展到了北上广和长沙。

杰哥告诉我:“创业还是要去钱扎堆的地方,一线城市的投资人也多,还没创业时我的想法和同学一样,毕业了以后想去华为工作,都没想过能走出武汉,来到北京。”
2016年中旬,杰哥的配送一个月亏损了四五十万,因为配送的利润非常薄,一单就几毛钱,所以一直在烧钱,投资人的200万加上杰哥团队自有的200多万就这么烧完了。
当时的融资环境也不好,虽然杰哥的数据还不错,但始终融不到钱。
他明显感觉到了大平台都开始直接配送了,杰哥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给美团或饿了么做配送服务商,要么被市场挤死。

当时,由于上海松江的业务做得不错,淘点点还找到杰哥,提出了收购。但他觉得只是做一家配送没什么前途,遂拒绝。
配送是做不下去了,但是杰哥手上还掌握了30多万学生的数据,而且是基于宿舍楼来分配的,非常精准,连学生喜欢吃什么菜他们都知道。
这么好的资源,必须利用起来。随即,杰哥又创立了大学帮帮平台,学生可以在平台上发布需求,比如跑腿、带饭、取快递,接单的人也可以赚点外快。

但是,大学帮帮平台的业务量并不多,所以活跃度很难上来。杰哥找到了问卷网,他想把问卷的链接发到大学帮帮上。
一份合格的问卷调研成本十几块钱,杰哥给学生3~4块钱,这就有赚头了。
靠着这手操作,大学帮帮的用户量达到了30多万,日活1万多。此时,杰哥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让大学帮帮平台走向了失败。
他想让学生给自己的网店刷单,把交易量刷起来后,不仅可以卖货,还可以产生大量的现金流,学生也能做兼职。

而且,杰哥给出了很高的佣金,他想先把用户量做起来,以后也好融资。这时问题出现了,钱不是那么好融的,在现金流被占据的情况下,好多学生的钱都压到了平台里,无法提现。
当时的股东都不愿意继续投资了,虽然只欠学生30多万,但山穷水尽的杰哥根本没钱还。拿不到钱的学生追着骂杰哥,甚至把他挂到了贴吧里。
没办法,杰哥只能东拼西凑,借钱把窟窿补上了。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杰哥又想到了一个方案,推出预支兼职工资服务,学生最高可以预支1000元。
这1000元里,杰哥要收60元的手续费,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费用。靠着高中女同学借他的10万块钱,杰哥支棱起来了,至于从中赚了多少钱,杰哥说不方便透露。

按理说,这应该属于校园贷,但当时校园贷还没有具体的定义。做了一年之后,国家开始对小贷进行管理,拆借之类的都属于违规,杰哥也就收手了。
这期间,杰哥有一位做养猪技术软件的朋友向他借了60万元,但迟迟还不上钱,时值2018年的猪瘟,猪价很好。杰哥问他:“养猪这么赚钱,你为什么还不上钱?”

朋友告诉杰哥,他们不养猪,他们只是给养猪场提供服务。他们做了一个移动端的统计软件,能提醒养猪散户何时配种、何时产仔。
杰哥问朋友:“有没有机会我们一起养猪?这样你们也能赚钱,而且还能快点把钱还我。”
经过两三个月的调研,2019年6月,杰哥投资了第一家养猪场,他正式开启了养猪之路。
说起杰哥的第一家猪场,其实是抵押来的,杰哥朋友欠他60万,然后猪场老板也欠杰哥朋友钱,所以抵押了猪场。
这是一家有500头母猪的猪场,一年能出栏一万头仔猪,杰哥接手后,立即改造了猪场,选了品种,招了新人。观察了三四个月后,杰哥觉得这个行业还可以,便又投资了第二家猪场。
第二家猪场有1000头母猪,这两家猪场杰哥都占股20%~30%。最多的时候,杰哥投了四家猪场,后来在2020年底把股份都卖掉了。
他的精力全部花在了一个有1500头母猪的猪场,因为这家猪场他占股较多,而且从2020年11月底开始,杰哥就深度参与了管理。
杰哥投资的母猪场
看到这里你会和我有一样的问题,为何杰哥投资的都是母猪场?
这里我们就要讲个小知识点了,一元猪相当于祖辈,二元猪相当于父母辈,三元猪就是子辈。三元猪即商品猪,瘦肉率高,养大了就是我们吃的猪肉。
杰哥现在养的都是二元母猪,靠卖小猪赚钱。杰哥发现,小猪的价格起伏很大,所以他最近想要自建一个5000头的育肥猪场和一个500头的一元母猪场。
这样一来,如果小猪仔的价格走高,猪场就正常卖掉,如果价格走低,就送到育肥场里自己养,养成肥猪再卖掉。
由于之前的猪场都是租赁的,所以会有老旧的问题,改造成本很高。其次,租赁的猪场会产生很多纠纷,自建猪场才是王道,牧原股份就是自建猪场。
关于管理养猪场,杰哥总结了几点心得:
就拿杰哥的一家猪场来说吧,一共投资了近2000万,杰哥自己出了1500万。这家正常运营的猪场一年可以出栏3万多头猪,一年大概有3000多万的产值。
现在的猪场,最怕的就是非洲猪瘟,所以防疫的细节是重中之重。
杰哥的猪场采用了小单元化的模式,八头猪一个单元,如果一个单元的猪生病了,他们就会检测旁边两个单元有无感染,如果没有,就先处理掉生病的单元,防止病毒扩散。
为了减少人员流动,防止人员把病毒带进猪场,工作人员三个月才休一次假,所有物资进入猪场都要经过高温消毒和检测。
杰哥投资的母猪场外景
除此之外,猪场每周还要对土壤和猪的血样进行检测,把风险全部隔离在外部。更狠的是,杰哥还给每头猪买了3000块的商业保险,和很多散户相比,杰哥的抗风险能力很强。
“与其害怕非瘟,不如想想如果得了非瘟,我们怎么把损失降到最小,怎样快速复产。然后总结经验,让下一个猪场不要因为同样的问题再次感染。”
杰哥管理员工也有一套,杰哥会开出行业内偏高的薪资,并且提供好吃好喝好福利,以降低员工的离职率。
厂长是猪场的核心,所以杰哥筛选厂长很严格。在试用期时,他会对厂长进行监测考评,比如通过定期回访、观察猪场的死亡数据、场内产值率、员工的反馈来判断厂长是否合格。
杰哥投资的母猪场,现在是租赁的

“我们猪场之前的采购有猫腻,因为我们用的饲料量比较大,一年将近600万元的量,所以采购去跟别人谈的时候拿了回扣。”
“我们就赶紧把这个漏洞补上了,有漏洞不可怕,可怕的是漏洞持续存在,没有人去解决。”
养猪这个赛道,杰哥坚定看好,他认为这个市场的空间足够大,门槛也挺高。
中国一年的生猪消耗量是7亿头,2020年的出栏量才5亿头左右。而牧原股份2021年预计出栏量才3000~4000万头。

“养猪不用担心销售问题,更多担心的是养殖的风险和养殖管理,比如在非瘟之下,别人的猪死了10头,我怎么做到只死2头,甚至是不死,这是管理上的差异。”
“虽然猪场都是独立的,但猪场的管理模式是可复制的,如果你的管理模式足够好。然后,你的猪场规模越大,你的边际成本就会越来越低。”
就行业来说,国家的补贴力度很大,而且地方政府也愿意扶持规模化企业,可养殖行业的现状就是小规模企业和散户居多。
“你要多把你的想法表达给他们(政府),最重要的是做出成绩来,农业的成绩是很现实的,这个地方投了多少钱、有多少产值、多少利润、贷款多少、交多少税和解决了多少就业。”

“你把这些事都做好了,政府就愿意给你补贴,因为农业补贴都是定额的,所以要跟政府搞好关系。”
“你还要跟村委会搞好关系,甚至可以让村委会入股,村委会入股后,他们就会替你解决很多当地的小问题,比如有人会嫌你的猪场味儿太大,举报你、投诉你之类的。”
说罢,杰哥讲了一句令我记忆深刻的话:“做实业就是要把资源集合在一起。”
杰哥的目标是,在未来一年把出产量做到10万头,两三年做到10万~20万头,然后把养猪事业做到上市。

“我觉得我在这个行业能做得比别人更优秀,如果能好好做,我可以做出一家上市公司来。”
当我问他如何评判好项目的标准时,杰哥说:
“好项目不缺钱,真要是那么好的项目,你干嘛让我投?你怎么不把房子卖了All in好项目?”
我问杰哥:“能不能给我这样的年轻人一些创业的心得?”
杰哥说:“创业的话,我属于在行业里看不到机会就自行调整的人,我不会一条道走到黑,但你要一直给自己留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做事一定选好方向,自己评估一下,这事值不值得做。”
“我现在后悔以前没有把钱管理好,当时融资后手上有了点现金就拼命地扩规模,没考虑过项目还没盈利,你的规模越大亏损越大这事儿。控制自己的现金流,这是所有公司的问题。”

最后,我好奇地问他:“你是怎么说服你的同学借钱给你的?”
杰哥嘿嘿一笑,说:“第一,因为我读书的时候经常有事找同学借钱,我有借有还。第二,我很早就开始创业,高中的时候就在折腾,比如卖点小零食、情人节卖花什么的。”
“我好多同学都认识十几年了,我的同学也不会一下子借给我很多钱,信任是慢慢增长的,
设计/视觉:小李老师
召唤横财冲浪手
唐探3制片人岳翔:西北搞钱狠人
币圈一姐:从美女主持人到身家十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