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印度疫情的崩盘为美印关系带来了更多变数,面对印度的危局,拜登必须做出选择,是储存更多的物资应对未知的风险,还是全力援助盟友,重塑美国的亚太同盟。
一、印度疫情崩盘
印度疫情毫不意外的崩盘了,4月22日,印度卫生部表示,在过去24小时内,印度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病例314835例,创下全球单日新增病例最高纪录。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止4月22日,印度病例总数已达1590万例,仅次于美国的3190万例。
印度的数据低于美国,但更可能是被低估了。相比于医疗资源丰富的美国,印度无论是病床数、医护人员比例还是医药物资,均处于全面劣势,印度也没有美国大规模检测的能力。印度政府隐瞒了疫情的严重性,试图蒙混过关,最终付出了血的代价。
就印度病例迅猛的增速看,新冠病毒早已传播开,现在隔离为时已晚,新德里的实验室主席,微生物学家Navin Dang表示,他们的数据表明,在新德里,新冠病毒检测的阳性率为30%,而印度只有1.5%的人完整接种了新冠疫苗,印度已无力阻止新一波的疫情。
照目前的趋势,印度病例有可能破亿,等于十分之一的印度人都感染病毒。这样庞大的病患数目,远远超出了莫迪政府的应对能力。
《华尔街日报》描绘了印度的惨状,因为病例激增,印度资金不足的公立医院不堪重负,而私立医院更是一床难求,许多人别无选择,只能在一家公立医院门外排队等候床位,或者在多家医院间往返,恳求能住进医院哪怕得到医生一分钟的看诊,很多家庭倾家荡产,夜以继日的寻找氧气和新冠治疗药物,但诸如瑞德西韦的药物在医院都是紧俏商品。
大量的印度人无法住进医院,他们只能任由亲人死去,然后在大街上将尸体焚烧,印度的街道浓烟滚滚,到处是尸体的残渣,来自远方不知情的旅人可能以为自己回到了中世纪,那时,绝望的欧洲人面对黑死病束手无策,只能默默流泪将亲人的遗体焚烧。
印度的噩梦还不止于此,印度已接连发现英国、南非和巴西的变种病毒,还有一个印度独有的变异毒株,实验数据显示,辉瑞疫苗对南非病毒的有效率大为下降,变异病毒的传播让印度的疫情雪上加霜。
印度大规模的传染也为病毒的滋生提供了温床,病毒可以在传染中不断进化,产生更多的变种,让疫苗无效化,印度会成为病毒进化的基地,产生更多危险的变种。
病毒为了生存需要,进化的方向始终是高传染率,低死亡率,印度的变种病毒传染力大为增强,连续4天,印度的新增病例都在20-35万之间,有专家认为,印度的病例激增很可能和新的变种病毒有关。
挤兑的医院,急缺的医疗物资,新的变种病毒,都让印度的疫情变得不可遏制,面对危局,莫迪一筹莫展,他感到了莫大的恐惧,不得不大量删除印度网民的批判言论。

印度疫情的爆发,莫迪无疑负有责任。
(印度沦为地狱)
二、莫迪的困局
印度疫情崩盘,莫迪无疑是第一责任人,他提早放松了社交隔离限制,妄图蒙混过关,最终他为自己的愚昧付出了代价。但莫迪的无为也有无奈的成分,无论是印度的政治制度,印度的医疗资源,还是印度的物流体系都不支持莫迪采取中国式的社交隔离。
中国封城、社交隔离能够成功,离不开中国高度发达的基建、大数据互联网系统。封城期间,大量的外卖员、快递员往来其中,保证了社区的物资供应,正常的工作生活,都可以借助互联网实现。中国的中央集权制度,只有立足于这样的技术条件上,才能有效执行社交隔离和封城,而印度显然没有这个条件。
印度的政治制度并非松散的邦联制,而是较为集权的联邦制,印度中央政府的权力并不小,理论上也可以执行一定的封城和社交隔离,但印度最大的问题是缺乏资源。
印度的基础设施远不如中国,印度的物联网系统方兴未艾,印度根本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物资配送。印度的国民素质、财政资源、医疗资源也都远不如中国,即使富裕如中国,在武汉抗疫时也调集了全国的资源,这才迅速稳定了局势,印度显然没有这个能力。
莫迪提早结束社交隔离,不是他愚蠢,而是他发现印度根本没有能力模仿中国,即使印度人听从他的命令自觉隔离在家,他也没有能力保证物资的供应,倘若真的实行,不少印度人会活活饿死。他的放松禁令颇有破罐破摔的意味。
但病毒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不会因为印度贫穷就放它一马,它在印度的贫民窟中迅速蔓延,穷人肮脏的居住环境成为病毒滋生的温床,病毒肆虐下,不怕死的印度穷人这次也怕死了。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穷人区沦陷了,富人区也不能幸免,新德里的富人区也被病毒攻陷,大量的富人被感染,新冠病毒,已经成为印度的举国灾难,无论穷富,皆深受其害。
这样的困局,远远超出了莫迪的应对能力,如果放任下去,莫迪将无缘下任总理,他将名声扫地,成为印度的罪人,他唯一能指望的只有美国。
如果美国、欧盟能倾尽全力援助印度,莫迪或有一线生机。
三、拜登的十字路口


对拜登来说,印度是他重塑亚太同盟必不可少的一环,拜登号称要团结盟友对抗中国,而印度是南亚最强大的力量,印度和中国也确实有难以化解的领土纠纷,印度是美国遏制中国最佳的棋子。
因此面对莫迪的求教,拜登很快作出了回应,他承诺美国会竭尽全力,支援印度疫苗、医药、疫苗生产原材料等物资,并称美国疫情严重时印度出手相助,如今美国不会坐视不管。
拜登提到,会在以下六个方面给予莫迪帮助:
1.供给大量疫苗制造原材料,印度是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生产基地,获得原材料的印度可以提高疫苗生产速度。

2.供给大量医疗物资,如防护服,面罩等,保护印度的医护人员。
3.供给大量呼吸机,降低印度病患的死亡率。
4.扩大辉瑞疫苗在印度的生产基地,争取在2022年生产出一亿疫苗。

5.派出疾控中心专家,和印度合作抗疫。
6.号召国际力量帮助印度,和印度共渡难关。
拜登话说的很好,但执行到何种程度就不一定了,对拜登来说,他必须在未来的风险和盟友的需求间做出选择。
选择前者,就是对印度见死不救,将失去盟友的忠心,选择后者,则必须承担美国疫情复发的可能。
美国疫苗接种速度快,疫苗产能高,很多州储存了一年都打不完的疫苗,但美国储存疫苗是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全球疫情并无好转,疫情仍存在反复的可能,美国必须为疫情复发做好准备。而且美国疫苗虽多,但印度人口更多,要想达到群体免疫,印度可能需要20亿支疫苗,即使按50%人口接种算,印度也至少需要13亿支疫苗。
目前的美国还没有能力帮助印度。
疫苗是控制疫情最快的方式,其他的诸如提供呼吸机、防护服、专家等,都是杯水车薪,对疫情已经失控的印度聊胜于无。
虽然拜登尽力也不能挽救印度,但美国的援助更多是态度,表明美国重视印度这个盟友,表明美国是具有信誉的大国,对莫迪和人民党来说,只要拜登尽力,就算结果不尽如人意,也是一份莫大的恩情。拜登的援助将起到马歇尔计划的效果。
对美国的国家利益讲,帮助印度是必须的,但是,拜登要考虑的不仅是国家利益,还有选举利益。
如果说美国大举援助印度,美国疫情因为各种原因复发,没有足够的疫苗,那么公众一定会把怒气撒向拜登,那样不要说拜登的总统大选,民主党的中期选举也会满盘皆输,拜登如果选择国家利益,就必须承担可能出现的选举风险。
选举利益还是国家利益,是摆在拜登面前的十字路口。他必须在可能的风险和美国的信誉前做出抉择,拜登的抉择将是对他真实成分的考验,拜登,是一个虚伪至极,贪图私利的政客还是心怀大志的政治家,将在此刻集中体现,拜登是否愿意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承担选举失败的风险。
印度疫情崩盘,既是莫迪的困境,也是拜登的十字路口,美印关系走向了新的阶段,拜登的处置将决定美国亚太战略的成败。
当然,我们还要预想一种最糟的情况,那就是拜登全力援助印度,美国疫情没有反复,莫迪感激不尽,并将中国作为转移矛盾的对象,通过宣传中国制造病毒来转移印度国民对他的声讨,那样,美国成为印度的救星,而我们则承担了莫迪的罪责,这种情况,无疑是最坏的结局。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如果想讨论人生,也可以加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