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视频号:<哈德逊河畔>看精彩小视频

近期全球范围内出现新冠疫苗注射第二针的“跳针”(不接种第二针)现象,其中有对新冠疫苗副作用的担忧,也有因供应问题被动缺针的情况。目前全球市场供应的新冠疫苗,除强生疫苗外均需接种两针才能产生抗体,抵御病毒。
  尽管各国政府呼吁接种疫苗保护自己、家人和朋友,但新冠疫苗本身的潜在风险还需个体衡量。而第二针的缺席,也会影响全球群体免疫的进度。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最新数据,超过500万美国人未接种第二针疫苗。这个比例占美国已接种第一针疫苗人口的8%。截止5月3日,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美国已接种疫苗2.4亿剂,9600万人接种完两针,占总人口的29.3%。
全球范围的“跳针”现象
  香港有约10%以下的人放弃接种第二针。
  而在欧盟,很多人正因阿斯利康疫苗供应不足而不得不翘首等待第二针的到来。
对疫苗副作用的担忧
  《纽约(专题)时报》报道称,美国一些没有按时接种第二针疫苗的民众说,他们害怕副作用。美国接种最多的疫苗为辉瑞疫苗和莫多纳疫苗。
  辉瑞公司称,约有3.8%比例的志愿者在临床试验中出现疲劳的副作用,2%的人出现头痛。莫多纳公司称,他们的参与者中有9.7%的人感到疲劳,4.5%的志愿者出现头痛。
  而两款疫苗的试验中,更多的人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出现副作用。
  除此之外,美国的单剂强生疫苗曾一度因严重副作用被叫停接种,这对民众的接种信心造成一定影响。美国境内曾报告多宗接种强生疫苗后出现血栓问题的情况。而这些病例均为18岁至48岁的女性,在接种强生疫苗后6至13天出现脑静脉窦血栓形成并同时伴有血小板减少症。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曾表示,出现这种副作用的概率极低,因此已接种强生疫苗的群体不必焦虑,但需留意接种三周内是否有严重头痛、呼吸短促、腹痛、腿痛等症状,如出现严重副作用要及时就医。
  截止5月3日,香港共有95万人接种第一针疫苗,接种完两针疫苗的人有约53.9万,占总人口的8.2%。
疫苗供应不足导致第二针缺针
  除开公众自身的选择和考量,美国的疫苗供应商曾因库存紧张取消第二针预约。《纽约时报》采访的接种者称,他们第一针接种的辉瑞或者莫多纳疫苗。有的人要费很大劲才能成功预约接种同一款疫苗;有人则直接放弃预约第二针。
  在欧盟,许多人不得不被动面临第二针阿斯利康疫苗短缺的危机。因阿斯利康疫苗可以在常温储存便于运输和分销,目前阿斯利康疫苗是欧盟主要接种的疫苗。
  欧盟已于4月26日就疫苗延迟交付问题起诉药商阿斯利康。欧盟委员会称,阿斯利康在今年前六个月底应交付的疫苗数量比此前欧盟订购的3亿剂少了至少1.5亿剂,因此违反双方合同。
  阿斯利康公司原计划应于2021年第一季度交付8000万剂疫苗,最后只送达约3000万剂。欧盟委员会称,该公司将在2021年第二季度提供7000万剂疫苗,而非最初订购的1.8亿剂。
  阿斯利康否认其违反合同条款,并称该条款规定该公司必须尽其最大努力来履行订单。
  预计欧盟27国将受影响,目前尚未知欧盟具体受影响的需要接种第二针疫苗的人数。
第二针“跳针”会有什么影响?
  法新社引述智利大学的研究发现,接种完第二剂科兴疫苗的两星期后,保护力为56%;但在前两星期保护力仅为27%;至于单剂疫苗,在接种第一剂与第二剂间的28天保护力仅有3%,即已接种第一剂疫苗的人依然和未接种者一样容易受到感染。
 香港医院药剂师学会会长崔俊明认为,一般而言如两剂疫苗中仅接种第一剂疫苗,抗体会在两至三个月消失。
  英国公共卫生署(PHE)的一项研究发现,单针阿斯利康或者辉瑞疫苗可以将病毒的家庭传播减少约一半。那些已接种单针辉瑞或阿斯利康疫苗的人,三周后感染新冠病毒比未接种者传播病毒的几率低38%到49%。
  英国公共卫生署称,在这项研究中,从接种疫苗后约14天开始就可以看到抗体产生。英国卫生署的研究尚未得到同行审议。
  若想达成群体免疫,全民建立免疫防线,新冠疫苗的接种率至少要达70%。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止5月3日,目前全球范围内以色利疫苗接种率较高,以色列完整接种完两针的人口比例达56.2%;美国则有29%,英国为22%,香港为8.2%,中国的具体比例不详。
  若想恢复正常生活,接种疫苗是目前最有力的手段之一。但新冠疫苗的极速研发成功,意味着其有效率和安全性需时间检验。也许目前民众选择“跳针”就是对其担忧的体现。这意味着疫苗接种率不高的地区仍将严防死守,尤其要防止变异病毒的袭击。
  而世界恢复到疫情前的模样,还需要比预期更长的时间。
来源:中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