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P仔
21世纪,最难的不是搞钱,而是脱单。
脱单之难,难于上青天,想必各位寡王们深有同感。
这种困窘,就连央视老父亲都忍不住来加一把火,把话题“中国超2亿人单身”送上了微博热搜榜,以示警戒和督促。
结果评论底下净是一群不争气的孩子,上热搜还给自豪了起来,完全没get 到重点。
这一次集体亮相,不仅没有让大家感受到社会性死亡的羞愧,居然还在评论区抱团取暖上了。
围观群众要是就此盲目相信这群人是主动单身,根本不屑于找对象,那绝对是没有看透他们的坚强。
不知道有多少寡王,明面上抱团单身,暗地里却在寻访脱单妙法。
前几天,一则名为“高校男生买姻缘伞求桃花”的话题就嗖嗖嗖地冲上了热搜榜,一下子道破了终极寡王——母胎solo们的努力。
“妙龄”男大学生,居然试图通过在床头挂“姻缘伞”的方式来摆脱单身,并且一众室友还推荐了粉色?
这怕不是洛阳景区的牡丹伞滞销,看到热搜上2亿青年单身,突然就来了灵感。
本以为这就是一则冲击KPI的搞笑新闻,想去评论区与大家一起“哈哈哈哈”,结果底下居然有人煞有介事地给主人公支起招儿了!
你瞅瞅,围观群众热心指点正确桃花位的样子,一看就是颇有研究。这一波一波的操作,平常就没少补课。
问题是,你们都脱单了没?还是妥妥的理论大师,就敢在线教学?
既如此,我就带大家看看,为了脱单,当代寡王们都有哪些迷幻操作。

都说脱单是门玄学,既然要搞定这门玄学,大师和神器是缺一不可。

说到这事儿,杭州青年们可算是有话头了,准叫你快去赶“1314爱的巴士”。
这辆“中意巴士”,一头通往灵隐寺,一头连着法喜寺,可谓姻缘和财富一线牵,一次赶趟儿,满足两大需求。
△杭州1314路爱情小巴
以往,灵隐寺最是热门,求财的信徒们络绎不绝,每回门口素斋都排长龙,爬完山下来,餐厅根本找不着落脚的地儿。
近来,随着春季到来,青年们的脱单需求旺盛,法喜寺跃升来杭最热门打卡地点。
毕竟,在寺庙求个御守,到家第二天立马就脱单的小作文,已经在赛博空间广为流传,寡王们自然是闻风而动。
而针对不能亲自到场的小伙伴们,还衍生出了代购服务,极致贴心。上一个桃花香这么盛的地方,还是樱花绽放时的鸡鸣寺。
不过,光有神器还算不上稳妥,尤其是针对母胎solo这类重大疑难杂症,必须要多重神力加持,向大师问姻缘就成了重点突破口。
可是,社畜们平常没时间出远门去追随大师的步伐,且打工人经常囊中羞涩怎么办?
在线蹭。
近来在赛博空间最具人气的大师,既不是坐拥佛光山的星云大师,也不是主持广化寺的学诚法师,而是持证上岗的唯物主义道士AKA新说唱Rapper姜云升。
这位的直播间,每晚都有一群需求迫切的民众苦苦等候,搜寻各类民间脱单妙法和神器,只等大师帮忙看看法子成不成。
有回直播,大师本意是想要教大家如何反击催婚,结果底下又是一群求看手相、求算桃花运、求问什么水晶最招桃花的群众,大概这就是天天嚷嚷着爸妈怎么不给包办婚姻的那波人吧。
“如何提升桃花运”成为信徒们咨询最多的问题。
面对满屏的玄学期待,唯物主义大师姜云升给出了至简箴言:洗头、化妆、出门。
大师和神器不渡寡王,寡王也不可能轻易放弃,我泱泱工商社会,岂能有财富搞不定的东西?
脱单教学班全网开课,拯救您的0情商;恋爱代聊,24小时在线,响应你的紧急需求;实在不行,许愿额度也卖给您,祝您脱单心想事成……
看看这五花八门又恰到好处的服务,不得不感叹,这就是有充足生产要素的快乐嘛!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孩子寡一辈子啦!

在普通单身狗还在为脱单而病急乱投医时,昔日华威大学经济系,31岁时还挂着母胎solo标签的博士学子,已经用才学破解了自己孤寡的秘密。

这位名为Peter Backus的理工男,收集大量数据并建立推算模型,最后得出了《没有女朋友的科学证明》,发表了令他人生进入高光时刻的论文。
在Peter的论证中,他采用的数学模型是德雷克公式(Drake Equation),某位天文学家用来推测可能与我们接触的银河系内外星球高智商文明数量的东西。
这一联系你细细品,敢情女朋友对于理工男来说就是一个语言不通、高深莫测的外星人?怪异中又有那么多一些些贴切呢。
言归正传,下面就是一个貌似非常复杂的公式:N=R*× Fp × Ne × Fl × Fi × Fc × L 
其中: 
博士把公式的参数换成了自己所需要的类型,即:
这么一番操作下来,在当时3000万英国妇女中,博士Peter算出每晚在伦敦遇见自己理想对象的概率是0.0000034%,也就是26名潜在对象。
这一结果属实有点惊人,于是细节怪又仔细端详了一下各类参数详情,这位大龄博士的要求属实不低:
首先,他不想异地恋,所以只接受位于伦敦的女青年;
其次,他自己虽然31岁了,但是找对象的范围是24~34岁,能看得出来这个上限已经是写得相当勉强了;
再次,学历还得匹配,不然担心缺乏共同语言;
最后,还要加上对方得单身、得看得上他、得能与他过得下去这些前提。
讲真的,26位我觉得算多了。
博士这么测算了一圈,不仅证明了脱单的难度,也验证了一个非常朴实的道理:基本上,寡王都是自找的。
他们的主要特点是:一、宅;二、要求高;三、净在没用的地方瞎努力。
大家可以对号入座一下。

寡王们的代表性症结既然已经找到,是时候来几剂汤药了。

首先,“宅”这个问题普遍存在,寡王们的灵魂能在赛博空间腾飞,肉体却时常以瘫痪的姿势依偎在床上、沙发上,甚至地板上。
所以,我总是怀疑,大家能在法喜寺、鸡鸣寺、灵隐寺……这样的地方求得姻缘,其真谛在于:香火鼎盛的寺庙人气充足。
比起玄学,可能是增加碰见活的异性的概率,提高了脱单的几率。强烈建议,热门景点该去还得去,被动脱单指日可待。
△法喜寺
说到“要求高”这件事,对它的理解一定要辩证。
只有极少部分人是单纯的要求高,处于低估对方且拎不清的状态;绝大部分人都搞不明白想要个什么样的对象,反正照着社会标准来。
但社会标准是远超于实际情况的,人内心标准的潜在层面也远远多于实际情况。虽然嘴上嚎叫是个女(男)的就行吧,但心里都想得可美了。
因此,很多人在寻觅爱情的道路上一再错失,总想着前方有更好的选择。这也无可厚非,可对于简洁高效的搞钱人来说没有让这些过客发挥出效用才是最大的错误。
其实,这就是苏格拉底的经典问题:“如何在无法回头的情况下,找到最大的那个麦穗。”即在可能的范围内,我们如何找到自己的最优解对象?
博弈论给出了答案:根据“最优停止法则”,假设你一生中会谈100次恋爱,前37次用来明确你的择偶标准,在后63位中遇到第一个高于你择偶标准的就是最优解。
这意味着你需要建立足够大的样本池,找到你能够与之匹配的那些特点,在收集到足够的数据之后,果断买定离手。
只有让生命的“过客们”发挥出最大效用价值,才能为你最优解的将来奠定良好的基础。
言外之意,在没有确定最适合你的标准之前,不要以一个完美主义的心态去刻画另一半(这样的结果不是寡到最后,就是落入PUA王陷阱),走下神坛,离开沙发,去接触不同的人群。
至于,“净在没有用的地方瞎努力”这一点,确实是我们常常会犯下的错误。
小时候,我们总是被“木桶效应”所教育,所以会过度地关注自己的短板,反而让长板形同虚设。
实际上,在恋爱和婚姻这个充满竞争的市场中,拼命补齐自己的短板,无论是在时间还是可能性的问题上,性价比都是极低的。
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听到很多人抱怨:为什么那个男生/女生长得这么不好看,旁边的男朋友/女朋友却惊为天人?
通常情况下,普通人会直接将其归咎于资本的力量,但实际上并不尽然。
同征择偶,即美女与俊男约会,门当户对者结婚这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特性基本是被烙印在人的内心深处的。
可我们不能忽视另外一个现象,当社交网上“同征择偶”的呼声越高,其背后体现的真实是“不同征”的情况可能已经越发成为某种趋势。
造成这种趋势的原因可以从两方面进行分析:一是,理论上的“同征”与现实中“同征”的差距;二是,长板优势的竞争力。
就拿婚恋中最常见的考核因素——美貌——来举例。
在美颜和滤镜干扰着颜值辩证的时代,美貌的通货膨胀已然成为现实。
一部分人因此高估了自己的美貌,另一部分人因此高估了他人的美貌,从而进行了自我低估。
这种信息不对称是隐形的,自我低估的人自此降低了对他人颜值的要求,成就公主与野兽组合。
而因为自我高估在市场中充满自信值的朋友,会出现两种结果:一是凭借莫名的底气博得美人/美男归来,而另外一种则是在无数次的被打击中出现了适应性过程。
所谓的适应性的魔力在于,发现自己追不到那些吸引力非常强的人时,对方也变得不那么吸引人了,又称为”酸葡萄“心理。
但这绝不是意味着变得愤世嫉俗,而是热情并学会了接受现实。
他们会逐步降低自己对美貌这类肤浅外在条件的标准,硬生生地将所谓的美貌缺憾都给看顺眼了,将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了其他侧重条件上面。
而这些侧重条件,对应的正是前文中所提到的长板。
如果有人耽于颜值焦虑而迟迟不肯踏上脱单的赛道,那真是大可不必。
美貌是非常虚幻的东西,所谓的主流审美,只是拥有更多话语权的那波人占据优势而已。
无论如何,在美貌通货膨胀的时代,抛却颜值对自信的影响程度,不断修炼自己真正的长板,脱单之路才能披荆斩棘,
参考资料:
男人装《科学证明:找不到女朋友太TM正常了》
设计/视觉:小李老师
召唤横财冲浪手
明明没啥人看电视了,可电视怎么还涨价了?
淘宝魔性设计师,从零起步很励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