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太太太太短了,还没玩够,就结束了。
在放假前,我在豆瓣看到一个姑娘苦口婆心地劝各位姐妹,不要跟男的出去旅游。
虽然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让男士们很不爽,但下面的评论似乎印证了po主的说法:
和老公旅游是这样
和爸爸旅游是这样的
和男朋友旅游是这样的
从放假出游开始,闺蜜群里就成了“老公旅途行为吐槽大会”,我知道虽然她们嘴上说着“下次再也不跟他一起出门了”,但下一次小孩放长假,大家还是会精神抖擞地开始订机票选酒店,和扫兴十级的老公重新踏上旅途的。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你能狠心抛夫弃子,你的闺蜜们不一定愿意浪迹天涯啊。
谈恋爱的时候,在荷尔蒙的作用下,男士们都表现出超强的包容和浪漫,俩人上路除了欣赏美景还能一路滚床单,不就是给女朋友拍拍照,小脾气来了哄一哄,算什么不能忍受的痛苦呢?
结婚超过三年就不一样了,男士们彻底松弛了下来,终于懂得了什么叫“无欲则刚”。
老婆的快乐固然重要,自己的快乐也不能耽搁,躺在酒店里打游戏和陪着老婆逛免税店,哪个对男人更有吸引力不言自明,从前他们会装一装,现在他们可以做回自己了。
我从前也相信一起旅行是考验情侣是否适合结婚的金科玉律。
以至于婚后头几年,每次旅行都不顺利的时候,我都会开始怀疑婚姻是不是八字上有什么问题。
这个疑惑存在了很多年之后,我终于发现,钱钟书可能武断了。
旅行和婚姻完全就是两回事,一个好旅伴能成为一个好朋友,却未必是个好丈夫。
有一种老公旅行时趣味无限,在婚姻里可能却是个烂人。
有一种老公不适合一起旅行,但是很适合按部就班的婚姻。
比如我,已经习惯了这个现实:只要不出门的时候,我们的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一出门,保准完蛋。
事情往往从出发前就有了征兆。
每次出门,他只负责哐哐哐把大件行李都搬上车,就一头钻进车里,双手握住方向盘,摆出下一秒就要开上F1赛道的预备姿势,像产品经理一样开始催进度:可以了吗?还要多久?
而我不能一走了之,我要三省吾身,东西带齐了吗?水电煤气关好了吗?前后门窗锁死了吗?
我还得操心丢三落四的老公,对着他再三盘问:钥匙带了吗?手机带了吗?钱包证件带了吗?
老公通常不耐烦地回答:带了都带了,别磨蹭了。
上次春假赶飞机,都开到机场一半了,他忽然往口袋里一摸,虎躯一震,接着又把自己全身摸了个遍,眼睛虚虚地瞟着我,声音也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底气:
“内个,钱包我好像忘带了。”
这时候我千万不能火上浇油,比如埋怨他你怎么搞的,刚才不是提醒你了吗?这样只会激化矛盾,从一开始就搞砸整个旅行。
我已经学会了佛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微笑着深呼吸,祈祷我们能按时赶上飞机就好。
即便到了机场,也不一定就顺顺利利,随时都有新惊喜。
比如上次我们一家三口坐在登机口,快乐地畅想着一会飞到了目的地,该吃哪家餐厅。
我说老公你上Yelp搜搜呗。
老公往口袋里一摸,脸上竟然又露出了我熟悉的那种表情,然后拔腿就往安检口跑。
他把钱包、手机、笔记本电脑、钥匙全部忘在了安检传送带的筐子里了。
心再次悬到了嗓子眼,婚姻幸福的秘诀是学会认命,微笑着深呼吸,祈祷顺利找回来就好。
没了我这个生活秘书,他一个人上路更是刺激。
19年他去希腊开会,会议在一个需要坐渡船才能到达的小岛上。
上船前说到了酒店再联系,过了俩小时我突然接到老公的视频请求,点开来,背景一片漂亮的蓝和白。
他说:哎呀,圣托里尼太美了,下次我们一起来。
我:兄弟你不对劲呀,开会地点不是在圣托里尼啊?
他有点害羞:一不小心睡着了,被喊醒就发现到这儿了,我现在去重新买票。
一个旅途中时常出问题的人,按说应该对旅途中的折腾充满了包容吧?
并不会。
即便在旅途中,也要保持健康的作息,按时一日三餐,到点睡觉,不在计划中的地方不去。
肚子里就像揣了个闹钟,哪怕上午十点刚刚吃完自助早餐,中午12点一定会发出灵魂之问:午饭吃什么?
如果是和闺蜜们旅行,女孩们会磨磨唧唧地选餐厅,认准了,哪怕打车排队饿俩小时也一定要等到。
会磨磨唧唧地点餐,菜上来先拍个十张图,举着酒杯做享受状,再来二十个pose,谁也不嫌谁烦,一顿饭吃出朋友圈100个赞。
男人则不来这些虚的,吃饭就是吃饭,最好能在半小时内能迅速填饱肚子。
以我的个人经验,他们就像每三个小时必须准时哺乳的婴儿,如果到点喝不到奶,情绪会变得越来越焦躁,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饿了、渴了、累了、睡眠不足都会成为一场争吵的导火索。
如果不想因为这些细节搞坏旅行的气氛,那么最好还是像在家里一样定时饲养,按时睡觉,放弃幻想,拥抱现实。
如果说这些生活细节,都能彼此忍受,那么旅行的品味,则是几十年前就早已成型的。
我喜欢小菜场、路边摊、和陌生人聊天,体验当地生活,而他喜欢整洁漂亮的酒店,干净精致的餐厅,安全靠谱的场所;
我喜欢艺术博物馆,会被穿越时光的美感动得心潮澎湃,他喜欢航天军事博物馆,看到航母和飞机就兴奋得嗷嗷叫;
我喜欢定好框架,旅途中随遇而安,他喜欢按每天的行程表精准完成。
有次去波多黎各,傍晚我们正好遇到巷子里一家人结婚庆祝,当地人搬出了吉他手鼓沙锤手风琴,唱歌跳舞喝酒,主人看到我们的亚洲面孔,也邀请我们加入,我当然是求之不得,马上乐呵呵地跟着过去了,混在人群里快乐地蹦着。
蹦了一会,我发现老公不见了,到处找他,发现他远远地一个人站在巷子口。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觉得音乐太吵,我在这里等你就好,你去玩吧。
即便是老公,让旅伴独自干等的行为也不太地道,我跳舞的兴致立马下了头。
虽然心里的确恋恋不舍,我还是懂事地表示现在天色晚了确实不安全,我们还是早点回酒店吧!
这样互相迁就,谁也不爽,后来我们想出了新的办法,到了目的地,我们偶尔会分开旅行。
早餐时跟孩子开个提案会,问问她对谁的计划更有兴趣,孩子就归谁带。晚餐的时候,大家再碰头交流今天的所见所闻,在对方的转述中,火箭发射基地和夏加尔的画都显得生趣盎然。
这样的安排让我们都得到了解脱,我一个人在纽约看了音乐剧,在新奥尔良听了爵士live,逛了每个城市的艺术集市和美术馆,他也可以连去两天航天博物馆、看二战纪念馆、和轰炸机激情合影。大家都很尽兴。
特别是,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仿佛短暂地重回单身,感觉浑身轻盈,天地开阔,可以尽情浪费时间,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婚姻里呆久了的人,才会知道这种灵光一现的自由和新鲜多么可贵。
不止我们,老公们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