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影视行业最繁盛的90年代,有的人一脱成名,成为响彻香江的艳星,赚足了财色名气还能穿上衣服翻身提名金马。有的人脱了衣服就再也逃不出泥潭,她拼死挣扎,而命运却总要和她开玩笑,徒有“波霸”的名号,没了声名,名誉受损,连爱她的人也中途离开。
说的正是叶玉卿与叶子楣,“二叶”的传说,大概听完的人都会忍不住停下来感慨。
01
叶玉卿的父亲是个商人,母亲是家庭主妇,哥哥开了家唱片公司,从小过着富足的生活。后来父亲突然离世,家里的顶梁柱倒了一个,但和妈妈、哥哥相依为命,生活总归能过下去。
相比之下叶子楣就普通得多了,父亲只是一个理发师,赚的不够养活全家人口,这个家的希望便都寄托在她一个人身上。
随着中学生活结束,叶玉卿的一段青涩校园之恋也正式落幕了,那年暑假,有人问她邀请去参加亚视的首届亚洲小姐选美比赛,叶玉卿的情绪低落,没想什么就答应去了。
主办方要求参赛人员必须有监护人的同意,母亲听闻叶玉卿要参加选美,没有反对,帮她签了合约,还借钱给她买新衣服拍照,将前置工作全部安排妥当。
叶玉卿放心去参赛,最后的成绩也不错,不仅获得了季军,还被评为最有性格小姐和最健美小姐。所有的奖项合计,叶玉卿总共获得了3万现金,全部给到了母亲手里。
同期参加选美的还有比她大一岁的叶子楣,她没有奖金也没有导演垂涎更无捷径可走,便在比赛结束后参加了亚视的艺人培训班,这是进入娱乐圈最普通也最艰难的一条路。
在片场打磨了3年,还只混成了一个哪里需要哪里搬的龙套演员。那时候香江的美女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地冒出头,叶子楣虽然长得也还算漂亮,但败在没有资源,根本分不到一杯羹。
除去车费和伙食,叶子楣每个月到手3000块钱的薪酬还不够养活她一个人,更别提支撑起整个家。
而叶玉卿则被导演相中,和其他的高人气亚姐一起参与《群芳颂》的拍摄。
18岁初出茅庐的小女生什么都不懂,在剧组换戏服期间困得蹲在地上睡觉。到了正式拍摄的时候,叶玉卿又犯困了,她正说着台词,眼皮已经自觉地闭合起来,同组演员看了都忍俊不禁。
叶玉卿早期照着这个路子拍了好几部戏,即使是女主的戏份,但都没有火起来。她的身价自不用说了,穿最普通的衣服和鞋子,住哥哥的房子,出行和其他打工族一起挤公车,那时候她自己也不太在意这些身外之物,有体面的工资就很不错了。
可当同行都用上了名贵的奢侈品时,叶玉卿明显有些着急了。
浑浑噩噩了几年,总该混出点人样吧。
好巧不巧,机会送上了门。
杂志社邀请她去拍摄一组性感的封面,她照做了。那些照片一面世,又陆续有成人杂志找她拍摄,其中还有电影公司想让她参演一部需要脱衣服的三级片。
叶玉卿竟然一口说“好”,但随后立马表态:“只要不脱衣服,没有片酬也可以拍。”电影公司当然不会接受这个条件。
思虑了再三,叶玉卿最终决定妥协,只是脱衣服而已,并不是拍什么小电影。
于是,她连续接了三部三级片,从《情不自禁》到《卿本佳人》,瞬间引爆话题,男人对她垂涎三尺,女人眼红嫉妒她的极品身材,资源、人气、金钱,她都得到了。
看到这里,叶子楣有些羡慕。
她也有过龙套翻身做女主的机会,之前参演惠英红主演的《霸王花》时曾红过一把,身价比原来翻了几番,要是能长期这么下去,说不定也能凭演技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演员,可还没等她靠演技出圈,记者就先盯上了她的身材。
叶子楣在一次电视剧的开机活动上穿着有些性感的衣服出席,记者见状纷纷把镜头都聚焦在她那裸露的身体部位上。
第二天报纸发行,叶子楣那对傲人的胸登上了版面头条,所有人都知道了她身材火辣。
有节目邀请她来访谈,蔡澜给她提了一个建议:“你可以尝试一下三级片。”
如果真的涉足了,女演员这条路还能走通吗?关于这个问题,叶子楣纠结了许久,在自己的私人衣帽间尚可随意,但若是在镜头前把衣服都褪去了,是否能承受这份羞愧?没有人能给她解答。
看着同期亚姐叶玉卿已经靠“脱”闯出了一片天,叶子楣也决定,脱吧。
脱是可以的,但她也有自己的坚持,不露出三点,参与写真拍摄的工作人员必须都是女员工。
在电影公司看来,只要愿意脱,一切条件都好商量。
于是便有了《跛豪》里身着性感泳衣从水里慢慢上岸的湄湄,没有人能将目光从她身上挪走。
这部电影最终收获了3800万票房和金像奖最佳编剧奖,有人说其中有不少是靠叶子楣“脱”来的。
在后来的《情圣》中她脱得更露骨,为整部电影赚足了噱头,叶子楣也因此获得了一个“波霸”的称号。
她自知身体的哪个部位最值钱,便在那个年代破天荒的为自己的乳房买了200万的“人体保险”。
奈何她的卖点太过抢眼,有一次叶子楣参加外地的演出活动,刚站上舞台,就有台下观众冲上去抓了她的胸。
叶子楣面露难色,却不能大叫出声,忍到活动结束才跑到后台放声痛哭。
这就是演完三级片的副作用,既然能靠身体成名,就必然会有人贪图美色肆意妄为。
这一点她也想到了,在《今夜不设防》吐露了心声:“走在街上被人撩很讨厌,但如果没有人撩,更加讨厌。”
至此,在当时电影行业发达的年代,并称为叶玉卿和叶子楣二人靠大胆脱衣占据了香港大半个情色片市场。
02
叶玉卿从玉女到脱星的转变也震慑到了好事的媒体,明面嘲讽她拍三级片只为争出头,爆料她被同行打压曾有轻生想法暗指卖惨。
叶玉卿不去理会这些闲言碎语,毕竟在那之后她再也没有任何三级片,可那些话全都实实在在的扎在人心窝子上。
拍过三级片的女演员想要把衣服一件又一件穿上几乎不可能,这一点她很清楚。但她不死心,一定要爬出泥淖,这时候妈妈一通表达理解的电话让她坚定了转型的决定。
她加入了哥哥的唱片公司,并在1992年为电影《白玫瑰》献唱同名主题曲。
后来电影火了,连带着主题曲也火了,叶玉卿的转型之路有了一点成功的迹象。
她并不满足,她想要转变得更彻底,又在那一年发了新歌《挡不住的风情》,从汤宝如手走夺走了音乐盛典的冠军。之后的歌曲《来…寻梦》一举拿下了香港电台、新城电台和无限电台的冠军。
歌手事业已经迎来了巅峰,她又开始拍文艺片。《天台的月光》、《红玫瑰与白玫瑰》皆获得了金马奖的提名,到此为止,她的转型已经成功了。
此时,她又做了一个决定,和自己的圈外男友,身价过亿的华裔富商胡兆明结婚。
他们相识于一次活动,胡兆明因故没有到场支持叶玉卿的表演,事后找到了叶玉卿的助理转达自己的歉意,并且叮嘱叶玉卿在冬至之夜一定要记得回家陪家人吃饭。
叶玉卿备受感动,不久就和富商确定了恋爱关系,没有惊艳,却很浪漫。婚后一家五口其乐融融,小日子过得更幸福。
而叶子楣却遇人不淑,甚至连事业都差点毁于一旦。
自《跛豪》和《情圣》之后,叶子楣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媒体却曝光了一件贪污案,叶子楣被牵扯其中。
她的一位好友,某银行的助理总裁陈立强将1800万港币全部转入叶子楣的账户,因数额巨大很快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叶子楣极力澄清,强调自己与陈立强只是朋友关系,没有金钱交易,更不知道这笔钱款的来龙去脉。
可一旦有黑料粘在身上,无论哪种解释都没有人相信。
此时媒体又甩出猛料,声称叶子楣早在成名前就被无线电视的监制杨以和包养。
在她看来完全子虚乌有的诽谤,吃瓜群众却讨论得不亦乐乎,那些觊觎她的人脉资源人更恨不得趁机把她踩在脚底。
1992年以后,叶子楣也想转型了,她想和叶玉卿一样在歌唱领域重生,把脱掉的每一件衣服都穿回来。
没有一位开唱片公司的哥哥给叶子楣门槛,起步自然会困难些。
她尝试打入台湾音乐市场,甚至找来齐秦给自己的歌作曲,专辑顺利发行,但结果不尽人意。
拍戏这条路很难走,转行做歌手也寸步难行,更何况音乐领域同样竞争激烈。
在拍完最后一部戏后,叶子楣于1995年正式息影了,从此远离娱乐圈。
后来有人发现她和外科医生吕锡照走到了一起,男方是个安静的人,对叶子楣疼爱有加,叶子楣也心甘情愿为了这个男人亲自下厨房做饭煲汤。她说,男友就是被她的厨艺吸引的,而且她尤其会煲汤。
吕锡照在遇到叶子楣之前曾经结过婚有了孩子,叶子楣和他相爱后,两人商量索性不结婚不生孩子,日子一样能过。
于是他们在一起的20多年,叶子楣始终只有女友的名分,但她已经知足了。
2018年,飞来横祸打乱了小两口的生活节奏。
吕锡照在一趟飞往美国的旅途中突发心脏病离世,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后来被他的亲生儿子证实了。
沉浸在平静的生活中数十载,厄运还是不愿放过叶子楣。这一次,她不知道该找谁诉说。
谁又能想到,同为亚姐出身,同样凭情色打下一片江山,“二叶”的人生轨迹,竟会如此的相似却大不相同。
但转瞬一想,这不就是命运吗?你以为能顺着开头遥想结局,可正是那些不起眼的变数才有了涟漪。人生百态,只感叹一声世事无常。
——好书推荐——
哈佛大学本杰明教授曾说:越是到了高等教育的阶段,人们就越重视从历史中总结经验,尤其是精英阶层。无论是梁启超、胡适、林语堂这些文学大师,还是纵横商界的马云、任正非等都是历史爱好者。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历史—地图上的世界简史》,既系统、严谨,又好读、易懂。
点击视频,快速了解
作者杰弗里•瓦夫罗是耶鲁大学的教授,深耕世界史领域数十年,耗费了三年心血,从宇宙形成到21世纪初,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商贸民俗……所有现代人想知道、应该知道的人类历史时刻,在此一览无遗。
它还是一本可以听的历史书。由国内专业配音团队朗读,边听边看,阅读体验真是前所未有的完美!它足足有900多页!优惠价才一百出头,性价比真的很高!
注:赠送听书卡,扫描二维码,即可用手机随时收听。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优惠价¥169 市场价¥29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