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兰·德波顿 谢熊猫  
来源:谢熊猫君(ID:mrxiexiongmao)
当地时间5月3日,比尔·盖茨与梅琳达通过联合声明,宣布结束双方27年的婚姻,声明中称,两人认为继续保持婚姻关系已经无法让彼此继续提升。
北京时间5月4日下午13:16,比尔·盖茨的微博账号同步了这一消息。
虽然很惋惜,但是也表示祝福。
他们的离婚并不意味着失败。在一起时恩爱有加、共同成长,当察觉到不能一起成长后,也敢于拥抱新的生活,给自己更大的可能性,是非常明智的态度。

相比于此,生活中很多人离婚,却是因为遇到了错的人。
一次错误的婚姻,很可能是一个人一辈子最昂贵的错误。
今天这篇文章,想跟大家一起探讨一下婚姻这个话题。
文章是作家Alain de Botton(阿兰·德波顿)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专栏。
主要探讨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会跟错误的人结婚?作者给出了9个原因,每一点都像手术刀一样冷静地剖析爱情,“刀刀戳在心上”。
不管你是正在犹豫开始或者结束一段关系,还是正处于稳定的感情状态,都推荐你认真这篇文章,相信会对你有所启发。
我们总是能很好地搞清楚,如何解决安全驾驶和吸烟等社会问题,但很遗憾,在选择伴侣这件事上我们却常常不够明智。
更让人难过的是,我们选错人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下面就是常见的几类原因:
01
我们对自己不够了解
更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更好地接纳自己
在一开始找对象的时候,我们对另一半的诉求就很模糊:“我想找在一起会很舒服的人”、“有魅力”、“有胆量”……
不是说这是错的,只是这还不够准确,什么意思呢?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神经质和不成熟,只是从来没有人能让我们去正视自己这些缺点。
在我看来,一段亲密关系里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去发现自己身上那些惹人不爽的点。
你要找到这些问题的由头,更重要的是,你要搞清楚什么样的人会刺激到你,使你暴露出这些缺点。以及,什么样的人可以缓解它们。
一段良好的亲密关系,不是两个健全的人之间(世界上这样的人不多),而是两个有残缺的人,互相都有能力或者运气,在两个不健全的心智中,找到一处能够温和共存的避风港。
当你有了“我们在一起应该不至于太糟吧”这种想法时,就要敲响警钟了。
很多时候,问题就出现在一些小地方:
也许我只能在专心投入工作时,才能放松;
也许我们在做爱后,不太喜欢过于亲密的拥抱;
也许我们在心中充满忧愁时,不太会表达自己;
也许我在别人不附和自己观点时,会有生气的倾向……
这些看似不大的问题,在经过数十载的发酵后,会造成大灾难。
所以我们要提前知道这些自己的问题,然后去寻找那些能承受这些问题的人。
我建议你在第一次约会的饭桌上,就应该问一下对方:“你都有哪些让人不爽的点?”
但这恰恰也是难点所在。
一个人要完全了解自己的缺陷,常常需要花很多年的功夫,而且需要体验不同的经历。
但我们很多人在结婚前,都经历的太少了。以至于连我们自己,都不曾注意到自己身上隐藏哪些问题。
问朋友?朋友其实也不太会有兴趣,帮你了解深层次的自己。
直到我们真正走入一段亲密关系,我们的问题得以暴露。然后,我们把问题归咎于对方。
而在此之前,我们很少注意到自己本性中糟糕的一面:
当我们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不会因为生气而怒骂,因为没有人在听,这让我们低估了自己暴怒的潜力。
当我们独自专心工作的时候,会因为没人催我们吃饭而废寝忘食,我们用工作来获得对生活的掌控感;而当有人试图打断这种掌控的时候,我们就会为此暴怒。
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们会感受到互相依偎的甜蜜;但是我们没有机会去面对“逃避亲密关系时刻的我们”,这种时刻的我们在伴侣的眼中会是怎样的陌生和冷漠?
我们无从知晓。
一个人独自生活的时候,总是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我们对于自己的人格如此缺乏了解,也就难怪我们不知道自己想要找怎样的人了。
02
我们更不了解别人
很容易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这类情况就更严重了。
因为其他人也和我们一样,同样陷入对自己人格的缺乏了解中。即使对方生性坦荡且善良,他们照样无法有效让你知道,他身上都有哪些“让人不爽的点。”
那么作为他的伴侣,我们就会试图去了解他:
我们会去拜访他们的父母;
参观他小时候上学的地方;
看他以前的照片;
见他的朋友……
这一切让我们心里有了一丝安慰,好像我们努力去了解过了他们。
然而这一切的效果,就好像一个在屋里飞过纸飞机的人,觉得自己能够开飞机一样。
在一个更理智的社会里,潜在的伴侣会给对方做详细的心理问卷,并且让自己接受心理学家的长时间评测。
听起来像个笑话是么?
也许到22世纪的时候,这将不再像是笑话。真正的笑话是为什么人类花了这么久,才开始这么做。
我们需要去了解,那位你即将要与之结婚的人,TA的内心是如何运作的。
我们需要知道对方对于权威、羞辱、内省、性亲密、心理投射、钱、孩子、衰老、忠诚等等,数百样事物的观点和态度。
这样的了解,不是简单的问答能够提供的。
在这一切都缺失的时候,我们更多时候会被外表所迷惑。
我们好像能从对方的五官、前额的形状、雀斑、微笑中读出很多的信息。但这就好像看了一张发电厂外部的照片,就以为自己能够知晓核裂变的细节一样可笑。
于是我们在没有充足证据的情况下,把一系列的完美形象投射到我们爱的人身上。
我们从一些小的细节上,脑补对方的整个人格。我们做的这一切脑补,就好像下面这幅马蒂斯的画一样。
你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不会把她理解为一个没有鼻孔,只有八根头发,没有睫毛的女人。
在我们都没意识到的时候,我们的脑子就完成了人像的脑补。我们的脑结构天生就具备把些微的视觉信息,整合成完整图像的能力。
可惜的是,我们在观察潜在伴侣的人格的时候也是如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根深蒂固的脑补艺术家。
使得一段婚姻顺顺利利所需要的信息,远远高过社会能够提供给我们的。
所以我们对于婚姻的社会实践,也有很多根深蒂固的错误。
03
我们“不习惯”真正的快乐
有时候我们以为的快乐
其实只是熟悉感
我们相信自己在爱情中寻找快乐,其实这一切没有这么简单。
有些时候,我们寻找的不是快乐,而是熟悉感。
这种对于熟悉感的追求,很可能会影响我们对于快乐的追求。
我们在成年人的关系中,常会去创造儿时的感觉。
在孩童时期,我们就第一次知道和理解爱的含义。可惜的是,我们儿时对于爱的了解往往是不对的。
我们儿时对于爱的了解,可能与一些不那么让人愉悦的情绪相互纠缠:被控制、被羞辱、被抛弃、缺少交流等,简而言之——痛苦。
于是长大的我们,可能会因此而拒绝一些健康的潜在伴侣。
不是因为他们不好,而恰恰是因为他们太好(太成熟、太善解人意、太可靠等),而这种“太好”的感觉太陌生,给人压迫感。
于是我们转而选择那些,我们潜意识里更想接近的人,不是因为他们能够让我们快乐,而恰恰是因为他们能让我们遭受“熟悉”的痛苦。
我们选择错误的人结婚,因为正确的那些人反而让我们不适应——让我们觉得自己不配。我们没有体会过健全的爱,所以没法把被爱与满足联系起来。
04
我们希望美好时刻永驻
但婚姻并不具备这个功能
对于美好的事物,我们都有一种极端的让它们能够永远存在的渴望:
我们想要拥有喜欢的车;想要在那个去旅过游的地方长久生活;想要和那个在一起很开心的人结婚;
我们以为婚姻是快乐的保障;我们以为婚姻能让稍纵即逝的快乐变得永恒;我们以为婚姻就是一个瓶子,能把我们的快乐装起来。
当你回想起你第一次想求婚的时候:
你们在威尼斯旅游,坐在河道中的小船上,金色的夕阳在海面上洒下粼粼波光,等一会儿要去小餐馆享受晚餐,而此刻你的爱人穿着毛衣依偎在你怀里——
多么美好的感觉啊,只有结婚才能让这种感觉永驻。
然而,婚姻和这种快乐的感觉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这种感觉来自于威尼斯,来自于金色的夕阳和悠闲的休假,来自于美食的刺激,来自于和一个新恋人的结识……
婚姻并不能保证这其中任何因素会增加。婚姻不会让那个时刻永驻。
那个时刻的的产生,来自于新恋人的新鲜感,来自于你不需要工作,来自于你住在运河边的美丽酒店里,来自你参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美妙体验,来自你刚刚吃下的那杯冰淇淋。
结婚并不会让这份关系,维持在这个美好的阶段。事实上,婚姻会决然的把这份关系带入另一个阶段,一个完全不同的场景——
房贷,每天上下班通勤,养育小孩。
唯一能保证被装入婚姻的瓶子中的是你的伴侣,但是可能这是个错误的伴侣。
19世纪的印象派画家,对于稍纵即逝的美好有一种隐秘的哲学理念,也许可以作为我们的指引。
他们认为快乐的稍纵即逝是存在的特质之一,而这一特质能够帮我们更好的与快乐共处:
西斯莱的一副法国冬日景,描绘的就是一组美好却稍纵即逝的事物。
黄昏将至,阳光穿透视野所及,天空的闪耀让枯枝不再那么突兀。白色的雪和灰色的墙和谐相映。寒冷显得不再那么可怕,令人欢欣。而在几分钟之后,夜幕就会来临。
Alfred Sisley, The Watering Place at Marly-le-Roi, 1875
印象派最关注的的一点是,那些我们最爱的东西是会改变的,并且往往只会存在一小段时间,然后就消失。
印象派赞颂这些延续几分钟,而不是几年的快乐。
在这幅画里,雪显得可爱,但终会融化;那一刻的天空很美丽,但即将进入黑夜。
这种艺术风格需要的远不止是艺术技巧,也同时需要艺术家去接受和参与这种短暂的满足时刻。
生命的巅峰往往是短暂的,快乐不会整年整年的出现。
有了印象派画家的指引,我们应该要学会欣赏每一天生活中,天堂般美好的时刻。
这些快乐时刻来临的时候,大度地去面对它们,但不要误以为这些时刻会永恒,更不要想着把这些时刻变成“婚姻”。
05
当单身变成一种不好的体验时
我们很难理智地去选择伴侣
当维持单身是个很糟糕的结果时,我们很难理智地去选择伴侣。
我们要有接受单身多年的觉悟,才能有机会开展优质关系。否则的话,我们爱的只是“不再单身”,而不是“我爱那个人”。
可惜的是,过了一定年纪之后,单身身份在社会上是很难悠然自在的。
群居生活变得罕见,情侣为单身人士的独立感到威胁,而减少与单身人士外出互动的频率。
单身人士独自去看电影的时候,都会感觉怪怪的。
单身人士也很难有性生活。是的,现代社会各种新奇的玩意儿和被鼓吹的自由之下,性依然很难获得。
一定年纪后还期望能经常和新朋友发展亲密关系,很多都是要以失望告终的。
当恰当的陪伴只有在情侣间存在的时候,人们会双双结伴来逃避孤独。
性解放者们想让性变得更加自由,也许现在我们应该让“陪伴”也变得更加自由,而不是局限于情侣之间。
06
我们希望婚姻
能终止爱情对心智的消耗
却发现婚后经历的“消耗”并不比婚前少
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们的感情生活通常会有几年的动荡:
我们也许尝试过和不爱我们的人在一起;
我们可能开始同居然后分手;
我们曾经参加无数的聚会,希望能够结识新人;
我们也尝遍兴奋和苦楚……
这也就难怪到了一定时刻,我们会觉得受够了。
我们想结婚的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终止爱情对我们心智的不断消耗。
我们因为爱情中那些,无果的戏剧和惊险而感觉疲惫。我们希望婚姻能够终止爱情给生活带来的痛苦。但是这种希望是虚无的。
婚姻不能也不会终止这些痛苦,婚后的猜疑、希望、恐惧、拒绝、背叛,并不比婚前的要少。哪怕在外面看来,婚姻是岁月静好。
07
我们错误地以为自己很特殊
以为那些不幸福的经历只对别人有效
统计数字是让人沮丧的,而且每个人都了解不少糟糕婚姻的实际例子。
我们都见过好友婚后的不幸福,我们也都知道(通常来讲)婚姻是要面对很多挑战的。
但是我们不会把这些见识,延展到自己的婚姻上,好像这些规律只对别人有效。
当人处在热恋中的时候,50%的婚姻以离婚告终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吓人,毕竟两个人在一起就已经是小概率事件了。
热恋中的人都感觉,自己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才能遇上眼前人,运势如此之好,结婚后离婚的风险实在是小到可以忽略——
我们默默的把自己从人群从抽离开来。
这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但是如果能把自己也放入人群中,考虑一样的风险,在心态上会更加有益。
08
老式的“理性婚姻”太迂腐
我们过于崇尚罗曼蒂克的婚姻
过去,婚姻是笔理性的生意:你家有多少地,对方家有多少地,门当户对就行。
这很冰冷无情,而且这一切计算与婚姻双方的快乐,根本扯不上关系。这样的理性生意,我们至今心有余悸。
取代了“理性婚姻”的是“本能婚姻”,也就是罗曼蒂克的婚姻。
这种新的理念告诉我们: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感觉,才是关于婚姻的唯一指引。如果你爱对方,那就够了,不该再问更多的问题,感觉胜过一切。
旁人只能为这种感觉鼓掌,尊重这种来自老天爷的指引。父母可能会不满,但是他们必须承认,也许只有情侣自己才能真正了解自己想要的。
罗曼蒂克婚姻出现的这三百年,我们在集体为爱情正名,一起反抗之前几千年理性婚姻中的傲慢、势力和无趣。
老式的“理性婚姻”是如此的迂腐,“本能婚姻”的一个重要的特色就是,我们不该去思考我们为什么要结婚。
对于婚姻决策的分析,本身是“不浪漫”的;做一个列表来列举婚姻的好处和坏处,是荒谬和冷漠的。
一个人能做的最浪漫的事情,是在热情冲击几个星期后就迅速求婚,在双方还来不及开始糟糕的“理性思考”时就完成婚姻决定,避免重蹈之前几千年的理性婚姻的覆辙。
虽然老式婚姻的保守,对人们婚后的快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是这份罗曼蒂克的鲁莽,就真的能带来顺利的婚姻吗?

09
心理学婚姻时代
两个人能否共同成长更重要
我们应该走入婚姻的新纪元了,也就是第三种婚姻:心理学婚姻。
人们不该为了土地或者单凭“感觉”结婚,而是要让这种感觉经过成熟的心理检验,再做出决策。
我们结婚前对于婚姻的信息是很少的。我们几乎不会去读关于婚姻的书,我们婚前不会和小孩子待太久,也不会对已婚夫妇的生活刨根究底,也不会真诚的和离异夫妇深谈。
我们在没有深刻明白婚姻会失败的原因时就结婚,并以为失败的婚姻背后只是当事人的愚蠢和缺乏想象力。
在理性婚姻时代,结婚前考虑的是这些东西:
  • 对方的父母是谁;
  • 对方有多少土地;
  • 我们的文化有多相似;
在罗曼蒂克婚姻的时代,结婚对象是否合适,需要考虑的是这些东西:

  • 我无法停止思念对方;
  • 我对对方的肉体存在渴望;
  • 对方太棒了;
  • 我时刻想和对方说话;
在心理学婚姻时代,新的规则是这些:
  • 对方有哪些让人不爽的点;
  • 我会如何与对方养育小孩;
  • 我们是否会共同成长;
  • 我们是否能继续做朋友;
为婚姻做好准备,是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的事情。
我们已经对于老式的“理性婚姻”不抱期望,也开始看到罗曼蒂克婚姻的不足。现在,是时候拥抱心理学婚姻了。
婚姻不是约束,而是一个普通的人生阶段,开始前谨慎选择,减少错误的可能性,在一起后共同成长,不合适的时候勇敢离开。
THE END
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
可以点击右下角的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