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子
来源: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ID:FranklinReadingClub)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前段时间,平均年龄74岁的爷爷奶奶们在央视网络春晚唱响歌曲《少年》,让全网沸腾,无数观众为他们的活力和激情所感动。
他们来自清华大学上海校友会艺术团,他们身穿白衬衣、黑色西装马甲,戴着红领结,头发花白,表情丰富,齐刷刷地挽起袖口合唱“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活力满满,热切动人。
网友看到他们的视频后,纷纷留言:
“这才是真·少年。”
“谢谢老一辈们的付出。”
“果然气质和心境是不会被岁月磨平的。”
“愿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除了感动,还有不少网友表示羡慕:
“但愿老去的那一天,我们也可以像这些爷爷奶奶们一样保持青春活力。”
这支艺术团的成员可不简单,50年前,他们都是清华大学理工科的学霸,其中有很多人都是从校园走到婚姻殿堂的眷侣,他们以身许国,无愧芳华,他们的爱情故事历经风雨,真挚动人。
燃爆全网的他们,曾是怎样的“少年”?
面对质疑,依然初心不改

程不时,出生于1930年,是合唱团最年长的“老大哥”。
他是新中国第一代飞机设计师,也曾是学校里的首席小提琴手。
幼时目睹日军飞机的狂轰乱炸,学航空是程不时从小就有的志向。
那时的中国,航空专业领域一片空白,尽管亲友、老师都断言“学航空没前途”,程不时还是毅然决然考取了清华大学航空系。
1970年,程不时接受组织调派来到上海,参与设计我国第一架大型喷气式客机运-10。
当时办公地在上海一个废弃的机场,地方不够,就在集装箱里拼几张桌子。
上海的夏天酷热难当,为了不让汗水滴到图纸上,他们用报纸把手和脚包起来。
他们经手的数十万张设计图纸,可以铺满一个飞机场。
当时有人不相信,冲着程不时讲:“你们设计飞机,飞得起来吗?”
程不时听了很生气地怼回去:“你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我们吃的就是这个饭,学的就是这个学问,干的就是这件事,为什么飞不起来?”
内心强大的人,不会被怀疑的声音所吓倒,程不时的心中始终有一个飞机梦。
2002年,退休在家的程不时接到电话,受美国红星飞行员协会的邀请参加编队飞行。
就这样因缘际会,72岁的程不时登上了他27岁时设计的飞机。
有人如此评价:“哪怕你没设计过别的飞机,设计过初教-6飞机,这一辈子就够了。”
如果你在27岁时创作的作品,能够在数十年后依然受到好评,也会觉得这辈子值了。
即使面对质疑的声音,依然初心不改,即使面对艰苦的条件,依然不放弃热爱的事业,不负青春,这是少年。
干惊天动地的事,做隐姓埋名的人

张利兴和朱凤蓉,是合唱团中的“将军夫妻”。
两人都是上海吴淞人,他们在17岁时离家赴京读书,直到70多岁退休才正式回到故乡。

张利兴和朱凤蓉是高中同学,后来在清华园重逢。
从清华工程学系毕业后,张利兴毫不犹豫地奔赴新疆马兰核试验基地。
当时学校里没有谈恋爱的风气,离别前,张利兴鼓起勇气,和朱凤蓉拍了一张合影。
这张珍贵的照片,成了连接两人缘分的礼物。
一年后,26岁的朱凤蓉也毕业了,她收拾行李、带着两箱课本,追随爱人的脚步来到大漠深处。
让这对年轻人始料未及的是,由于张利兴的家庭成分,他们被组织要求终止恋爱关系。
两人一商量,决定闪电式地结婚,第二天就去办了手续。
戈壁素来被称为“最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荒原上只有一片空房子。
在没日没夜做实验的日子里,不乏惊险有趣的经历。
朱凤蓉记得,有次在下班路上遇到一头狼,打着手电筒看到狼的眼睛,她第一反应是摘下皮帽子砸过去,刚好打在它的脑袋上,所幸她平安地度过那个夜晚。
张利兴家里有一个保温杯,上面有一行字: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他们夫妇二人志同道合,相互搀扶,在茫茫大漠一待就是几十年,中间其实有机会离开的,但是他们选择了坚守。
拿起泛黄的旧照片,朱凤蓉淡淡地说:“也不是只有艰苦,也很美,有雪山,也有蓝天。”
大漠的风沙带走了他们惊天动地却又隐姓埋名的青春,带不走她脸上的笑容。
当岁月如潮水般流走,故乡早已变了模样,而她乐观的心境一如往昔。
苦中作乐,落子无悔,这是少年。
“她那么好,我也不能太差”

刘西拉,是合唱团的团长,他和妻子陈陈相识于清华园。
1956年,陈陈以数理化三门满分的成绩考入清华。
她本来只想一心专注念书,却被选为学校的钢琴队队长。
刘西拉喜欢小提琴,后来陈陈成了他的钢琴伴奏。
当时乐队里的朋友跟刘西拉讲:“你这个伴奏的水平可比你高多了。”
刘西拉觉得:“她那么好,我也不能太差了。”
他们每个星期花半天排练,有时排练完刘西拉会送陈陈回宿舍。
在同学眼中,他俩是当之无愧的“金童玉女”。

学霸就是学霸,连撒狗粮的方式都别具一格,刘西拉是这样形容妻子的:
“她就像莫扎特的音乐一样,就在严格的节奏和没有强烈的对比下,有深刻的内涵,这就是陈陈。”
研究生毕业后,他们响应号召,奔赴大西南投入祖国的建设工作。
刘西拉在成都,陈陈在德阳,相距71公里,每个礼拜的休息日,刘西拉都会来探望陈陈,坐火车要一个多小时,骑自行车要三个半小时的路程。
有一次,大水冲断了铁路线,没有火车,连自行车也骑不了,他硬是扛着自行车,一步一步走到陈陈面前。
如今80岁的刘西拉,日程安排得和年轻人一样忙碌,每个星期除了参加排练,他还要给同学们上10节土木系的专业课。
“她那么好,我也不能太差”,在车马很慢的年代,认真地爱一次,这是少年。

当你老了,也很可爱

赵玉贞,清华大学1962级无线电系。
她在上海石库门长大,从小就喜欢唱唱歌。
在清华读书时,因为爱唱歌,赵玉贞结识了同年级的小提琴手平涌泉
一直到毕业前夕,一位同学给他俩牵了线。
毕业后,他们奔赴东北某水电站支持建设。
不幸的是,参加工作的第二年,怀孕7个月的赵玉贞不慎跌倒,他们失去了第一个孩子。
为了缓解妻子的悲伤,平涌泉拖人买了一本书《革命歌曲一百首》,赵玉贞就天天唱,把里面的每一首歌都学会了。
那时,唱歌真的解决了情绪问题,帮她走出了阴影。
退休后,为了提高歌唱水平,赵玉贞一直在老年大学学习声乐,至今已经超过12年。
如今的赵玉贞,走在路上也哼着小曲儿,开心得很。
看着这样开心的老人,莫名觉得可爱。心中有爱的人,值得被爱。
不是每一位老人,都有如此豁达的心境。
知足常乐,因为热爱生活而快乐,因为小小的幸福而满足,这是少年。
央视网络春晚的舞台上,这群老人的笑容像花儿一样灿烂。
然而观众没有看到的是,正式登台前,他们被一位年轻女导演的话惹得抹眼泪。
导演对他们说:“昨天你们的彩排很成功。看了爷爷和奶奶们的表演,我们再也不为将来变老而恐惧了。”
听了这句话,老人们都忍不住哽咽。
原来《少年》排练之初并不顺利,由于此前较少接触流行唱法,队员们的录音难以过关。
但是他们没有放弃,一字一句地抠,一字一句地练,从下午练到晚上9点,晚饭也只简单的包子和牛奶应付一下,直到全部唱对,终于如释重负。
他们还和年轻时一样,热爱一件事,就不惜一切把它做好。
在采访中,刘西拉这样说:“我们如果再有一辈子,会不会比这辈子过得更好,很难说,因为我们不一定有这个机会,能看到中国的跃进。”
每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但每个人又像在诉说同一个故事。
那个年代,他们在各自最美好的岁月里,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挥洒热血。
他们是真正的民族脊梁,值得被铭记。
青丝变白发,赤子心不改。
他们的前半生,因为奉献而快乐,追求事业也守护爱情。
他们的后半生,因为快乐而分享,传递出热气腾腾的力量。
光阴荏苒,他们已不再是少年,但仍拥有少年之心。
正如苏东坡笔下:“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时间可以改变我们的容颜,却改变不了热爱的温度。
时间会带来眼角的皱纹,却带不走一个年轻的灵魂。
当你老了,依然可以选择滚烫的人生。
当你老了,依然可以如少年般可爱。
点个在看,愿你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END—
作者简介:,富书专栏作者,和500万人一起升级生活认知,知乎@富叔、头条号、微博@富书,本文首发公众号: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ID:FranklinReadingClub)
喜欢这篇文章
别忘了点“在看”哦~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