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载自:哈法麦洛君
ID:Haligonica
研究生毕业,在哈法申请博士的期间,有9个月的“空窗期”。
9个月实际上是个比较尴尬的时间,专业相关的全职和实习都不好找。
但是从决定读博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经济独立,不问父母要生活费,面对房租和食物开销,我决定去打工。
我浏览了很多招工信息,最后锁定了一个兼职:离我家步行12分钟的餐馆。
01 
等了一个多月,餐馆的老板娘终于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并叫我第二天去餐馆面谈。
整个过程也比较顺利,老板娘只问了我几个问题,在哪里上学?有没有SIN(社保号)?一周可以工作多久?什么时候有空?
老板娘告诉我,在餐馆可能会苦一点,从头学起,什么都要做,洗碗扫地、切菜包餐、听电话,最后才是做服务员端盘子。
我说我都可以。
很久以后,老板娘才告诉我,她就是看我乖,才让我来餐馆的。
第一次去餐馆试工,一般是两个小时,
学一些最基本的包餐常识,让老板娘看一下能不能继续做。

结果没想到我去试工的那天,餐馆特别忙,于是我洗了三个小时的碗,洗的腰酸背痛。
餐馆虽然有洗碗机,但是需要人工手动把餐盘上不易清洗的油污,在水里过一下,也就是说,洗碗机承担的是冲净和消毒的过程,洗净还需要人工。
推荐大家看《中国餐馆》这部1999年的情景喜剧,跟我们餐馆简直是一模一样,特别亲切。
我洗碗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准备博士申请和面试的事,我一直在默默背诵面试的问题,用过的碗筷则是一盆盆端过来。
餐具从洗碗机拿出来后,我还要归类摆放,并且把筷子勺子刀叉再拿出来进行二次消毒。
试工之后,我正式在餐馆兼职。
刚刚开始的一两个月,我每周只上三个小时的班,每次都是洗碗。
当时店里有老板手写的一张公告,说所有的服务员轮流洗碗,店里有一个干了很多年的女孩子,也是在读书的留学生,每次都很精准地把碗拿给我洗,并且说上一句:今天是轮到你洗碗吧??
我就这样洗了几个月的碗,一边再另外学包餐的事情。
当时有个女孩子对我说:老板娘很喜欢你。
我百思不得其解,是喜欢我洗碗洗得干净吗?
后来又过了很久我才知道,在后厨洗碗包餐的人,本来是没有小费的,但是老板娘每次都会给我一点点小费,并且有意的开始多给我排班。
02 
以前,我在商场卖过鞋子,在文具店打工,还在给人当过家教,但是餐馆的工作并不简单,每一样都要学。
绝大多数人初入餐馆必须从包餐开始学起,包餐练熟了,才知道餐馆都卖什么?每道菜长什么样?
等到每样菜的英文名字都背熟了,了解了每道菜里放什么东西,才能去学接听电话。
我们餐馆的客人以西人为主,很多客人都是过敏体质,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放。
订餐的时候,都会仔细询问里面有什么,也会告知什么东西不能加,这些都是要记录下来的。
等到接电话练熟了,才能去学端盘子。怎么接待客人,怎么拿饮料,先上什么,后上什么,配什么碗,配什么餐具,都是要学的。
堂食和外卖还是不太一样的,很多菜色是外卖没有的,客人的问题更多,有的人还要拉着你聊聊天。
其实我觉得在餐馆兼职帮我练习了英语口语,除了客人,我们餐馆还是有外国员工的,所以英语是通用语言。
后来,我就成了餐馆的主力。
从圣诞节平安夜,跨年夜,再到元旦,这段时间是我每年最忙的时间,不但每天都要上班,最忙的时候,一天中有十一个小时都在工作。
工作的时候,我在餐馆跑来跑去,一直站着,忙起来的时候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饿了就喝汽水,喝了就饱了。
今年跨年夜我回到家,觉得双腿都快站不住了,第二天更是恨不得一整天都躺在床上。
不过努力也有回报,从圣诞节前到元旦后的十天时间,我可以赚出一个半月的生活费。
餐馆的工作,我一做就是两年多。其实读博和端盘子不冲突,我每周只工作两个晚上,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而且我非常享受学术训练以外的沟通。
每周工作结束后,和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的时光非常美好。
03 
我周围的留学生中,做校外兼职的并不多,而且很多留学生不止一次的告诉我,类似端盘子这种“低端”的“不动脑”的工作,不过是在浪费时间罢了。
对此我不敢苟同,做着没意义还没产出的工作,才是浪费生命。
我心里想着,打工的终极目的是赚生活费,那么哪个工作能够稳定地赚钱,就是好工作。
毕竟兼职不是实习,欧美很多公司的实习岗不开工资,这倒是可以理解,但如果兼职还不赚钱,这就是为小资本家卖命还不讨好。
我妈妈就非常支持我兼职,她告诉我,做兼职不是为了赚大钱,只是为了一种工作的感觉,为了和别人多接触。
我妈觉得我自己能赚够生活费最好,但是如果钱不够,她老人家还是愿意开恩赞助我一些。
比如疫情封城后,餐馆的兼职停了半年多,我妈就又打了一点点生活费给我。
其实端盘子给我带来了很多,我不仅赚够了生活费,还获得了很多认可。

大部分客人不会因为你是一个服务员,就不尊重你。
我也是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工作没有高低贵贱,只是分工不同,每个人擅长的东西不一样。
我身边的同学们、老师们,都知道我在餐馆打工,喜欢中餐的他们,都觉得在中餐馆工作一定超开心。
很多客人也喜欢跟我闲聊几句,问问我在哪里念书,读什么专业,做什么研究。
我后来也通过餐馆的工作认识了不少老移民,发现他们都特别鼓励留学生走出校园打工,而餐馆的工作,也让我和他们之间有了不少共同话题。
这又让我想起了,当年上大学后,放了暑假,我去文具店兼职的日子。
有一天,一位父亲带着女儿买东西,他在店里指着我,对他女儿说: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只能跟她一样。
当时只觉得扎心,心里有话却又不敢顶回去。
如今要是有人再这样说我,我觉得我可以骄傲地顶回去:我就是一个在中餐馆端盘子的博士,我自己可以赚足够的生活费,我厉害的很。
04 
但是很多中国留学生听到我在餐馆打工,总是不屑一顾,他们眼里只盯着大公司大银行的职位。
我们中国学生和印度学生有很大的区别。
中国学生崇拜“名牌”:名牌大学,名牌专业,毕业后进加拿大的“大厂”工作(最起码是银行),否则还不如回国。
但是印度学生,随随便便上个社区大学,越快毕业越好。
毕业前端盘子,毕业以后拿到工签就开始从最基本的工作做起,先随便找个公司上班,积累行业经验,然后经过几次跳槽也能到大厂。
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工作不是很好找。
很多学生毕业以后就在家里,一边海投简历,一边等着面试通知,却从未想过,先去找个兼职做着。
很搞笑的是,我听到很多留学生告诉我,说没关系,我要是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去端盘子,就去超市收银,反正都有退路。
他们还说,我不想去中国人开的餐馆和超市工作,我要去外国人多的环境。
可是你们真的有退路吗?不夸张地说,如果你从来没有打过工,你恐怕连这些工作都找不到。
加拿大是一个特别重视经验的社会,有多夸张呢?

哪怕你去餐馆端盘子,也是有端盘子经验的优先;去超市收银,则是有收银经验的优先;去星巴克当店员,也是有奶茶店工作经验的优先。
你觉得这些工作需要学历吗?需要看毕业院校吗?不需要。但是你拿着光鲜亮丽的学历,也无法应聘到这些工作,这些看似最基础的工作,最没有门槛的工作。
同时和你一起竞争的加拿大人,他们通常从16岁开始离家打工,他们做过很多工作,知道如何与人接触,知道所谓的“服务心态”是怎么回事,更不要说,他们还有得天独厚的语言优势。
那么中国毕业生如何与本地人竞争?
说来惭愧,很多愿意招收中国毕业生的企业,都是看中了中国人“爱加班”这个“任劳任怨”的优秀品格。
而学习能力相比于沟通能力,加拿大的求职过程中,会更加重视你的沟通能力。
而校外兼职最能够锻炼的就是沟通能力以及交际能力。
我有不少曾经在餐馆工作过的朋友,现在去了银行等各个行业,求职时,他们优秀的待人接物能力都获得了认可。
餐馆是一个可以接触到形形色色社会人的地方,如果你能应付得来这些人,那么在任何环境,面对任何人,你都会游刃有余。
当然我并不是鼓励所有留学生都去餐馆打工,而是在留学期间,要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兼职,去社会闯一闯,去感受一下钱有多难赚。
什么才是真正见过世面的人呢?
他要知道社会底层的人是如何生活的,钱有多难赚;
他也要知道社会顶层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你看过山河大海,才知道自己的远方。
-end-
戳这里关注我们👇,锁定更多精彩内容~
//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