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一)
4月18日,在华尔街大鳄摩根大通的资金支持下,12欧洲顶级豪门宣布组建欧洲超级联盟,皇马主席佛罗伦迪诺担任联盟首任主席。这则爆炸性的新闻立马占领了所有体育网站的头条,倘若欧超联赛开始运行,那将彻底改变世界足坛的格局。

欧超联盟宣布将有15家豪门作为创始俱乐部分享35亿欧元以上的资金,平均每支球队可获得超过1.75亿欧冠的奖励。要知道2020年欧冠冠军拜仁慕尼黑所获得的奖金也不过刚刚1亿欧元,而当前世界上最贵的球星姆巴佩也不过1.6亿欧元,在后疫情时代,摩根大通丰厚的经济支持是促成联盟组建的直接诱因。
当日官宣的有英超的big6,分别是曼联、曼城、利物浦、阿森纳、切尔西和热刺;西甲三雄皇马、巴萨、马竞以及意甲三家传统豪门尤文、米兰和国米。据称另外三家创始俱乐部将在近日官宣,除了德法两大欧盟核心国家的俱乐部,欧洲足坛列强尽入彀中。
欧超联盟的组建直接引起欧洲足坛地震,欧足联以及英意西三国足协立刻发表严厉声明,如果任何俱乐部胆敢参加欧超联赛,俱乐部将不得参加欧战甚至不能参加国内联赛,队内球员将不得参加国家队。足坛舆论场也瞬间炸锅,曼联92班名宿加里内维尔痛斥这是对“球迷的犯罪”,利物浦功臣卡拉格对母队参与欧超表示羞愧。几乎所有球迷的情绪也被引爆,球迷组织的抗议也持续不断。
就连一向与欧足联不对付的国际足联也出来站台背书,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发言表示对欧超联赛的反对。虽然曾经为对抗欧足联私下与皇马等俱乐部交好,但这次因凡蒂诺毫不客气的批评以老佛爷为首的豪门掌舵人“为了短期利益,丢掉很多东西”。体坛各方放下旧怨,结成同盟共同围剿资本势力。足坛地震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甚至波及西欧各国政坛,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均不得不出面对此表示反对。
在舆论场的群情激愤与各方势力的威逼利诱下,4月20日,英超6队宣布退出欧超联赛,意甲三雄也全部告退,西甲马竞也宣布退出,仅有皇马和巴萨还留在联盟中。欧超联赛官方也发布公告宣布暂停,资本催生的怪物享年四十八个小时。这场足坛闹剧草草收场,但其影响却是无远弗届。
(二)
如同南美的蝴蝶扇动翅膀最终引起北美的一场飓风那样。华尔街之狼与足坛大鳄的密谋最终扰动了欧陆所有人的视线。这并不奇怪,作为世界第一运动,足球影响力甩了同为三大球的篮球和排球八条街。据联合国统计,2017年全球总人口75亿,而全球足球人口就达3亿,这几乎与美国的人口相当。其中职业球员3000万,业余球员2700万,球员人数与准列强国家意大利人口数量相当。
2016年全球足球产业的总产值超过5000亿美元,占世界体育总产值的43%,被誉为世界第17大经济体。在全球足球产业中,欧洲足球产业的总产值占世界足球产业的一半以上,欧洲足坛是世界足坛无可争议的聚宝盆。对于欧陆各国,足球对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以前些年深陷欧债危机的西班牙为例,西班牙足球产业占该国GDP的1%,其增速远远高于GDP增速。足球也拉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巴萨每年给巴塞罗那城带来240万名游客,其中147万人在该城过夜,157万人会前往诺坎普球场的冠军纪念馆参观。巴萨令加泰地区的GDP总量增加1.5%,足球甚至成为拉动西班牙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如此巨大的一块肥肉,早已引来资本的垂涎。前有俄罗斯寡头收购切尔西打造开启金元足球模式,今有中东石油爹收购曼城和大巴黎将球市进一步炒热。连国内资本也不甘寂寞,2015年雄心勃勃的王健林入股马竞,一年后素日低调的苏宁也收购意甲老店国际米兰,苏宁少帅张康阳也过了一把俱乐部主席瘾。
美式资本对欧洲足球产业的入侵由来已久,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英伦联赛便是最好的入侵滩涂阵地。英超big6中,曼联、利物浦和阿森纳已经被美国资本控制。对于美国人来讲,足球不是娱乐,也不是信仰,而是赚钱的买卖。金钱介入足球,足球成为财富。格雷泽家族靠着负债收购曼联,将曼联的商业价值榨取到极致也并不稀奇;克伦克靠着阿森纳赚的盆满钵满,却让北伦敦霸主从皇家兵工厂变成足坛段子王。
作为美式资本赞助下的欧超联赛,其构想更是美式要素满满。欧超联赛就是一场在类似NBA的封闭性系统中进行的豪门盛宴,这将产生一个巨大的黑洞来吸取本应流向其他联赛的资源。升降级制度的取消让欧洲中小俱乐部只能作壁上观,大俱乐部和小俱乐部的差距将无限拉大,而小俱乐部最终将因资金和人才的不足而大量灭绝。
如果欧超联赛得以实施,那么这种杀鸡取卵的商业运作将使欧洲引以为傲的“以社区为根基”俱乐部运营模式彻底摧毁,欧陆各国民众也将失去他们曾经熟悉的社区联赛,以及草根足球带给他们的快乐。
(三)
足球为何伟大,因为他不仅仅是一项运动。
足球作为作为一项工人阶级的运动,其广泛性与纯粹性是其他运动无可比拟的。对于欧陆各国,足球中蕴含着阶级认同与地域认同,曼联收获了当地工人的拥戴,而巴萨则是加泰独立势力的精神寄托。足球也是欧陆各国凝聚人心和强化民族主义的工具,法国对不同种族球员的归化,也有利于场下的民族融合;对于二战战败者德国,国家队比赛体育场的是为数不多的可以肆无忌惮挥舞国旗的场所。

对于欧陆各国,足球是一种准公共品,它和教育、医疗和传媒是一类事物。准公共品是指介于纯公共物品和私人物品之间、在消费过程中具有不完全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的产品,因此欧洲也对职业足球的过度商业化保持谨慎态度。足球不仅仅是一项运动,足球是当代欧洲建构意识形态的重要一环。它的影响早已超过竞技场进入人的生活之中,并形成了一种独有的足球文化。欧陆各国的体育政策体现出他们对职业体育社会和文化方面的功能的重视,这也符合欧陆一向所倡导的人文精神。
新大陆的美国人也无法理解老欧洲民众对所支持球队的热爱与忠诚,他们不明白当苏超格拉斯哥降级,也有一群不离不弃的球迷在为他加油呐喊;也不理解在德国电视节目中,收视率常年排前三的全是欧冠比赛直播。对浸淫在单向度消费社会中的美国人来说,所有东西都是可以明码标价的,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买卖的。这当然有利于前期迅猛且有效的商业开拓,但这并不利于后续稳定与持久的经营。这也体现美式观念与欧陆观念的巨大冲突,欧陆将商品做成艺术去欣赏,而美国将艺术做成商品来贩卖。
近年来欧洲俱乐部之间发展不平衡是一个现实,受商业化驱使有不断远离平衡的趋势。强者逾强,弱者逾弱,心怀愤怒的球迷组织联曼俱乐部在草根联赛重新打拼,心怀希望的球迷仍期待着凯泽斯劳滕式的奇迹再次上演。从上世纪的博斯曼法案到本世纪G14联盟,资本的声音越来越响,资本的胃口也越来越大,而足球作为准公共品的属性却在逐渐褪色。我们不难理解欧陆民众对欧超联赛的愤怒,欧陆民众需要的是最纯粹的足球与最极致的享受。当资本要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当然要说不,民众为什么要指望资本收敛他的贪婪?
这不是资本对足球的第一次挑战,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挑战。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如果想讨论人生,也可以加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