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面临节假日,我其实都会有一种恐惧症。
这种恐惧随着假日的正式到来开始蔓延,随着即将结束达到巅峰。
前面连着忙活了六天,我清晰的记得上周五下午我打发完最后一件事情后摊在椅子上好似有一种纵欲过度后的慵懒。
我当时明明知道这是个假象,你个傻X!不要沉浸在幻象中!放假对你就是渡劫!赶快去写啊!你得支棱起来啊!
放完假你要是拿不出71战来你就完蛋了!
成千上万的老少爷们会在后台质问你:你特么歇了那么多天!货呢!
节假日最可怕的一点,其实不是你有了时间,是你身边的所有人都知道你有了时间。
近来表达欲极度下降,身边人说我有一种充满慧根的感觉,时不时还随时入定。
我也在反思这个问题。
当初我看到科学期刊中说大熊猫这种动物发情相当困难,而且没感觉时你打死它它也不上。
我当初一度非常不理解。

我现在深深的体会到了大熊猫的繁殖困难问题到底是个啥原因。
就是缺乏冲动。
但我和大熊猫应该还是有区别的。
毕竟我每天要和好几万人进行心灵沟通,它是纯不行。

我一想到后面又要几乎连干八天中间歇那一天孩子还嚷嚷要去动物园我就不寒而栗。
假期已经过去一大半了,又是那种地球即将毁灭等着我去在一个个孤独夜晚扛着键盘去拯救的感觉。
那味儿又来了。

我的亲人们,咱们6号见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