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夜幕穿过门洞
华师拐弯即到虎泉夜市
铁皮顶棚写满拆的痕迹

80后小伙年入百万当湖北锅盔王

“矮子锅盔”创始人姚宇鹏开出50万年薪,聘请23年锅盔程和平师傅

虎泉店开业,仅5个月,净赚50多万

······

曾经的虎泉夜市,伫立在武汉生活类头版头条,成为人们竞相前去的美食地标。
近几年,关于虎泉拆迁的新闻一直层出不断,但循着记忆再去虎泉夜市,满目“拆”字,扎眼明晃,它昭示着新的虎泉即将来临。
地铁11号线虎泉站2017年招标进场,车站全部需拆迁完成后方可施工,据了解,临靠人行天桥部分的租户已经全部搬离。
这次的拆迁,改变了大部分租户的生活轨迹。外人羡艳虎泉“拆迁富豪”的时运,而时代大潮下,千千万万个普通租户却写满无奈与迷惘。
地铁2号线出站虎泉,明晰的指示牌A标定着虎泉夜市,身份感十足。
步行还未几步,便是夜市的开端,热腾的油锅在白天与黑夜的交界已然开启了碳水炸弹预警。
小炸摊主杨姐说,她才来一年,桥头附近门面已经收回,很多老店都已搬走。
杨姐一边说着一边熟练的将年糕与辣椒油、咸菜相拌,浸润了十足的香气,迅速引来了街边不多的学生情侣,阿姨还在说着:“现在的人流量真的跟以前不能比”。
矮子锅盔称霸虎泉多年,三三两两不算排队的客流站在门前,门面只有5平方米,没有座位,口味任选。

揉面师傅将包裹了鲜肉葱花的面团,擀成面饼的形状,撒上芝麻,紧贴炉壁。
三四分钟等待,再刷上店家特制的辣椒油,一份正宗又好吃的矮子锅盔新鲜出炉。
如果胃口不大,师傅还会帮忙把锅盔切成两半分别打包,熟悉的香味一秒钟就回到了老地方。

掌案师傅说从桥头搬到这个地方已经快一年了,但是来虎泉是2012年的事情了。
说起曾经的虎泉王者,掌案师傅仍然一脸骄傲地说:"那不管他从多远的地方过来,都得尝一口我这个锅盔啊,不仅是附近的学生最爱,哪个都喜欢”。

人流量应当最好的八九点,曾经的虎泉招牌依旧能打。
街对面虎泉医院、虎泉购物广场、虎泉时尚中心紧密排开,在少了人头汹涌、五光十色的热闹画面里,突然有些冷峻。

而虎泉夜市,曾经陪伴了万千高校走过的那些时光,一下子好像全消失不见。
从小巷子门口的胡杂炸往里走,是虎泉夜市的另一个神秘的入口。
步入到室内,服饰店衣服、首饰店、接发小店数不胜数,但是多数孤单无人。
甚至老板只开店不坐镇,走几步便有许久未开门的铁门“冷漠待客”。
服装小店的老板说:“大家都说华师最近,其实交通学院才是离这里最近的,这边民政学院也近,太多学校了,武汉体育学院、武汉工商专修学院、湖北省艺校,还有很多中学与小学”。
说罢,一个女孩从幕布后的试衣间走出来,手中拿着一条刚刚才试过的裙子,老板笑着说:“很好看啊带上啊。”
学生模样的女孩说:“再看看,网上价格也差不多”。老板自顾自还在说:“其实走了你也不会再回来,大家都毕业了,而且现在都喜欢网购,这边生意勉勉强强” 。
虎泉夜市前后紧邻街道口与光谷,在城市心中,曾经这样热烈的生活着,甚至成为了武汉夜市的名片,收藏在青春的扉页里,成为永恒。
时代向前,磨损的东西坏了不会再修,新鲜的意趣完全代替了旧的思潮。
但在虎泉,不论是细枝末节到一件衣服的长短,还是伞骨的好坏、鞋底的高低磨损,大到一只钥匙的复制,全武昌都知道这里。
排而立的手艺摊位整整齐齐——补鞋、换底、缝纫、配钥匙,他们不仅做着方便学生的营生,也不自觉成为了城市的生活底色。
袁师傅忙着纳着鞋底,笑着问询是否要帮他找寻新的摊位。
他们已经在这个市场搬过好几次,因为地铁的建设他们从顶棚的另一端到了这,原来的房子已经被收回去,现在的顶棚门面也只是暂时,房租是一个月一个月的收。
整个市场,好像谁都不知道是哪一天会拆迁。
袁师傅说他还想继续做,来武汉30多年了,已经和这座城市在一起了,他们嘴上都说着要拆啦要拆了,心里却都希望能晚一点再晚一点。

早前有项目负责人表示“这条线工地就在学校门口、小区背后,噪声、扬尘都要严格控制,必须精细化施工。”足以代表了虎泉的人文c位。
从室外到室内,从标志性的天桥到顶棚。一千米不到的虎泉夜市,在无序之中撑起一片夜以继日的市井烟火。
盈满“拆字”氛围的虎泉市场,随时能挖到往昔的宝藏,不知哪一件物什能成为青春的收藏。 

崭新的小店招牌上醒目印着“大众点评必吃榜”。
路过的学生上前来买,同行的女生挽着手,这对他们来说已不是尝鲜而是日常,或许在往后的时光里,他们回忆起来也有这煎包的一席之地,像极了已然消失不见的红油豆花。
刚刚到手的煎包三人一起分享,背后掩映着“拆”字的围墙。
流动的摊贩已经开始收摊,在一众店中间的劳保用品店似乎还在等待附近外来务工人员的光临。
时光飞逝,正版红油豆花已然活在了老虎泉人的耳语里。
“他们搬走了,你要想吃只有光谷那边还有”。
“他们自己改卖鱿鱼了!都走了快一两年啦”。
暮色之下的虎泉,应当正是热闹的开场。
孤单的矮子锅盔没有了红油豆花;酥掉牙酥饼从9块一斤涨到了12块钱,豆沙馅和咸味饼还是老味道,趁热吃最好。
后来几年,草之楼的仙豆糕称为虎泉的网红,热闹一时。
而如今却只剩下零落的灯光照向路边的公交站牌,似乎还始终如一地指引着城市的方向。
下一站——虎泉街地铁虎泉站。
曾经的虎泉永载青春的扉页
现在的虎泉仍是00后的记忆
时代的浪潮往前
青春便不断往前
编辑 / 它似蜜

摄影 / 张高鹏

设计 / 青山秀智
虎泉给你映像最深的是什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