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李小飞刀、胡一刀&小虎刀
管弦乐队在广场上奏乐,热泪盈眶的人们走上街头欢呼,在华盛顿以及纽约等主要城市,驾车者同时按响了喇叭,有人对着记者说:“今天,我们可以再次呼吸了。”
这不是二战胜利,或者冷战结束,这是西方媒体描绘的,“跪杀”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肖万被认定有罪后,美国人欢呼庆祝的场面。
也就在这一天,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一名15岁黑人少女当街被枪杀。
她无法呼吸了。
美国的,也是世界的?
“历史性时刻”。这是肖万被判有罪后,民主党人和西方主流媒体给出的评判。

对肖万的法庭审判持续了三周时间,经过控辩双方多日举证之后,BBC称陪审团“用了不到24个小时就达成了一致意见”,认定肖万二级与三级谋杀罪及二级过失杀人罪成立,他将最高面临40年徒刑。
BBC特别强调,陪审团由一名非洲裔女性,两名少数族裔女性,三名非洲裔男性,三名白人男性和六名白人女性组成。
美国总统拜登与副总统哈里斯在法庭宣判后致电弗洛伊德的家属,表示祝贺。CNN播放了家属围在一起聆听电话的画面。拜登称判决让“我们都如释重负”,是“在美国走向正义的道路上迈出的一大步”,“将会是应对真实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的第一步。
随后,拜登和哈里斯还发表讲话。拜登在讲话中回述了他和弗洛伊德女儿吉安娜的对话,说当时他“跪下来握住她的手,说‘爸爸正自豪地看着你’,”拜登称,“她当时对我说……‘爸爸改变了世界’。”拜登表示,当他今天再次与吉安娜交谈时,自己告诉她:“爸爸确实改变了世界。让那成为他的遗产,和平的遗产,而不是暴力。”
“弗洛伊德没有白死。”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在宣判后发表讲话称:“我们在电视上都看见了,看见了它的发生。感谢上帝,陪审团裁定了我们所见。”
佩洛西随后还称“所以再一次,谢谢你,乔治·弗洛伊德。因为为了正义,你牺牲了生命。那时,你高喊你的妈妈,这多么令人心碎。大喊你的母亲,‘我不能呼吸了’。但也因为你,因为全世界成千上万为了正义站出来的人,你的名字将永远同正义联系在一起。”
除了“迈向正义”,“全世界的遗产”也成为今天美国媒体报道的关键词。
弗洛伊德的律师本·克鲁普称:“美国,让我们暂停片刻。宣扬这一历史性时刻,不仅是为了弗洛伊德的遗产,也是美国的遗产”,“试图让所有美国人都拥有美国的遗产。”
弗洛伊德女友科特妮·罗斯说:“这对全世界来说是重要的一天。将是未来变革的第一步。”
弗洛伊德的弟弟则说:“我不再只是为弗洛伊德而战,我为世界各地的所有人而战,我将一生弗洛伊德他致敬,我知道他成为历史了。”
鲜血仍在流淌
西方主流媒体丧事喜办的乐声吹奏得甚是响亮,政客们的轿子也抬得很高很高,然而我们作为旁观者看得很清楚,无论如何粉饰,美国沉重的种族主义铁幕背后是社会越来越难以弥合的政治鸿沟和社会撕裂,对肖万的重判只会进一步加剧这种撕裂。

福克斯知名主持人,特朗普“铁粉”塔克•卡尔森直言,媒体在对那个受审的白人警察肖万“处以私刑”。而“证据”在这个案子中“根本不重要”。
可以想见,如果去年胜选的是特朗普,弗洛伊德案很可能是另一种结果。
不依不饶地不仅仅是保守派这一边,自由派也并不打算马放南山,包括CNN、华尔街日报等在内的美国主流媒体都在高呼“下一步”。
民主党副总统哈里斯在白宫发表讲话时,特别提到了她去年担任参议员时提出的《乔治•弗洛伊德执法公正法案》,表示拜登政府将敦促参议院通过这项立法。
很明显,哈里斯希望在这个时间点上对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施压,让其尽快通过这一法案。
CNN借机diss共和党称,《乔治•弗洛伊德执法公正法案》是民主党提出的能够根本性解决美国种族和宗教歧视的“药方”,但现在这条路却被“共和党堵上了”。
对此,共和党也不甘示弱,他们抓住了民主党议员沃特斯在上周发表过激言论的小辫子,趁机大做文章。
17日,沃特斯参加抗议黑人赖特遭枪杀的示威活动时,表示对于弗洛伊德案,“我们正在寻求一个有罪的判决。如果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那么我们不仅要留在街上,而且还必须伸张正义……我们要更积极、变得更有对抗性。我们得确保他们知道,我们是认真的。”
共和党众议院领袖麦卡锡在推特上称:“沃特斯违反宵禁令,煽动暴力,违反了法律。”他还指责民主党的佩洛西议长无视沃特斯的行为,称“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提出一项动议,谴责沃特斯议员的这种危险言论。”
评价民主党推行的警察改革法案是否可行,或者评价这位民主党议员的言论是否真的有煽动暴力之嫌,其实现在在美国客观讨论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更多的还是变成了两党政治先行,相互攻讦的把柄罢了。
而鲜血还在继续流淌。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那名15岁黑人少女,因为当街与人起了争执,自己报了警,还打电话给爸爸和奶奶求助,结果赶来的警察当着家长的面不由分说对少女连开四枪。
“她不该像狗一样死在大街上”,目睹此景的家属如是说。
就在肖万受审期间,在法庭附近,还有一名黑人被警察枪杀,理由是“警察太紧张拔错了枪”。
像他这样在肖万受审的21天里被美国警察枪杀的,还有63人,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少数族裔。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活在CNN镜头之外的美国非洲裔,会在社交媒体上表达自己并没有对这次审判能根本性改变美国种族歧视现状报以期待的原因。
与此同时,美国种族鸿沟划开的,不仅有白人与非裔之间的差异,还有越来越糟糕的亚裔的处境。
3月16日美国亚特兰大发生的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震惊世界,枪杀造成8人死亡,其中6人为亚裔。
而仅在枪击案的隔天,一名76岁的华裔老妇于旧金山的街头被白人男子袭击。
美国疫情正在逐渐得到控制,但针对亚裔的仇恨和歧视却远远没有结束。根据商业评论平台Yelp(类似大众点评)提供的数据,目前企业正从最初的大流行和冬季萧条中缓慢反弹,但是在华盛顿特区,唐人街的人数自2020年3月以来下降了约63%。
同时,对肖万的重判,毫无疑问也将进一步刺激那些被CNN掩盖的声音,并压制警察群体。
这锅该怎么让中国背?
当前的美国已经陷入“身份焦虑”和“身份政治”。
一位研究美国问题的专家告诉刀哥,“身份政治”是指,比如一个美国白人,他(她)会更倾向于特朗普那种保守主义民粹观点,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才是美国的“主人”,在遇到社会争议事件时必须捍卫白人的权益和声音。
肤色和“盎格鲁-撒克逊”,变成了他们对一个事情做出评判主要因素。而弗洛伊德事件及“黑人的命也是命”这样的运动情绪点下隐藏的,其实是一种身份的焦虑以及由此带来的身份政治。
身份政治是群体对自我身份的承认,背后是更深层的尊严感。美国学者福山在《反对身份政治:新部落主义与民主的危机》一文中曾说,“群体开始一次次地认为他们的身份——无论是民族、宗教、种族、性、性别还是其他的身份——没有得到足够的承认。”
早在2018年,福山在《身份》这本书里,就详尽论述了身份政治,并提醒美国要警惕身份政治,但是美国还是发生了这样的危机。身份政治的矛盾,最后导致的就是爆发文化战争
美国白人群体,对弗洛伊德案件审判结果肯定有反应,在他们中很多人眼里,弗洛伊德这一类非洲裔就是不思上进的“社会寄生虫”,让社会治安变得更加糟糕,让美国变得脏乱差。所以,他们认为弗洛伊德的死不是大事,白人警察被判重了,受到了“政治歧视”。
这样一来,美国白人群体对少数族裔的敌视只会增加,因为他们认为是少数族裔冲击了他们的利益,冲击了美国的社会规则,让美国变得更失败。族群矛盾不是化解了。那么华人、亚裔也会成为一个非常大的“被报复”的群体。
 而且从现在亚裔被歧视的案件频频发生来看,这趋向越来越明显了。
美国的内部分裂还会搅动更大的内政外交旋涡。
现在美国国内对华态度整体在走向负面,之前美国民调机构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民众的对华好感度在持续下降,这跟美国传统媒体和政客在外交和政治事务上抹黑中国,在民主人权等问题上打压中国是分不开的。
专家告诉刀哥,这与美国国内对亚裔和华人的歧视会形成一种螺旋,相互发生作用。对华好感度降低,促使一些美国人对华人恶语相加甚至动粗。中国网民对此仗义执言批评恶行,美国媒体添油加醋报道回国内,进一步显然新式“黄祸论”。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方向是,由于美国政治精英已经难以根本解决国内的族群对立和社会撕裂,所以部分政客把弗洛伊德事件的升级,归咎于“中国媒体的夸大炒作和挑拨”。
照他们意思是,“中国在不遗余力地揭美国的伤疤”,美国国内主流媒体则宣扬“种族团结政策的成功”,从而把国内的矛盾转移到中国身上,把中国作为出气口。同时,美国政客也会加大力度抹黑中国人权问题。
解决不了问题,甚至没有勇气去承认和面对问题,通过自我麻醉来回避问题。像鸵鸟一样将头埋进沙堆,拒绝看待不符合其预设立场的现实,活在“信息茧房”里,嘴尖皮厚腹中空,是这些政客精英的典型病症。
图片来自网络
往期精彩回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