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共3157字 | 阅读需7分钟
骑兵在关键的时间、关键的位置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建国初期,一野各部队的进军、剿匪任务相当繁重,1军在青海,2军、6军在新疆,3军在河西走廊,4军在临夏,7军在天水,19兵团在宁夏,18兵团已经入川。几十万军队在广袤的崇山峻岭和戈壁草原,兵力充足根本谈不上,大西北太大了。
1949年兰州战役后,一野开始全面向青宁疆三地进军。从这时开始,一野原来的老部队都组建了骑兵,而加强给一野的华北19兵团,本身就自带一个骑兵师,即北平和平起义的骑4师,是傅作义部的骑兵主力。后来19兵团和1军先后入朝参战,骑兵部队都留给了西北。
无论是马家军残余叛乱,还是新疆剿匪,乃至进军西藏,作战对象多是骑兵。对付骑兵最有效的办法,在当时的条件下,就是使用骑兵。西部统一的过程,是不断向尚未解放的地区进军,不是守株待兔待敌来犯,没有进军,就没有大西北的解放。原地守备,野战军不是干这个活儿的。
骑兵和炮兵哪个重要?都重要,但在西北,就要分个轻重缓急。一野炮兵本来就是弱项,而且大口径火炮在没有公路的草原戈壁上机动能力差,只能在后方留守,剿匪平叛中实际起作用的,只是一些能够用骡马驮载的轻便火炮,如92步兵炮和60、82迫击炮。一军解放青海时,军属炮兵不是炮兵团,只是个炮兵工兵混编的炮工团,而这时率先着手的,是全力建成一支当时在国内编制最大的骑兵团,可见对机动力的需求之迫切。同期的解放军骑兵团,在编制上一般直辖四个骑兵大连和机炮连,一军骑兵团却设有三个营,骑兵营再下辖各骑兵连。兵力达到两千多人。
骑兵是要经过充分训练的,好在一军有个独特的优势,投诚的青马军官全是大行家,不缺教官。骑兵得以迅速组训成军,在平叛战斗中边打边练,短时间内即成为一支骑兵劲旅。
不搞这样大的编制行不行?不行,等有用的时候将措手不及。什么是有用的时候,就是国土统一进程的只争朝夕,随着进军的步伐,任务随时就下来了。
毛主席在进军兰州前就决定,必须当年进军新疆;在青海即将解放时,又指示,准备进军西藏,这是彻底实现大陆统一的历史担当,步步都是深谋远虑、洞悉先机的战略大手笔。
所以,1军驻防青海,没有进疆任务,但有进藏任务。进军南疆的2军虽然行军距离已创全军之冠,历尽艰辛疲惫不堪,没办法,也要承担进藏任务,西北进藏靠什么?地形决定,只能靠骑兵。四路向心进军西藏,康藏方向滇藏方向以步兵为主,青藏方向新藏方向全是骑兵。
当时,18军作为进藏主力,军委特意电询张国华军长是否配属骑兵,张国华回复,康藏进军途中遍布雪山和江河,这一路先不考虑。不用骑兵,受地形限制只是一方面,张国华军长考虑更多的是后勤,如果人吃马喂有保障,谁不愿意使用骑兵?事实也是如此,到了甘孜,先遣部队的驮马就断了料,断粮期不得不杀马充饥。尽管如此,18军在康区还是组建了一个藏民团,藏民团是骑兵团。进藏先锋52师师长吴忠,也把师侦察连改成了骑兵。为啥?因为过江侦察时,每次遭遇藏军,打,追不上去,退,撤不下来,连续遭受了两次损失,战将吴忠火冒三丈。
高原作战更苦了步兵,急行军过来的18军154团,正是后来62年对印反击中擒达尔维毙辛格,囊括毙俘印军两个旅长战果的那个藏字419 “老枪团”(没赶上换装56式新枪,和战神庞国兴所在的55师一样),一路上掉队无数,行军队列长达十几里,不过不用担心,这个后来藏字419部队的主力团,作风硬的很,即使很多人累的吐了血,赶到目的地那是绝不含糊的。
昌都战役是关键一战,为了堵住藏军退路,军委命令一野从青海出动骑兵,作为北集团的先锋实施深远距离战役迂回。此战的重点,在于围住藏军主力迫其缴械,让噶厦地方政府放弃武力抗拒解放军进藏的幻想,打开和平谈判大门。如果藏军不断后撤,18军步兵不要说追向西藏腹地,几次大断粮就让部队寸步难行,因此张国华军长特别强调,打不成歼灭战,就不算胜利。
1军领受任务后,从正在执行平叛任务的骑兵团,抽出2营做为基础,迅速又组建起一支团级骑兵部队——青海骑兵支队,这就是大编制骑兵团的好处,得益于贺炳炎军长廖汉生政委的未雨绸缪。
仅这一支680人、一千多匹马的骑兵支队,出发之前,后方即组织了数千民工和数以万计的牦牛骡马,在沿途设点囤积补给。还要抽出数千步兵修筑通向玉树的简易公路,以利粮秣运输。人烟稀少的青藏高原,进军保障就是如此艰难。
从青海向藏东作深远距离大范围机动,青海骑兵支队跨越高原,长途奔袭昌都后方,途中曾与藏军一个山炮连遭遇,一次乘马冲锋就冲散了对方的队形,将其全部俘虏,随后直驱类乌齐和恩达。
连续急行军加上高原反应,全支队800匹战马大部被跑垮,冲到最后,只剩不到一个连的乘马战士,后面跟着一百多个跟上来的无马骑兵,还在玩命跑。别看跑剩下这么点兵力,却是抢占要点的杀招。骑兵占住要点,步兵随后就到,抢来的这关键的四个小时,让藏军无路可逃。昌都之战,打很容易,围住太难,骑兵在关键的时间、关键的位置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结果就很简单了,藏军立马升起白旗:投降,不打了。于是,骑兵支队长和藏军总指挥阿沛变成了好朋友,一路谈笑风生,把藏军原先的“好朋友”英国间谍福特和几个印度电台人员绑了,向18军首长报个到,吃顿热饭,带着胜利的豪情和满营病号,返青归建了。
昌都战役如果不能达成预期目的,后果不堪设想。主席曾指示“进军西藏宜早不宜迟。”昌都战役是解放战争在大陆的最后一战,1950年10月24日结束,第二天,第40军第118师在朝鲜两水洞就和南韩第6师迎头相遇,抗美援朝战争正式开打。老天没有给这支已经鏖战了23年的军队哪怕一天的喘息时间。抗美援朝开始后,18军的后方支援力量东调,先头师几次被逼进长期断粮的绝境,全军仅修康藏公路就牺牲了3000多人,如果不是昌都胜利赢来的和平进军,真不知还要这支部队,去吃遍人间什么样的苦。
从新疆方向进军西藏阿里,骑兵更是肩负重任。从和田出发的进藏先遣连,基本成员都是起义的原盛世才所部骑兵,七个民族的战士全是马上老手。骑兵连翻过昆仑山,进到藏北即长期断粮,茹毛饮血整整7个月,将近一半人因病牺牲,硬是坚持来年会合援军,仍当先锋边剿匪边进军,解放了阿里首府噶大克,第一个把八一军旗插上喜马拉雅。总指挥李狄三牺牲时,连一条完整的军毯都没有了,只能用马皮裹身下葬,骑兵指挥员以身践行中国古代名言“马革裹尸”,何其壮烈,一支骑兵连队被毛主席称为“盖世英雄”,又是多大的荣耀。
多少年后,王震将军曾说过,要说我们新疆的部队在全军有名气的,首先是两个连,一个是南疆2军的进藏骑兵先遣连。一个是北疆6军打伊吾保卫战的钢铁2连。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伊吾保卫战结束后,出于剿匪作战和边境守防的需要,钢铁2连也改成了骑兵。1958年,人家2连正在兰新铁路工地上刨土方,给边疆建设做贡献呢,又出叛匪了,2连扔下大镐就上马,追击叛匪到沙漠深处将其聚歼,为此又付出了数十位官兵的生命。在中苏边境的很多地段上,连早已完成机械化的苏军也在骑马巡逻,钢铁2连改骑兵,同样是地理条件使然。当年新疆的一线军分区至少都有一个骑兵营,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无论是担负边防还是内卫任务,骑兵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兵种。
- 完 -
本文转自“这才是战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中国国家历史又双叒叕上新啦!
《中国国家历史》邮局征订套装(征订代码:28-474)正在火热进行,一套四本,一次性拥有全年装!
识别下方小程序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直接购买!
热文推荐/点击标题

好牌打得稀烂,传统美食跌落神坛的秘密

漫画说五四

南京大学的“扫地僧”

自掘坟墓:一代雄主的那些神操作

居然有“五面间谍”!他们的故事,比电影精彩百倍

点击关注我们
欢迎转发朋友圈
公号转载须经授权,不得用于微信外平台
商务合作、订购微信号:zggjls01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邮发代号:28-474
QQ群:460382533
电话:1337201224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