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4日,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曾毓群登顶香港首富。福布斯实时富豪榜(Real Time Billionaires)显示,当前曾毓群的身家达345亿美元,不仅超过了李兆基的321亿美元,也超过了李嘉诚的334亿美元。
曾毓群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40位,美的集团何享健排名第39位,李嘉诚排名第41位。今年4月,曾毓群以284亿美元位列《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52名。
宁德时代的年报披露,曾毓群为中国香港永久性居民。
根据5月4日晚间8点左右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实时榜单数据,李嘉诚的最新身价增长至345亿美元,与曾毓群相同。
01
造富机器:宁德时代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成立于2011年,是国内率先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动力电池制造商之一,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7年宁德时代公司动力锂电池出货量全球遥遥领先,达到11.84GWh
曾毓群在富豪榜上大步前进,与宁德时代股价飙升密切相关,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猛增,宁德时代的股价从2019年年底的106.18元暴涨至当前的388.17元,涨幅达265.58%,最新市值达9042.32亿元人民币。过去一年,宁德时代的股价就飙升了逾150%。
曾毓群通过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瑞廷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宁德时代24.53%的股份,按公司市值计算,曾毓群身家大约为2218亿人民币。
据《福布斯》透露,宁德时代现在拥有的亿万富翁数量超过了谷歌和Facebook等美国科技巨头。根据他们在宁德时代的股份计算,共有9位高管和早期投资者的财富达到了10亿美元以上,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曾毓群现在的身价元,较去年3月疫情冲击市场时的97亿美元增加了两倍以上。宁德时代的其他高管也获得了巨额财富。联席副董事长黄世霖和李平的净资产分别为147亿美元和66亿美元。早期投资者裴振华净资产达85亿美元。
另外5位亿万富豪是:Zhao Fenggang(身价24亿美元)、吴凯(23亿美元)、Wu Yingming(19亿美元)、 Chen Qiongxiang(18亿美元)和Chen Yuantai(13亿美元)。这五人中除Chen Qiongxiang是早期投资者之外,其他四人都在宁德时代担任高管职位。
这九个人的财富加起来价值720亿美元,对于一家成立10年的公司来说是一个惊人的成就。相比之下,美国科技巨头谷歌和Facebook各诞生了8位亿万富翁,零售巨头沃尔玛也诞生了8位亿万富翁,其中7位是创始人山姆·沃尔顿和他兄弟巴德·沃尔顿的后代。
02
全球电池大王
自2017年至2019年,宁德时代连续三年,先后超过“前浪”比亚迪、松下们,坐上并稳住全球新能源动力电池第一的宝座。
建立这个庞大的动力电池帝国,曾毓群只花了8年时间。有人因此感叹:“这个企业好像突然间就冒出来了。”
宁德时代在4月29日发布2020年财报,财报显示,2020年营收为503.1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457.88亿元增长9.90%。
动力电池系统销售系宁德时代主要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公司动力电池系统销售收入为394.26亿元,较上年增长2.18%。净利润为55.8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2.43%。扣非后净利为42.6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93%。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宁德时代股权结构是,瑞庭投资持股为24.53%;黄世霖持股为11.20%;宁波联合创新新能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6.78%;香港中央结算公司持股为5.58%;李平持股为4.81%;深圳市招银叁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2.49%;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2.32%,高瓴资本持股为2.27%,西藏鸿商资本持股为2.26%,宁波梅山保税区博瑞荣合投资持股为1.45%。
瑞庭投资的股东曾毓群和李平为一致行动人。曾毓群通过瑞庭投资持股为24.53%。
2020年7月,宁德时代进行了定增,定增发行价为161元,发行股份数量122,360,248 股,募集资金197亿元,其中,高瓴认购了100亿元。
据韩国行业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最新发布的数据,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电动车电池能耗为47.8 GWh,同比增长127%,其中宁德时代的一季度大幅增长为主要推动力。
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同比增长320.8%至15.1 GWh,市占率从2020年全年的25%再度扩大至31.5%,而其最大竞争对手LG化学以及松下市占率则分别下降至20.5%和16.7%,松下市占率一年内下降近10个百分点。
根据SNE Research 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企业使用量,宁德时代市占率25%,连续3年保持行业第一。在中国市场,宁德时代生产的电池容量占中国新电动汽车的比例从2018年的26%升至2020年的46%,遥遥领先于排名第二的比亚迪,后者市场份额为16%。
《福布斯》报道指出,随着中国开始开放市场,鼓励更多竞争,并取消部分补贴,宁德时代越来越多地向外寻求增长。公司于2020年初成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供应商,计划2021年在德国开设首家海外工厂。
分析人士表示:“尽管宁德时代在中国的主导地位经常得到很多关注,但鲜为人知的是,截至2020年1月,宁德时代在欧洲几乎没有业务,但到2020年底,它已成为该地区第四大电池供应商。”
通过与外国汽车制造商签署越来越多的供应协议,以及采用宁德时代电池的中国产电动汽车在全球的销量不断上升,2021年宁德时代将开始成为一个全球品牌。
03
诞生与崛起
曾毓群1968年出生于福建宁德岚口村,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子弟。1985年,天资聪颖的他从宁德一中毕业,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这一年,他17岁。1997年他又攻读华南理工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系的工程硕士学位,在2002年~2006年间,曾毓群又在职就读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凝聚态物理专业,并获得博士学位。从学历来看,曾毓群是个学霸级企业家!
上海交大毕业之后,曾毓群被分配到了一家福建国企,让岚口村民很不理解,上班不到三个月,曾毓群便辞职跳槽南下广东,加入东莞新科电子厂(SAE)。
宁德时代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黄世霖,和曾毓群二人,都是宁德人,他俩不光是宁德一中同班同学,还是上海交大的校友,早年他辞职下海,和曾毓群一起供职ATL和SAE。
黄世霖
新科电子(SAE)是日本著名电子工业品牌TDK旗下子公司,如今已是全球最大的独立硬盘磁头供应商。
曾毓群到新科电子任工程师二年后,他的老同学黄世霖,也辞去公务员职务,赴东莞和曾毓群相聚。在SAE,曾毓群迎来了影响人生轨迹的伯乐、贵人——他的顶头上司陈棠华。工作认真、能力突出的曾毓群,颇受陈棠华的赏识。在陈棠华的提拔下,曾毓群很快从基层员工晋升为管理人员。
后来,曾毓群又被陈棠华送出国深造,深入掌握了电池生产技术。1999年,曾毓群不仅是新科磁电厂最年轻的工程总监,也是工厂里来自内地的第一位总监。这一年,他31岁。
由于新科磁电厂是外资企业,曾毓群往后的晋升之路颇为不顺。就在曾毓群对未来产生迷茫之时,另一个贵人出现了,他便是新科的执行总裁梁少康。1997年,梁少康发现了一个商机:依靠电池技术赚大钱的时机到了。梁少康希望能大展拳脚,但公司却拒绝了他。
于是,梁少康决定自立门户。梁少康特别赏识曾毓群的才华,于是又找来他的老上司陈棠华。多方游说之下,曾毓群最终决定与他们一起合作。
1999年,梁少康、陈棠华、曾毓群三人主导的电池公司在香港成立,名字叫做新能源科技(简称ATL)。ATL创立之初,不仅资金很短缺,行业竞争又激烈。曾毓群知道,必须另辟蹊径。尺寸小而轻薄的索尼电池,一下抓住了曾毓群的眼球。他认为,聚合物锂电池是电池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于是,曾毓群飞往美国,拿下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授权,并按照专利试做。然而,曾毓群很快发现,这种电池反复充电后,会出现鼓包现象。
经过反复测试几个星期,尝试了数十种电解液配方之后,曾毓群终于找到了解决电池鼓包问题的配方,产品最终顺利生产。自此一战,ATL名声大震。2003年,ATL更是成功为iPod开发出异形聚合物锂电池,并拿到了苹果发来的订单——为1800万台iPod供应电池。
2008年,政府借奥运会之机,政府大力推广新能源车。而新能源车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电池。
风口刚刚有了苗头之时,灵敏的曾毓群就嗅到了机会:新能源汽车将带给锂电池行业巨大商机。在曾毓群的主导下,2008年,ATL成立了动力电池部门,由黄世霖负责,进行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开发。
2011年,新能源客车市场规模初现端倪。但由于当时国家法规限制,外资企业(ATL被卖给了日本企业TDK集团)无法生产动力电池。
曾毓群与黄世霖决定再进一步,将动力电池完全从ATL独立出去。同一年,在曾毓群与黄世霖的主导下,宁德时代在曾毓群的家乡宁德成立。
一开始,宁德时代仍是合资企业,有15%的股权为ATL所有。2015年,ATL将这15%的股权转让给了宁波联创。股权转让完成后,ATL不再直接或间接持有宁德时代的股权。
尽管最早的注册资本仅100万元,但在成立的第二年,初生的宁德就牢牢把握住宝马给予的机会,跃上了动力电池的历史舞台。
当年,宝马想为旗下新能源车品牌“之诺”,找一家中方的电池供应商。挑来挑去,最终挑中了宁德时代。一方面,虽然刚刚成立,但因与ATL的关系,宁德时代有着大量的锂电池研发经验;另一方面,ATL为苹果长期供货的经历,对宝马来说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04
赌性坚强
同为福建人的王兴在其个人账号发文说:一个有幸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说,他当年第一次走进创始人曾毓群那狭小的办公室就被震了一下,只见墙上五个大字“赌性坚强”。他当时调侃说:“你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曾毓群所谓的“赌性”,从宁德时代的发展历程来看,包括两点:
第一点,抓住时代机遇,抓住风口。
第二点,勇于搏杀,不断创新,挑战自己。
2012年,华晨宝马与宁德时代决定,就华晨宝马规划中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及产品之诺1E的高压电池项目携手展开合作。据流传的消息,这场交易开始的时候,德国向宁德时代发来多达七八百页A4纸的技术要求,技术标准极高极细,本没有人看好这桩交易,但宁德时代顺利完成的操作让人心悦诚服。
由此,宁德时代成为宝马集团在大中华地区唯一一家电池供应商,更是成为国内首家成功进入国际车企供应商体系的动力电池企业。
宁德时代的主要竞争对手比亚迪也给了宁德时代一个机会。但与前者不同,后者是阴差阳错,无心之举。
新能源车最核心的技术是动力电池,而比亚迪是动力电池江湖的统治者。为了在市场上保持领先优势,比亚迪暂时关闭了向其他企业提供动力电池的外销渠道,这给宁德时代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
与比亚迪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不同,宁德时代选择了造价更高的三元锂电池。在技术与经营模式的共同作用下,宁德时代取代了比亚迪的位置。
宁德时代的故事性建立在中国成为了现今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这个宏观背景上。据业界推定,新能源汽车产业在2025年将达到万亿以上规模。
2020年,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政策补贴消退,宁德时代再次勇敢搏杀,走出国门,向欧洲及其他海外市场进军。
05
挑战与未来
据华夏时报的报道,尽管宁德时代高度重视产品和技术工艺的研发,并在2019年研发投入了近30亿元,基数及占比远高于国内平均水平,但宁德时代擅长的三元电池在行业分析师们看来,更倾向认为是其已经达到瓶颈。一些整车企业开始寻找更为稳妥的技术路线,例如被寄予厚望的但尚需时日的固态电池(包括半固态电池),以及磷酸铁锂电池。
宁德时代内部对于固态电池的态度相对保守。曾毓群也说过,“目前车规级的固态电池在能量密度上还不如我们的锂离子电池”。有业界研报坦言,谁抢先开发出固态电池技术,就会是对宁德时代的颠覆。
另一方面,动力电池从产品立项到实现销售周期较长,考虑到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与其借助他人,不如靠自己,未来越来越多的车企也开始进行自主生产,比如吉利科技集团,它就投资了300亿元建设年产能42GWh的动力电池项目。
此外,宁德时代的电池主要销往中国本土,海外营收占比不到5%,随着新能源电池的销量下滑,国际竞争对手的招兵买马(例如LG化学),如何拓展海外市场也是宁德时代的一大难题,可以说,宁德时代被困于国内市场。
还有分析人士指出,宁德时代电池的“单位收入在下降”。财报显示,2020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均价为0.89元/Wh,而这一数字在2019年为0.94元/Wh,2018年为1.15元/Wh,其单位收入呈现出一个逐渐下滑的趋势。
但是,宁德时代的单位成本下降幅度却很小,2020年动力电池系统的平均单价成本约为0.65元/Wh,而2019年宁德时代的这一数字为0.67元/Wh,下降幅度已经远远小于其单位收入的下降速度。
一方面动力电池成本下降本身进入一个瓶颈期,短期内降低成本非常有难度;另一方面,过去一年电池上游产业链的原材料价格开始不断上涨,直接推高了电池成本。另一方面,产能利用率不足。数据显示,2019年宁德时代的产能利用率为89.17%接近90%,但到了2020年其产能利用率反倒下降到了74.83%。
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下半年以来,宁德时代累计在产能上的投资就逼近了800亿,宁德时代先后三次分别投资290亿元、390亿元和105亿元,在全国多地展开产能扩张计划,还不算其最新投资的190亿元储能投资项目合约,如此大手笔的产能扩张计划,必然会在一段时间导致其产能闲置的出现,进而使其产能利用率出现下滑。
参考资料
1、财经网,《刚刚,香港首富换人!不再姓李,比李嘉诚多1亿美元!来自这家A股巨头》,2021年5月4日
2、雷帝触网,《宁德时代年营收503亿:实控人曾毓群持股25% 身价2171亿》,2021年4月29日
3、市界,《曾毓群,站在苹果和特斯拉身后的男人》,2020年10月8日
4、华夏时报,林坚 陈锋,《“赌性坚强”的曾毓群,被过度解读的宁德时代》,2021年3月26日
5、刘旷,《宁德时代的储能野心》,2021年5月5日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广告及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