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宇伟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字数 4k+ ·
2021年4月29日11时23分,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发射升空,准确进入预定轨道。它的成功意味着中国航天探索三步走战略,成功迈出第三步,宣告了中国开启空间站任务的新时代。
国家领导人在贺电中指出,天和核心舱发射成功,标志着我国空间站建造进入全面实施阶段,为后续任务展开奠定了坚实基础。希望你们大力弘扬“两弹一星”精神和载人航天精神,自立自强、创新超越,夺取空间站建造任务全面胜利。
此时此刻,我们不能忘记“两弹一星”的功勋科学家,不能忘记中国载人航天奠基人、“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而在两弹一星研制和中国航天事业发展初期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钱学森先生最重要的助手、创立两弹一星和中国航天事业的最重要合作骨干,却是一位鲜为人知的科学家和无名英雄。
1999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召开“两弹一星元勋表彰大会”,23位为中国两弹一星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获此殊荣,如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朱光亚、周光召等,他们的名字熠熠生辉,经常被大家提及。但其中还有一位是以烈士身份缺席领奖台的英雄。
他是唯一一位献身于原子弹、氢弹、导弹和卫星的全能者,1968年12月5日执行任务从核试验基地返航北京机场降落时牺牲,他就是著名两弹一星元勋科学家郭永怀先生,那一年,他只有59岁。
郭永怀牺牲那天,周恩来总理正在接待外宾,他的秘书走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总理随即脸色凝重。外事活动后,周总理为中国失去郭永怀而失声痛哭。
学贯中西
郭永怀1909年4月4日出生于山东省荣成县西滩乡郭家村。1929年夏,进入天津南开大学物理系预科班学习,预科期间,对他影响最大的是申长枨教授(著名数学家,哈佛大学数学系博士毕业,西南联大和北京大学教授),申先生为郭永怀打下了坚实的数学基础,为他以后专门从事力学理论研究创造了条件。
1931年7月,由于对光学的兴趣,郭永怀升入南开大学物理系。在物理系的两年,对郭永怀影响最大的是顾静薇教授(康奈尔大学本科、耶鲁大学硕士、密西根大学博士,中国第一位物理学女博士)。
1933年,经顾教授推荐,郭永怀插班考入北京大学,1933-1935年在北大物理系就读,毕业后留校做饶毓泰教授(芝加哥大学本科、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西南联大物理系主任)的助教并兼做研究工作,曾经和吴大猷教授(杨振宁、李政道的老师)等一起研究过喇曼效应。
1938年3月,郭永怀到西南联大,跟随周培源教授(加州理工学院博士、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西南联大物理系教授)做助教并学习流体力学,研究湍流理论。
名校名师育英才。1938年夏天,郭永怀考取中英庚款留学生,第二年9月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在数学系主任辛格(Synge)教授指导下从事研究,仅用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可压缩粘性流体在直管中的流动”的论文,并获硕士学位,受到辛格的赞赏。
辛格原籍爱尔兰,是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由于德军空袭来到多伦多大学,创建了北美第一个数学系。辛格的另一位中国博士学生是著名力学家、应用数学家钱伟长。
1941年5月,郭永怀到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读博士,师从于世界著名航空大师,冯·卡门(Von Karman)教授。他的博士论文研究了当时空气动力学最前沿的问题——跨声速流动不连续解的研究,于1945年获得博士学位。
冯·卡门的另一位中国博士学生就是钱学森。钱先生早于郭永怀毕业,郭永怀读博士时,钱先生已经留校做冯·卡门的助教,帮助指导郭永怀的博士论文。从那时起,钱学森与郭永怀有了了解,建立了信任。
1946年,W.R.Sears教授(冯·卡门带出来的第一个美国博士生)在康奈尔大学创办航空研究院,特聘郭永怀到康奈尔大学工作,成为当时航空研究院的三个主持人(Sears、郭永怀和Kantrowitz)之一。在康奈尔大学十年,郭永怀做到了正教授,因在跨声速流与应用数学方面的两项成果,驰名学术世界。

赤子回归
1956年1月16日,国务院副总理陈毅签署批复了中国科学院《关于成立力学研究所的报告》,中国科学院正式任命钱学森为力学研究所所长。从钱学森回国那天(1955年10月8日),到建立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从头到尾才3个月,可能是中国科学院历史上成立最快的研究所。
力学研究所创建初期,只有十几个人,人才缺乏。钱学森想到了远在美国的挚友郭永怀。1956年2月2日,他给郭永怀写信。信中写道:“永怀兄,接到你的信,每次都说归期在即,听了令人开心。已经把你的大名向科学院管理处‘挂了号’,自然是到力学研究所来,快来、快来!请兄多带几个人回来,这里的工作,无论在目标、内容和条件方面都是世界先进水平。这里才是真正科学工作者的乐园!
“快来,快来!”钱学森短短数语,渴望之情溢于言表。
为了能顺利地返回祖国,1956年在康奈尔大学W.R.Sears教授送别郭永怀的野餐会上,郭永怀当众将多年的论文手稿烧毁。1956年11月,在国外学习工作了16年的赤子郭永怀带着夫人和女儿经过宝安罗湖口岸回到祖国。
回到国内,郭永怀成为中国科学院力学所的班子成员,钱学森任所长,他任副所长。1958年他参与制定力学所的战略,与钱学森、杨刚毅(时任力学所党委书记)一起确定了“上天、入地、下海”为力学所的研究定位。
1957年,为培养急需的力学人才,中科院力学所和清华大学联合创办了工程力学研究班,分流体力学和固体力学两个专业组。在钱学森、郭永怀、钱伟长等亲自参与下,力学班共办了三届,学制是两年到两年半,总计招生324人。
郭永怀不但亲自讲授“流体力学概论”和“边界层理论”等课程,还担任了力学班一届的副班主任、二届和三届的班主任。力学班的毕业生成为当时我国力学和航天航空领域的科研、教学和工程技术的骨干,为清华大学、交通大学、浙江大学等准备了力学师资,为“两弹一星”、载人航天等重要工程输送了一批力学高端人才。

两弹一星全能专家
郭永怀视野开阔,富有远见,他的一些早期建议都已变为现实。1957年10月13日,他参加中科院关于苏联发射成功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的座谈会,谈到苏联发射人造卫星,是人类进入原子能时代后的第二件大事,对整个人类都有影响。
人类一向是在二度空间活动的动物,现在有了人造卫星的成就,就如爬高有了梯子一样,以后去宇宙活动,已经不是梦想,可以实现了。
1965年第四次星际旅行座谈会上,他做中心发言,讲到宇宙飞船的回地问题。像“东方红”卫星式飞船在返回到达空气层外缘时,它的速度是每秒7.8公里。对于星际旅行来说,这虽然是起码的速度,但就目前人类掌握的飞行技术来说,这仍然是相当高的。
比最快的超声速飞机的速度要高10几倍,从能量的大小来看,也是可观的。如果飞船的重量是5吨,它的动能就要比一列5000吨、每小时行驶40公里的火车的能量还大500倍。能量既然是这样大,怎样把飞船“刹住”,使它顺利通过大气层,并保证最后安全降落,变成为星际旅行在现阶段的一个关键问题。
今天中国的航天飞行、载人航天,早期在很多方面都受到过郭永怀的启发,不少航天人才也是他参与培养的。他不遗余力培养人才,经常给科研人员讲,搞科研要有三步棋:一是手上要干着;二是眼睛要看着;三是脑子里要想着。
郭永怀深度参与了中国的原子弹、氢弹、导弹、核潜艇、人造卫星等领域,1960年加入铸造核盾牌的行列,与实验物理学家王淦昌、理论物理学家彭桓武形成了核武器研究最初的三大支柱。
时任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核工业九院)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的经福谦院士回忆说:郭老在任我院副院长期间,参与并领导原子弹、氢弹原理攻关过程中的实验研究工作,在对核试验的重大技术问题的决策和组织领导方面作出了杰出贡献。在原子弹的研制过程中,他对一些关键问题的解决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如原子弹的引爆方式。他经过比较,提出“争取高的,准备低的”的方针,即以较高级的“内爆法”作为主攻方向,并采用特征线法计算炸药爆轰波,解决了这一难关,并迅速推广使用。
1962年为准备爆破第一颗原子弹,成立了场外试验委员会,郭永怀任主任委员,他经常与王淦昌等科学家深入试验现场,经常钻进帐篷与参试人员一起研制加工炸药。他亲自参加了我国第一个塔爆原子弹装置爆炸试验和氢弹爆炸试验,目睹了原子弹爆炸和氢弹爆炸的奇观。

以身许国
1968年12月5日,郭永怀从核试验基地回北京,因所乘坐的飞机失事,不幸牺牲。在清理现场时,人们发现郭永怀和他的警卫员牟东方紧紧相拥在一起,用身体保护着重要的绝密资料。
1968年12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授予郭永怀烈士称号。
1988年,张爱萍将军在郭永怀牺牲20周年座谈会上讲到:“当前以商品经济为主的时代,把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发展商品经济,是完全必需的。但是,我们绝不能把我们的人格也商品化,而变成商品。如果把自己付出的一切劳动,作为等价交换的商品,那就把自己的人格变成商品了。如果是这样的人,那就一文不值了!而郭永怀同志则是为人民富裕,祖国强盛而不计个人名利得失,是一个具有无私奉献精神和崇高品德的人。”
钱伟长回忆道:“1957年我已被错划为右派,以带罪之身不便和郭永怀教授保持接触,但他仍委托我做不记名的力学学报审稿工作。曾有一位‘名牌’大学的所谓知名教授,有一篇论文投给了力学学报,经我审阅时,发现竟有很多力学的基本概念是错误的,我提出论文中的五十一条基本错误并认为该文不宜发表,该教授向编委会提出了‘左派教授的文章不许让右派教授审查’的非议,郭永怀教授说:我们相信钱伟长的意见是正确的,这和左、右无关,公正地解决了这一无理的纷争。”
为了研究振动对实验设备的影响,郭永怀和王淦昌在坡度很大很颠簸的路上,在行进卡车上手扶着设备做振动影响的测试。他们用毕生的精力,终于为尚不发达的祖国造出了“两弹一星”,让中国不怕任何国家的恐吓。
关于郭永怀所做的工作,中国科学院院士、2012年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郑哲敏在《郭永怀先生的精神永存》中写道:郭先生的工作并不局限于力学所。仅就我所知,他担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物理系主任;承担三峡大坝抗核武器攻击的研究并进而为工程兵策划建立防护工程研究基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是我国防护工程研究的奠基人;他又是西南工程物理院的副院长,参加核武器的研制,研究核武器设计、投放并负责建设该院的结构力学实验室。
1980年1月16日,钱学森在《写在<郭永怀文集>的后面》一文中写道:“他把力学理论和火热地改造客观世界的革命运动结合起来了,其实这也不只是应用力学的特点,也是一切技术科学所共有的,一方面是精深的理论,一方面有火样的斗争。是冷与热的结合,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这是没有胆小鬼的藏身处,也没有私心重的活动地;这需要的是真才实学和献身精神,郭永怀同志的崇高品德就在这里!“
|李佩、郭永怀在康奈尔的家
郭永怀的夫人李佩(著名语言学家,西南联大本科、康奈尔大学硕士)在纪念郭永怀先生90年诞辰座谈会上发言说:“永怀不过是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响应国家号召,由海外归来建设新中国的三千个专家学者之一,当时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在大好的科学春天的气氛中,这一批人为了维护祖国的尊严,热忱地、积极地发挥了各自的聪明才智,带领他们的学生在当时一片一穷二白的我国科技领域做出了一件创新工程,并无私地把他们获得的知识传授给青年学生,使我国的科技界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建立起老、中、青相结合的兴旺发达的局面。”
值此天和核心舱发射成功及五一国际劳动节之时,谨以此文缅怀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烈士,并纪念所有为祖国获得尊严与安全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们!
“两弹一星”精神永存!
  • 作者工作单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