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标题,明天可能要得罪人,写冉闵时都没那么纠结。
我在整理对慕容恪的轻重,功是功,过是过,我在思考讲述的方式方法。
提前打个预防针,咱们明天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