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山公园社稷坛南门口,坐着两尊宋代石狮。

1966年8月,北京掀起"破四旧"的热潮。为保护文物,中山公园埋藏了石狮。1971年时,又移回原处。
本着文物为政痔服务的原则,中山公园前些年在石狮前挂了一个说明牌。
石狮
说明牌上介绍:“此对石狮是1918年河北大名镇守使王怀庆和统领李阶平发现并捐献给公园的。二狮重8800余斤,为蹲坐式,直背挺胸姿态雄伟。1956年经考古专家鉴定“为宋代遗物,距今已有千年历史。" 20世纪60年代文革中
,为保护石狮,公园职工将其埋藏,直至1971年才得以重新与游客见面。”

今天闲着没事干,与老
伴去中山公园转转。走到石狮前时,发现说明牌更换了。

石狮子还能逃过这一刧吗?
此对石狮是1918年河北大名镇守使王怀庆和统领李阶平发现并捐献给公园的。二狮重8800余斤,为蹲坐式,直背挺胸,姿态雄伟。1956年经考古专家鉴定“为宋代遗物,距今已有千年历史” 。20世纪60年代,为保护石狮,公园职工将其埋藏,直至1971年才得以重新与游客见面。
与先前的说明词相比,现在的说明词删除了"文革中"三个字。
众所周知,当年的去四旧运动,毀掉了无数历朝历代的珍贵文物。
十吨?百吨?没有确切数字,总之不计其数,当年红卫兵们冲入任何可能有文物的地方,毁门砸锁,翻箱倒柜,把一车车价值连城的书画,文物,珍宝拖到广场,集中点火,付之一炬,火光冲天,老祖宗数千年来好不容易流传下的文化珍宝,就这么在数丈高的火焰中烧成灰烬。
以致中国现有的文物,十之剩一不足。中国境内现有的所谓古建筑,除了紫禁城,剩下全是后来修复的。毀天灭地的某革和去四旧可以说是人类文明的巨大浩劫,胜于以往大国历史任何一次文化毀灭,大国文化文明及人文道德水平一度倒退到历史最低水平。
中山公园非等闲公园,说明牌文字的修改亦非等闲之事。既然做了修改,其中必有缘由。
就说明牌而言,可以不写纹割前、纹割中期石狮的位置变化。但本着文物为政痔服务的原则,加上埋藏石狮一节文字为彻底否定纹割的正确性做旁证,则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在彻底否定纹割的结论没有改变的前提下,为何要删除"纹割中"三个字呢?此举颇耐人寻味。
文章来源:青铜时代公众号,如有侵权,请在后台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