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有一个同学问了一个语文的问题,她家的小朋友分不太清楚锻炼的“炼”和训练、练习的“练”,容易写错。所以我们这次的“语文课”,就好好聊聊这两个字怎么认,怎么区分。
这两个字,意思相近,都有重复努力提升自己的意思。而字形也相近,右边一样,长得像“东”又不是东。区别仅仅是左边的偏旁不同 —— 一个是绞丝旁,一个是火字旁。
事实上,这两个字从古至今都很像,只是在繁体字的时候,右侧那个像东的偏旁,其实是一个柬埔寨的“柬”字,这也是炼和练读音的来源。
那“柬”的意思是什么呢?从上面的篆文字形中可以看到,柬是在束字中间的框里加了一个“八”。在《说文解字》中对这个字的解释是“从束从八。八,分別也。
为什么从“八”就变成分别了呢?因为“八”在被借走做数字“8”之前,它的本意就是分开的意思,看着就很像对吧?后来本意用加了提手的“扒”来表示了。
那“柬”从束从八,意思就是将一个东西分成若干束,是“挑拣”的意思。其实,这就是“拣(揀)”的本字,也就是最早的写法。
很多汉字中都有“柬”作为声旁,而且这些汉字往往从意思上也和“挑拣”的意思有关,所以在汉字造字方法上,被叫做形声兼会意
比如练(練),是丝和柬,它的意思是将生丝煮熟变为熟丝,也就是再三提纯丝帛半成品,逐道工序提纯丝帛半成品。这也是为什么会有“熟练”这个词的来历。这个字所重点表达的,是反复重复,掌握经验的过程
而“炼(煉)”还有一个异体字写作金字旁的“鍊”,偏旁不同,但所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就是将金属放到火中,用火加热烧制,让金属去除杂质,变得坚韧浓缩。而锻炼这个词最早也是指对金属物品尤其是刀剑武器的锻造。后来“炼”字也引申作为一些其他的浓缩,比如将文字变精炼,叫做炼句。
不过,既然说到含“柬”的汉字,就多聊一些,因为这个字是在汉字简化过程中的一个著名公案。
我们前段时间才写过关于汉字简化的文章,(点击阅读:哪些简体字比繁体字更“复古”?),其中说到过,在汉字简化的过程中,有问题,但并非都是问题,有些反而比繁体字更符合本意。
但和这个“柬”字相关的汉字简化,却成为了最为人诟病的简化混乱案例之一。
“柬”作为偏旁,在简化的时候,出了一个令人比较费解的现象,那就是这些都含“柬”的汉字,简化的处理却不同。导致很多原本相似、能一眼看出亲戚关系的汉字,经过简化却变成了陌生人。
比如提到的炼(煉)、练(練)和拣(揀),是依据草书来进行简化的
而在柬埔寨的“柬”字本身,以及进谏的谏(諫)字中,“柬”却没有简化
更混乱的是,出现在柬的扩展字,“阑”字,作为偏旁的相关汉字的简化方法上。
阑的意思是栏杆的字,在一些古诗中经常出现,比如纳兰性德的“曲阑深处重相见”,岳飞的“怒发冲冠,凭阑处”。而在阑(闌)字的简化中,只是把门字框简化了,“柬”没有简化。同样的是加三点水的,波澜、澜沧江的“”,也没有将阑简化
但阑引申出的一些汉字,却简化了,而且简化的更混乱。比如:蘭、攔、欄、爛。
加上草字头,蘭花的“”变成了“兰”。这个简化就有点莫名其妙。“兰”作为简化字最早是被用来替代“藍”的(现在很多人还有时候习惯用兰来作为蓝的简写),但后来决定改用“蓝”来作为标准简化字。兰就莫名其妙变成了“蘭”的简写。坊间传闻中,据说是某位汉字简化小组的专家觉得“兰”字不错,想废物回收的结果。
但加上木字旁的欄,火字旁的爛,提手旁的攔,在简化的时候变成了栏、烂和拦。也就是说在这些字的简化中,右边的阑=蘭(兰)
这种乱做等式的简化,让作为理科宅的本人真的无比愤懑。虽然简化之后这些字的确更简单好写,但混乱的简化规则,让我们疏远了这些汉字背后的含义,以及几千年来汉字之间的联系脉络。在阅读、汉字运用上,都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
不过,假如没有“兰”的乱入,现在的这些汉字会长什么样子呢?想一想还蛮有趣的
上世纪某汕头商店的“澳士兰”招牌(摘自网络)
最后还是回到最初的问题 —— 如果小朋友分不清练习的练,或者锻炼的炼,怎么教?
是绞丝旁,古义是煮丝,生丝要“练”好几次,才会变成熟丝,我们也要练习很多次,才能熟练。
是火字旁,用火炼钢,锻炼、精炼金属,去除钢铁中的杂质。我们锻炼身体是要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像钢铁一样强壮,去掉身上多余的肥肉,所以是锻炼。
可以区分清楚了么?

我们新增了日常提问咨询的入口,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提问沟通】告诉我们:
与语文教育相关的文章,也可以点击工具栏里的【文章查询】,在搜索栏里输入“语文”来进入相关的文章列表:
近期文章回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