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授权转载自:beebee公园ID:wastepark
豆汁儿是美食界的扛把子,能咽下它的都是人中龙凤。
并不是每一个北京人都爱喝豆汁儿,就像重庆人不都是rapper。在现在的北京人看来,豆汁儿相比于食物更像是个玩意儿。
别误会,玩意儿是个爱称,就像北京人叫你孙子的时候未必是在骂你。

懵懂的异乡人喜欢在胡同里入乡随俗,在厕所问人吃了吗您呐,谈今儿早西四的包子和南海局势。
而鸡贼的老油条知道审时度势,凭借着一双慧眼跟着当地人寻找美食。

护国寺小吃店的队伍排得比英国人还长,你看着前面的食客买面茶、芥末墩和芝麻火烧……
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老炮儿,因为厕所里和你聊哪家肥肠面好吃的大爷告诉你来北京就得喝豆汁儿。

当一碗豆汁儿真的摆在你面前,你会从最初的期待变成疑惑,酸馊的味道让你想起17岁那年你放进冰箱就再也没拿出来的牛奶。
为了不在其他食客面前露怯,你咬着牙尝了一口,结果发现这是你喝过最狠的货。
“就算我能用迪克扑灭森林大火我也不敢干了它,我去快手寻方抚平创伤,智者建议我看邪典电影治愈心灵。”
豆汁儿就像是一个坏女孩,她会偷偷在你嘴里撒尿。
这相当朋克,豆汁儿的名声越不堪你就越想尝试。
旅游攻略说美食藏于暗巷,但你去珠市口的烟花柳巷肯定找不到刺激,你得去北海东门的神秘胡同和大爷大妈一起排队。
用透明塑料袋打包好的发酵液体在褪色木桌上一字排开,你闭着眼挨个抚摸,带走那个最燥的坏女孩。

街边聊割肉和套牢的大爷大妈会很热情的告诉你如何调教豆汁儿,为了让味道变柔和,你要用文火驯服它,缓慢倒入,边熬边添,不停搅动,半开出锅。
这是一个从清代沿袭至今的驱魔过程,据称这样就可以驱除邪性的酸馊味儿,但抱着希望去尝试过的异乡人都后悔了,因为蒸汽带着那股味道绕梁三日,逼得人不得不去桑拿房里用香奈儿五号清洗会阴。

“那只是花钱买罪受的可怕体验。”
刻板印象中的北京菜就是宫廷菜,它代表着牛逼和高贵,但豆汁儿只要几块钱一碗,比楼下的沙县小吃都廉价。
店面更是平平无奇,像是五千个结拜兄弟众筹十万块开起来的小店,你要是路过而不进去喝一碗,都会觉得自己对不起蓬勃发展的经济体系。

北京瓷器告诉我现在的北京人大多都不爱喝豆汁儿了,本地食客老龄化严重,你在护国寺小吃店等上一天也看不见几个本地年轻人喝豆汁儿。
这事儿上升不到认同感的问题,因为时代已经变了,城市越来越大,生存空间却越来越小,老人家喝豆汁儿算是一种念想儿,一种情怀。
他还说你这种喝可乐杀精,靠转基因豆油续命的家伙难以理解历史,你应该去喝豆汁儿,缅怀卑微的过去。
我揣着恭敬的态度去和熬豆汁儿的六指儿大爷盘道儿,大爷说你得从熟豆汁儿开始循序渐进,还得配上焦圈和咸菜。
我捧着那碗豆汁儿看了又看,像是给它相面。摒弃遗传记忆带给我的本能抵触,学着旁边转圈吸溜儿面茶的国安球迷吸溜一口豆汁儿,我差点把丹田吐了出来。
这味道真是太野了,像是巴啦啦小魔仙在你舌头上用了黑魔法,就算我可以用下体斩获奥运会撑杆跳金牌也绝不能喝下它。
瓷器告诉我这玩意儿比女朋友的脾气还怪诞,有人喝一次就会爱上它,也有人穷极一生都难以接受。
可不管如何,豆汁儿能够在嘲笑和非议中中存活下去,这本身就很牛逼。
相比于食物,它更是一种寄托老北京情感的念想儿。
“见天儿清早闹心的叫卖声再也听不见
豆汁儿 焦圈儿 也不再是您的早点”
——《老北京变了》
白兰地冰镇小龙虾,夏天醉迷人的味道!
回复 活动 了解本周其他城市线下活动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eatwithchina
如果你是我们正在寻找的私家大厨,
回复 微信号+所在城市 报名。
回复 关键词 查看往期 酷热文章
福布斯女神 | 逼格小食 | 特斯拉 | 182斤胖妞 | 极致思念 | 圣斗士星矢 | 花裙子 | 咖啡大神 | 熊本熊 | 创意大王 | 奶牛 | 白饭老翁 | 前女友高跟鞋 | 神秘花园 | 
草莓甜心 | 对称早餐 | 卡通饭团 | 败家娘们


参加活动,点击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