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妙女郎》和《富丽秀》连写两篇音乐剧女孩选角金曲的小编,又来强迫症似的填音乐剧男孩的坑了。重磅曲目太多,版本眼花缭乱,简直难以取舍。废话不多说,直接来听(tiǎn)歌(píng)吧!
伙伴们,Being Alive
大家最近一次听到这首主人公在生日来临之际陡发人生感慨的Being Alive,应该是在电影《婚姻故事》里“司机”亚当·德赖弗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演唱。
桑德海姆为音乐剧《伙伴们》里的Bobby写的这首Being Alive当然不是这才火出圈的,写出大城市中深刻的孤独和在无序面前的无力感一直是桑爷的强项,剧中Bobby在思考了身边几对夫妇和几个单身好友的情感状态后得出结论:It is alone, not alive,无论如何最好是与人一起生活,而非独自生活。
相信很多小伙伴都非常喜欢NPH这场音乐会版
虽然Bobby是男性角色,但这首歌女歌手也非常青睐,大概正是因为它精确写出了现代人普遍罹患的怕孤独又怕辜负的“爱无能”绝症。
棋王,Anthem
能把一首“国歌”写的如此气势恢宏又荡气回肠,跟ABBA的The Winner Takes It All竟然有一样的爽感。演唱这首歌,通常需要寇爷Colm Wilkinson、安大Anthony Warlow、熊叔John Owen-Jones或者球叔Michael Ball这样带有一定故事与阅历的人,用声音去演绎一个怀着家国情怀又处境尴尬的棋手种种复杂情绪变化,从沮丧消沉到振奋昂扬,甚至做出不同的解读。不过在年轻一代中仍然很喜欢Josh Groban的版本,带有金色光芒的声音,久久翱翔在合唱团和管弦乐队之上。
剧院魅影,Music of The Night
来自安德鲁·劳埃德·韦伯传世之作《剧院魅影》里传唱度极高的歌,touch me,trust me,如夜色温柔如水,太美。在克里斯汀一首Think of me初试啼声之后,魅影忍不住现身,带克里斯汀走入自己的地下王国。魅影用面具藏起真实面孔,也试图藏起自己对克里斯汀才华的欣赏之外其他的感情。一首Music of The Night用来给克里斯汀抚平恐惧,卸下防备,敞开心扉,在音乐与艺术的精神世界里徜徉,而暗处还藏着一份灵魂相遇的渴望。这首歌在《剧院魅影》25周年纪念演唱会上被Colm Wilkinson, John Owen-Jones, Anthony Warlow, Peter Jöback四位共同演唱过,堪称神同框了。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
改编自比利·怀德经典黑白片《日落大道》的同名音乐剧有着洗不去的黑色气质,落魄编剧投靠过气女明星,他们相互利用,又相互吸引,在追逐浮华世界的路上情愿或不情愿地捆绑成了扭曲的关系。下半场甫开场时,两个人的关系在一个吻一个拥抱之后已经有了实质的不同,男主唱起的这首Sunset Boulevard,有不安、挣扎、憎恨、绝望,或者已经是自暴自弃,在日落大道日落时分,已经注定往黑暗中沉沦下去的命运。这首歌叙事与抒情并重,节拍竟然还是飘忽不定的4/5拍,简直是口条、节奏、表演都吃劲的音乐剧神曲。
这两版都很神
变身怪医,This Is The Moment
《变身怪医》里的高潮曲目当属This Is The Moment,就在这一刻,一意孤行以自己为试验品尝试药物研制的杰克医生走到了打开潘多拉魔盒的瞬间,他野心勃勃地期待着实验的结果可以证明自己,并且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成功,心潮澎湃:“Destiny beckoned, I never reckoned second best...I’ll sit forever with the gods.”尽管我们的主人公最终走向悲剧结局,这首歌坚定的、势如破竹的气势使其在奥运会开幕式、美国超级碗等诸多重大场合传唱。不过,提醒演唱者需要具有比较好的肺活量,“游侠”版怪医主演大卫·哈塞尔霍夫曾透露在备战百老汇驻场演出的时候,经常唱到眼前一黑,需要吸氧。
吉屋出租,One Song Glory
作为当代音乐剧版的《波西米亚人》,《吉屋出租》描写了底层出租公寓楼里一群挣扎在理想与爱情、贫穷与病痛中的年轻人,在表现他们的生活时,天才作曲家Jonathan Larson运用了丰富的音乐类型与元素,包括摇滚、爵士、民谣、朋克等等,这首One Song Glory是剧中身患艾滋病的作曲家罗杰所唱,他急切地想要写下一首传世的歌,此刻已经是时不我待的悲伤和力不能逮的焦虑混杂在一起。
Aaron Tveit老师版本的One Song Glory
阿拉丁,Proud of Your Boy
源自同名迪士尼动画的音乐剧《阿拉丁》2014年首演于百老汇,曲作者是EGOT得主、创作过《美女与野兽》《小美人鱼》的Alan Menken,这首Proud of Your Boy来自游手好闲的阿拉丁,受一名来自马格里布的魔法师之邀,前往一个设有陷阱的洞穴中拿取一只神奇的油灯。回忆起母亲去世后自己立下的誓言,阿拉丁向冥冥之中唱起了Proud of Your Boy,他已经被点亮,感情饱满又真挚地想要洗心革面,让母亲为他骄傲。
排练厅里百老汇原卡与作曲家的合作
西区故事,Something’s Coming
《西区故事》里男主托尼有两首独唱歌:Something’s Coming和Maria,在唱起Something’s Coming的时候,托尼怀有的是对帮派生活的期待,没想到等待他的将是一个美丽的姑娘,也是一段付出生命的爱情。伯恩斯坦创作的Something’s Coming简直是那个时代抒情音乐剧的异类,带有浓郁的爵士风格,诡谲、灵动,曲中还有无数的小装饰音预示着各种希望和想象,但词多、节奏快、节奏型难,连卡雷拉斯这种成熟歌唱家都直呼烫嘴。
卡雷拉斯的社死现场
Ivo van Hove最新复排版《西区故事》
致埃文·汉森,Waving Through a Window
《致埃文·汉森》是一部致郁也治愈的音乐剧,故事将目光投射到当下青年人渴望被倾听却得不到倾听的问题上,从Waving Through A Window到You Will Be Found勾勒出了社会认知屏障,也发出了真正的呐喊。Waving Through A Window作为全剧流传最广泛的独唱歌曲,烧脑又洗脑,音乐响起,情绪无法不被带走。歌词中唱When you're falling in a forest and there's nobody around. Do you even really crash or even make a sound——简直是极具画面感的点题,让人感同深受,不自觉地跟着吟唱。
《悲惨世界》,Empty Chairs and Empty Tables
音乐剧男孩们怎么能少了《悲惨世界》呢?《悲惨世界》作为英雄群像型音乐剧,男性角色的独唱曲目从来不缺,既有空灵深情的Bring Him Home,又有沉稳大气的Star,而富家子马吕斯经受革命洗礼后的Empty Chairs and Empty Tables竟然承载了剧中的11点歌曲。歌曲讲述被冉阿让从战壕中救出来的马吕斯怀念革命伙伴,感慨大家壮志未酬身先死,只有自己一人独活,曾经的一幕幕跃入眼帘,然而如今只有空桌椅,再无人一起唱歌喝酒谈理想,这种大起大落的层次可不是一般角色能拥有的。
夹带一个已经不是独唱版的私货
Ramin Karimloo & Hadley Fraser 16/7/2016 @ The Palladium
再疯狂输出私货,JOJ版Bring Him Home
彩蛋

虽然很少有人自杀式选曲选到《耶稣基督万世巨星》里这首《客西马尼》,不过自视甚高的音乐剧男孩总要试一试,在这里就推荐一下Steve Balsamo的96年录音版,如乐器般的28拍持续长音,祝一路心醉一路心碎!
以上cue到的《变身怪医》眼下在映,听全场↓
5月1日 北京天桥艺术中心
5月16日 江苏大剧院
5月16日 甘肃黄河剧院
5月23日 峨影1958电影城
5月29日 深圳光明文化艺术中心(即将开票)
5月30日 杭州大屋顶剧场(即将开票)
7月4日 苏州文化艺术中心
“新现场”高清放映系列,由北京奥哲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打造,致力于通过放映的形式向观众呈现当今世界舞台上最优秀的作品。通过与包括英国国家剧院现场、特拉法加发行公司、环球映画、影院现场、环球影业、百老汇高清、法国百代现场、西班牙数字影像在内的多个品牌合作,“新现场”高清放映系列目前发行推广来自英国国家剧院、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皇家歌剧院、莎士比亚环球剧院、莫斯科大剧院、法兰西喜剧院等多个机构的世界顶级戏剧、歌剧、舞蹈、展览影像。截至2020年8月,“新现场”放映剧目已达152部,覆盖北京、上海、广州、台北、香港等37地,放映超过6200场,观影人次超过55万人。放映由阿里大麦旗下的现场演出品牌Mailive联合运营推广,获得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大力支持,并共同倡导艺术包容、多元与无障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