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李文姬
4月19日晚,云南卫视播出专题片《失守的守门人》,深入剖析了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裁罗永隆违纪违法案。
罗永隆,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裁。2020 年5 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罗永隆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经审查调查,罗永隆涉嫌违反政治纪律、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并涉嫌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受贿罪。
据专题片介绍,混改形成的国有控股企业投开公司,云南物流集团占股51%,集团委派罗永隆任董事长,民营方占股49%,由赵建鹤任总经理。

2011年,罗永隆向赵建鹤借款70万元一直未还。2013年,赵建鹤想要获得罗永隆在项目资金上的支持,主动提出为其理财赚钱。罗永隆和妻子杨某先后将230万元转入赵建鹤账户,并表示其中包括70万元的借款。至2015年7月24日,赵建鹤先后打款给杨某289万元。扣除160万元本金后,罗永隆和妻子共获利129万元。扣减正常收益后,俩人实际收受113.34万元。

此后,罗永隆又让赵建鹤以同样方式“理财”,最终实际获利102.24万元。办案人员表示,赵某名义帮罗永隆理财,实际上是变相行贿。

专题片透露,罗永隆对于物流集团占股的各个混改公司经营和资金使用情况不过问、不监管。经重案组调查,罗永隆涉嫌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造成经济损失4亿多元,其中国有资金损失两亿八千多万元。同时,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造成经济损失近七千万元,其中国有资金损失近四千万元。

而在忏悔书中,罗永隆将自身贪腐行为归咎于三段失败婚姻。

第一段婚姻中,罗永隆无力购房只能偶尔在岳父母家和妻女相聚,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其心理扭曲,草草结束第一段婚姻。为弥补女儿,在女儿谈婚论嫁之时,罗永隆找到自己管理服务的民营企业老板要钱为其买房。女儿结婚时还借机收受了民营企业老板钱财,并把30多万元全部给了女儿。

第二段婚姻中,罗永隆婚内出轨。为了离婚,他将单位福利住房留给第二任妻子,还找了企业老板索贿100万元给她。此外,罗永隆还违规为第二任妻子的儿子谋福利。

第三段婚姻中,为了满足小自己14岁的第三任妻子虚荣心,罗永隆索贿购买别墅并豪装。但很快,婚姻再次破裂,第三任妻子索要300万元分手费,罗永隆再一次向老板索贿要钱。

“国企老总自身要算好账,算好感情账和经济账。” 罗永隆说,“家庭不好事业走到最后是要栽跟头的。”

专题片介绍,罗永隆的一系列问题暴露后,组织找到他谈话,但他却处心积虑与他人串供,费尽心思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被留置后,罗永隆忏悔道,到这里了才知道,自由是最重要的,就是生命和爱情都可以不重要。

罗永隆还在忏悔书中写道:“没想到我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完整、最全面、最系统的一次政治理论和党纪法律学习是在‘留置’这样特殊的环境中完成的。”
甩锅给三任前妻,
这份贪官忏悔书合格吗?
澎湃特约评论员 李一陵
在罗永隆的忏悔书中,把锅甩给了三任前妻。总而言之,是失败的婚姻,是为了履行丈夫、父亲的责任,让他走向了腐败的深渊。言下之意:错不在我,都是“前妻们”惹的祸。

然而,因果关系并没有这么曲折,“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做官的是自己,权力掌握在自己手里,出现了腐败行为,岂可甩锅给前妻?

一者,婚姻失败的锅不在别人,而在其自身。二者,婚姻失败更不是违法乱纪的理由。对此,专题片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罗永隆的失职渎职,以及贪腐行为根本不是源于婚姻不幸,而是源于自己的精于算计、贪婪自私、不知廉耻、毫无底线。

这种所谓的反思和忏悔,完全避重就轻,既是自欺欺人,也是试图继续蒙骗组织。

罗永隆在专题片中说:“没有想到,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完整、最全面、最系统的一次政治理论和党纪法律学习,是在‘留置’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完成的。”遗憾的是,这次学习还不够深入、彻底。即便东窗事发、身陷囹圄,罗永隆还是没有意识到,或者说还不愿意承认是自身德行失守,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放纵了自己的贪欲,才走到了这一步。

再说了,身为重要地方国企的主要领导干部,平日里的政治理论和党纪法律学习必定不少。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违规、什么不违规,罗永隆其实心知肚明。但党的十八大后,罗永隆依然不收手不收敛,在问题暴露后,不是如实交代个人问题,而是处心积虑地与他人串供,费尽心思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

其实,罗永隆的“甩锅式”忏悔,并不是孤例。一些贪官身陷囹圄还不忘作秀表演,改不了说大话、套话、假话的习性。比如,把腐败的诱因归结为出身农家,归结为他人的拉拢腐蚀,归结为仕途不顺,等等。原因一大堆,唯独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从自身的贪婪、自私、堕落处找原因。

只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种种虚伪的表演,恐怕只能感动自己、欺骗自己,不可能达到为自己推脱罪责的目的。这种套路化、模式化、趋同化的忏悔,不走心,也是不合格的。

本期编辑 常琛

推荐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