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接《基辛格访华,1971》。
访华飞机上的尼克松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夫人在国务卿罗杰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等一行人陪同下抵达北京。
与迎接基辛格时不同,这次周恩来和叶剑英一起到机场欢迎,应该算是迄今为止中国最高规格的外交接机。
尼克松对于此访高度重视。
启程之前,他先后花费了四十多个小时的时间来聆听基辛格准备的各种简报,以了解中国国内政治环境。
飞机着陆后,走出空军一号的尼克松主动向周恩来伸出了手。
尼克松和周恩来握手宝贵瞬间
遥想1954年日内瓦会议时,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与周恩来见面时曾拒绝握手。
此行尼克松连这种“历史小细节”都注意到了,可见基辛格的简报没有白费。
中国方面的心态则更加微妙。
文革期间意识形态高涨,周恩来开展对美外交面临着来自“四人帮”集团的巨大压力。
所以事前周恩来曾私下叮嘱摄影师,一定要拍出是美国人“主动前来”拜访的味道来,尽量避免被“四人帮”冠以“倒向美帝国主义”的大帽子。
于是便有了上面这张“跨越太平洋的握手照”。
照片中微笑着张开手跨步向前的尼克松,显然更像“主动来拜访”的那一个。
机场阅兵的画面。注意后面的标语,“全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
当天下午,尼克松在周恩来陪同下来到中南海毛泽东住处。
交谈中,尼克松称“毛主席的著作感动了全国,改变了世界”。
毛泽东则诙谐地说:“没有改变世界,只改变了北京附近几个地方。”
双方交谈时间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氛围非常好。
会谈后毛泽东对旁边的人说,“对尼克松留下深刻的印象,觉得他是个直率的人,不像那些左派和苏联人”。
毛泽东与尼克松交谈
从2月21日到28日,尼克松在中国待了一周的时间。
美国总统带着国务卿等一干高官和上百名媒体记者,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开展了一场神秘国度的大探险节目。
中国方面也很大方。
不仅开放了故宫、十三陵和长城等名胜古迹,连人民公社、学校、工厂和医院等也任由美国人拍。
除尼克松外,忙前忙后的主要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
国务卿罗杰斯因不受尼克松信任,错过了这一重大外交机遇,表情冷漠,耿耿于怀。
在后期中美机制层面的交流中,罗杰斯执掌的国务院始终不太积极,认为是基辛格抢了他们的功劳。
2月27日,中美联合公报谈定,次日于上海发表。
《上海公报》是尼克松此行访华的主要成果,其主要精神在半年前的基辛格访华中就已基本敲定,只不过始终严格保密。
在这份公报中,美国对于“一个中国”的立场首次正式表明了不表异议(not to challenge)。
餐桌上的周恩来和尼克松
尼克松访华的一周里,身在台湾的蒋介石密切关注着大陆和美方的一举一动。
一开始老蒋还抱有幻想,认为接待的气氛“一片侮辱阴沉景象”。
直到27日《中美联合公报》在上海发表,老蒋开始气急败坏,他在日记中写道:
“(公报是大陆)一方面的一面之词,美尼不敢提其所应有之立场,对我中华民国皆以台湾代之,尼丑之无耻极矣”。
老蒋给尼克松起了一个绰号——“尼丑”。
话说早期尼克松以“反共斗士”的形象示人,曾几度造访台湾,让蒋介石对其给予厚望。
五六十年代台湾方面还通过各种渠道给尼克松送过大量政治现金,以扶助他在政治上的发展。
所以待到尼克松访华和“公报”签署之日,老蒋怒不可遏。
可这怒气也只能发泄在日记里。
于是蒋介石便奋笔疾书,写下许多狠话,比如:
“寡廉鲜耻未有如尼丑之甚者,而其忘恩负义之作为犹其次也”。
1972年2月21日的北京街头(访华首日)
尼克松此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其第一任期内外交领域的重大加分项。
1972年年底的总统大选中,尼克松大获全胜,成功连任。
美国国内后来产生了一个政治谚语,叫“尼克松到中国”(Nixon goes to China)。
谚语的含义很深刻。
大概意思就是说尼克松由于其一贯的强硬反共立场,在美国右翼拥有强大的支持,所以可以展开对华外交而不受媚共的指责。
即尼克松之前几十年营造出的“反共立场”,到此时反而成了优势。
若换上一个左翼温和人士,则断然没有资本采取同样的行动。
所以此谚语有时也被说成“只有尼克松才可以去中国”(Only Nixon could go to China)。
尼克松给周恩来脱外套,1972年2月23日
凭借着此次访华,尼克松成功晋级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1976年2月20日,因“水门事件”辞职的尼克松再度到访中国,此时他已是一介平民。
然而在机场迎接他的,仍然是中国新上任的华总理和外交部长乔冠华等一系列高级官员。
不仅如此,从礼宾车到下榻宾馆,均与四年前完全一致。
中国人民对待“老朋友”,从来都是够意思的。
番外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