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们开的火锅店,近些年成为了短视频平台的流量密码,拔草与吐槽如同摩西分海,占领了评论区的两极。
人们在排了几个小时的长队后,终于落座,氤氲的锅气不时让摄影头失焦,翻腾的红油汤水之下,经不住筷子的简单折腾,再配上当日的心情主题曲,一部短视频很快就能为上传者带来几万到几百万的播放量,而获得的收益远超你的人均消费。
在四川成都,这样的短视频每天能产出几百部,这里有全球分布最为密集、分工最为明确的明星火锅产业。
陈赫的贤合庄、邓家佳的Hi辣、任泉的热辣壹号、薛之谦的上上谦、杜海涛的辣斗辣、Angelababy的斗鎏,如果吃腻了,还有黄晓明的烧江南烤肉和关晓彤的天然呆奶茶。
每晚的春熙路,世界各地的食客们在此秘密碰头,在推杯换盏间交换着美食情报。

如果说成都是西南地区的美食中心,重庆朋友多少会有些不服气,可如果说这里大部分的明星火锅品牌都亲如一家,即使再抱团的勒是雾都,也无法完全消解其中的内涵。
“明星们不仅相互串店站台,还给对方推介引流,号召粉丝前去拔草,即使在综艺中互相坑害,在现实中却亲如父子。”
“同行是冤家”,只局限于传统概念上的同业竞争。
成都的明星火锅店,几乎都属于一家叫“四川至膳”的企业。
这家企业总部位于成都,采用“明星IP联名、加盟扩张”的方式,以四川为支点,辐射全国,旗下共有50余位明星加盟,共计4000余家店面,其中仅陈赫的贤合庄,就有800多家店面,除了贤合庄,公司旗下还有谭鸭血、烧江南、天然呆、灶门坎、祥和轩、灶二哥等,可以说是国内最大的经纪公司和餐饮矩阵了。
“瓜皮哟,如果把这些娃儿搞齐撒,春晚都没这么巴适的板。”
至膳集团的官网从不回避这些过去的荣光,明星们纯洁的微笑汇聚成街头老店的照片墙,一起守护着火锅业的明天。
在线下,黄晓明、陈赫、关晓彤、孙艺洲等不遗余力地为自己的餐饮品牌站台推广,在线上,明星操作的营销手段和加盟模式也几乎完全复制了陈赫的贤合庄。
至膳采取与麦当劳、肯德基类似的“特许加盟方式”,由公司总部输出经营指导和品牌授权,加盟方需要支付高额加盟费后,然后为后续的供应链费用买单,再从营业额中给总部一定比例的抽成。
如贤合庄的加盟费是38万元起步,天然呆是10万起,连交五年。
在这种商业逻辑下,明星的影响力就尤为关键,这都可以在二级市场中直接变现。
明星在电视、屏幕和社交媒体中的持续曝光,为他们餐饮品牌的可持续发展注入动能,又可不断提高加盟的准入门槛。
粉丝们不远千里去陌生城市打卡留念,甚至有些在景区的门店,也被当作招待亲友的面子。
而加盟商们,比明星们的爹妈和经纪人,更担心他们在晚上进错了房间。
看上去,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和餐厅年资金流水相比,加盟费来得快多了,仅以陈赫为例,如果只按最低加盟标准计算,800多家的加盟费也超过3亿元人民币了。
在限薪令和严打阴阳合同的当下环境,餐饮,是支撑起明星事业的温暖港湾。
而火锅,则成了所有金刚们都垂涎的宇宙魔方。
餐饮行业对厨师的控制是一门艺术。

厨师跳槽,意味着要更换菜谱或菜品口味产生变化,顾客流失会十分显著,尤其对于拥有招牌菜或主打菜系的餐厅。

火锅,完美避开了最令餐饮从业者头疼的供应链和后厨问题,关键的,是毛利很高。
根据《2020—2021中国火锅行业发展报告》,2020年1-11月,中国餐饮行业整体规模达到了34578亿元。与正餐、小吃快餐及团餐等品类相比较,火锅的毛利率与净利率,分别达到56.46%和13.73%,这远超于炒菜类和蒸煎类。
火锅的品类成本结构简单,开店成本在餐饮行业处于中下水平,供应链也较为标准化,扩张起来比较容易。

甚至对于最吃要求的堂食服务,火锅店服务员只需上菜即可,就连火锅调料,都可交由消费者们自行去调味台解决。
在越来越多的城市,火锅成为了一种饮食文化,极易代入人情氛围,不分四季都需求旺盛。
和火锅类似的简食品类,还有麻辣烫和烧烤,但后两者都需要后厨。
据RET睿意德中国商业地产的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明星开店的情况中,有61.7%都是餐饮行业,而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加盟的火锅连锁。
在李伯清之前,明星们可选的生财“副业”比较稀缺。

主业之外,有一些明星选择投资金融或炒卖房产,如今,这些领域都是重点监察的领域,而餐饮,无论是税率还是资金回流速度,都成为了绩优。
如果餐厅的天花板结实、店里有猫、价格适度,这样安全的生意总不至于有囹圄之灾。
李伯清是四川地区散打评书(一种评书类型)的创始人,在川渝地区德高望重,是最早进行跨界经营的演艺界人士,曾创办足球俱乐部。
此后有徒弟廖健投身火锅界,徒弟肖杰矮冬瓜开起了豆花麻辣烫,小汤圆刘乙麟做起了烧烤。
在小汤圆之前,包括廖健、矮冬瓜、万喜、马维维、刘一标等一票巴蜀著名笑星都进军餐饮界。这里面,廖健的火锅店最为出名,除了在成都市区有6家直营店,加盟店早已开到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
由于副业太火太赚钱,影响了正常演出,有次李伯清把徒弟们召集起来提醒“不要不务正业”!
(左一为李伯清 图为UP主 你可以叫我三条 视频内容截图)
四川、重庆、北京和广州,都有着截然不同的火锅文化。

每个地区或城市的火锅吃法、蘸料、食材、摆盘都天差地别,火锅带有很强的地区文化映射,火锅店能在这几个地区立足,都是有些真东西的。
廖健的火锅店加盟打法,早期在商业中将艺人自带流量和美食融合,这成为了成都当地餐饮巨头的经营启蒙。
而真正唤醒明星们跟风经商的,则是王铮亮的大龙燚火锅。
王铮亮,早期通过参加《快乐男声》出道,2014年登上了央视马年春节晚会,并演唱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
他是四川音乐学院的老师,索尼音乐的艺人,也是顶级的商人。
2013年6月8日,大龙燚在成都玉林地区开了第一家店,次年开放全国加盟的商业模式,在食客和全网间拥有不俗的口碑,如今在全球拥有300余家店面。

火锅连锁品牌比大龙燚早的有很多,但通过明星身份为商业品牌加持引流成功的,王铮亮的大龙燚,是最早和最稳健的商业案例。
此后经过一系列的商业运作,如权志龙去棕北店(成都)就餐、推出牛多多羊多多自热小火锅、代表四川火锅登上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广告大屏等,成功将品牌推广到了全球。

快速扩张带来了肉眼可见的财富增长,王铮亮,很显然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艺人跨界经营餐饮的成功方法论。
(左二为李伯清,左三为王铮亮 图为2019年四川禁毒宣传月,两位任公益大使,也是两位罕见同框 图片来自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此后成都市大量餐饮连锁巨头纷纷崛起,成立于2017年的四川至膳就是其中之一。

餐饮借助明星,快速扩张可带来快速的资金回笼;明星借助餐饮,线下将线上的流量及时变现。

火锅中最重要的口味、服务和人情,是否已被抛弃?
如今在至膳的官方网站中,你已看不到任何与明星相关的内容,“旗下品牌”也回归到了他们最初的那两个品牌。
在“联系我们”一栏中,你可以看到如下的介绍:
“未来,至膳品牌将以纵横之势、整合之术,着眼世界,布局全国,实现百城千店齐放、海外市场扩张的版图征程,开启餐饮新时代的锦绣华章。”
召唤横财冲浪手
粉丝“倒牛奶”背后的奶盖倒卖产业链
买矿机被坑的我,改变思路决定卖矿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