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篇的文章里,通过每篇6500字的优质原创

逻辑梳理出真实的中国历史脉络

点击下方关注小吏

望着这个歌舞升平一团和气的国家,慕容恪在死前使出了最大的努力推荐自己的好弟弟慕容垂。
为啥他推荐慕容垂呢?
因为他这兄弟能打,从13岁就是军中杀神,这辈子和他一样没打过败仗。
眼下能“救”这个国家的,也就只能靠战无不胜了。

365年,慕容恪带着慕容垂去共平洛阳,随后任命慕容垂为都督荆、扬、洛、徐、兖、豫、雍、益、凉、秦十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荆州牧,镇守鲁阳(鲁山县)。
慕容垂都督十州军事,总控黄河以南,南防桓温,西顶苻坚,这是慕容恪在逐渐打造下一任军界核心的信号。
也许慕容恪是想逐渐培养慕容垂接班,毕竟365年时他还亲自带队南下征战,身体好的不得了,没必要一下子就放权让慕容垂进核心班子。
但谁也没想到一年后自己的身体就不行了。

甭管你多牛,只要你躺在了病床上,一切就都开始脱离你的掌控。

你觉得国家交到慕容垂手上出不了乱子,但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想。

好不容易把你这个老不死的盼死了!怎么可能再让一个老不死的站在台前!而且这个叔叔辈的还这么年轻!
他要是真老而不死咋办?
况且慕容垂跟先皇慕容儁的关系几乎是明面上的撕裂,慕容儁当年是想借着巫蛊之狱搞死慕容垂的,慕容垂涉险过关后娶了原妻子段氏的妹妹作为继室,然后时任皇后的可足浑氏又找茬把人家废了,安排了自己的妹妹长安君嫁给了慕容垂做枕边间谍。

皇室是绝对不敢让这么一个仇家做总统六军的大司马的!

慕容垂如果想要上位的话也只能指着你慕容恪利用自己的政治力量和威望去扶上马送一程。
但现在你自己都上不去马了,你咋扶你这兄弟呢?

前燕的生死存亡其实只有一把解题的钥匙,就是你慕容恪。

你过早的离开了燕国人民,前燕的剧本也就到头了。
最终,慕容恪死后,年仅7岁的慕容冲被安排为了大司马,慕容评毋庸置疑的成为了政治一把手,被慕容恪禁锢了7年的可足浑皇太后也解开了封印重新参与朝政了。
367年到370年,慕容评做了三年的一把手。
前燕亡了。
其实前燕在这三年的时间中,面临的局面颇有点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感觉。
别看前燕已经混乱成那个样子了,但一度甚至仍有机会去统一中国北方。
慕容评这位爷在历史上的风评非常差,既无能又腐败还昏庸,按说跟他这区区三年的执政时间比起来,并不至于如此口碑。
这哥们之所以会如此臭大街,主要是在这三年赶上了三件事。
这三件事,都是决定中国历史走向的大事件。
这位爷,非常有水平的全都搞砸了。
第一件事,就是前燕错失了自己民族在中国历史上最好的一次机会。
苻坚继位后的第一波反噬在367年时扑过来了,四位把守重镇的王爷造反了。
早在364年时,汝南公苻腾(苻生弟)谋反被杀,当时王猛说苻生的弟弟尚有五人,建议苻坚除去五人,否则终会为患。
苻坚没听。
365年,北方匈奴铁弗部的刘卫辰和曹毂叛乱,苻坚御驾亲征。
八月,苻坚大军斩杀了曹毂的弟弟曹活,曹毂请降,苻坚迁其豪贵六千多户于长安,万人敌邓羌讨伐刘卫辰,在木根山将其成功逮捕。

九月,苻坚到了朔方,巡视安抚各杂胡部落,因为北方拓跋部的威胁原因,苻坚宽恕了一辈子叛变成性的“五胡版吕布”刘卫辰,让他继续统领部众驻守北境。
这个时候,时为征北将军的苻幼(苻健12子)趁机领兵反攻长安,驻守长安的李威领兵击斩苻幼成功平乱。
苻幼起事时还暗中联结了自己的八哥征东大将军、并州牧、晋公苻柳(苻生弟)和征西大将军、秦州刺史、赵公苻双(苻坚弟)。
结果苻坚事后因为苻双是自己的同母弟没能下狠手放弃了追究,自己的亲兄弟没处理,苻柳自然也就没办法清算了。
兄弟互杀这事写到这个时候已经麻木了。

苻坚也是没办法,他在继位的铁腕镇压后,对于周边的要紧岗位只能相信自己家的人,他的哥哥苻法被他妈弄死了,他的三弟苻融此时是禁军将军,苻双镇秦州还参与了谋反,自己的孩子们又都还小,太子苻宏此时刚刚10岁,所以他对这帮兄弟们的任用也是很无奈的。

但权力的道路上是有很多无可奈何的死路的,你亲兄弟都恨不得你死,更何况苻生的这帮兄弟呢!
结果就在慕容恪死后不久,上次没被处理的苻双和苻柳又联合了时为镇东将军、洛州刺史的魏公苻廋(苻生弟)及安西将军、雍州刺史的燕公苻(苻生弟)武起兵作乱。

苻坚厚道了半天的最终结果,就是所有兄弟都觉得自己可以搏一把。
谋逆作为“十恶不赦”之首,是有道理的。
所有有参赛资格或者有点资本的同志一旦都觉得参赛成本不那么高的时候,对于整个社会将是最大程度的损耗。
367年十月,苻双据上邽、苻柳据蒲坂闹起了叛乱,苻庾据陕城(三门峡市)、苻武据安定(泾川县北)响应,四公各据州郡起兵反叛。
苻坚再次厚道,送去信物劝其罢兵,答应一切如故,不作追究。(坚遣使谕之,各啮梨以为信)
结果那哥四个没有任何动摇,铁了心就要搏一把。
368年正月,苻坚派后将军杨成世、左将军毛嵩分别讨伐上邽和安定,派辅国将军王猛、建节将军邓羌攻打蒲阪,派前将军杨安、广武将军张蚝攻打陕城。苻坚命王猛一路和张蚝一路全都在离城三十里处坚守,避免摩擦,等平定西线后再开启东路战事。(坚命蒲、陕之军皆距城三十里,坚壁勿战,俟秦、雍已平,然后并力取之)
苻坚为啥要这样安排呢?
首先避免同时开打后处于四面受敌的窘境,与此同时防止进逼太快让蒲坂和陕城投降前燕。

貌似挺有理的是吧,其实从战略上来讲,苻坚犯了个很大的错误:不是你觉得逼得不紧人家就不会里通外国了,这是东西国际潜在威胁谁更大的问题。
西面的前凉威胁很小,东面的前燕这个巨无霸明显是更大的敌人。
东线这两路跟前燕接壤,而且一个蒲坂,一个陕城,全都是关中咽喉,是前燕西进关中的最大障碍。
苻坚应该第一时间平叛东部堵住前燕的前进之路,西面的前凉和陇西能掀起多大的风波!
结果就是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苻廋将陕城投降了前燕,请求前燕出兵接应。
(秦魏公以陕城降燕,请兵应接)

前燕迎来了入主关中的最好机会。
苻坚随后吓得尽起所有精锐屯兵华阴,并派出了大量间谍去向慕容评行贿。
慕容暐听到前秦乱了以后在班子会上讨论了救陕城这事,结果被一心一意搞四风而且收了苻坚礼的慕容评给否了,表示秦国如今虽有危难,但也不容易图谋,主上虽然神明,但不如先帝;我们的能力,又无法和慕容恪相比,咱们能闭关保国就行了,平定秦国这事不是我们这届领导班子该干的事。(慕容评素无经略,又受苻坚间货,沮议曰:秦虽有难,未易可图。朝廷虽明,岂如先帝,吾等经略,又非太宰之匹,终不能平秦也。但可闭关息旅,保宁疆埸足矣)
结果慕容皝的幼子范阳王慕容德上疏表示此时秦土四分,可谓弱矣!时来运集,天赞我也!天与不取,必受其咎!好机会实在太难得!建议皇甫真率并州、冀州的兵众直接开向蒲阪,吴王慕容垂率许昌、洛州之兵去陕城解救苻廋,太傅慕容评总领京师禁军作为二将的后援,把檄文洒向三辅地区,咱们大燕统一天下的时刻到了!
慕容暐被说动了,但随后又被慕容评给按下了。
(暐览表大悦,将从之。评固执不许,乃止)
慕容评这边拿了苻坚钱搁那扮演和平老大爷,那边的战局则令后世的慕容复们无比扼腕击节!
苻坚派去的西路军根本打不动!
杨成世被苻双的手下苟兴打败,毛嵩被苻武打败,分别逃回长安。
苻坚只得再派宁朔将军吕光、武卫将军王鉴等率军三万再伐苻武苻双。
战事拖到四月,东边二公已经反攻下陇山打到榆眉了(千阳县东)。
西线战场让长安开始风声鹤唳,此时四公叛乱已经过去半年了,之前留给了前燕大量的时间去抉择和准备,蒲坂和陕城能够不战而得,此时要是真出兵也许就真赢了!
苻坚焦头烂额之时,当初和万人敌张蚝单挑胜利后的吕光再次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王鉴欲速战,吕光说:现在贼兵士气正盛应该等等,他们下了陇山后勤跟不上的!等他粮尽后咱们追他必定大获全胜!

吕光用拖字诀和西边二公对峙,二十多天后先锋苟兴退军,吕光等人开始追击,先是追垮苟兴,然后将苻双、苻武联军击败,斩首一万五。
底子薄的苻武放弃了安定和苻双逃归上邽。
西边有了突破,东边也开始出现转机,蒲坂的苻柳多次出来挑战,王猛不应战。
五月,苻柳认为王猛怂了,留长子苻良守卫蒲阪,自己率兵二万西进长安。
苻柳的这个预判错的离谱。

因为苻柳这个位置最重要,是河东跟关中的咽喉,所以苻坚派的也是前秦最强组合,王猛和邓羌。
苻柳开拔一百多里后,邓羌率精锐骑兵七千人趁夜奔袭,大败苻柳,苻柳撤军时再被王猛半路截击,除了数百骑兵跟苻柳逃回蒲坂外几乎全军覆没。
王猛、邓羌跟进围城开始了猛攻。
七月,吕光等打下了上邽,斩杀了苻双、苻武,余罪不论,左卫将军苻雅(宗室成员,出处不详)接替了秦州刺史,长乐公苻丕(苻坚庶长子,年15岁)接替雍州刺史。

九月,王猛等攻下了蒲阪,杀了苻柳全家。
随后苻坚令王猛驻扎蒲阪,派邓羌引兵和王鉴等会合攻打陕城。
十二月,邓羌张蚝攻破陕城,苻廋被苻坚哭着赐死,但接着厚道的赦免其七个儿子,还让其长子袭任魏公,其余的儿子全都封为县公。
苻坚给出的理由是:“天下是高祖的天下,高祖的儿子不能没有后嗣。
战后,范阳公苻抑(宗室成员,出处不详)为征东大将军、并州刺史,镇守蒲阪,邓羌为建武将军、洛州刺史,镇守陕城。
四公叛乱闹腾了整整一年,才算完事。
这一年中,东边和南边各种看着。
前秦几乎是以一种非常罕见的姿势,在大乱世中的大内乱下,从从容容的完成了内部整合。

东边的慕容大爷确定自己这届班子是混吃等死的定位同时,南边的桓大爷貌似也搁那天天仅仅局限于纵览国际时讯。
这并不苻合桓大爷的套路。
因为桓大爷向来是看别人要掉井里时会去推一把,看别人要掉沟里时跟上去踹一脚。
桓大爷这次并没有上前秦那掺和一脚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第一,伐前要走武关道,但前燕的慕容垂就在不远处的鲁阳。
自己扎进关中后万一慕容垂捅了他的后门咋办?
第二,打前秦水路使不上劲,图中的那段黑色路线全是后勤噩梦的陆运,第一次的桓温北伐实际上就吃了粮草不济的大亏,成本太高。
更关键的是,即便将前秦打下来了,后续的保养费用呢?

那么大的关中,要多少驻军去设防?
要多少粮食养活这些驻军和兵荒马乱后的三辅大地呢?
尤其前燕一直没出手,万一自己给他人做了嫁衣裳呢?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打关中对桓温本身的权势增长来看并不合算。
往西打,他需要不断向东面求援,需要扬州方面的粮草配合。

他无法从北伐的过程中,挤压掉长江上游的其他势力,从而完成一家独大。
而往另一个方向北伐,则水路成本和政治目的全都能够达到自己的预期。
所以自从一伐前秦之后,这些年桓温的所有施压全都用在了东边。

此时距离桓温二次北伐姚襄,已经过去了13年。
这13年中,桓温用力的方向全部指向了长江的上游,也就是豫州、扬州、兖徐二州。

此时的东晋,地图上看面积是相当不小的。
在桓温一伐前秦的时候,当时手中掌控着东晋的西南江山的荆、益、梁、广等州。
东晋别看地图上貌似超级大,名义上的州有一大堆,但实际上真有实力的就是沿着长江的那一条经济带。
也就是上面的益州、荆州、江州、豫州、扬州、徐兖二州。(益州、荆州、江州的地盘都少画了,主要突出这个时代有利用价值的地区)
所以东边桓温没掌控到的那块地方别看小,实际上地皮相当值钱。

这段时间的江州在徐宁手上,豫州在谢家手上,徐兖比较复杂,主体是在郗家手上,扬州基本上属于司马家自留地。
这段时间江州的位置比较重要,他属于长江上下游间重要过渡的一个地区,而徐宁本人,则是当年通过桓温的老爹桓舜举荐走上仕途的。
在二次北伐成功恢复洛阳后,桓温再进了一步,大约357年左右,桓家的桓云(桓温二弟)接替了徐宁的江州刺史,拿下了江州这片本来就倾向于桓家的地盘。
至此,整个西、南被桓温打通了。
桓温也是从此时开启了打通长江之路。
桓温再往上走的关键阻力,在豫州和徐兖二州。


豫州自344年开始,就是谢家的地盘了。
这个谢家,开启了门阀政治时代后半场的桓谢对抗。
这两家的上升路线其实非常相似,两家后人上位的路数也几乎如出一辙。
首先就是这两家的名头在永嘉乱前都比较一般,桓彝和谢鲲作为给后人搭台子的第一代开拓者均成功杀入“江左八达”之列。
桓彝是在王敦之乱中立功,苏峻之乱后死难,为桓温攒足了上台面的军功,而谢鲲则因为是王敦的人,但在首次王敦之乱时劝阻王敦的"清君侧"之谋,并且没完没了的大庭广众劝王敦忠君爱民从而站队成功。
323年谢鲲就死了,其子谢尚后来在庾家批量死兄弟的那几年和桓温一样上位成功。
桓温在庾家最后一任的庾翼死后拿下了庾家的荆州果实,而谢尚则是在一年多前庾冰病逝的时候,被朝廷任命都督豫州四郡军事,兼任江州刺史。
司马家想趁庾家出殡抢回江州和豫州,但被庾翼先发制人抢回了江州,谢尚最终改任为西中郎将、督扬州六郡诸军事、豫州刺史、假节,镇守历阳。
在345年这一年,谢家掌控了豫州,谢尚死后堂弟谢奕接管,豫州成了谢家的自留地。
到了358年八月,谢奕死了,此时已经北伐完洛阳的桓温开始对长江下游集中发力,运作出镇江州的桓云再往前顶去出镇豫州。
结果被时任尚书仆射的王导侄子王彪之阻挠,琅琊王氏发表了意见,最终谢家保住了豫州的地盘,谢万成为了豫州刺史。

同月,徐、兖二州刺史荀羡生病,以郗鉴之子御史中丞郗昙为军司。
年底,荀羡疾重,郗昙正式被任命为北中郎将、都督徐、兖、青、冀、幽五州诸军事、徐兖二州刺史镇下邳,徐兖正式回到了郗家的手上。
359年冬,慕容儁病重,两位新上位的小年轻开始北伐。
这位谢万,跟殷浩一个德行。
谢万豪放自负,对人傲慢,比较擅长清谈啸吟,真正的行军打仗啥都不懂,他哥哥谢安(门阀时代最后一位牛人)曾经劝他你现在是军中主帅,万不可傲慢清高,哪里有牛X轰轰能成事的啊!
(万矜豪傲物,但以啸咏自高,未尝抚众。兄安深忧之,谓万曰:汝为元帅,宜数接对诸将以悦其心,岂有傲诞如此而能济事也!)

于是谢万当着他哥的面召集众将,用如意指着诸将说:诸将皆劲卒!(万乃召集诸将,一无所言,直以如意指四坐云:“诸将皆劲卒)
这让诸将相当愤怒,我们是堂堂战将,你特么才是卒!你们全家都特么卒!(诸将益恨之)
谢安比较担心这二逼弟弟被兵变暗杀,自己又挨个去登门道歉,说瞧我面子千万担待这二逼弟弟。(安虑万不免,乃自队帅以下,无不亲造,厚相亲托)
谢万率兵进入涡水、颍水开始北伐,但郗昙这个时候得病了,于是也没商量就退兵驻扎彭城了。(既而万帅众入涡、颍以援洛陽。郗昙以病退屯彭城)
谢万一看郗昙退了,以为郗昙得到了什么消息怂了,随后自己得出了判断,燕国大兵即将来袭,自己赶紧率领“劲卒”们退兵了,结果就在退的过程中,谢万高难度的完成了在前无堵截,后无追兵下的大溃退。(万以为燕兵大盛,故昙退,即引兵还,众遂惊溃)
谢万光杆司令的狼狈逃了回来,路上同志们要不是因为谢安的面子直接就把这货干掉了。(万狼狈单归,军士欲因其败而图之,以安故而止)
谢万仓皇逃回建康,穆帝下诏废谢万为庶人,把郗昙的封号降为建武将军。
不久,许昌、颍川、谯、沛等淮北诸镇彻底看清楚了东晋的废物,成为了慕容恪的政绩闪光点。(于是许昌、颍川、谯、沛诸城相次皆没于燕)
谢万的倒台,导致了谢家此时再无人能继任豫州,这也直接导致了之前一直搁家里养鸟遛狗的四十岁老小伙子谢安无奈出山。
谢安自小被包括王导、桓彝、王蒙等等一大堆领导看好,说这孩子各种好,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安年四岁时,谯郡桓彝见而叹曰:"此儿风神秀彻,后当不减王东海;弱冠,诣王蒙,清言良久,既去,蒙子修曰:向客何如大人?蒙曰:此客亹亹,为来逼人;王导亦深器之,由是少有重名)
哪哪都好的谢安长大后爱好很多,就是不爱上班,入仕在司徒府,辞职了;庾冰逼他来上班,消极怠工了一个多月又回家了;范旺做吏部尚书征召他时也是修书谢绝,总之中央没完没了的喊他来上班,他就是不来。
结果后来朝廷觉得面子实在太下不来台了,表示对谢安永不录用。(有司奏安被召,历年不至,禁锢终身,遂栖迟东土)
谢安真的是什么无意于仕途吗?
其实不过是因为家族里面有人撑着台面,他堂兄谢尚,亲兄弟谢奕、谢万相继把控着豫州,所以他能够保证高贵的生活质量无忧无虑的天天玩而已。
要知道,谢安每次春游的时候,都是要带着女团助兴的。(安虽放情丘壑,然每游赏,必以妓女从)
这么好玩的生活,搁谁也懒得看那堆公务文书。

直到他兄弟谢万被废,家族的特权即将不保之时,玩了大半辈子的谢安终于没有办法以四十多岁的高龄出来上班了。(及万黜废,安始有仕进志,时年已四十余矣)
谢家也因此进入了重建期。
谢安出山后的第一站,是在桓温的帐下当司马,这也意味着谢家就此被桓温拿下。
谢家倒台后不久,郗家也的徐州也没坐热就易主了。
361年初,郗昙病逝。二月,东晋任命东阳太守范汪(庾家亲戚,庾亮佐史十余年)都督徐、兖、冀、青、幽五州诸军事,兼任徐、兖二州刺史。
四月,桓温出招,以其弟黄门郎桓豁都督沔中七郡诸军事,兼新野、义城二郡太守,将兵取许昌,破燕将慕容尘。
桓豁打出名头后,桓温将沔中七郡交给了桓豁,自己从荆州开始解脱出来。
五月丁巳,晋穆帝驾崩,无子,琅邪王司马丕(晋成帝嫡子)继位。
换皇帝不久后,桓温趁着主少国疑之时宣称要北伐,命范汪出兵梁国。十月,范汪大军失期,被桓温废除。(徐、兖二州刺史范汪,素为桓温所恶,温将北伐,命汪帅众出梁国。冬,十月,坐失期,免为庶人)
范汪被废、豫州无主,桓温咄咄逼人,东晋朝廷最终在362年的开春二月,以吴国内史庾希(庾冰子)为北中郎将、徐·兖二州刺史,镇下邳;龙骧将军袁真(庾氏旧将)为西中郎将、豫州刺史,镇汝南。
庾希是庾冰之子,袁真有庾家背景,东晋朝廷对抗桓温的办法,就是用庾家旧势力来对抗牵制一招狠过一招的桓温。
362年,桓温上疏言:“自永嘉之乱南来渡江逃难的流民现在到了北徙中原的时候了。(温上疏请迁都洛陽,自永嘉之乱播流江表者,一切北徙,以实河南)
这个提案在桓温二次北伐洛阳后就提倡很多年了,每次桓大爷一不痛快就把这事拎出来。
大意是故都我给你们恢复了,你们这帮不肖子孙倒是回去啊!
天天君臣大义的扯故国的淡,你们倒是拿出点真格的啊?
在桓温大谈搬回北方去的同时,前燕逐步紧逼,362年底,庾希自屯守下邳逼到了山阳(淮安),袁真自汝南退屯到了寿阳(淮南市)。
每次桓大爷一闹,朝廷就得认怂。(时朝廷忧惧,将遣侍中止温)
然后就得给桓大爷增封。
363年五月,东晋朝廷对桓温交出了中央的所有控制权:加征西大将军桓温侍中、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假黄钺。
能给您的我全给您了,桓爷您别闹了。
但桓温的部署仍然在继续,364年五月,桓温将原扬州刺史王述调回中央做尚书令,自己加官成了扬州牧。(五月,戊辰,以扬州刺史王述为尚书令。加大司马温扬州牧、录尚书事)
这个时候,桓温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你不仅录尚书事,你还是扬州牧,你应该入朝当朝了。
但桓温表示,我不去。(壬申,使侍中召温入参朝政;温辞不至)
七月,东晋再下诏令,再一次征召桓温入朝。(秋,七月,丁卯,诏复征大司马温入朝)
八月,桓温以此为由率军驻屯赭圻(安徽繁昌西),辞让录尚书事职务,遥领了扬州牧。
365年正月,桓温以赭圻遭火为由,移驻姑孰(当涂),几乎重现了当年王敦逼宫的态势。
紧接着二月,桓豁监荆州、扬州之义城、雍州之京兆诸军事,领荆州刺史;加江州刺史桓冲监江州及荆、豫八郡诸军事。
桓温把自己的大后方全面交给两个弟弟,自己这个扬州牧要跟东边死磕了。
从这幅局势图来看,留给东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但接下来的剧本,似乎让人明白了人算和天算的差距究竟有着怎样的距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