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作者
TED官网|来源
TED_official_account|  ID
周慕姿在2017年TEDx台北大会的演讲
《“情绪勒索” 如何产生并影响你我?》
你听过情绪勒索吗?
可能有些人觉得“情绪勒索”就是一个很过分的人情绪勒索另外一个人。可如果我说情绪勒索其实是一种互动的模式,你相信吗?
我一个朋友过年的时候,全家吃年夜饭,妈妈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开心,就转身进房间躺在床上开始哭。然后全家就围在妈妈的床边,说妈你怎么了?有事用讲的话,你不要只是哭,到底是什么事?妈妈就不说话继续流眼泪。
我朋友就问我了,慕姿,这样我妈算不算情绪勒索我们?
我说,你们这样的互动模式的确有点像情绪勒索。不过如果我们换个场景:妈妈走进房间上床然后开始哭。然后你们全部的人围在餐桌旁边说,“妈妈大概肚子不饿啦,她不想吃,我们就先吃好了,肚子饿她自己会出来,爸,你那个陈年高粱给我开一下!” 然后你们在外面吃得超开心。
这样算不算情绪勒索?不算喔!
所以大家发现了吗?像我刚刚说的情绪勒索,它其实是一个“你要为我的情绪负责,一方说出、表现出这样,然后另一方顺从”的模式。
不过,或许大家刚刚听到那个例子会发现,许多 “情绪勒索” 互动其实夹带了很多负面情绪,包含生气、眼泪。而有时候这会让我们有点受不了,于是就会出现有些声音说,“他就是这样啦”、“他就没办法”、“他就改不了”、“我们就顺着他”,或是说,“你就先顺着他然后安抚他,之后他就会好一点”。
真的吗?
如果你有一个孩子,有一天带孩子经过肯德基,他说他想吃肯德基,你不买给他,他就在地上滚来滚去、假摔、撞墙,逼迫你买给他。——会买给他的请举手。有人举手吗?
真的有欸?!等一下拿一下我的名片,可能你会需要。哈哈开玩笑的。
大部分的朋友都是没有举手的,非常好!大家都非常没血没泪,啊不是——是非常的具有原则!没错,不能买给他。为什么?因为买了之后他下次就知道这招有用。
很好玩的是,大家对小孩都知道要这么笃定地坚持原则,对于大人却没有办法,为什么呢?
这牵涉到情绪勒索,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元素,也就是:贬低、引发罪恶感、剥夺安全感
什么是贬低?比如说,你抗压性太低、你不够努力、你不够负责任……这些贬低的话,我们很常听到,听到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什么?不舒服对不对?
当我们觉得不舒服的时候,也代表这个贬低在我们情绪勒索关系非常重要。为什么?他告诉你他有一个标准,他讲这些话让你不舒服,而如果你想要感觉到舒服,你就必须按照他的方式去做,因为他就会告诉你这样好棒,你就可以因为那个“好棒”去安抚你的那个焦虑感这就是为什么贬低在情绪勒索关系中非常重要。
再来第二个引发你的罪恶感,罪恶感这件事情在台湾社会整个被养成得非常好,我举个例。
“你真的很不孝!” ——听到这句话,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不太舒服,而当我们听到会让我觉得有罪恶感的话的时候,“我”会觉得我有事情没有做好,那就会让我们去按照对方的方式去做,去把事情做好,那对方的需求就可以被满足。
第三,剥夺安全感。其实这也很常见喔,比如说,“这个家是我的名字,那你要跟我吵架,你就给我滚出去!” 或者是,你只要不按照对方的方式去做,可能会影响你的绩效,影响你公司的升迁,甚至影响你可不可以继续这个工作,这都是剥夺安全感,因为它影响到我的生存
所以在这里,我再分享一个故事。
我有个朋友她的家住在半山腰,然后有一天下大雨,她妈妈就打电话给她女儿:“我跟你讲,今天晚上我要炖鸡汤,你早一点下班回来买鸡回来。”
女儿就说:“妈不好意思,我今天要加班,你要不要先随便吃一吃,我下班再买回去。”
妈妈说了什么?
“养孩子有什么用,小时候为她把屎把尿,现在拜托她一个事情,她就推三阻四说什么要加班,没关系啦,我自己走山路去买,啊可能会遇到土石流,唉,没关系你加班就好了。”
她电话挂掉,那女儿怎么办呢?只好买回去了嘛。那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妈妈,她就使用了情绪勒索的三元素去满足她的需求。
但是我现在要问大家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你们觉得那个妈妈知不知道她在勉强自己的小孩?觉得知道请举手。
好不少人,好,谢谢。觉得不知道的请举手,也是不少人。
好,我要告诉大家,妈妈知道。
我感觉现场有些人倒吸一口冷气,妈妈居然知道,那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原因是这个妈妈她自己或许过去也是一个情绪被勒索者。她很习惯性地在那个应该底下去牺牲自己的需求,满足别人,而今天当她有机会合理地成为可以要求别人来满足她需求,这个文化给她这个权利嘛,那她就会怎么样?她就会用同样的模式去要求对方去满足自己。
所以回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妈妈知不知道女儿是痛苦的?她其实可能不知道。
为什么?因为这个妈妈她可能连自己的痛苦都不知道。这种妈妈可能会有个特色——这种人不一定是妈妈,也有可能是爸爸,或各种人都可能——她可能会常常抱怨,然后说她以前有多辛苦多辛苦,你试试看你去同理她的心情,然后跟她说,“哇塞妈你以前好辛苦,我觉得听了好心疼,你怎么忍过来的?”
她会跟你一起抱头痛哭,然后两个人就是感情交流,非常开心吗?——才不会咧!
她会说什么?“哎呀,我跟你讲做人家女儿/媳妇/太太,这些就是应该的,等你以后当人家妈妈你就知道了。” 有没有?很常听到对不对?
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一个人如果他不能承认自己的痛苦,他不可能去理解别人的痛苦所以当你的痛苦让他知道的时候,他会去理解你去觉得心疼吗?才不会咧,他会觉得你的痛苦根本就在打他脸“我那么痛苦我都忍过来了,你凭什么委屈?凭什么痛苦?”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模式,也就是情绪勒索的“抓交替”。(百度百科:“抓交替”是一种民间说法,意外身亡的人死后就会变成鬼魂,必须在出意外的地方抓下一个人来当替身才能去投胎转世,而被抓来的人又得继续找下一个替身)
所以我们要破除这个模式,要做些什么?
简单地说,我们必须学会去理解自己的感受跟痛苦,我们必须要去面对自己的不安全感。
因为这个妈妈她从以前就一直觉得,好像自己不够重要。她会要求对方一定要完全满足她需求,因为她没有办法去判断:你不能满足我的需求,究竟是因为你不爱我?还是你有困难?——她都会假设是因为你不爱我。
所以我们就会建议在这个情况之下,你必须要练习相信,其实别人是爱你的,别人不能满足你的需求是因为他有困难,而不是因为他不爱你。这样你才不会想尽办法要用情绪勒索、用孝道、用“应该”等等去包装所有的需求去逼别人一定要吃进去。
那你才有机会去相信,当对方愿意为你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是因为他想要,而不是他觉得他应该。那你也才不会觉得你总是“只得到他的人,得不到他的心”嘛,对不对?
所以当你可以接受,别人是因为想要去做这件事的时候,对对方有没有帮助?当然有!对方才可以感觉到,我每次在做这件事情是我想要,而不是我应该,那我为什么想要?当然是因为我爱你嘛!
所以这才能我们的关系回归到一个最纯粹的模式,就是因为爱。
因此提醒大家,我愿意为你是因为我爱你,而不是因为我怕你这样的互动模式,才可以让我们重新去建立彼此的安全感,然后跳脱情绪勒索的怪圈。
谢谢大家!

讲者介绍
周慕姿
心理咨询师
畅销著作包括:
《情绪勒索:那些在伴侣、亲子、职场间,最让人窒息的相处》 
《关係黑洞:面对侵蚀关系的不安全感,我们该如何救赎自己?》 
《他们都说你“应该”:好女孩与好女人的疼痛养成》 
- The End -
如果你正遭遇情绪勒索,试试给自己开一个小窗释放情绪,向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倾诉就是很好的窗口。
壹心理推出
「即时倾诉」
,至今超过
10万人
得到情绪的安抚,给你
温暖接纳的倾听和坚定有力的支持
。 

▷ 一对一保密通话,让你安心诉说
▷ 随时随地,做你的随身情绪保镖
▷ 专业培训+督导的壹心理认证倾听师 
首单超低价:19.9元
阅读原文,拒绝情绪勒索
作者简介:TED是一个致力于传播创意的非盈利组织,传播创意的通常方式是众多18分钟左右长的来自全球各地的精彩演讲。官方网站:ted.com  微博账号:@TEDNews
讨好自己 | 懂事型伴侣 | 犯罪心理
自恋型伴侣 | A型人格 | 泪失禁体质
边缘型人格 | 快感缺失 | 朋辈压力
点个“在看”爱情要维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