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P仔
家人们,最近币圈讨论度最高的是什么?不是比特币,而是狗狗币。
关于狗狗币的来历,横发会在19年初就写过一篇《马斯克要带狗狗币上天了?》
写这篇文章时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两年之后的今天,马斯克成了世界首富,而狗狗币的价格距当时翻了100倍。
在马斯克看来,相比于三四十万人民币一枚的比特币,狗狗币是咱老百姓自己的代币,堪称“大币平替”。
因为发行量大(起初设定发行1000亿,后取消上限),价格低(当前一块多RMB一枚),所以狗币无关贫富,人人都买得起。
在马斯克的背书之下,还有知乎网友脑洞大开,说道:“突然有种预感,如果马斯克真的在火星建立文明,狗狗币应该是火星上的货币,到时水涨船高,价值意义深远!”
看起来,狗狗币的使命很崇高,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却改变了我对它的看法。
狗狗币暴涨的背后,可能不仅有马斯克,还有黑客和千千万万名受害者。
上周三晚上,我斟了一杯从潘子那儿买的“假酒”,准备舒舒服服地点开油管频道——脑洞乌托邦,瞅瞅最近又发生了什么猎奇事件。
这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脑洞乌托邦”的频道名称竟然变成了“Dogecoin Global”(狗币国际)。
脑洞乌托邦频道里原本上百部视频被删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两位白人男子在做狗币的“喊单”视频直播。
这是什么鬼?难道频道主小乌把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账号卖给狗币大佬了吗?
正当我疑惑之际,又看到许多小乌的粉丝在社区里发布消息,说忽然收到频道会员服务被中止的邮件。
再刷新“脑洞乌托邦”的频道页面一看,居然显示“违反社区规定”,已经被油管封号了。这时候,整起事件已经很清楚了:频道主小乌被盗号了。
除了主频道,小乌的副频道也同样惨遭毒手。单看主频道的粉丝量就已经超过了80万,单部视频的播放量更是达到了几十上百万。
要知道,油管的推送机制就是基于视频播放的数据算法来推荐的,这些历史播放量和评论量就是无形的资产。
如今视频被人删得一干二净,使得频道主小乌的几年心血化为灰烬,损失数目可以按百万来计。
在几十万粉丝的关切之下,次日,频道主小乌用小号发布了一则“情况说明”,带着哽咽的口吻表示:是自己不小心点了木马链接,导致主副频道一同被盗。
而这伙黑客的目的,正是想利用小乌频道的影响力,将狗狗币带出圈,让更多人为狗币抬轿。
从发现账号被盗的那一刻起,小乌便立即与油管取得联系,试图拿回自己的频道。
然而截至目前,小乌的主副频道仍然处于封禁状态,“Dogecoin Global”的名称显得格外扎眼。
经过一番检索,我发现小乌不是第一个遭遇黑客盗号“炒狗币”的中文自媒体大V,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根据“巴比特”的报道,最近炒起狗币来最起劲的那帮人,就是在咱华人开办的交易所。
“Binance、OKEx、Huobi三家交易所的交易量一共占了DOGE总交易量的60%以上。”
哪里还有客户,哪里就有市场。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最近黑客把目光转移到说中文的大V身上了。
黑客知道被盗号的频道很快就会被油管封号,所以,他们把目标设定在了粉丝量达到几十上百万的博主身上。只要速战速决,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人上钩,也是一笔不菲的收益。
那么,黑客又是如何做到从大V那里窃取账号的呢?
在看完一位台湾Youtuber分享的盗号经历之后,我不得不感叹一句:“防不胜防。”
众所周知,自媒体博主常常会在频道主页上挂上自己的邮箱,便于商务联系。
这时候,黑客会伪装成客户甲方,一本正经地发来一份公函,希望与你合作推广他的修图软件。
一般情况下,有金主上门,博主都不会拒绝,再上网一查这个软件,发现确有其事,所以很多人的戒备心就放了下来。
当你不假思索地同意合作,并为一笔价值不菲的推广合同金而沾沾自喜时,你已不知不觉落入了黑客的圈套。
黑客会告诉你,这次他们要推广的是软件的新功能,而这个新功能只有Beta测试版的软件才有。
喏,接收安装一下就可以试用了,说罢,对方就发过来一个压缩包。
作为一名负责任的博主,在推广商品之前先亲自试用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于是,你双击打开了exe安装文件,眼前是打着圈圈的等待符号。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反应,有些急躁的你开始联系对方,对方安抚道:可能是因为Beta版本还有很多bug,马上就找工程师来排查。
这时,你决定先去冲个澡,等半小时后再过来看。当你离开电脑之时,黑客的好戏可就开始了。
其实,这时候你的电脑已经被植入了木马病毒,设备已经完全被黑客远程控制了,包括摄像头。
通过摄像头观察到你已经离开电脑之后,黑客就会通过你的电脑登陆你的社交媒体账户(通过这种方式也能绕过双重验证),紧接着就是改邮箱获得账户的最高权限。
等你冲凉回来之后,就会惊讶地发现,你再也登陆不上自己的账号了。
黑客在盗取大V账号之后,就会重复开头的那一幕,将频道改名换姓,做一场关于虚拟币的直播,通过贴二维码或喊单的方式赚上一笔快钱。
这笔钱通常是几百万人民币。
从虚拟币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与黑客、暗网、灰产紧密联系在一起了。
过去,黑客往往以交易所为目标,在2014年那波比特币行情中,曾经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门头沟”(Mt.Gox),一夜之间就被黑客盗取了85万枚比特币,直接被薅破产了。
彼时,“门头沟”一度占据了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70%。
经过了近十年的技术发展,如今,黑客直接从交易所里窃取虚拟币已经不再容易。
于是,黑客们转变思路,转而开黑社交媒体大V的账户,再通过大V的影响力去薅粉丝的羊毛,使得攻击方式变得更为隐蔽和难以防范。
去年美国大选那会儿,就有几位年轻人黑进了推特大V的账户,发布虚拟币的诈骗广告。
这些推特大V包括但不限于马斯克、拜登、奥巴马、比尔盖茨、贝索斯、巴菲特、卡戴珊等社会名流,甚至连苹果、优步等公司的官方账户也未能幸免。
在四个小时之内,诈骗信息被黑客用这些大V账号从不同国家的IP地址发布了3000多次,盗取了超过12枚比特币,按今天的价格来换算,就是430万元。
都说爽子姐一天200万片酬赚钱容易,那么黑客运用虚拟币来搞钱的方式应该比爽子姐更上一层楼。
事后,有三位嫌疑人被抓捕归案,警方惊讶地发现,这些黑客一个19岁,一个22岁,还有一个未成年。而在统计受害人的钱包地址时,大多数被骗的用户居然都来自中国,只有25%的钱包地址属于美国用户。
回望虚拟币的开发初心,往往是奔着去中心化、金融民主化的美好愿望而去的。
可是发展到了今天,就拿比特币来说,挖矿矿场、交易平台、持仓主力都掌握在了财阀的手上。
这与当初中本聪十一页比特币论文中描绘的美丽新世界背道而驰。
由于虚拟币缺乏法规监管、匿名化和不可追踪性等特点,这又为黑客销赃提供了天然的温床。
试想一下,在虚拟币日益盛行的时代,谁掌握资本,谁掌握技术,谁就能为所欲为。
人类又来到了弱肉强食的丛林时代。
尼采说过: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地底的黑暗。
比特币、狗狗币等造富神话背后暗藏着哪些血腥故事,或许就像中本聪的真实身份一样——
设计/视觉:小李老师
召唤横财冲浪手↓
没给宿迁大学交过钱,敢说自己是养花人?↓
如何卖出滞销牡丹伞?给它一个信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