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丹尼斯,今天继续休整一天,上午在拉萨八廓街逛吃打卡网红点,然后发呆看着人来人往,有虔诚信徒的朝圣,也有旅客的藏族街拍,下午在介观艺术中心办公码字,写今天这个主题。


本文着眼于对数字货运代理领域的一些关键认识和误解,逐点分析市场观察者和从业人员在过去几年中提出的一些可能错误的断言,以期帮助大家了解2021年的市场现实。
误解一: 数字货运代理创业公司无法提供增值服务?

传统从业人员认为,数字初创企业无法破坏行业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它们无法提供增值服务。
是的,几年前,当数字初创企业开始出现在货运代理领域时,这几乎是对数字初创企业所能提供服务的准确评估。
但是,我们需要用明天的思维去思考今天,当时的明天就是现在。
仔细研究目前我们行业头部数字初创企业的当前服务时,可以发现它们的服务范围已经大大扩展,许多初创企业都在提供增值服务方面取得了不小的进展,例如供应链可视性,货物保险,贸易融资,网络优化,订单管理,贸易咨询,货运集拼,异常管理等。
误解二:数字货运代理创业公司没有正确的组织架构,工作流程和人员去执行很多物理操作步骤?

传统货代的另一个普遍看法是,数字化初创企业没有合适的基础架构,流程和人员来执行所需的许多物理步骤。
同样是的,这在几年前基本上也是一个准确的评估。
但是,今天的现实有所不同,因为一些初创企业开始投资于重资产的线下服务,以2F为代表,Flexport  和Forto(原名FreightHub)。
不过,我们需要强调的是,数字化初创企业对线下重资产设施的这些投资尚未抵消传统货运代理的优势,因为后者的网络规模更大。
但如赫伯罗特首席执行官最近评论所言,对船司和货代均适用。
“大小不再是这个行业游戏的主旋律,而是以客户为导向,应客户变化而变”。
因此,这些资产的成功利用以及它们对以客户为中心的聚集将帮助数字初创企业在价值链中上移,从而更直接地与传统货运代理竞争。

误解三:数字货代创业公司无法处理大客户的大批量多模式的货物?

目前的全球货运代理市场,数字货运代理在为中小企业和临时托运人提供服务上尤其成功。它们最适合于简单、标准化以及低附加值的事务性服务。
然而,事实是数字货代们也正越来越多地从大型托运人那里获得更多的业务。
特别是来自快消、零售、机械的大型托运人,当然也包括电商也开始大量与提供新的数字解决方案的合作。
在这方面,我们也观察到,数字货代不单单提供单票单点的现货价格,已经开始在自己的平台上提供长期费率,对于一些稳定货物提供月度、季度或年度价格,这也推使大型货主使用他们的平台。

事实上,因为疫情导致供应链中断及后续的趋势性变化,不管大中小客户对实时性现舱交易的需求,也让有些抓住时机的平台受益。

误解四:数字货代初创企业缺乏规模优势,购买谈判优势与客户和船东建立关系。

没错,没有规模,很难从船公司和航空公司获得好的价格,也就很难吸引托运人。
这也是争议和焦点之一。

所以数字初创公司们在利用资本的力量去快速实现规模,近乎疯狂的追求。

例如,Flexport在2014年至2020年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94.3%。虽然其2020年的收入仍远低于全球头部货运代理公司的收入,但对于一家只在市场上经营7年的公司来说仍处于领先地位。
在关键的贸易通道美线上已发展到一个可观的市场份额,按照产业互联网玩法,很大概率上可能会看到它在其它贸易渠道上的复制,和业务的多样化。
此外,数字初创企业除了可以有机地实现规模化外,也可以通过并购、形成规模与其他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这也已经在发生。
结论是
在过去的五年里,数字货代初创企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他们继续寻求技术和运营专业知识的适当平衡,为客户实现正确的价值主张。与此同时,传统的货运代理也在努力寻找最佳的方法来消除遗留系统带来的运营效率低下的问题,从而达到同样的平衡。
数字货代们将不得不提防全球大型货运代理,因为它们也在实施新技术,并削弱其关键优势,追赶并超越。
举个栗子,几年前,没有一家顶级的货运代理提供即时在线报价,但现在已几乎都有提供。
当然,一个好的货运代理,甚至是一个平庸的货运代理,应该努力提供两个结果:以尽可能低的成本获得最佳的客户体验。
所以最终将殊途同归,谁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谁的客户体验更好,谁将更有可能存活并发展下去,不管你是所谓的数字货代和传统货代。

今天到此,你怎么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