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孔庆东代表世界一流大学里北大教授的最高水平!

钱钟书说造物主生产丑鬼分两种:一种是粗制滥造、不负责任的产品,一种是有计划、有意识的精心设计,孔庆东则明显属于后者。
孔庆东五短身材,上下一边粗,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像是猪转基因而成的;两只勉强能称作眼睛的一大一小缝隙平时一刻不停地一眨一眨抽动,但说话时眼珠却又和整个面部一起一动不动,活像多氯联苯中毒的白痴。
想当年的民国大师们,个个相貌堂堂,有问学,有风骨,不畏强权,刚正不阿,让人无比钦佩,这里只提两位,一位是刘文典,一位是陈寅恪。

刘文典
刘文典(1889—1958),终生从事古籍校勘及古代文学研究和教学。所讲授课程,从先秦到两汉,从唐、宋、元、明、清到近现代,从希腊、印度、德国到日本,古今中外,无所不包。
刘文典为了救游行学生,连当时党政军大权集一身的蒋介石也不放在眼里,并且和他大打出手,把蒋介石下体给踢伤了。
陈寅恪
陈寅恪(1890年7月3日—1969年10月7日),中国现代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于一身的百年难见的人物,与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一起被列为清华大学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
陈寅恪精通国学,物理,数学,还掌握了梵、巴利、英、法、德等二十余种语言,为国人翻译了德文原版《资本论》等经典著作,几乎大学里的所有课程,他都能教,只要是他上的课,课室外的走廊都挤满了学生和其它课程的老师。
下面是关于他们两位大师的文章:

刘文典:民国最“傲娇”的大师

五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师陈寅恪临终遗志: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

真是很怀念当年北大的胡适、蔡元培、蒋梦麟、傅斯年,不料现在的北大却将孔庆东这种丑类引入课堂。
这厮在国外旅游期间,抚摸朱丽叶铜像胸部。一时间成为国庆期间的一大热点。
很多网友对孔教授的行为大肆批判,认为他在毁三观。当然,也有人认为他这个比较开放,不必太认真。可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但有一点,我们要知道。这种行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被所不耻的,因为这也是对一个国家文化的污辱。难道我们现在连最基本的非善恶丑美都分不清了吗?
的确是分不清了,因为在国内,这算是无伤大雅的小爱好,中国大妈大叔们在国外都爱这么摆拍的,普通老百姓就算了,但这位居然是中国最高学府的教授就说不过去了。
但无论无何,孔庆东不会因此受罚,特别是在国外,在国外抚摸朱丽叶胸部不会受罚,所以它才肆忌惮,若在国内呢?在朝鲜呢?他敢抚摸金胖子夫人的胸部吗?
朱丽叶铜像的胸部被摸得锃亮,仅凭自己一时好恶来褒渎国外文化,孔庆东把恶俗当乐趣了,有如此低俗情趣的人,真不知他当初怎么被招进北大的。如此为人师表,北大校长就不怕他误人子弟吗?国内水平最高的学府殿堂,就这水平?
孔庆东称911恐怖分子为侠客,它可曾想过当年的911灾难对美国普通老百姓心里造成的创伤有多深?
后来孔庆东的劣迹丑行也屡屡让北大成为千夫所指,直可谓自取其辱、报应不爽。
我相信中国相面学说的“面由心生”,所以那些仇恨社会和反人类的“左派”们几乎全都是獐头鼠目、粗俗下作。
“丑八怪是丑八怪的护身符”;需知一丑遮百美,以丑阿世、以丑哗众,是这些人愚众骗钱鱼色的手段;
一旦像孔庆东们能认识到自己的丑,他便不是北大教授了,不怪他,他的确配得上现在的这所世界双一流百年名校的水平。
文章来源:青铜时代公众号,如有侵权,请在后台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