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下盖茨一事我的看法。

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虽然有小清新感叹“西雅图不相信爱情”,或者感叹“为什么这样的模范夫妻竟然也离婚”;虽然也有新女性得到共鸣,反思自己在婚姻里还能不能得到养料和成长;但大部分要不就是操心着人家怎么分割财产,要不就是感慨克林顿夫妇怎么这么多年还能坚守,要不就是吃爽了盖茨马斯克贝索斯的大瓜,嗷嗷待哺等着下一个吃小扎的瓜。

我却认为,这两口子离婚,其实是一件非常正面的事,没那么多八卦和鸡血,就只是两个和你我一样的常人,在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那就是:过去这么多年,已经为世界活的太辛苦,这次要为自己活一次。

我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自己小时候优等生的经历。不是凡尔赛,但从心就真的是学霸,不用努力就轻轻松松总是高分,被亲戚们都当成了教育自家孩子的榜样。初始几次虽然有虚荣心膨胀的激动,但久而久之却觉得有如世界都在看着你,再也不能犯错和让世界失望的压力。

盖茨夫妇就是现代顶尖阶层十几年如一日的优等生。关注的都是让人抑郁的世界级大难题,不但自己的钱往上砸,还承担了要帮自己偷懒不愿干活的巴菲特花钱的重任。把世界的责任都扛在了自己的身上,却唯独忘了自己的需要。24小时生活在镁光灯的注视之下,有的是过多的责任,太少的放肆。就像发条,上的越来越紧,却从没有机会松弛一分钟。菲利普亲王和伊丽莎白女王是传统皇族,几十年的规规矩矩的活着,那是哈利小王子没法做到的长期自律。但人家毕竟是世袭的,选择了去遵守古法坚守责任。盖茨夫妇却是精英社会道德王朝的国王和女王,十几年的黄袍加身,住在西雅图河岸的王宫大房子里,却失去了小日子的烟火气。久而久之,大概也是累了。

油腻中年男冯唐说的好,人性都是两面,神性和魔性。只有神性,那他妈的活的真累啊。旧时代的王朝里,皇上那么多美女宠妃无数,还有乾隆下江南偷腥烟尘女的放肆。新时代里,任何一个尊重配偶也尊重自己的人,放肆自己内心的前提,应当是不要欺骗和伤害对方,因此最负责任的做法就是离婚了- 给人自由给你自由,从此各自成长,有如庄子文中的那两条可怜的小鱼,发现曾经相濡以沫的河里突然水已经干涸了,不能再一起相伴成长了,那就“不如相忘于江湖”了吧。

我想任何一个经历过这样分离的人,都知道分离时,对自由的期盼,和对过去念念不忘的痛,都是一样的刻骨铭心吧!而这两者之间,又并不矛盾!正如莎拉布莱特曼在“交响乐”歌中唱到的那样:

如果一切都已经损毁
那我们还是放弃吧
让我们至少还记得
曾经一起拥有的美丽时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