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视频号:<哈德逊河畔>看精彩小视频

美国媒体4月26日报导,一段在Twitter流传的影片显示,有疑似是印度人民党(BJP)成员的人士涉嫌灌新冠肺炎(COVID-19)病人饮牛尿(Gau Mutra),借此为对方“治病”,事件在当地引发争议。
《新闻周刊》(Newsweek)26日引述印度新闻网站ABP Live报导,影片在上周由执政印度人民党苏拉特(Surat)分部秘书长宾达尔(Kishor Bindal)上传至Twitter,他还写道是一名BJP成员正在帮助一名新冠肺炎病人。
影片显示,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手持装有黄色液体的容器,并站在一名较年长、正使用呼吸机的女病人旁边,然后他开始将黄色液体灌进女病人的口中,又尝试与她说话。
印媒ABP Live指,男子疑似向病人灌牛尿,在影片引发争议后,宾达尔把贴文删除。
    有网友担心女病人会将黄色液体吸入肺部,也有人写道:“这件事是不对的。(液体)正直接进入她的肺部,为何医院会容许他这样做?”
这次并非“牛尿”首次成为印度疫情期间的话题,路透社2020年3月便报导,一些激进印度教团体会使用牛尿来“预防”新冠病毒。例如有组织举行200人参加的“牛尿派对”,倡导饮牛尿可以对抗新冠病毒,印度还有民众用牛粪抹脸与洗澡,以为此可预防新冠肺炎。专家则对此嗤之以鼻,直指没有科学根据。
作为全球疫苗生产大国的印度,究竟是如何沦落到疫情恶化、床位不够、氧气枯竭、甚至遗体无处安放的境地呢?
宗教集会,信仰大过天
首先,印度的病例暴增和大规模盛会,尤其是大壶节,脱不了干系。大壶节每3年有1次,是印度教最大的集会。正巧今年就赶上了,也正巧今年的主办城市是哈里瓦,也就是印度的母亲河“恒河”流向印度北部的第一站城市。印度媒体之前预计今年的大壶节,有大概1亿到1.5亿的印度人跳进恒河“沐浴”,也就是说,超过十分之一的印度人,拖家带口,从全国各地坐着火车,摩托车,不远万里,跑来恒河聚集,不难想象画面有多壮观。
其实在历史上,大壶节就已经多次与瘟疫联系在一起。比如19世纪,霍乱就随着大壶节朝圣者的步伐在印度北部传播,也造成了大批民众死亡。
可能有小伙伴不禁要问了:印度政府呢?莫迪不管吗?
我们可以先用3个词解释:不敢、不愿、不能。
第一、不敢。印度是一个宗教大过天的国家。印度有100多个民族,2000多种语言。而使用人数最多的印地语,只有30%的人使用,也就是说,不管莫迪上台说什么,最多只有不到4亿人能听懂他说的是啥,其他人都得靠翻译。语言不统一,靠宗教来治理更能一本万利。所以,在宗教氛围的笼罩中,印度政府没有勇气站出来叫停大壶节,莫迪也只能靠嘴来劝。
第二、不愿。因为疫情原因,印度贫困人口增加至4亿,占了全球贫困人口的三分之一。政府自己都在期盼着大壶节能加快旅游业,复苏经济。
第三、不能,也就是没有能力做到。印度政府虽然不敢叫停,但制定了一些防疫规则,比如人群之间需保持至少1.8米的社交距离、佩戴口罩等等。大壶节管理委员会还发放了几百万个口罩,但许多印度人对戴口罩十分反感,把规定当空气。
   除了宗教集会,地方选举也成为“超级传播事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