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字数 5k+·
1925年5月,鲁迅为青年人写了一封著名的《北京通信》。
“倘若一定要问我青年应当向怎样的目标,那么,我只可以说出我为别人设计的话,就是:
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有敢来阻碍这三事者,无论是谁,我们都反抗他,扑灭他!
可是还得附加几句话以免误解:我之所谓生存,并不是苟活;所谓温饱,并不是奢侈;所谓发展,也不是放纵。”
百年后的今天,迅哥依然是“年轻人最喜欢的作家”。
在B站热门读书视频的数据统计里,迅哥的讨论量,约等于“大刘+余华+金庸+庄子+王尔德+海明威+老子”的总和。
知乎上甚至还专门辟出一个话题:“如何看待鲁迅成为年轻人最喜欢的作家”,对此年轻作家张佳玮的回复非常精辟:“一点也不奇怪啊”。
调皮如我,甚至在下面跟了一句:“是啊,他从来都是这么招人喜欢啊”。
(当然,如果迅哥也玩知乎,可能会怼一句:从来如此,便对吗?)
没办法,这就是鲁迅的魅力。
他是共和国伟大的“革命家、思想家、文学家”。以文为药,深刻地剖析国民性,塑造了一系列生动的“看客”与“被看者”的人物形象,奠定了中国现代文学的基石。

他是陪伴我们长大的语文“课霸”。我们follow他在课桌上刻“早”字,经过墙头杂草丛生处总想着能不能遇见“美女蛇”。
陈丹青说他是一百年来顶好玩的人。他没有年龄感,玩设计说段子评电影,万事随心。
他四处论战,树敌无数,如黑色中独行的猫头鹰。为了抗议张勋复辟,直接拎个“不干了”的牌子跑教育局门口抗议。
他说:“我有时绝不想在言论界求得胜利,因为我的言论有时是枭鸣,报告着大不吉利事……”(《且介亭杂文二集》)但同时又说:“爱夜的人要有听夜的耳朵和看夜的眼睛,自在暗中,看一切暗。”(《准风月谈·夜颂》) 
2021年是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今年的“五四青年节”,一条联合后浪(不是去年刷屏的那个《后浪》,而是国内出版品牌后浪),特别推出这款:

鲁迅“野草青年”系列礼盒。
全网独家首发,不论年龄,献给每一个依然保有青年心气的你。
礼盒里是我们精心挑选的书和设计的文创品。
包含:
《笑谈大先生》书籍×1
帆布包×1(三款颜色可选)

“由ta去罢”渔夫帽×1

“新青年”手账本×1

“彷徨”金属书签/“小约翰”金属书签(两款款随机发货)
“大先生”徽章×1

“我真傻,真的”钥匙扣×1
每款文创在设计上,都与鲁迅的创作颇有渊源(下文详细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根据三款帆布包,将礼盒划为三款。
黑色款是“猛兽总是独行”。
墨绿款是“青年应当天真烂漫”。
白色帆布袋是“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我们用一种年轻、亲近的方式,让大先生走近每个人的生活。
正如礼盒上所写的:野草青年,独立/自由/生机。
如果你也曾不经意间被他触动,也许是因为他早就说出了,你想说的话。
希望这个礼盒,能传递大先生又酷又暖的精神感召,愿新新青年,生机无限。
鲁迅“野草青年”礼盒,现一条生活馆有售▼ 
限时特惠价 ¥178(定价 ¥288)
2021年5月11日23:59特惠结束
因是预售形式,预计分别在5.11、5.18、5.24发货,先到先得
 一百年来,顶清醒、顶好玩的人 
学生时代,在课本上读鲁迅先生,其中的深刻道理,很多时候都是半懂不懂。
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了摸爬滚打和人情冷暖后,回头再看他的文字,就会发现,每一句话,都是如此的透彻、深刻。
一百年前,鲁迅坐在藤椅里抽着烟,成天价寻思着怎样做一个爱默生所谓的“坏公民”。他反抗腐朽的封建礼教,质疑权威,大声发出“从来如此,便对吗”的疑问。(《狂人日记》) 

一百年过去了,鲁迅笔下的人物依然存在世间。
儿时的同学玩伴,长大后因收入差距产生隔阂,是闰土和“少爷”;无法从自己的错误中走出来,活在阴影里,是祥林嫂;喜欢揭人短处取乐的那群人,是咸亨酒店里的短衣帮……
除了冷峻严肃,鲁迅的幽默也是一大魅力。

广州一些进步青年创办“南中国”文学社,怕刊物第一期销路不好,希望鲁迅给创刊号撰稿。鲁迅的回应很风趣:“要刊物销路好很容易,你们可以写文章骂我,骂我的刊物也是销路好的!” 
作为朋友的鲁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夺笋呐”!
陈丹青在演讲里说过,迅哥有个朋友叫川岛,留了个学生头,他便叫人家“一撮毛”,每次见面都叫人家:“一撮毛哥哥。”
给人家送新婚礼物时也不忘写诗调侃:“请你,从情人的怀抱里,暂时伸出一只手来,接受这干燥无味的《中国小说史略》,我敬爱的一撮毛哥哥呀!”
鲁迅对青年也是爱护有加。

1922年,青年诗人汪静之出版爱情诗集《蕙的风》,受到一些保守者的批评。甚至有人虚伪地含泪请求“青年们不要再写这样的有伤风化的东西”。
鲁迅看后随即写了《反对“含泪的批评家”》一文予以反击,热情支持年轻诗人的大胆创新表达,为新诗的发展助一臂之力。
1923年,鲁迅的学生任国桢在编译了一本《苏俄的文艺论战》,请鲁迅帮助校订。鲁迅看后称任国桢做了一件“极为有益的事”。鲁迅不但认真校订了书稿,还帮他联系出版。
他对青年寄予厚望。
“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真心的话发表出来……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
鲁迅“野草青年”礼盒,现一条生活馆有售▼ 
限时特惠价 ¥178(定价 ¥288)
2021年5月11日23:59特惠结束
因是预售形式,预计分别在5.11、5.18、5.24发货,先到先得
鲁迅“野草青年”礼盒介绍
《笑谈大先生》
鲁迅被称为大先生,一是因为先生排行老大,家人唤为大先生;二是鲁迅先生人格才华堪称“大”者,尊称为“大先生”。
这本书里,收录的是学者陈丹青近年来关于鲁迅的七次演讲文稿,名叫《笑谈大先生》。
虽不过数万言,却在浩瀚的鲁迅研究的边上,辟出新的境界。论者或称它“还原”了鲁迅,或称它“唤回”了鲁迅。
在书里,陈丹青则态度轻松地谈起了鲁迅与美术的关系、鲁迅与上海这座城市的关系、鲁迅的朋友圈甚至鲁迅的书单。

你会看到一个更有血有肉、爱笑爱闹的鲁迅;更能感受到当年澎湃的文化氛围,感怀一代文人的秉笔直书。
豆瓣网友评论:“几乎是读过的最素雅贴手的书。书香可人,肃穆从容,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三款超有态度的帆布包 
三款帆布包,正面采用繁体中文,写着迅哥的经典金句。
帆布包×猛兽总是独行
A beast acts alone.黑色,代表独立的态度。 
灵感来源:
“猛兽是单独的,牛羊则结队;野牛的大队,就会排角成城以御强敌了,但拉开一匹,定只能牟牟地叫。”——《坟 · 春末闲谈》  

帆布包×青年应当天真烂漫
我们可以佛,可以丧,也可以朝气蓬勃。
绿色,代表生机和希望。 
灵感来源:“青年应当天真烂漫,青年应当有朝气,敢作为。”——《坟 · 寡妇主义》
帆布包×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可以选择不做什么。
米白色,代表自由的心情。 
灵感来源:“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而已集 · 小杂感》
350mm×400mm,背面用英文在四边装饰,整体设计简约大方。
16胺纯棉材质,区别于市场上常见的涤棉材质,质感亲肤、挺括有型、结实耐用。
贴心小口袋设计,方便使用。
购买时,可根据帆布包的颜色,选择自己心爱的。也可以买来送朋友,一起酷炫出街,彰显态度。
“由ta去罢”渔夫帽 
迅哥那年代,有段时间文坛上特别流行“我要死了”之类的情诗,文风大概是这样的:

“我只要你,我就要你,我此时就要你,我偏不能没有你。哦,这难受,恋爱是痛苦的。”
大先生觉得好笑,也写了首打油诗《我的失恋》:
“我的所爱在山腰/想去寻她山太高/低头无法泪沾袍
爱人赠我百蝶巾/回她什么/猫头鹰。
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 
……
我的所爱在豪家/想去寻她兮没有汽车/摇头无法泪如麻。
爱人赠我玫瑰花/回她什么/赤链蛇。
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由她去罢。”
在这首苦情的打油诗里,鲁迅用到的意象皆不同凡俗,如猫头鹰、冰糖葫芦、赤链蛇、发汗药等。
许寿裳在《鲁迅的游戏文章》一文中评价道:“他自己标明为‘拟古的新打油诗’,阅读者我以为信口胡诌,觉得有趣而已,殊不知猫头鹰本是他自己钟爱的,冰糖葫芦是爱吃的,发汗药是常用的,赤链蛇也是爱看的。还一本正经,没什么做作。”
从这一首诗,足可见鲁迅的幽默感可见一斑了。
米白色帽身搭配藏蓝色螺纹织带,清新素雅。
织带上的猫头鹰图案,取材自鲁迅在杂文集《坟》扉页上,亲自绘制的图案。
鲁迅爱夜,将猫头鹰视为自己的精神化身。
渔夫帽头围58cm左右,适合大多数成年人。 

纯棉布料,质感柔软亲肤、透气防汗,适合春夏佩戴。
戴上之后,或许也可以收获一份大先生的幽默豁达。
搞不懂的人、想不透的事情,由ta去罢。
 “新青年”手账本 
1918年5月,鲁迅在《新青年》四卷五号发表第一篇白话文小说《狂人日记》,这也是他首次以“鲁迅”为笔名,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到1921年8月1日九卷四号止,鲁迅在《新青年》上共发表作品50余篇,包括小说5篇,随感录27则,新诗6首。
完全奠定了他在现代文学史上“巨匠”的地位。可以说,《新青年》是鲁迅第一个重要的思想阵地,也是他彷徨无助时屡屡念及的精神家园。
做自己的光,就是平凡生活里的英雄主义。
设计还原了20世纪20年代的《新青年》杂志,采用压凹工艺,简洁复古。
绿色代表生机,象征着新青年。
封底压凹鲁迅手章图案。
内页采用5mm×5mm网格设计,适合日常办公书写和生活记录。
140mm×200mm,共100页。
作为手账本,雅致复古,记录运动、读书和生活点滴,非常有仪式感。
 金属书签×彷徨 
1926年版《彷徨》单行本书封
《彷徨》书封出自鲁迅挚友、书籍装帧艺术家陶元庆之手,以简洁的几何线条勾画出百无聊赖枯坐的三人,太阳做颤巍巍状。鲁迅对此书封非常赞赏。
鲁迅还开辟了中国现代书籍装帧设计的道路,他是“五四”以后第一个讲究装帧和设计的作者,一生设计了 60 多个书籍封面,很有时代感和设计感。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北大校徽也是鲁迅设计的。 
这款彷徨书签,致敬了1926年鲁迅的《彷徨》封面,复古与现代兼具,非常有艺术感。

黄铜本色,表面做拉丝工艺处理,具有复古感。尖端和边缘都做了圆角处理和精细打磨。
材质具有一定的分量,亦可作为小小的书镇。 
金属书签×小约翰
1928年版《小约翰》单行本书封
《小约翰》是荷兰著名作家望·蔼覃的长篇童话诗,被鲁迅誉为“无韵的诗,成人的童话”。
1926年夏天,鲁迅与好友寿山每日相约中央公园(今北京中山公园),“径向约定的一个僻静处所……略一休息,便开手对译《小约翰》”,两人常因一句译文争得面红耳赤。”
鲁迅在《小约翰引言》中回忆了这段往事:“我们的翻译是每日下午,一定不缺的是身边一壶好茶叶的茶和身上一大片汗。有时进行得很快,有时争执得很凶,有时商量,有时谁也想不出适当的译文。译得头昏眼花时,便看看小窗外的日光和绿荫,心绪渐静,慢慢地听到高树上的蝉鸣,这样地约有一个月。”
精美的镂空图案,还原《小约翰》书封设计,并搭配鲁迅手章坠链。
黄铜材质,表面镀浅金色,柔和清新。具有一定的分量感,亦可作为小小的书镇使用。
小窗外的日光和绿荫,可以让人心绪宁静。   
金属徽章×大先生的微笑
灵感来源:鲁迅侧面肖像照
照片由沙飞摄于1936年10月8日,是一贯严肃的鲁迅先生照片中,唯一大笑的镜头。
徽章生动再现了鲁迅先生的笑容。
关于鲁迅的相貌,陈丹青在《笑谈大先生》中曾评价道:“我以为鲁迅先生长得真好看……这张脸非常不买账,又非常无所谓,非常酷,又非常慈祥,看上去一脸的清苦、刚直、坦然,骨子里却透着风流与俏皮……”
黑白绿三色简洁搭配,象征着独立、自由、生机。
仿珐琅材质,做工精细。
“我真傻,真的”钥匙扣
灵感来源:“我真傻,真的。”祥林嫂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彷徨·祝福》
每个人都有看起来不那么“聪明”的时候,这并不可笑。 
自认自己的傻,是豁达的自嘲,也是幽默的戏谑。
材质选用后螺纹织带,专色油墨印刷。
除了背包、钥匙以外,还可以挂在衣服上作为装饰。

挂钩结实耐用,亦可作为快挂和拎带使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
鲁迅曾在遗言里说:“忘了我,管自己的生活”。
那就把迅哥当作生活里的背景音乐,为了这不为忘却的纪念。
五四青年节快乐。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