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米饭
来源:你变了(ID:nbl1023)
最近我认识了一个朋友。
他叫小武,工作是扛尸人,这份工作给他带来了很多关注度。
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小武喜欢自我调侃——
“阳间找份好工作难,如果到了‘阴间’可能就不一定了”
的确。
年轻人的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卷。
2021年国考湖北省国税局某岗位只招录2人,但过审人数却高达4400多人。
平均算下来2000多人为一个岗位打的你死我活。
竞争如此激烈,背后是看中了“铁饭碗”的稳定和优渥的待遇。
一部分拒绝内卷的年轻人,决心不走寻常路。
比如在BOSS直聘这些平台,这届年轻人看上了找一批与逝者打交道的 “阴间工作”。
也即是做一些跟「死人」打交道的工作。
而且,还挺火...
“实习期工资4500元,工作表现奖:500元。转正后基本工资:10000元,全勤奖:1000元,岗位津贴:1000元,每月25号打卡开资”

“同时提供食宿,服装,被褥,法定节假日3薪,年底有奖金2000元,住宿环境好,4人标间,空调,淋浴,无线网,洗衣机。
吃自助餐,每季度公司搞一次团建活动”
月入过万,还包吃包住。
不夸张的说,光这份收入就能吊打全国90%以上的打工人了。
那肯定有人关心了,入职条件一定很苛刻吧?
还真不是。
这份工作的基本要求是:
“18到45周岁以内,身高168以上,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及大面积纹身,能长期工作,踏实肯干的,有少爷病的,事多的勿扰。”
简单来说,是个正常人就能干。
有人看到这,肯定觉得这份工作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马上就准备开聊了。
别急,先看具体工作内容:
“负责病故,意外死亡的尸体搬运工作,”看完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闹半天原来是给死人搬尸体。
这是一则发布在BOSS直聘上的招聘信息,岗位名称叫“万元扛尸兼殡仪馆坐岗保安包食宿 ”。
大米饭第一次看到BOSS直聘上这个岗位时懵了一下,心想谁敢去做啊。
但现实情况却完全相反。
据说这个岗位投递的人不少,比如我打开的时候看到HR的状态还是「刚刚活跃」。
后面一想「穷都不怕,还怕啥死人」啊。
不过,根据过往公开采访的数据来看,他们在加入这个行业后的1个月内,大约会有一半人选择辞职。
3个月后,能留下的只剩不到十分之一。
为什么呢?
因为哪怕他们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也经不住这份工作的压力实在太大。
在过去10年里,北京市至少有18人从川流不息的交通立交桥上飞身而下,血肉模糊的落在公交车面前。
上班路上总有那么几天是地铁停运的,因为前方,又有乘客卧轨了。
不管是飞来横祸,还是厌世自尽,仅仅是北京市,每天就有241人死亡,而在全中国,每天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27000人。
这些意外身亡的尸体,坦白说会给很多人带去生理和心理上的强烈不适。
心理研究表明,人类在看见同类的尸体时,本能地会产生恐惧、后退的情绪。
而扛尸人,需要克服的却不止是恐惧。
“几乎是24小时待命,凌晨出门是家常便饭。”芝罘区殡仪馆接运科张师傅说道,一边说,一边洗手,消毒。
因为接触的遗体多,所以接回来洗一下手是常态。
把遗体登记完送到太平间后,还要再洗一次,如果忙的话,一天洗个20来次都不多”
有些从事搬尸体工作的人,干久了之后与他人握手,甚至都成了一种心理障碍。
除了扛尸人,还有一个与死亡更加“亲密接触”的工种:入殓师。
大米饭在BOSS直聘上看了下,这岗位也是超级热门的。
因为它的薪资待遇同样不低,包吃包住,在上手之后一个月也可以轻松过万。
不过,入殓师的水平要求就很高了。
早年给遗体画上两坨大红脸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遗容师们不但要考遗容师资格证(分为五个等级,五级最高),还要对有些面目全非的遗体进行整容修复。
该填充的填充,该缝合的缝合,尽量让面部呈现出和遗照相近的容貌。
如果遇上大的车祸,面目全非,遗容师们修复起来动辄就要7、8个小时。
在修复过程当中,入殓师首先要克服的依旧是自己内心的恐惧感。
我看到新浪新闻曾经采访过一位入殓师徐婷,就曾表示她和很多人一样,不敢走夜路,不敢看恐怖片,甚至不敢听鬼故事。
但因为要直接与逝者面对面接触很久,所以她必须努力把逝者想象成自己的亲人。
用她的话来说,只有这样才能不感到害怕。
在BOSS直聘上搜索殡仪相关的职业,你能发现它们都有着两个共同的特点——
“待遇优渥、包吃包住。”
某种程度上,这其实是对从业人员的一种生活补偿。
入殓师也好、扛尸人也罢、或者殡葬行业从业人员,他们的工作生活都多少有点偷偷摸摸的,有时候还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戴着面具生活。
这一切只因他们在生活中受到的异样眼光,实在太多了。
拿徐婷来说。
尽管已经从事这个职业16年,但她的朋友圈里,只有寥寥数人才知道她的真正职业。
“朋友们问我在哪上班,我都回答在民政局。”徐婷说,社会上,很多人对殡葬行业的从业人员有歧视,不愿与他们打交道。
有一次她的一个闺蜜要结婚,请她去当伴娘,结果对方的家长知道她在殡仪馆上班后,死活也不同意。
后来为了尽可能地回避这些尴尬,现在除了同事的婚礼,徐婷很少参加朋友的婚礼。
选择这个行业,就要忍受他人异样的眼光。
“死亡只是生命必经的一个过程,它无可避免”,见多了生死,小武感觉自己有了更多哲学家的意味。
与此同时,通过不断邂逅新的岗位,了解教科书上没有介绍的过的行当,也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意识到。
人生并非只有公务员、事业编、五百强与互联网大厂。
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逐渐意识到这一点时,传统而古老的殡葬行业,正在慢慢赢得大众的认同与尊重。
2020年9月,安徽城市管理职业学院首次开设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成功招到38名新生。
校方原本担心这个专业会很冷门,没想到第一届就招到了38名新生,远高于当初只能招到25到30人的设想。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下设的殡仪学院,殡葬专业已经开设24年,近年来,它的殡仪系专业招生就业十分火爆,2018年专业报录比超过5:1。
大米饭看了招生办的人介绍,据说这里的毕业生还没毕业已经被预定完了。
工资基本都是万元起步。
相比之下,据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应届生岗位的平均招聘薪资只有5838元。
如此大的薪酬差距,让想进入殡仪馆上班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对了,还有一个重要的点,这些岗位工作点是殡仪馆,都是民政局直属事业单位。
也就是说,其实这也是「铁饭碗」。
当然,不止是眼前的高薪,其实这个行业还是挺有前景的。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人口总数为13.95亿,出生人口为1523万,创三年新低。
同时,死亡人口为993万。
前瞻产业院预计,2017年行业的市场规模在1320亿元左右,预计到2020年行业市场规模在5000亿元左右。
然而这个千亿规模的行业,长期以来却缺乏足够的人才储备。
不得不提的是,中国人对「死亡」的迷信让这个行业成为「晦气」。
再加上高校对于殡葬人才培养的不足,殡葬行业面临严重的人才短缺,全国目前约有1700多家殡仪馆,仅这一块每年人才缺口在1万左右。
人都会面临生老病死,死亡是每个人的终点,但这个终点却也让这种原本「不普通」的职业成为晦气的代表。
这种现状更值得我们在这个日子去思考。
我们是否要重新去正视这个行业,尊重甚至感激这些从业者。
毕竟也因为有了他们,逝者也拥有了最后的「体面」。
参考资料:
1、《殡仪行业:我们没有发死人财》拾文化
2、《殡葬专业火爆背后:5000亿的巨大市场,“殡葬之王” 赚得盆满钵满》财经女记者部落
—END—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你变了(ID:nbl1023);作者:大米饭 
喜欢这篇文章
别忘了点“在看”哦~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