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看到红星新闻,你很难相信2021游戏圈的开年大案,是以这种方式魔幻开场。

一名骨灰级游戏玩家,因为自己喜欢的二次元女性角色,被游戏官方安排穿上了“兔女郎”的服饰跳舞,精神上觉得受到了极大侮辱,他选择了独自前去游戏公司上海总部讨要说法,而他选择的方式简单直接:计划用利刃完结掉两位创始人的生命。
在他的意识里,如果除掉了幕后老板,仿佛就再也没有人强迫这些小姐姐做不体面的事情了。
这是一次令人迷惑的二次元版“英雄救美”,事实上,这位玩家可能不需要任何的评价,他本就没计划再相信任何的“官方解释”。
从事件的结果来看,这次“荆轲刺秦”般的行为艺术并未成功,游戏公司所在的园区比想象的要大,没有胸牌门禁、健康码和正当的造访理由,甚至,都无法骗过见惯风雨的门卫大爷。

但来都来了,他还是进去了。

只是在奔赴沙场的途中,执念过重,方圆几米的密接们都知道了他此行的目的,风传他还没来得及切换战斗姿态,人就被当场制服。
米哈游所在园区
凶器,是管制刀具,弯曲刀刃,刃长约9厘米,已开锋,两把,原本想专人专用。

凶手,是一位十几岁的少年,锁定目标、查询路线、购买凶器,都是在网上完成。

从广东佛山出发到上海徐汇,1475公里,没有直达的动车,K字头的专列最快也要20个小时。

在时速100多公里的汽笛长鸣之后,这位少年计划捅死两人后,自己再去跳楼走完人生终点。
涉案少年甚至可能未成年,世界观简单直接,《崩坏学园3》(以下简称崩坏3)占据了他生活中很多的时间,里面可爱的二次元小姐姐,被玩家称为“纸片人”,可他却在小心“维护”每一张纸的纯洁。

一些网友对此事件评价:
“游戏而已,何必冲塔?”
“人人都说这个游戏里角色是自己‘老婆’,只有他,当了真。”
开发这款游戏的公司是米哈游,除《崩坏3》外,还开发了《原神》、《未定事件薄》等全网乃至全球风靡的二次元游戏,其中《原神》的日流水最高时达到了8000万元,单月流水超16亿人民币。
即使在“兔女郎事件”持续发酵后,崩坏3国服3月流水大跌了67%,但仍然是全球收入最高的地区。
数据由B站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整理发布
无数玩家用时间和金钱票选出心目中的最佳游戏,而两位米哈游的创始人也一度被推上了“神”的宝座。
在一些年轻玩家眼中,创始人是连接了二次元与现实空间的接引使者。
他们执着创业的热情和开发游戏的品质,无不吸引着玩家们倾注一掷,直到4月22日,一场关于《崩坏3》的公关危机爆发。

在这封官方姗姗来迟的道歉信中,它们简单回顾了事情的起因:《崩坏3》的海外服,上线了一个活动,游戏剧情中部分女武神穿上了“兔女郎”的服饰跳舞。
“兔女郎”是欧美大众文化中的激情文化,在上世纪70 年代后,曾风靡日本,头戴兔耳帽,身着简单的服装,这种装扮的卡通形象一直活跃于日本影视文化、娱乐业,经过二次元的加工改造,“兔女郎”在日本成了可爱、性感的代名词。
图为《崩坏3》海外服的“兔女郎”活动截图
整个事件中,引发玩家们不满的,是两个原因:
一是兔女郎活动,只上线于海外服而不在国内上线,国内玩家受到了区别对待;另外,女武神还是在赌场,在国外玩家面前搔首弄姿“还债”,要知道,女武神在玩家心目中的形象是高冷之尊,很多玩家认为这是游戏公司对游戏角色的亵渎。
当神不再尊贵,便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你很难想象拥趸们的精神洁癖程度有多深?

在少年行刺案发前不久,有玩家同样对“兔女郎事件”不满,他们选择了潜入米哈游公司总部的楼顶,然后悬挂多个条幅,企图用这样的方式,引发舆论声讨。

这样的方式是很具有地方特色的,我们在影视剧中看过,可能也在现实生活中听过,更像是群情激愤的讨薪者围堵跑路的无良资本。

尤其常见于地产和金融领域。

也许是因为当日的风太大,从远处看,白底黑字的讣告艺术并未刮起预想的波澜。

我的一位朋友看到这幅图片曾点评说:
“可在横幅下方悬挂几个注水的气球,撑分量,就像说唱,你要有punchline点睛之笔,气球的颜色要鲜艳,吸引人注意,让人最起码在绿化带之外能看清上面的字体,同时,气球如果落下,也不会像砖头一样砸伤人。”
这位朋友的家乡也在上海徐汇区,是回迁户,有很资深的回迁经验。

过来人的指点,往往具有很强的指导作用,帮助我们少走弯路。

一些玩家见到连这种方式都不起作用,无法触动游戏高层,于是做出了下面的评价。

很快,就在海外服的3周年庆活动结束后不久,米哈游官方对“兔女郎事件”向全体中国玩家进行道歉。
就像前文所述,崩坏3的官媒发布了道歉声明。

同时下架了外网上的有关兔女郎的宣传视频,并在4月23日前,向国服玩家发放了十张游戏扩充补给卡,作为补偿。
但为时已晚,悲情刺客彼时已备齐了所有的武器装备,毅然决然地前往通灵宝殿,他计划“为爱复仇”,虽然这个理由十分荒诞,但在他沉湎的二次元世界中,这是唯一一个能打动自己的“正当理由”。
我们只能怪K字头的列车提速过快,以至于手机信号追不上执着的少年。

他无法及时了解到游戏公司的最新声明,或许,他已然默认了此行的后果,刀背藏身,心已寒凉。

崩坏乐园中的二次元女武神们,拯救了整个崩坏的游戏世界,而犯罪的少年,却再也得不到她们的垂怜。

今年的春夏交接无比漫长,我在北方的阳台上写完上面的话,茶续了三杯,旁边的几盆“死不了”似乎花期提前了,开出了绿色的花,在海河的夜风中摆动着柔软的花茎,对着烟蒂频频点头,有的人来了,有的人离开,它们并不在意。
结账时我才得知,“死不了”并没有绿色。
想探寻横财秘诀,你得来这儿
在B站追AI续写故事,我闯入了《水浒》的平行宇宙
开个男执事桌游店,养眼又赚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