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突然在朋友圈看到上海的周小羊律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沉痛悼念盈科中国区监事会主任胡忠义律师!胡主任一路走好!”脑子一懵。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可以开这样的玩笑呢?
我问周律师,“什么情况?”周律师回复说:“胡主任昨晚去世了。”
难以置信!我马上微信上给胡忠义律师发了一条信息:“胡律师,在吗?”
可是他却永远没法回复了。有一种揪心的悲痛。
我跟胡忠义律师其实不算熟。几年前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做过共同嘉宾,参加过一两次专家研讨会,仅此而已,没有深交。我对他的了解,其实主要是微信。
胡忠义律师是一位斜杠律师。他当过法官,当过老师,也当过仲裁员,当律师后办理过很多民商事案件、行政案件和刑事案件,还担任了很多企业的法律顾问。他经常在朋友圈发工作状态,有时在开庭,有时在讲课,有时在写材料,五六十岁了依然精力旺盛,比年轻人还拼。他甚至还玩抖音,在抖音上普法。他有时在朋友圈推荐我的文章,对我的团队也颇多赞誉。
胡忠义律师也是一位很幽默、懂生活的律师。他养了一只猫,被称为“老虎”,经常陪他加班。有时也偶尔玩点儿年轻人热衷的段子,不以长辈自居。他对于任多所大学兼职教授的事颇为得意,经常晒自己的讲课,认为比做律师有成就感。他经常自称“忠义”,喜欢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像个老顽童一样。我每到一个地名带有“忠义”的街道、小区或者景点,总是拍照发给他,引得他哈哈大笑。
胡忠义律师其实好酒,朋友圈经常看他饮酒。我以前曾跟他约酒,说有机会合作,可以喝一点。今年看他朋友圈,发现在医生的建议下,他不得不忍痛戒酒,并且晒出自律清单。其实,我没有把他看作是一位严肃的律师,反而觉得他是一个很有趣的老大哥。或许我能从他身上,看到自己未来生活的影子,尤其那种发自内心的对生活的热爱。
我重新看了他最近的朋友圈。4月27日,他上午跟儿子胡啸天律师在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开庭。4月28日,他说连续拉了六天肚子,三天粒米未进,“辟谷基本成功”。4月29日,穿着防护服会见。4月30日,上午在开庭。5月1日,从北京飞三亚,在飞机上完成关于民法典的一次讲座PPT。5月2日,在朋友圈宣布已经成功戒酒49天,预计三日后体力和精力恢复正常,5月10日可以调整完毕开始正常工作。5月3日下午,喝了炖鸡汤,感觉“面色已显红润,再喝三碗,定然满血复活,从不服输的老胡,又将是一条好汉。”
没有想到,这竟是他最后一条朋友圈。根据其家属发布的信息,胡忠义律师是5月3日晚上10:00突发心源性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在海南三亚市与世长辞,享年55岁。总以为老胡六十多岁了,没想到还这么年轻!
盈科发的官方讣告是这么写的:“胡忠义律师从2006年开始深耕律师行业十五年,生前一心爱党,热爱祖国,心系中国法治进步与司法建设,对待当事人尽职尽责、诚恳务实,对待业务精耕钻研、不言止境,对待同事热心善良、悉心相助,一直是我所律师们学习的楷模和榜样。
其实,这两年来,目睹了很多同行的意外离世。
2020年2月21日,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事务所党委副书记、高级合伙人律师吴承泽因突发心脏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享年48岁
2020年3月25日,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黄朝玮律师,猝死家中,享年29岁。
2020年4月14日,潍坊市优秀律师、山东豪德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王存东,因心脏病突发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51岁。
2020年4月22日,中银(南昌)律所合伙人涂小鹏,因病医治无效,不幸去世,享年25岁。
2020年5月12日,黑龙江大地律师事务所主任计军同志,因病离世,享年45岁。
2020年6月10日,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花恒胜律师,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41岁。
2020年7月22日,四川亚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四川省优秀律师刘煜,因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不幸辞世,享年51岁。
2020年8月2日,海南法立信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任廖向琦律师因病辞世,享年58岁。
2020年8月10日,江苏中水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志祥律师,因心脑血管疾病去世,享年58岁。
2020年8月11日,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马龙律师因脑部恶性肿瘤抢救无效,在南京逝世,享年55岁。
2020年8月11日,衡鼎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衡鼎(苏州)律师事务所考核委员会主任杨国玉律师,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51岁。
   2020年8月21日,河南亚太人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边青宏因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33岁
2020年11月18日,毕振洲律师在出差途中突发疾病离世,享年55岁。
2020年11月22日,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赵林律师因病抢救无效去世,年仅28岁。
2020年11月22日,林立民律师因病去世,享年54岁。
2021年1月10日,江苏瀛鑫律师事务所路秀律师因突发疾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48岁。
2021年1月19日,京衡律师事务所王鹤仪律师病逝世,年仅31岁。
2021年1月19日,广东守静律师事务所律师袁媛因病逝世,年仅37岁。
2021年4月24日凌晨,北京市中伦文德(重庆)律师事务所夏婷律师不幸逝世,时年三十岁。
……

其实,每年英年早逝的律师最少都有十几位。他们离世的时候,都没有超过六十岁,有的是因为积劳成疾,有的是在岗位上突发疾病。

我看过一组统计数据,83%的律师工作超过8个小时,有18%的律师甚至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只有12%的律师是周末基本不用加班的,88%的律师周末需要加班,并且一半以上的人周末加班时间超过4小时,并且有约10%的人周末加班超过12个小时,工作量巨大。近80%的律师很少花时间在锻炼身体上,其中24%的律师几乎没时间锻炼。
我在刚过去的4月份,连续的工作,尤其是4月21日至30日连续开庭十天。虽然我戏称开庭于我而言是一张解压方式,我的身体也比很多年轻人强健,但其实事后还是会有疲劳,比如五一假期这几天,我几乎啥也没干,也没写文章。而节后,我又要面临一个涉恶案件多天的开庭。助理们都提醒我该休息了。

从胡忠义律师的不幸遭遇中,我深感健康的重要性。我经常为一些冤案奔走,殚精竭虑,夜以继日。为了中国的法治事业,我应该珍惜自己身体,养精蓄锐,劳逸结合,多做减法。从即日起至年底,原则上不再接案,完成手头的工作,培养好团队。我还想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
再次为胡忠义律师默哀。愿同行们珍爱身体,保护好自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