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此文为白左系列的第三篇,前两篇为美国“白左”是如何发家的?用教育摧毁美国,“白左”的百年大计。第三篇紧接第二篇。
新左派在60年代的美国风靡一时,但他们荒谬的行为很快遭到了美国公众的反感。名声扫地的新左派现实受挫后准备把目标瞄向高校。那些剩余的新左派普遍接受了葛兰西的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他们决定用教育改变美国,通过将新左派的理念灌输给大学生,从而塑造未来美国的风貌。

民主党的很多领军人物,如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都受到新左派的深刻影响。他们将新左派的理念化为政策,形成了政治正确的观念。政治正确起源于美国对旧日罪行的反省,政治正确,就是用政策、规定的方式对弱势群体进行补偿,从而达成种族之间、性别之间、群体之间的和解。
政治正确的初衷是良善的,但在新左派的歪曲下,政治正确变为了对西方文明无底线的攻击,他们将美国代表的西方文明解构为罪恶的根源,认为白人的文明天生邪恶,而其他种族的文明光辉灿烂,他们主张多元主义,却唯独对西方文明不能容忍,他们号召人人平等,却唯独将白人男性贬低的一无是处。
这种逆向歧视给美国社会留下了永久的伤痕,让美国的种族问题愈演愈烈,时至今日,政治正确已经严重背离了他的初衷,不但没能凝聚国家,反而如恶性病毒一般解构着国家的认同。
(一个印度小伙通过化妆假扮为黑人,最终获得了黑人的特权)
1992年,新左派学者约翰泰勒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你政治正确吗》,第一次将政治正确的概念公之于众,自此刻开始,美国开始堕入了魔道。


下面就是新左派的十二项政治正确,虽然在实践中,不可能完全照搬新左派极端的观点,但其政治倾向是一致的。
1.西方文化和制度的本质就是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压迫,西方文化仅代表白种男人的权力,美国宪法是一部谎言。

2.教育至关重要,教育就是政治斗争,西方文化的伟人、名著都是抬高了白种欧洲男人,让他们成为顶礼膜拜的对象,左派应从教育入手,彻底解构这些虚伪的历史。

3.文学、艺术、思想都是政治性的,蕴含着政治权力,目的都是将某种观点强加于人。
4.《圣经》和已有的西方历史是罪恶的,甚至自然科学的思维都有利于白人男性,如今的自然科学也歧视女性和少数族裔。

5.家庭是罪恶的,是男性压迫女性的工具,它的目的是维护父权统治。
6.妇女在异性恋中处于被压迫的地位。

7.个人权利优先是一种谎言,实际上只是利于占统治地位的个人,西方的个人自由本身就蕴含种族主义和压迫。
8.白人创建的西方文明并不伟大,很多成果是从中东和东方偷来的,西方的成功极为偶然,只是运气好。加州学派,东方主义是此种观点的
代表

9.世界存在冰雪文明和太阳文明,前者是物质、自私、暴力的,后者是精神的、互助的、善良的。黑人属于太阳文明,白人属于冰雪文明。
10.黑人永远不可能拥有种族主义,只有白人才会成为种族主义者,因为白人才有制度化的权力。
11.将美国种族划分为白人、黑人、美洲土著、拉丁裔和亚裔,白人中的同性恋和女性也受白人男性压迫。因此,可以按照压迫将白人男性设为其他任何人的公敌。
12.毒品和艾滋病都是白人企图消灭黑人的阴谋。白人总是处心积虑的坑害世界。
这十二项政治正确,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仇视白人有产男性,任何替这个群体说话的言论都是政治不正确,而维护女性、黑人、同性恋者、穷人的言论无论如何荒唐,都是正义的。
按照新左派的逻辑,同性恋的贫困黑人女性最为正义,因为她兼具了所有良善的身份。民主党自90年代后,愈发喜欢玩弄政治正确,奥巴马是黑白混血,布蒂吉格是同性恋,贺锦丽更是身兼女性、黑人、亚裔三重身份。民主党的白人异性恋男性越来越少,年轻议员中少数族裔、女性的占比持续升高。
白人男性已经成为民主党内的弱者,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布隆伯格,2020民主党初选,身为有产者白人男性的布隆伯格触及了所有的禁区,几乎遭到了所有民主党候选人的挖苦。
桑德斯批评他漠视穷人,沃伦说他性侵女性,其他人则说他拥有白人的特权,布隆伯格花费5亿美元,最终只赢了一个岛。政治不正确的白人有产男性,在民主党已无容身之所。
(布隆伯格完全被动挨打)
拜登的成功也是偶然的,一是为了对抗特朗普,需要凝结所有的力量,拜登的身份保守派也能接受。二是拜登至少出身平民家庭,还和奥巴马做过搭档,因此选民尚可接受。为了弥补拜登政治不正确的缺憾,民主党不得不搭配一个极为政治正确的贺锦丽。

政治正确已成为民主党收割选票的工具,“我弱我有理”代替选贤任能成为了民主党选人的基准。
选人只是政治正确实践的一部分,政治正确的另一个大招是逆向歧视。
新左派认为,由于美国太过罪恶,对于少数族裔、弱势群体的迫害太深,因此美国必须进行逆向歧视,建立补偿制度。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缪达尔。
缪达尔本是瑞典学者,但对美国时政情有独钟。缪达尔经过调查,写出了《美国的困境》一书,他在书中提到美国受种族主义的毒害太深,曾对黑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这种错误无法通过宪法来纠正,必须通过赋予弱势群体特权来矫正种族主义的遗产。
缪达尔将这种不平等称为积极歧视,后面的种族配额,亚裔细分法案,都是积极歧视理念的实践。
60年代,民主党的约翰逊总统和共和党人合作通过了《民权法案》,这部法案明确否定了缪达尔的积极歧视原则。但70年代最高法院的干预让这起事件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灾难。

(美国的积极歧视原则由瑞典学者缪达尔提出)
1971年3月8日,最高法院在格力格诉电力公司案中,以一种另类的方式解读1964年《民权法案》,认为有利于“被保护少数”的歧视是合法的,承认了积极歧视的合理性,这次裁定后,少数群体无须证明他们承受过任何歧视性行为,便可以到法院提起诉讼,而所谓的多数强势群体,如白人男性,则没有类似的权利。美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被打破。
自1215年《大宪章》开始,英美法系就追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虽然18世纪美国存在奴隶制,但法律的走向仍然是扩大平等,从建国60年代,平等的范围一直扩大,女性,少数族裔先后获得了和白人男性平等的权利。
但1971年最高法院的判例,直接导致白人男性在法律上处于弱势地位,1991年兰迪皮奇的案子,美国司法部长竟然认为,由于皮奇是个白人,所以他不能像其他少数群体一样,在不提供证据的前提下状告歧视性行为。
最高法院此后,越来越在民意的胁迫下做出违反平等原则,偏袒少数群体的情况,最高法院的妥协让积极歧视越来越普及,从违法走向了合法。

在法律的指导下,美国开始实行种族配额,无论政府部门还是私人企业、大学都开始强行规定种族比例。
如IBM公司的黑人雇员从1960年的750人增加到1980年的16564人,AT&T公司在1973-1982年间,少数族裔管理人员的比例从4.6%提高到13.1%。美国大学也引入了种族配额制度。
1997年的数据显示,若竞争同一所大学,亚裔学生的SAT成绩需要比白人高出100分,比拉丁裔高出200分,比黑人高出400分。
2008年,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个白人女孩申请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被拒,该校最终录取了成绩远不如她的黑人学生,该女生状告学校种族歧视。2016年,最高法院裁定学校的做法符合平权法案,白人女生状告失败。

2011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向美国各大学发布指导方针,督促学校在招生时实行美国平权法案,以实现校园的多样性。隐含的意思就是践行积极歧视,给黑人、拉丁裔以特殊照顾。亚裔细分法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亚裔成为种族配额制度下最大的受害者。
(亚裔成为最大受害者)
2018年,一个叫大学生公平录取的组织向波士顿联邦法院起诉了哈佛大学,称哈佛大学歧视亚裔学生,招生时更偏袒黑人和拉丁裔。其中提到,哈佛大学设定的“积极性格、受欢迎程度”等评分项目,亚裔学生的分数总是被压的很低。
报告还指出,通过分析16万个申请学生案例,结果显示,如果仅做学术考量,亚裔学生凭借分数足以占据哈佛大学43%的录取名额,同样成绩条件下,亚裔的录取概率为25%,白人为36%,拉丁裔为75%,而黑人则是95%。
虽然越来越多的亚裔和白人对此不满,但由于1971年判例的存在,积极歧视符合法律,白人和亚裔只能无止境的忍受不公平的逆向歧视。
除了大学,政府部门也开始实行种族配额,民主党往往刻意提高女性、少数族裔的比例以凸显自己的正确性。奥巴马任用了大量黑人,希拉里曾承诺如若当上总统,内阁成员的50%为女性,拜登上任后,其内阁大部分成员皆为少数族裔和女性,还出了很多个第一,如第一位亚裔副总统,第一位拉丁裔卫生部长,第一位拉丁裔国土安全部部长和第一位原住民部长。
种族配额、积极歧视已成为民主党的根本原则,虽然共和党一直在反对,但这种反对的力量越来越微弱。


经由30年的苦心经营,新左派终于将他们的理念变为了现实,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打击白人男性,而对于精英阶层来说,出于转移阶级矛盾的考虑,他们也默许了新左派理念的传播。

这套政治正确下,白人男性是受害者,而亚裔更是受害者,而且他们比白人男性还冤,白人男性至少拥有过特权,而且确实犯下过歧视的罪行,而亚裔初来乍到,从未享受过特权,更未有什么罪行,却要为逆向歧视买单。但亚裔力量单薄,谁会在乎?
民主党鼓吹政治正确核心还是为了选票,不能带来选票的亚裔,毫无用处。
新左派最大的虚伪之处,就在于以正义之名行卑鄙之事,在他们的折腾下,美国的国家认同开始瓦解,族群矛盾越来越大,16年特朗普的当选不过是几十年矛盾集中的爆发。
亨廷顿由此预言,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外敌逼迫美国团结,则美国终会随着西方文明的解构而走向灭绝。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美国“白左”是如何发家的?

用教育摧毁美国,“白左”的百年大计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如果想讨论人生,也可以加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