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方关注小吏

金庸先生在自己的武侠世界中写活了很多少数民族姓氏。
很多绝顶高手的姓氏全都是从前我们几乎没听过的。
比如独孤、慕容、耶律······
有些姓氏跟历史上这些高手的来历有一定的关系,比如大理的段氏,契丹的萧氏,这都是本国本族的大姓。
有些姓氏则跟这个家族的历史轨迹有着巨大的符号借用效果。
在金庸老先生写活的诸多姓氏中,有一个姓氏以普通的武侠情节已经难以概括了。
他的层面更加复杂。
这个姓氏,就是慕容。
一提到这个姓氏,人们的脑海中,往往浮现的就是慕容博慕容复父子苦心孤诣的搁那心心念念的不忘兴复大燕,一辈子都如痴如幻的做着皇帝美梦。
“慕容”这个姓氏和国运,牵扯掺杂的分不太清。
金庸先生在《天龙八部》这部巅峰之作中,将国家、民族、佛法等等宏大体系融入到了一部武侠小说中,其主旨,在于众生皆苦。
佛门八苦中“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大师将这“八苦”揉进了这所有的角色中,无论主角还是配角,每个人都深深的陷入了这八苦之中。

啥叫巨作,就是用庞大的枝繁叶茂来述说人生中的那些无形大道。
乔峰这位天生英雄初衷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但最终因为民族身份没有得到任何一方的理解和挂怀。
虚竹从小梦想成为得道高僧参透生死,但命运来找他后,是他自己亲手一条条的破掉了那些清规戒律。
乔峰在寻找真像的过程中死了那么多人,这帮人无非是希望保住那位带头大哥,但带头大哥却最终在全武林的面前被揭开了陈年伤疤,自裁谢罪而死。
无论是四大恶人还是少林方丈,各有各的业,各有各的苦。

金庸先生晚年重新修订了一遍王语嫣的结局,把表妹又还给了表哥,很多人觉得大师老糊涂了,这不是往金字招牌上泼粪嘛!
实际上,王语嫣要是真跟了段誉这小说才算不完美,因为段誉自文章开始就是“贪嗔痴慢疑”这人生五毒中的顶级“痴”。
“五毒”中“痴”的最终结局,当然最后就会是“八苦”里的“求不得”。
段誉是情“痴”,慕容父子是功业“痴”。

为了突出这份执着,金庸先生在《天龙八部》中给慕容家的复国剧情安排了相当重要的环节。
历朝历代中,复国的情况并不常见。
因为你的宗庙社稷都被人家连根拔起了,你这个国家之所以被灭亡,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你这政权确实没法要了,所有统治的根基都已经不存在了。
最成功的复国案例,是东汉的光武中兴,刘秀重新拽回了大汉的两百年国祚。
不过,人家金庸先生却并没有把刘家作为复国的大IP来进行打造。
因为首先戏剧性不强,刘秀除了在河北当过几个月的叫花子之外那一路就是天选之子的开挂之旅。
其次刘家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刘秀这么牛的历史地位,我们整整用了近30万字来写他的光武中兴及其绵延百年的历史影响,但整个东汉除了尾声的三国之外全程都没有存在感。
刘家的顶流不是复国,是刘老三开国PK大魔王和太阳王刘彻把整个东亚烤干的五十年。

说到复国,就要先找这项运动的顶流时代。
中国历史中有一个时间段是复国大业盛行的年代,也就是我们即将要到来的淝水大战之后。
偌大的前秦分崩离析,曾经许多国家的后裔纷纷开始了复国之旅。
其实同时代的拓跋氏复国同样跌宕起伏剧本宏大,但却并没有慕容家那种苦心孤诣但却得而复失的悲苦落差。
金庸先生把“复国”这个IP单单给了慕容家,其实就是因为一个人。

慕容家的最后大才,慕容垂。
慕容垂在前燕朝野上下准备打铺盖卷回东北老家时,最后申请坚持了一把,终于拿到了部分军权组织了对桓温北伐的阻击。
在天时来到和对石门的战略眼光布防下,慕容垂大败桓温,前燕也从回到解放前的危机局面再次变成了“貌似”的东亚老大。
不过你这个挽救危亡的社稷之臣却深深的刺痛了某些人。

一个劲儿嚷嚷回东北老家的慕容评就非常嫉恨慕容垂。
这位大侄子的英勇让他觉得自己被衬托的很不是个东西。(吴王垂自襄邑还邺,威名益振,太傅评愈忌之)
慕容垂回朝后,要求对将士们给予奖赏。
(垂奏所募将士忘身立效,将军孙盖等椎锋陷陈,应蒙殊赏)

这种挽救国家危亡的军事行动,通常来讲要给予最高规格的荣誉和物质奖励。
既是榜样,又是收买。
榜样是给所有将士们一个承诺,好好干,榜样就在身边,国家啥时候也不会亏待兄弟们。
收买是因为你既然已经被逼到打这种“存亡战”了,说明你很多层面上已经不行了,后续的麻烦会更多。
你的收买也是为了下一次“存亡”逼近时,能够使的动人家。
结果慕容评全都压着不批。(评皆抑而不行)
慕容垂多次跟慕容评争论,结果慕容评找来了同样和慕容垂有仇的太后可足浑氏当战友,两人要密谋杀了这位帝国柱石。(垂数以为言,与评廷争,怨隙愈深。太后可足浑氏素恶垂,毁其战功,与评密谋诛之)
结果慕容恪的儿子慕容楷和慕容垂的舅舅兰建先后从某些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慕容垂并表态:“你应该先发制人,只要除掉慕容评及慕容臧(慕容儁庶长子),大事必成。”(太宰恪之子楷及垂舅兰建知之,以告垂曰:先发制人,但除评及乐安王臧,余无能为矣)
慕容垂非常谨慎,说不能干那活儿。
(垂曰:“骨肉相残而首乱于国,吾有死而已,不忍为也)

没多久,两人又来了信了:太后已经下决心要杀你了!必须要做决定了!(顷之,二人又以告,曰:“内意已决,不可不早发)
慕容垂回答:我宁愿躲在外面也不会骨肉相残的。(垂曰:必不可弥缝,吾宁避之于外,余非所议)
其实这个回答,慕容垂已经给出了自己运筹琢磨后的答案了。
吾宁避之于外”!
结果那几位同志没接这茬。

在慕容垂满脸忧愁的时候,长子慕容令看出来了他爹的心事:问他爹您是不是觉得现在功高震主的已经很危险了?
慕容垂说:没错啊!我一心为国现在却要兔死狗烹,你既然看出来了,有啥好办法吗?

慕容令说:“主上暗弱,慕容评总掌一切,咱们现在很危险,如今想要保全宗族不失大义,不如逃到龙城,咱们谢罪后看主上的反应,如果能够容得下您不追究那是大幸,如果容不下您,您对内可安抚燕、代之地,对外可怀柔群夷,守幽州之险以自保。
慕容垂表态:说的好!
这就是慕容垂心中的打算。
慕容垂之所以不发动政变,是因为这个人心思缜密,很多方面他和桓温都很像,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政变的变数太大,自己处于完全劣势,能利用的势力太少。
但回到老家就不一样了。
他首先做过平州刺史出镇辽东,而且当年镇信都时整个东部北部就曾经是他的控制范围。(及俊僣称尊号,封垂吴王,徙镇信都,以侍中、右禁将军录留台事,大收东北之利)
慕容垂父子敲定方案后,转天声称去打猎带着嫡系们换上便装出了邺城,准备去抢占龙城。
结果走到邯郸,很多人都看明白了慕容垂的打算。
这哪里是去打猎,这是去造反。
小儿子慕容麟因为慕容垂平时不喜欢他,逃回了组织怀抱举报了他爹自绝于党国,慕容垂周围的人也都开始鸟兽散。(至邯郸,少子麟,素不为垂所爱,逃还告状,垂左右多亡叛)
慕容评迅速派慕容强率精锐骑兵追赶,在范阳追上,被殿后的慕容令唬住,不敢逼近。(太傅评白燕主,遣西平公强帅精骑追之,乃于范陽;世子令断后,强不敢逼)
入夜,慕容令对慕容垂说:“现在事情泄露回不去龙城了,前秦苻坚正在广招英杰,不如前去归附他吧。”
慕容垂说:“事到如今,还能去哪呢!”
慕容垂遣散手下分头而走,消灭痕迹,沿着太行山麓又返回了邺城,藏在了石虎的显原陵。(乃散骑灭迹,傍南山复还邺,隐于赵之显原陵)
突然间有数百猎者四面而来,这个级别的猎团肯定是前燕勋贵,打不过,逃不了,慕容垂一行人准备接受命运的审判。(俄有猎者数百骑四面而来,抗之则不能敌,逃之则无路,不知所为)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命运之神挥了挥衣袖,那个猎团的猎鹰全都飞了,数百人以为猎鹰发现了新目标后开始散去没有朝慕容垂而来。

得到天佑的慕容垂杀白马祭天,对他此时所有的身边人盟誓,表态永不相负!(会猎者鹰皆飞,众骑散去,垂乃杀白马以祭天,且盟从者)
一路金点子的慕容令又向慕容垂进言说:“慕容评嫉贤妒能,自从谋划杀您以来众叛亲离,如今邺城没有人知道您的去向,人们极度呼唤您的回归,若顺众心,袭其无备,取之在股掌之间!今天这种机会万不可失啊!您给我几个人我就能把这事给办了!
慕容垂道:像你所说,要是成功了最好,要是失败了悔之不及,还是往西跑吧。
(垂曰:“如汝之谋,事成诚为大福,不成悔之何及!不如西奔,可以万全)
慕容垂西行到了河阳后被管渡口的官吏挡住,慕容垂杀掉了官吏后渡过了黄河,前燕的追击一直到了国境边,在乙泉(宜阳县西)时仍然有当地坞堡主追杀慕容垂,但最终再度被慕容令击退。
最终慕容垂和段夫人、长子慕容令、慕容令的弟弟慕容宝、慕容农、慕容隆、侄子慕容楷、舅舅兰建、郎中令高弼成功逃到了前秦。
(遂自洛陽与段夫人、世子令、令弟宝、农、隆、兄子楷、舅兰建、郎中令高弼俱奔秦)
慕容垂带走的这帮人阵容相当棒,前燕的宗室精华很大程度上都在这里。
慕容垂自己出品的这帮儿子相当棒,后面在他复国的时候都起了大用,水准最高也是慕容垂一直当做接班人培养的慕容令在此次逃离邺城的谋划中堪称一号人物。
无论是韬略还是多次断后退敌的表现,都是才堪大用的好苗子。

其实慕容令说他偷袭慕容评的计划可行性比较高,因为成本很低,慕容令说他仅仅带几个人去。
但慕容垂之所以没有冒险,他所说的“不成悔之何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文韬武略的宝贝儿子是他不能冒的风险。
甚至说,这个孩子如果能够一直在慕容垂的身边的话,他家后面那场轰轰烈烈的复国很可能不会像烟花一样绚烂后迅速归于了沉寂。
这里面还要专门说一下的是慕容楷。
慕容恪的长子也来趟了慕容垂的这趟浑水。
慕容恪死后,其太原王的爵位史书没有写到结局。
极大概率在慕容恪死后就被收回了,因为这种级别的领导死后都会写明“子X,袭其爵”。
没写,就是没下文了。

史书中也是直到384年慕容垂开始复国大业的时候,才重新记载慕容楷被封回了太原王的爵位。

慕容恪不是没有儿子,他有三个儿子。
这基本可以说明,慕容恪的这仨孩子都不是嫡子,都是妾生的。
但即便如此,慕容恪不是一般人!
如此大咖的慕容恪死后居然没有儿子承其爵位,也是相当冷血的人走茶凉。
这也客观的将慕容恪的孩子们逼到了慕容垂这,甚至长子慕容楷居然会和慕容垂干这玩命的活!

慕容恪的长子慕容楷,次子慕容绍后来都成了慕容垂的铁杆,都在慕容垂的复国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前燕的政体此时已经不仅仅是朽烂了,从根本上也看不到什么未来了。
因为无论政治这个东西有多么的理性,但看上去还是要有人情味的。
这牵扯到了政治这种无限游戏是否能够更久远的玩下去。
慕容恪这种图腾符号都能弃之如敝履,你内部还能有什么长远的政治建设啊!
另一边,苻坚想睡觉有人递枕头,本来就打算干前燕,一直最担心的就是慕容垂,现在听到慕容垂来投欣喜若狂亲自到郊外迎接,拉着慕容垂的手说:“人杰一定会凑到一块来携手成就大业,这是上天自然之理,我要和你共平天下,告慰泰山随后把你的故国还给你,把幽州世世代代封给你,让你离故国不失为子之孝,投奔我不失事君之忠,不亦美乎!

苻坚对慕容垂的英雄相惜到了啥地步呢?
苻坚不仅大爱慕容垂,还看重慕容令、慕容楷之才,全都厚礼相待,赏赐巨万,每次这哥俩觐见时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坚复爱世子令及慕容楷之才,皆厚礼之,赏赐钜万,每进见,属目观之)
因为苻坚的看重,慕容垂父子迅速成了关中地区的大IP。(关中士民素闻垂父子名,皆向慕之)
而且这哥俩还创造了一个成语,叫“一见倾心”。(和学历史的女孩表白时不要用这个词)(主上与将军风殊类别,一见倾心,亲如宗戚)
正要打比赛,对手把MVP送过来了。
本来苻坚和王猛的计划中,就是桓温退兵后去偷袭前燕,但慕容垂的大杀四方重整了前燕的士气和意志品质让苻坚比较为难。(初,秦王坚闻太宰恪卒,陰有图燕之志,惮垂威名,不敢发)
按理来说对面已经烂了。
但蹦出来了大神逆天改命。
慕容垂的到来消除了苻坚的最后疑虑。
灭燕!
早在367年慕容恪死的时候,苻坚就派西戎主簿郭辩打着匈奴左贤王曹毂的名义去邺城探查底细搞外交。(苻坚密谋兼并,欲观审衅隙,乃遣其西戎主簿郭辩潜结匈奴左贤王曹毂,令毂遣使诣邺,辩因从之)
郭辩随后遍访公卿,如入无人之境的将燕国底细摸了个遍,最后只在太尉皇甫真那才被差点被拆穿了身份。
郭辩在这次前燕政局大观中给苻坚的调查报告是这么写的:
燕朝无纲纪,实可图之。鉴机识变,唯皇甫真耳。

从这次郭辩的外交侦查后,苻坚开始暗中调集大量粮草辎重屯储于东方重镇陕城(三门峡),结果正准备搞前燕的时候,不料祸起萧墙,他那四个弟弟窜出来了。
前燕大搞四风,前秦忙着平乱,桓温在这个国际环境下比苻坚更早的出手了。
当时的前燕貌似很强大,但在苻坚和桓温这两个高段位选手眼中,却都是去晚了生怕就没了。
前燕到了秋天扛不住来求救了。
前秦半年多前刚刚打平了闹了一年的内乱,还在喘着粗气,但王猛给出了关键建议:必须得救!千万别到了桓温手中!慕容评那大傻子实在不好找!
慕容垂大败桓温后,国际局势的剧烈演化让苻坚甚至产生了错觉。
他那几个弟弟突然窜出来造反简直实在帮他。
因为他此时纵观国际风云,发现了以下局势:
1、桓温被重创后忙于剿平豫州袁真整合南方士族势力,朝自己进步的最后几步迈进,根本没空再管北边的事。
2、前燕被桓温的五万人前期几乎打尿裤,无论是军政哪方面,虚弱已经溢于言表。
前秦帮前燕打退桓温后,开始了正式的使者外交往来。
(燕、秦既结好,使者数往来)
前燕散骑侍郎郝晷、给事黄门侍郎梁琛相继入秦进行外事访问,结果郝晷和王猛是有旧交的,没咋地就把前燕的底细给卖了。(晷见燕政不修而秦大治,陰欲自托于猛,颇泄其实)
另一个梁琛则没公关动,梁琛回去给慕容评带去了相当重要的外交情报!
老天给了前燕最后一次示警的挽救机会。

在秦国内部开始频繁调动部队,大量的粮草开始汇聚陕城,现在慕容垂都跑那边去了,要早早为备啊!(琛言于太傅评曰:“秦人日阅军旅,多聚粮于陕东;以琛观之,为和必不能久。今吴王又往归之,秦必有窥燕之谋,宜早为之备)
慕容评自我感觉良好,表示:“前秦不会傻到敢跟我们开战,随后又问了问苻坚和王猛啥样。
梁琛道:苻坚明而善断;王猛名不虚传。
慕容评听完依旧认为前秦全都是乡巴佬。(评皆不以为然)
前秦那边借着这个机会也派了大量的探子去收集前燕的情报,散骑侍郎萎抚和黄门侍郎石越等使节一次次的传回调查报告:快打吧!前燕就是纸老虎!
慕容评接待石越等前秦使者的方式是尽显奢华,想表达前燕人民尤其是前燕高级领导干部的优越生活来以突显前燕制度主义的优越性。(秦遣黄门郎石越聘于燕,太傅评示之以奢,欲以夸燕之富盛)
结果高泰等人向慕容评进言说:“石越嘴里说着荒诞之词,眼睛满世界乱转,他不是来跟咱结好的,是来观察虚实的!您应该给他看大阅兵,咋能给他看大酒店呢!(高泰及太傅参军河间刘靖言于评曰:“越言诞而视远,非求好也,乃观衅也。宜耀兵以示之,用折其谋。今乃示之以奢,益为其所轻矣)
慕容评不听。
其实前燕朝中哪怕是慕容垂出走后仍然不是没有明白人,那位郭辩给出高度评价的皇甫真就曾建议增兵洛阳、并州、壶关,防范燕军。
嘉容评还是不听。
慕容评这货牢牢占据着本民族最大败家子的榜首两千年不动摇,苻坚出现四公之乱时力排众议的啥也不干,随后逼跑了最后一位军国大才慕容垂,紧接着在情报问题上又极度不负责和不重视,随后又再次给前秦送出了一份大礼。
他给苻坚送出了出兵理由。
啥叫国运啊?
这就是!
你得多少年能碰上这么一位总览大权以一己之力做错所有重大抉择的二傻子呢?
桓温把前燕打的不断尿裤之时,慕容评求救前秦时给出的许诺是割让虎牢关以西,结果桓温被慕容垂击败后,慕容评看到你前秦并没咋出力,咋能把那么好的一块地给你们呢!
于是对前秦的外交大使说:“之前我们派出去的外交代表说话不着调,不算数,再说都是大国,分灾救患,理之常也,你们咋能这么趁人之危呢!”
十二月,苻坚派王猛为主,邓羌为副,3万步骑杀出陕县一路摧枯拉朽迅速包围了洛阳。
王猛根本就没打,写了封劝降信给前燕荆州刺史武威王幕容筑:我们已经塞虎牢之险,绝盟津之路,虎师百万准备取邺都,你这工事虽然坚固,但底细我清楚,没多少人,而且外援决断,快投降吧。
慕容臧率十万来救,结果邓羌和梁成率仅仅万人精锐赶到后,幕容臧就打不过了,被杀了一万多。(暐遣其将慕容臧率精卒十万,将解筑围。猛使梁成等以精锐万人卷甲赴之,大破臧于荥阳;暐遣慕容臧率众救之。臧次荥阳,猛部将梁成、洛州刺史邓羌与臧战于石门,臧师败绩,死者万余,遂相持于石门)
不久梁成再败慕容臧,斩首三千余级,获其将军杨璩,前燕本来答应的虎牢以西被前秦彻底拿下,捎带脚人家还占了虎牢,拿下了荥阳,把通往中原的防盗门给踹开了。
慕容筑等了半天看到救兵真的不来就投降了。
拿下河南后,留邓羌镇金墉,以辅国司马桓寅为弘农太守代邓羌戍陕城,王猛回师长安。
毕竟大内乱刚过,还是得缓缓,王猛回去跟领导得再准备准备。
这次洛阳之战,作为灭燕前的垫场赛在史上并不著名。
但在这次出征的过程中,算天星的王猛留下了自己的历史代表作。
真正高手做的局,是利用自身的优势给你几个选项,无论你选哪个,你都逃不过被推下悬崖的结局······

点击下方关注小吏

亲们,帮点
“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