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不再活跃的薛佳凝因为一则专访话题被送上了热搜,谈起自己越来越少在娱乐圈内活动的原因,她坦言,演员本来就被动,自己又到了女演员的尴尬期,年龄大,戏约少,只有被剧本挑的份。
而且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比起上综艺获取一时的热度,更倾向于有含金量的尝试。
出道至今43岁仍孑然一身,难怪会引发无端猜测。
如果没有这个访谈,所有人都以为薛佳凝已经退圈好久了。
谁都认识《粉红女郎》的“哈妹”,只有少数人知道在这之前的薛佳凝早就已经崭露头角。
17岁考入上海戏剧学院,在众多面试者中被黄蜀芹导演选中,参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我也有爸爸》,拿的还是女主剧本。1999年,改编自莫言同名小说的电视剧《红树林》开播,薛佳凝在里面饰演的是珍珠这个角色。
本身的外貌条件不错,一张娃娃脸更显得灵动可爱,薛佳凝在上大学期间就已经拍了不少广告。
真正让薛佳凝人气攀升的是2003年的这部轻喜剧《粉红女郎》,而且还是一下子爬到了巅峰。
剧组在一众年轻演员中选角,25岁的薛佳凝再次凭借古灵精怪的气质脱颖而出,那时她还不知道,电视剧播出之后会火成这个样子。
和“万人迷”陈好一样,薛佳凝只要一在公共场合露面就好像身上贴着标签似的,粉丝追在身后“哈妹、哈妹”地叫喊。
也许是哈妹的个人特色太鲜明,《粉红女郎》过后无论薛佳凝塑造了多少性格迥异的形象,都无法取代哈妹在观众心中的地位。
除此之外,薛佳凝在《天剑群侠》、《天下无双》、《喜气洋洋猪八戒》等剧里的配角表现还算出彩,但反响依旧平庸。即使在《租个女友回家过年》拿起女一号剧本和杜淳演对手戏,最终也没有泛起太大的水花。
她总是在不同的镜头前扮演同款的少女,永远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到底还是被哈妹的人气束缚住了,失去了激情。
后来薛佳凝自己也分不清楚,是哈妹这块标签永远撕不掉,还是自己一直在踩着哈妹的影子行走。
薛佳凝说,哈妹爱跟风、没主见,但她想做的,是一个有主见的人。
她想要挣脱,她变得叛逆,她要逆着观众的想法行动,尝试扮演剧中的反面人物,揣摩他们的心思,或奸邪狡猾,或阴暗癫狂。
她几乎无缝进组拍戏,不分日夜。严重的时候患上了失眠,收工回房间休息,从晚上十点一直清醒到第二天早上六点,甚至2011年全年只有10天时间在休息。
尽管如此,薛佳凝的事业已经在下坡路段刹不住车。
2015年她的戏约减少,几乎淡出了这个圈子。
薛佳凝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大家除了偶尔会怀念起哈妹,还热衷于“胡歌前女友”这个身份。
2004年薛佳凝在《天下无双》剧组拍戏的时候,隔壁剧组的胡歌来串门。来往相处的时间久了,两人互相擦出了火花,4岁的年龄差也阻止不了这场姐弟恋。
那时候薛佳凝的热度还未衰减,胡歌凭借《仙剑奇侠传》的李逍遥爆火,两人同在事业上升期,有着相似的家境,地下关系未公开,恋情一直趋于稳定。
直到2006年,胡歌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全身受创送院抢救,接受了多次手术。
在剧组拍戏的薛佳凝放下工作赶去医院探望胡歌,两人的恋爱关系这才浮出水面,只是两年后二人就和平分手了。
外界对于分手原因有诸多猜测,有说薛佳凝在胡歌休养期间出轨的,有说胡歌拍摄《仙剑3》时移情别恋的,有说薛佳凝一直默默付出却被胡歌无情抛弃的。
当事人之一的薛佳凝一直没有给外界一个标准答案,有媒体找到薛佳凝想做一个关于她和胡歌的专访,她一口回绝了。
2015年胡歌再次以《琅琊榜》大火,记者以此为契机旁敲侧击地打探薛佳凝和胡歌的往事。
有人问薛佳凝:“最近很火的《琅琊榜》你看了吗?”
薛佳凝回答:“胡老师的戏我看了一点,作为好朋友特别为他高兴。他现在非常火,但我不想参与这个话题了,因为特别不喜欢大家把一些不是你真实的想法转个弯说出来。”
而胡歌复出后在访谈中回应了当年的感情:“那个时候她一直在照顾我,她也放弃了自己的工作。我感谢了所有人,唯独没有感谢她,是我最大的一个遗憾。”
他还指出了分手是性格的原因,复出后的自己太没自信又太大男子主义,薛佳凝同时还承受着其他方面的压力,这才导致这对门当户对的恋人感情走向了破灭。
胡歌反复说道:“她真的很好。”薛佳凝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护这段过往:“我个人感情的问题,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两人谈论起对方从来都没有恶语相向,只有祝福。
2017年,薛佳凝发文表示在消失的那段时间里已经推掉了大部分剧本,带发皈依佛门,进行了历时11个月零17天的修行。
她到西藏参学净化心灵,看教徒们虔诚叩拜。她改变了不良的生活习惯,找个清净的地方打坐,从清晨一直到中午,其他时间再看一会书。
在这个流量明星争先恐后吃红利的时代,她是一股清流,像山林里的居士,不过问舆论,淡泊名利。大家都抢得头破血流,但最终能上位的就那么一个,区区虚名,也不足挂齿。
2018年薛佳凝加盟《我就是演员》,网友再次搬出“胡歌前女友”的话题,还拿现在的她和“哈妹”做对比,嘲她老了、甜妹不甜了,说她皈依佛门只是装腔作势。
以前的那个薛佳凝或许会和他们据理力争,但自从修行回来,她决定再也不能容忍外界的摆布,此时网络的纷争已经不会影响她了。
她说自己年纪大了没有多少出山的机会,有人叫她去《浪姐》之类的舞台表现一下,她表示不太愿意把有限的生命力浪费在转瞬即逝的快餐文化上。
趁着余热还没消失,倒不如去尝试更有含金量的挑战。
于是,年过四十的薛佳凝带着音乐剧《赵氏孤儿》再次出发,还尝试了攀岩、滑翔等年轻时不敢轻易接触的运动。
她每年都要到西藏去,在蓝天白云下,做最自由的自己。
到了这个年纪,一个人活着,还是等待爱情,还是让灵魂流浪在世间,对旁人来说都不重要了。
作为演员这一辈子能有一个被大家记住的角色便足矣,至少再也不用被世俗束缚了,放开手去爱自己所爱,其实也挺好的。
——好书推荐——
哈佛大学本杰明教授曾说:越是到了高等教育的阶段,人们就越重视从历史中总结经验,尤其是精英阶层。无论是梁启超、胡适、林语堂这些文学大师,还是纵横商界的马云、任正非等都是历史爱好者。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历史—地图上的世界简史》,既系统、严谨,又好读、易懂。
点击视频,快速了解
作者杰弗里•瓦夫罗是耶鲁大学的教授,深耕世界史领域数十年,耗费了三年心血,从宇宙形成到21世纪初,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商贸民俗……所有现代人想知道、应该知道的人类历史时刻,在此一览无遗。
它还是一本可以听的历史书。由国内专业配音团队朗读,边听边看,阅读体验真是前所未有的完美!它足足有900多页!优惠价才一百出头,性价比真的很高!
注:赠送听书卡,扫描二维码,即可用手机随时收听。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优惠价¥169 市场价¥29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