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圈内密探”名片关注我吧
今年选秀到底怎么了啊?
这《创造营2021》选手父亲疑被爆涉及传销的事儿刚过去,最近《青你3》的选手余景天也被扒出父母产业涉黄涉毒?
怎么着?这两家子做选秀还不够?还想battle一下谁家选手黑料更多?
是桃仔老了跟不上潮流了,还是这世界病态到失控了?
好了好了,吐槽归吐槽,这令人拍手叫“绝”的瓜咱们还是要好好吃一下的。

桃仔先给没追选秀的宝儿们补补课,介绍一下今天的主人公↓
余景天,《创造营2021》的热门选手,早前在加拿大以tony的名字参加过韩版《Produce X 101》,是唯一进入决赛圈的外籍选手,只可惜这节目在韩国就火了两季,到了他这季就没啥水花了。
国外出道失败,紧接着他就转战国内换了一家经纪公司,去参加了《青你3》,而且还在节目上极其骄傲的宣传了一波往年的“战绩”

舞台功力以当下的爱豆的选评标准来说,还是不错的,而且还一路成为了《青你3》目前为止“永恒的c位”,粉丝们打投也很猛。
按照他这发展势头来看,那c位出道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可是吧,这人一路顺的久了势必会摔一个大跟头,这还没等到余景天圆梦出道呢,就有人爆料说他父母的产业涉黄涉毒,而且还摆出了一系列的证据,证明自己所说属实。

首先爆料人先扒出了余景天和他哥哥一起开的画室“成都随心意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企业信息,从历史法人里找到了余景天母亲李勤的信息,而且她还是历史法人中资产最高的。
而在高管中出现的余萍,则是余景天的父亲,他们夫妻二人共同经营
了很多家公司,其中有一家叫做“四川景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企业,旗下经营了很多娱乐场所,有酒吧、KTV、餐饮、文化和娱乐综合项目等等。

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这家企业旗下那家叫“景立歌城
”的KTV,也就是爆料者所说的涉黄涉毒的产业之一。

然后桃仔就试着在网上搜索了这家KTV的相关信息,然后就搜到了以下这些打擦边球的微妙内容↓

而且在某些招聘平台或者找工作的帖子中,也有这家公司的招聘信息,而且还包含了很多肉体交易的行业黑话

而这家公司早就停更了的官方微博,早前发的内容也是各种性明示
后来有的人装作“消费者”加了这家KTV经理的微信后,发现其朋友圈也存在着大量涉黄信息

除了涉黄,景立KTV还涉嫌小药丸交易
2009年在某次清查行动中,警方在这家KTV里抓获了14名涉嫌吸d人员,并且被责令歇业整顿
这事儿过后,表面看起来这家KTV是歇业整顿了,但实际上歌城内部依然有不少“顾客”光临,而且在2014年的时候陪唱小姐还曾公然给顾客“推销”冰d。
在短短几年内,十几起贩毒案件还都恰好在这家KTV门口,要说这家KTV是个清清白白的小莲花,那桃仔是一万个不信的。

此事一出,不管是粉圈还是路人,都开始抵制起了余景天,还集体喊话271,让他退赛。

可余景天的粉丝呢?还拿着“他还是个孩子”、“罪不及子女”的话术给自家哥哥控评。
嗯.....上次出现这场面还是周震南那会儿。

事情发酵大了之后,余景天的经纪公司发表声明称他从未参与过网传的负面行为,也没有参与过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的活动。
最后的最后还警告
了一下对艺人攻击的网友们,不要再以讹传讹,否则我们是会告你们滴!

好嘛,网友们是在追查余景天父母是否存在涉毒涉黄行为,这公司好一个偷换概念,只否认了艺人没做过,却对艺人的父母只口不提。

难道这不是间接锤了余景天父母真的做过此事吗?
人间迷惑!

很显然公司这一则轻飘飘不具备说服力的声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等到上午10点多的时候,余景天的母亲赶了过来,称他们夫妻二人在2008年后就转让了全部股权,然后就一起去了加拿大生活。
但由于自己没有及时的进行工商变更,到了2019年回国才陆续办理了相关手续
,关于涉黄涉毒的事情自己完全不知。

乍一看言之有理,言辞诚恳,但仔细这么一琢磨....
这它喵的bug百出啊!
首先,景立KTV的众多涉毒案件纠纷发生的时间是在2005年-2008年
之间,正好是余景天父母的经营期内。

而且在2018年的时候,余景天的父亲还以景立KTV的个体业主的身份
委托他人与物业签订了相关租赁合同,其父母还以被告的身份卷入了和景立KTV相关的纠纷。

好家伙,这难道是出现了什么神奇事件?
难不成是有人冒名顶替你们夫妻?
说谎都如此没有技术含量?
余景天父母整出了个bug百出的声明洗脑粉丝,而粉丝们也像着了魔死的为自家哥哥洗白控评,还到处嚷嚷着要维权。

洗白话术千千万,“罪不及子女”最可笑。

“罪不及子女”的前提下是“惠不及子女”,优渥的家庭环境支撑余景天发展了各种烧钱的爱好,还能在加拿大住着豪宅别墅,开着保时捷。

等长大了,想进圈发展就进圈发展,若是国外出道失败,父母还能托关系给他找国内的经纪公司,在国内参加选秀。

他们靠着父母赚着肮脏污秽的钱,站在聚光灯下参加各种表演活动,但又有多少人看到他们脚下踩着的却是受害者的血和泪
缉毒工作者们拿着有限的经费跟敌人们生死搏斗,幸运一点儿的在缉毒工作完成后隐姓埋名,战战兢兢的活过下半生

要是没那么幸运的,很可能在缉毒工作进行到一半时身份败露,被敌人的酷刑折磨而死

有的人躺在毒资上少年成名,有的人却在黑暗中致死无名。

可笑的是,这些为国捐躯的人在死后没能得到一点美誉,甚至于被那些拥护所谓的“爱豆”、“偶像”的粉丝们诋毁的体无完肤
近两年来,父母被爆不当行为的偶像艺人不在少数,也似乎成了圈内常态

像之前被爆出欠款上亿元却拒不偿还的周震南父母,以及今年参加《创造营2021》选秀的周柯宇父亲被指开过传销公司,骗钱后跑路等等....
那次曝光后都引起了巨大的社会争议,可风波过后呢?
周震南依旧活跃到娱乐圈,综艺一个接一个的上,还成了选秀节目的发起人,甚至还妄图卖惨洗白;
曾一度被传退赛的周柯宇,最后依然成团出道,未来还要跟着团队继续混娱乐圈。
如果拿着充满罪恶的钱,也能过着衣食无忧、受人爱戴的日子,那人人势必会纷纷效仿。
如果继续放纵这样的风气下去,被带坏的就是你我的下一代。

可能会有人问,父母的过错,必须要由孩子承担吗?

不,当然不是。
只是他可以做一个无名而有钱的“好人”,但不适合成为光鲜亮丽,贩卖梦想的“偶像”。
偶像不是不可以做,但在决定要入这行之前,就要想清楚你是否可以担得起这份责任;

追星也不是不可以追,但别让你的人格和尊严,成了偶像实现梦想的祭品。
要知道,一个偶像的背后不止代表着他自己,而是代表着他背后巨大的粉丝体量,一个好的榜样,可以树立起好的社会风气,而每一个“余景天”的出现,无疑都是一次对公众认知的重创
赞同桃仔

点个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