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一个女人,没有显赫家世和学历,却能让一国之王放弃一切追随她远走他乡。
遁入红尘中,她是混迹情场的高手,手下几乎没有男人能全身而退。
她家境贫寒母亲改嫁,在15岁时参加一个富人的夏令营活动,便在众多少女中拿下了她们的男神——富二代劳埃德·塔布。
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名字,沃利斯。
在此之前,沃利斯就先和塔布的朋友通了气,得知了塔布爱足球,打探到了他喜欢的足球明星,连每一场球赛和比分也研究透彻。
说起撩汉,她真的太会了。
沃利斯18岁那年正赶上了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举办舞会,整座城市的500名女子中只有49人能获得入场机会,只有中学学历的沃利斯非常幸运的被选中了。
入场券到手,下一步就是准备舞会的礼服。她用三寸不烂之舌向舅舅讨要了一大笔购置礼服的经费,这些钱拿去买30件普通礼服绰绰有余。
可她偏不,重金定制了一套高级礼服,每一寸布料用材都恰到好处的修饰了她的身材。
舞会上她以绝妙的服饰搭配和优美的舞姿成为了全场的亮点,男人注目,女人眼红。
那以后她没去上大学,倒是有了结婚的打算。
她认识了一个飞行员叫温菲尔德·斯潘塞,长得帅又有钱,正符合她对上流社会的幻想,可这个男人管不住自己的玩心和欲望。
1916年,他们结婚才不到3个月,温菲尔德又开始花天酒地,酒喝完了又续上,男人女人玩完一个换一个。
沃利斯和他争吵,他死性不改,一生气就要动手家暴,辱骂她软禁她。
温菲尔德去香港,沃利斯也跟着去,她在那边酗酒、鬼混,夜晚和不知多少男人发生关系,怀过孕也堕过胎,生育能力终丧失。
1927年,沃利斯总算和这个男人离了婚。
若要说这段不光彩的婚姻毁掉了沃利斯的一切也并不全对,至少这次教训让她明白什么才是自己的招牌武器。
早在和温菲尔德离婚前,沃利斯就通过混迹名流圈子结识了一个有妇之夫辛普森,一个比上任丈夫更优秀的商人。
他们的爱越来越火热,两人都离了婚,开始一段新的婚姻。
1928年开始,沃利斯的新名号为“辛普森夫人”。
沃利斯再婚后跟随辛普森搬去了英国居住,凭借丈夫的身份地位,她的社交圈子更广更高级,参加的宴会更豪华气派。
她衣着品味独到,又懂得投其所好,舌灿莲花,在达官贵族中很受欢迎,就连英国王室爱德华王子也被迷的神魂颠倒。
沃利斯很快就与王室的人混熟了,这是连辛普森这个伦敦老油条多年努力也做不到的。
沃利斯和其中一名贵族的妻子塞尔玛成为了闺蜜,而闺蜜的的另一个身份是爱德华王子的地下情人,可想而知,接下了的剧情将会如何发展。
塞尔玛和爱德华王子要参加一场舞会,沃利斯也被塞尔玛邀请过来了。
沃利斯为了这个机会已经精心准备了半年,她不光是准备好舞会礼服,应酬时该说什么话、表情和动作的变化排练一遍又一遍,为了避免话不投机的情况出现,她专门熟读了多本书籍,有讲王室变迁的,有研究社会时局的。
她和辛普森练习舞步,转身、抬头的时机都恰到好处,她兴奋地对辛普森说:“我们进入上流社会的机会来了。”
舞会那晚,她依旧穿着全场最耀眼的礼服进场,舞姿轻盈,巧笑嫣然,区别于风尘女子,既妩媚又善谈,爱德华王子记住了“沃利斯”这个名字。
他在皇宫里举办舞会,并邀请了辛普森夫妇进宫,终于,能再见沃利斯一面。
这一回,沃利斯把剩余的绝招都亮出来了,她在众人面前弹钢琴、调酒、展现舞技,与贵族们亲密交谈,爱德华王子的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塞尔玛去了美国三个月,沃利斯便取而代之,依偎在爱德华王子的身边,耳鬓厮磨。
像爱德华王子这么身份高贵的人,身边美女如云,邻国公主、贵族小姐都主动往上贴,王室也给他筛选出了合适的结婚人选,可他只对沃利斯一个人感兴趣。
沃利斯并不只胜在美貌和健谈,更重要的是善于倾听。
别的女人在爱德华面前卖弄风姿,徒有一副好看的面容,只有沃利斯一人会在他聊起工作时投入到每一句话中,也能听懂他讲的每一个术语,她也能看穿爱德华应对权势时的逢场作戏,读懂他的无可奈何和孤独。
沃利斯为了拿下爱德华王子,做了常人都想不到的功课,爱德华说:“她是唯一对我的工作感兴趣的女人。”
蒙特巴特勋爵也谈论过他印象中的爱德华王子:“他在公开场合亮相时总是笑脸盈盈的,但只要没人注意到他的时候就会板起脸来,他甚至能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子里一连几天不见人。”
而能让他敞开心扉的只有沃利斯,于是猜疑接踵而至,这个女人会不会在爱德华身上施展了巫术?
爱德华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沃利斯这个女人了。
他开始去哪都要和沃利斯在一起,骑马、坐邮轮、海边漫步。
带着沃利斯参加贵族宴会,饭桌上两人挨着向众人敬酒。
哪怕是有媒体在场的外交活动,爱德华也会和沃利斯大方的向众人招手。
一时间各大报纸的头条都是爱德华王子的桃色新闻,全英国上下目瞪口呆,乃至整个欧洲都知道英国王室出了一个贪恋有夫之妇的奇葩王子,王室成员震怒。
最生气的还是国王和王后,儿子如此轻浮,今后怎么放心把国王的权力交到他的手上?
爱德华仍“贼心不改”,他甚至要把沃利斯娶为王妃。
矛盾再度激化,这下子连内阁也坐不住了。
他们向王室施压,各方势力开始派人监视沃利斯,有人给她寄恐吓信,有组织打算秘密刺杀。
沃利斯害怕了,她想离开爱德华,去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可爱德华坚决不愿放手。
1936年1月,老国王乔治五世逝世,爱德华接过权杖成为第二任温莎王朝的国王,辛普森夫人也已经离了婚,恢复为沃利斯小姐。
内阁和国王的矛盾未化解,爱德华就已经着急着想要和沃利斯结婚了。
首相找到沃利斯的住处,要求她必须在10月27日前离开。他还提醒国王,如果任由妖言惑众,那么近三代王朝的努力积累下来的百姓的尊重将会付之东流。
在自己的土地上却留不住自己心爱的女人,爱德华听完怒气冲冲。
他去和母亲玛丽王后商量,母亲却说:“你是这个国家的国王,为了这些贵族和百姓,你连一点小小的牺牲都不愿意吗?”
看来还是没有人能够接受国王和一个离异女人的爱情,爱德华又想出一计:把沃利斯娶为妻子,但不具有王后的尊贵身份,其子嗣也没有继承王位和财产的权力。
这个提议被内阁一口回绝了。
爱德华快要无计可施了,要么不结婚,沃利斯一辈子只是国王的情妇,要么内阁成员全体辞职,要么他退位。
为爱入了魔的爱德华选择了看起来最疯狂的一个选项。
1936年12月10日,爱德华向枢密院递交了一份声明。
第二天,他以“爱德华王子阁下”自称,通过BBC电台宣布了他的退位决定,他将成为温莎公爵,而弟弟约克公爵接任,为国王乔治六世。
国王爱德华八世在任时间仅不到1年。
为了一个两度离异的女人放弃王位,爱德华却一点也不感到遗憾后悔,反而和沃利斯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他才像一个生机勃发的人。
丘吉尔说:“他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
爱德华退下王位就和沃利斯去到法国定居,他们在森林里有一座漂亮的别墅,附带了高尔夫球场。
沃利斯有时会在别墅大厅里宴请贵宾,爱德华则在球场打高尔夫球。
退位的第二年两人就结婚了,婚礼现场的15名客人中还有5人是记者,英国王室成员无一人参加,温莎公爵就像是被驱逐国土的罪人,沃利斯至死都只是一个没有“公爵夫人”名号的妻子。
可他们却在这里度过了快乐的余生,沃利斯深爱着爱德华,爱德华是沃利斯一个人的国王。
直到1972年爱德华逝世,英国王室才承认了这个曾经的国王,他们把他葬在温莎堡的王室墓地里,浪荡了36年终于回家了。
而1986年沃利斯也离开了人世,死后她被特许合葬在王室墓地中,王室最终授予了她温莎公爵夫人的封号。
即使双眼朦胧,仍从那烛光中辨认出你的窈窕身姿,此世,为了一个人,负了一个国,人间全是她的传奇。
——好书推荐——
哈佛大学本杰明教授曾说:越是到了高等教育的阶段,人们就越重视从历史中总结经验,尤其是精英阶层。无论是梁启超、胡适、林语堂这些文学大师,还是纵横商界的马云、任正非等都是历史爱好者。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历史—地图上的世界简史》,既系统、严谨,又好读、易懂。
点击视频,快速了解
作者杰弗里•瓦夫罗是耶鲁大学的教授,深耕世界史领域数十年,耗费了三年心血,从宇宙形成到21世纪初,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商贸民俗……所有现代人想知道、应该知道的人类历史时刻,在此一览无遗。
它还是一本可以听的历史书。由国内专业配音团队朗读,边听边看,阅读体验真是前所未有的完美!它足足有900多页!优惠价才一百出头,性价比真的很高!
注:赠送听书卡,扫描二维码,即可用手机随时收听。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优惠价¥169 市场价¥29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