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篇的文章里,通过每篇6500字的优质原创

逻辑梳理出真实的中国历史脉络

点击下方关注小吏

苻坚继位后,并州的墙头草张平认为苻坚是软柿子,随后投降东晋了。
张平手下参与结盟的有新兴、雁门、西河、太原、上党、上郡等地,共三百多座坞堡营垒,夷、汉十万多户人家,夹在前秦前燕中间不仅搞独立,还要发兵关中要打苻坚。
苻坚随后派苻柳都督并、冀州诸军事,加并州牧,镇蒲阪保证关中本土安全,随后以邓羌为前锋督护,率骑兵五千进军汾上进行讨逆。
张平派养子张蚝出战。
张蚝是此时并州第一骁勇,身强力壮能拽着牛随便走,城墙不论高低随便翻,他和邓羌相持了十多天,互不能胜。
358年三月,苻坚御驾亲征,张平也倾巢出动,张蚝如苻生附体般只身匹马冲杀前秦的军阵多次,场面非常骇人。(坚至铜壁,平尽众出战,蚝单马大呼,出入秦陈者四、五)
苻坚募勇士来PK张蚝,鹰扬将军吕光骁勇出战。
吕光是苻坚政变夺位的心腹吕婆楼之子,时年22岁,在张蚝耍威风时瞅准机会将其击下马来。
吕光自此威名大震。
(从坚征张平,战于铜壁,刺平养子蚝,中之,自是威名大著)
在前秦政权这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牛人出名都很早。
此时22岁的吕光还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在那场世纪崩盘前夕被安排一路向西,在知天命之年极其意外的得到了一邦人王地主的江山之报。

军神被抓,张平军溃散,张平哆嗦后再次投降。(坚募人生致之,鹰扬将军吕光刺蚝,中之,邓羌擒蚝以献,平众大溃。平惧,请降)
苻坚拜张平为右将军,迁张平部众三千余户回长安,将此战极勇的张蚝提拔为虎贲中郎将,对其宠待甚厚,常置左右,变成了心腹保镖。
一个降将刚刚上班就被安排成了领导人保镖,这相当出乎常理。

但苻坚却也在用千金买骨的方式表达一个态度:只要是人才,就是我苻坚的自己人,就有辉煌的前途。
张蚝本姓弓,是上党人,虽是张平养子,但终究不是亲的,这就可以争取!
苻坚从自己主政的第一战中就展示出来了极其可贵的品质:大度的胸怀。
万物皆可为我用。
这种气度最终帮助他在这最乱的乱世中差一口气就成为了万世传说。
此时此刻,在前秦面前,留下的历史教训与经验是这样的。
胡人想要入主中原,需要本族的武力打底,但本族的武力往往是不够的。
匈奴汉通过五部屠各打底,最开始火了一把。
当时的权力结构是匈奴、六夷、汉人。
最核心岗位全是匈奴屠各自己人,刘渊又设立了大单于这个岗位负责统领六夷部落,汉人是专业生产者。
这种三权分立在华夏大地上算是首创,开国雄主刘渊能够摆平屠各本部和六夷与汉民间的关系,因为他本身汉文化水平极高,对汉民族的安抚也并没有后来那么尖锐。
所以匈奴屠各在这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第一个站了起来,打开了局面。
但是刘渊死后,这种高难度的权力结构打法刘聪明显接不住了。
首先是在皇位交接问题上对六夷关系处理的相当草率,他杀掉了象征匈奴和六夷间纽带的刘乂。
其次对汉人的欺压激化了巨大的民族矛盾。
很快,匈奴汉在不断内乱和石勒的倾轧下,成为了炮灰,交出了第一棒。
接下来的教训,是羯赵。
羯赵分别给出了两个例子。
石勒是积极意义的,石虎是毁灭性质的。
石勒的打法,是基于本族的弱小实力打造的混一诸胡的民族融合模式,你可以普法民族公民权,把牛人都拉到你的族里来,这样能把一个小族短期内扩张成一个有实力的大族,而且石勒在有生之年一直在尽力的模糊羯族和六夷间的区别。
将所有的杂胡,统称“国人”!

石勒的终极打造目标,是统一并融合各个少数民族。
石虎的存在则让后面所有打算有点想法的胡人政权领导全都明白了,绝对不能那样干!
不能玩命的欺压汉人,不能纵容本族人无时无刻的那种民族优越感,否则会被“冉闵们”利用。
六夷的力量很大,大家都是少数民族,谁也不比谁强到哪去,这股力量一定要好好利用,石虎就是靠着六夷起家并完成军事扩张的。

匈奴汉和羯赵,这两个前面的试错榜样给此时的苻坚提供了几个重要的借鉴:
1、最权力的中枢一定不能出现第二个山头,匈奴汉和羯赵的覆灭原因最根本上,就是顶层的本族人越来越欲壑难填。
2、汉人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他们能干,能创造粮食和财富,他们的基数庞大,一定要团结。
千万不能像石虎那样,不能让“冉闵们”再出现。
3、六夷的力量非常强大,他们家曾经就是六夷之一的其中一小部,现在都特么建国了,要团结好六夷。
匈奴汉和羯赵之所以能够统治了上半个世纪,本质上就是团结好了六夷武力。

这俩政权的崩盘,也是刘聪杀刘乂后的六夷叛离和冉闵屠羯后的分崩离析。

千万注意这点,才能理解后面苻坚的一系列民族政策。

所有的历史,都是滚滚向前的,都是不断演化的,都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

只有将历史设身处地带入到那个时代,才能体会到当政者的那些施政思路和真实想法。
苻坚继位当年关中大旱,苻坚下令减膳罢乐,命后妃以下简朴着装,开山泽之利公私共营,息兵养民不再折腾,使得大旱没演变为大灾。
苻坚在轻徭薄赋的同时做出了如下的政治经济改革:恢复生产,勉农桑,抚恤贫困,礼敬诸神,团结各民族信仰拉拢六夷,然后设立学校,表彰节义,恢复祭祀,讨好汉民。(坚举异材,修废职,课农桑,恤困穷,礼百神,立学校,旌节义,继绝世;秦民大悦)
因为中央的严打,后面苻坚的一系列用人改革质量非常高,中央下令州郡地方官吏分别荐举孝悌、廉直、文学、政事等科目的人才,对荐举上来的人加以考察。
是人才的,荐举者有赏,关系户大草包的,举荐者要受罚。
这套唯才是举,开始令大量的新鲜血液进入中央政体,破败衰落的关中,在苻坚和王猛这对组合的搭配下如鱼得水的开始走向了正循环。

在苻生、苻坚两代小年轻的暴力狂屠下,前秦的政治生态和官僚系统相当“无心插柳”的摆脱了异族政权起家后的重要问题:本民族利益的板结化。
没有本族核心以及六夷大股东的入股,异族政权通常不可能完成开国的事业,但开国分红的时候,异族政权通常又要面临着尾大不掉的权力僵化问题。
每个股东都在找你要分红,他们还都是拳头大胳膊粗的大老粗,下一步的软化和梳理成本非常高。
无论苻坚多么的贤明伟大,光荣正确,他上位后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的铺开上手这一系列“正确”的政策,本质上是因为前任苻生当了脏手套,把他面临的绝大多数阻碍全都提前清除了。
关中此时虽然一片破败,但核心机器已经开始高速度运转。
相反,东方雄厚的前燕,却最终没有走过异族创业成功后的利益板结僵化问题。
公元358年,苻坚收割了苻生的隐性红利,堪称五胡时代下半场转折的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前燕自打入了河北就一直没闲着,堪称军功鼎盛。
350年到352年,主要是蚕食消灭冉闵。
354年,攻拔鲁口,拿下冀州南部。
355—356年,灭青州段龛,占领青州。
357—359年,一直在跟秦、晋开打。
并州数百壁垒纷纷脱离张平联盟降于前燕;
东晋派谢万北伐,却被反攻到
“许昌、颍川、谯、沛诸城相次皆没于燕”。
这种种的胜利,让国主慕容儁开始飘了,358年年底的时候,慕容儁甚至命令各州郡核实所有户籍男子,每户留下一名,其余的全部征召充军,要明年春天聚敛一百五十万大军汇集洛阳跟那哥俩开打。(俊于是复图入寇,兼欲经略关西,乃令州郡校阅见丁,精覆隐漏,率户留一丁,余悉发之,欲使步卒满一百五十万,期明年大集,将进临洛阳,为三方节度)
刘贵上书拼死劝谏,给慕容儁算账,说咱们已经打了很多年的仗了,不能再折腾了,百姓们现在快活不起了,咱再这么折腾就该土崩瓦解了,随后还扔出来了13件需要改革的事项。(刘贵上书极谏,陈百姓凋弊,召兵非法,恐人不堪命,有土崩之祸,并陈时政不便于时者十有三事)
慕容儁看完以后觉得挺有道理,交给班子成员研究后做了一定的吸纳考察,但仍然改为三丁抽二,五丁抽三的办法,放宽征调的期限,改为了359年冬,群集邺城。(俊览而悦之,付公卿博议,事多纳用,乃改为三五占兵,宽戎备一周,悉令明年季冬赴集邺都)
慕容儁的种种做法,貌似感应了曾经的一个老前辈。
一夜,慕容儁梦到石虎啃他胳膊。(俊夜梦石季龙啮其臂)
慕容儁醒来以后很愤怒,随后挖了石虎的墓,把尸体拉了出来,又踩又骂道:你这个死胡还敢梦里去打扰真天子!随后又派其御史中丞数落石虎的各种残酷之罪,然后还不解气,鞭尸后弃其尸于漳水。
(寤而恶之,命发其墓,剖棺出尸,蹋而骂之曰:"死胡安敢梦生天子!"遣其御史中尉阳约数其残酷之罪,鞭之,弃于漳水)

不知道是石虎被刨棺鞭尸后恶灵来索命,还是慕容儁踩石虎尸体时染上了传染病,总之很快慕容儁就不行了。(俄而俊寝疾)
这一年慕容儁41岁,他的嫡长子慕容晔于三年前病逝,他的嫡次子慕容暐此时仅仅10岁。
他慕容家别看在东北已经奋斗了近一个世纪了,但却是头一次遇到接班人未成年这种情况。

他爷爷慕容廆活了65,他爹慕容皝活了52,这个岁数走人时孩子们都已经成长起来了,还都生了一大堆。
早遇到这种情况也许他家就没法从东北三国中杀出来了,啥时候接班人的年龄都是初创政权最重要的天花板因素之一。
苻坚的民族政策是站在前人的教训上,慕容儁对于后事问题,其实也是在不断思考前面政权的治乱兴衰。
摆在慕容儁前面的历史故事,是石虎欺负石勒的孤儿寡母最后灭了满门,石遵欺负自己的小弟弟石世,养子石闵随后又灭了石虎满门。

一个是侄子,一个是养子。
无论你和他有没有血缘,无论你曾经对他有多好,只要他有着巨大的能力,貌似都只会走上那注定的一条道路。

周公辅政,诸葛治蜀,那貌似都是人家汉族人的事,咱夷狄这几千年来他娘的全都是冒顿!
慕容儁看了看身边,发现了自己有一个根本不逊于石虎和冉闵的牛X弟弟,慕容恪。
当年喋血孤城破百万赵军的是人家;

东方征讨打哭扶余国高句丽的是人家;
入关逐鹿河北干死杀神冉闵的还是人家;

此时的慕容恪是太原王,大司马、侍中、大都督、录尚书事。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无论再怎么兄友弟恭,慕容儁心中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

慕容儁病重后喊来了慕容恪,说我这回的病估计是好不了了,命里寿短我也没啥可遗憾的,只是南北二寇未平,你侄子年龄尚小,我打算把社稷传给你。(谓慕容恪曰:"吾所疾惙然,当恐不济。修短命也,复何所恨!但二寇未除,景茂冲幼,虑其未堪多难。吾欲远追宋宣,以社稷属汝)
慕容恪说:“太子虽然年幼,但天资聪慧,必能扫灭群凶,不能乱了正统。(恪曰:"太子虽幼,天纵聪圣,必能胜残刑措,不可以乱正统也)
慕容儁很愤怒,表示:兄弟之间就别来虚的啦!我都要死啦!别打太极啦!(俊怒曰:"兄弟之间岂虚饰也!)
慕容恪说:“陛下如果认为我能够承担天下重任,我又怎能不辅佐少主呢!(恪曰:"陛下若以臣堪荷天下之任者,宁不能辅少主乎!)
慕容儁说:“如果你如周公那样辅政,我还忧虑什么呢!
(俊曰:"若汝行周公之事,吾复何忧!)
慕容儁临死仍然是不信任慕容恪的,因为最后说的是“汝行周公之事”。
慕容儁死前相当明白,他除了祈祷慕容恪不成为石虎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制衡住他这位弟弟。
也确确实实,慕容儁死后,前燕统治集团内部发生了大规模的内乱。
360年正月,慕容儁驾崩,其子慕容暐继位。
关于慕容暐的继位,其实并非是慕容儁的皇帝正统多么有合法性,
在慕容暐的本传记载中,慕容儁死后群臣本来是打算拥立慕容恪的,是在慕容恪的坚持下,最终立的慕容暐。(及俊死,群臣欲立慕容恪,恪辞曰:"国有储君,非吾节也。"于是立暐)
换句话说,慕容暐的皇位实际上是慕容恪给的。
二月,慕容暐立其母可足浑氏为皇太后;
以慕容恪为太宰、录尚书,行周公事;
慕容评(慕容廆少子,慕容儁叔叔)为太傅,副赞朝政;领军将军慕舆根为太师;
慕容垂为河南大都督、征南将军、兖州牧、荆州刺史,领护南蛮校尉,镇梁国;孙希为安西将军、并州刺史;傅颜为护军将军;其余封授各有差。

国政在慕容儁死后全都到了慕容恪的手上。(暐既庸弱,国事缘委之于恪)
慕容恪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不好说,因为接下来的事很有意思。

辅政第三顺位的慕舆根很快开始活动脑子了,他先是向慕容恪示好:说皇帝小,太后干政,您得多加提防啊,况且这天下就是您打下来的,兄亡弟及,这符合咱们鲜卑的传统,您为了天下社稷废了小皇帝自己当天子吧!(慕舆根自恃勋旧,骄傲有无上之心,忌恪之总朝权,将伺隙为乱,乃言于恪曰:"今主上幼冲,母后干政,殿下宜虑杨骏、诸葛元逊之变,思有以自全。且定天下者,殿下之功也,兄亡弟及,先王之成制,过山陵之后,可废主上为一国王,殿下践尊位,以建大燕无穷之庆)
慕容恪的回答是:你喝多了吧!瞎嘚嘚啥呢!忘了先帝托孤之言了吗!

慕舆根道歉告退。
慕容恪面对这样的试探得到了两个信息:
1、慕舆根貌似是支持自己称帝的;
2、慕舆根是不是皇室那边派过来的试探呢?
不好说,还需要再观察。

但慕容恪随后的反应相当有意思,他将慕舆根的这番话告诉了他慕容家帝国双璧之二的弟弟慕容垂。
要知道,慕容垂是跟慕容儁有仇的。
慕容霸自幼被老爹疼爱非常,这让慕容儁相当不满,慕容霸小时因为打猎从马背上栽下摔掉了门牙,结果等他哥继位后就把他弟弟改名为了改名慕容𡙇(quē),官方的理由是让慕容霸以先贤郤𡙇为榜样,实际上就是说你不是什么“霸”,你“缺”。
后来整个北方都在流行“三羊五眼”的谶语,这让慕容儁又嘀咕了,三只羊五只眼,这是缺一只啊!我弟弟现在就叫缺呢!

随后慕容
𡙇
都不能再用了,慕容儁又给他弟弟删了右边的偏旁,变成了慕容垂。

慕容儁有多恨他这个弟弟呢?
他曾经找茬想干掉自己这位能干弟弟,派中常侍涅浩诬告慕容垂之妻段氏及吴国典书令高弼用巫蛊邪术诅咒皇室,随后慕容儁抓了段氏和高弼移送刑事监察部门审问。
结果段氏及高弼死活不肯把慕容垂牵扯进来,随着拷打越来越严厉,慕容垂心疼他媳妇,于是派人私下说:人固有一死,媳妇你招了吧,咱不受罪了。(段氏及弼志气确然,终无挠辞。掠治日急,垂愍之,私使人谓段氏曰:“人生会当一死,何堪楚毒如此!不若引服)
他媳妇叹道:谁不愿意活着啊!但我要是接了这屎盆子,上辱没祖宗,下连累夫君,我死也不能干!
(吾岂爱死者耶!若自诬以恶逆,上辱祖宗,下累于王,固不为也!)

最终段氏被打死在了狱中,慕容垂过关。
慕容儁和慕容垂之间的矛盾几乎是公开化的。

慕容恪把慕舆根想要推举他当皇帝的话告诉慕容垂干啥呢?

极大概率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希望自己这位能干兄弟坚定的站在自己这一边,将来等政局稳固后方便去“名正言顺”。
慕容垂面对兄长扔过来的试探,同样展现出了装傻的狐狸气质,表示要杀了这胡说八道的慕舆根。(恪以告慕容垂,垂劝恪诛之)
慕容垂为啥要这样回答呢?
首先,表态支持篡逆后就没有了回头路,不能一上来就把自己扔出去了。
其次,扔出这个极端的行动方案能测试出慕容恪的内心想法。

慕容垂测出来了。
慕容恪回答道:现在刚刚国丧,秦晋窥伺,先皇尚未入土辅政大臣们就自相残杀这就让敌国有可乘之机了,先容忍之。(恪曰:今新遭大凶,二虏伺隙,山陵未建,而宰辅自相诛灭,恐乖远近之望,且可容忍之)
慕容恪的潜台词:慕舆根是挺我的,是像我示好的,这不能杀!。
随后慕舆根那边又出招了。
他又来到太后可足浑氏和慕容暐面前说:慕容恪和慕容评要图谋不轨,臣请率禁军诛杀二贼。(根又言于可足浑氏及燕主曰:“太宰、太傅将谋不轨,臣请帅禁兵以诛之)
这暴露出来了慕舆根背后布局的阴谋是啥。
他去慕容恪那示好就是为了得到证据,随后拿到官方任命去干掉前面辅政的两个顺位。
史书随后的记载有巨大疑点:可足浑太后同意了,但慕容暐没同意。
(可足浑氏将从之,暐曰:"二公国之亲穆,先帝所托,终应无此,未必非太师将为乱也)
随后慕舆根又对可足浑氏和慕容暐说:现在天下萧条,群狼环伺,国大忧深,不如咱回东北老家去吧。(根又思恋东土,言于可足浑氏及曰:今天下萧条,外寇非一,国大忧深,不如还东)
随后这事就被慕容恪知道了,慕容恪和慕容评先是密奏慕舆根罪状,随后又派使右卫将军傅颜直接在慕舆根上班的时候从内省大内就杀了,接着尽诛其党。
(恪闻之,乃与太傅评谋,密奏根罪状;使右卫将军傅颜就内省诛根,并其妻子、党与)
这里面有一个疑点,就是11岁的慕容暐表达了慕容恪和慕容评不能杀,否决了慕舆根和他妈妈的决定。(可足浑氏将从之,暐曰:"二公国之亲穆,先帝所托,终应无此,未必非太师将为乱也)
这基本不可能。
因为慕容暐在史书中的描写是“庸弱”,在慕容恪死后,慕容暐成年时其母可足浑氏仍然主政。(内则暐母乱政,评等贪冒)
此时,面对如此重大的政治斗争事件,可足浑氏怎么可能听从这个11岁的孩子!
所以那段史料的真实情况大概率是:可足浑氏同意了,但并不同意慕舆根“臣请帅禁兵以诛之”的建议,不同意发禁军去诛杀慕容恪。
原因在于别看慕舆根是领军将军,但根本控制不了整个禁军,人家慕容恪后面直接就派右卫将军傅颜把慕舆根杀了。
可足浑氏同意慕舆根的想法,但暂时找不到办法后,慕舆根说:现在“
国大忧深
”啊!

国家太大了,忧患太深了,全都是慕容恪的人,不如把河北让给慕容恪,带着皇帝回东北老家吧。

可足浑氏之所以会同意慕舆根诛杀慕容恪的想法,就是因为确确实实慕容恪此时权势已经太大了,遗诏其实都没啥用,自己爷们死后群臣是要推慕容恪当皇帝的。
慕容恪不当这个皇帝,谁知道是因为高风亮节呢?还是以退为进呢!?
当初石虎在石勒死后就控制一切了,石虎也没有当时就篡位啊!是等了一年后彻底控制政局后才杀了石勒满门的!
总之,太后可足浑氏的意见,代表了皇室的态度,甚至一定程度上,她代表了死去慕容儁的意见。

就是对慕容恪极度不信任!

此次慕容儁死后的前燕宫斗貌似结束的相当迅速清晰,实际上背后相当波涛汹涌。
因为史载:“是时新遭大丧,诛夷狼籍,内外惧”。
这场诛灭慕舆根的宫禁内斗争最终的效果是“
诛夷狼籍,内外惧
”。

最终慕容恪用淡定如常的表现镇住了场子,平稳的完成了权力过渡。
(太宰恪举止如常,人不见其有忧色,每出入,一人步从。或说以宜自严备,恪曰:“人情方惧,当安重以镇之,奈何复自惊扰,众将何仰!”由是人心稍定)
大权从此被彻底攥在了慕容恪手中。(及暐之世,总摄朝权)
次辅慕容评沦为陪衬,慕舆根被杀,太后可足浑氏在慕容恪有生之年再未有一笔记载。
即便如此,慕容儁仍然是幸运的。
因为无论是因为寿命问题没来得及,还是出于自己接班人的能力考虑,慕容恪最终并没有对他的窝囊儿子做什么。
慕容恪,成为了前燕的霍光。

慕容恪的胜利,也意味着是军功集团的胜利。
因为这些年慕容恪军功卓著,统掌六军,枝枝蔓蔓都是他的系统。
慕容恪也用他的宏大宽仁保证了前燕的政局在随后的六年风平浪静,水波不兴,战无不胜。
但是,也是在慕容恪手中,慕容鲜卑军功贵族的强大既得利益群体迅速板结化,也成为了慕容氏后面亡国的关键因素之一。
祸兮福所倚
福兮祸所伏
前秦出了苻生当脏手套使得前秦短短两年的时间就清除了太多历史遗留问题,轻装上阵的苻坚捡了便宜开启了自己的宏大人生。
前燕出了慕容恪稳固住了主少国疑的政治局面,却因为自己是军功集团的总代表根本不可能去改革已经不适应建国后国家发展的军队贪污和军封匿户问题。
看似东强西弱的国际格局,背后却是两台不同维度的核心发动机。
十年后,你我将不再同日而语!

与此同时,南边的那只大老虎,也在仅仅盯着慕容恪的身体健康。
慕容儁死时,东晋一度认为北方又要乱了,红利又来了,只有桓温英雄惜英雄的能够看明白前燕根本动不了!
因为慕容恪尚在!
(初,建邺闻俊死,曰:"中原可图矣。"桓温曰:"慕容恪尚存,所忧方为大耳)
苻坚上位,慕容恪辅政,桓温继续练内功
历史走进了四世纪三国鼎立的最稳固一段时间
这个均态什么时候被打破呢
三国中,谁家大神的寿先到
破局点就将如疾风骤雨般迅速降临

亲们,帮点
“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