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美国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因黑人毒贩乔治·弗洛伊德吸毒犯病致死,前明尼苏达白人警察德雷克·肖文被控犯有二级非故意谋杀罪、三级谋杀罪和二级非预谋杀人罪,今天陪审团做出决定,三项罪名均成立,德雷克·肖文将面临最长达40年的监禁。
肖文去年5月在明尼阿波利斯路边逮捕弗洛伊德时,弗洛伊德当时涉嫌在附近的一家便利店使用一张伪造的20美元纸币,这位黑人累犯多次入狱,并曾用枪指着孕妇的肚子进行抢劫。
检察官指控白人警察肖文将其制服后,用膝盖压在非洲裔美国人弗洛伊德的脖子上,从而杀死了弗洛伊德。
对此辩方律师纳尔逊反驳,弗洛伊德的部分死因是吸毒过量与心脏病发作,肖文逮捕弗洛伊德过程是按照他所接受的警务培训的方式执法
纳尔逊最后说“如果是被授权使用的武力,那就不构成犯罪”,猫爪认为这点毫无疑问,否则执法队伍人人自危,不敢使用武力,岂不便宜了那些胆大妄为的流氓宵小。
马里兰州首席法医和法医病理专家法勒出庭作证:弗洛伊德的心脏状况和吸毒过量在他去年的死亡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说,在导致死亡的事件中,弗洛伊德的血压非常高,高血压达到216、低血压则是160,而正常的血压读数落在高血压120、低血压80,另外弗洛伊德血液系统中的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残留(毒品),以及他可能从躺着的警车尾部吸入废气“一氧化碳”,也可能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
因此这位经验丰富的法医认为,肖文将弗洛伊德按倒在地是“合理的”,这种策略不应该被认为是使用致命的武力,肖文无须为毒贩弗洛伊德的死亡负责。
布洛德是肖文的关键证人,目睹了事件完整过程,当辩方律师问到他是否认为肖文对弗洛伊德的约束相当于致命武力时,布洛德回答说:“不是。”他坚称前警官的行为“客观上是合理的”。
在陪审团做出决定之前,黑人众议员沃特斯已经发出了威胁,她最近在谈到审判时,要求明尼苏达的抗议者“留在街头”,而且如果肖文被判无罪,就要变得“更积极”和“更对抗”考虑到之前很多抗议“黑命贵”的家庭均受到左翼团体的死亡威胁,孩子在学校受到黑人小孩的霸凌,那么黑人议员沃特斯的威胁就显得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法官卡希尔担心陪审团受到胁迫,从而影响了判决结果,严厉地谴责了黑人众议员沃特斯,他说:“我希望民选官员不要再谈这起案件,特别是以不尊重法治、司法分支和我们的职能的方式,”
虽然卡希尔发出了这样的呼吁,但是美国总统乔·拜登却在星期二在陪审团宣布裁决之前说,针对肖文的证据是压倒性的。“我祈祷裁决将是正确的,”拜登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晤拉美裔议员期间说。“我认为,在我看来是压倒性的。”在陪审团宣布了有罪判决后,拜登总统又一次与弗洛伊德的家人通了电话。
老巫婆佩洛西也不遑多让,在判决前发表了推文,感谢乔治·弗洛伊德为正义牺牲自己的生命,一个毒贩因高血压与吸毒过量,在警察按照警务培训的方式执法中丧生,竟然成为了为正义牺牲了自己的生命,简直要让全世界人民笑掉大牙,看来这老东西已经精神失常,走火入魔了。
在这场闹剧中,毒贩弗洛伊德俨然已被供上祭坛,成为左派的神主牌。黑人与左翼团体们不断地炒作它,从中分赃。“黑命贵”恐怖组织头子库拉斯还因这起事件壮大了队伍,赚得盆满钵满在白人居住区购买豪宅。弗洛伊德家人也在审前和解获赔2700万美元,拜登等民主党作弊团伙同样在这场闹剧中获得黑人的支持,捞到了黑人大量无效邮寄选票的好处,所以怎么可能让这起捏造的案件回归公义,他们必然要干预司法,将它办成铁案,反过来说如果肖文是一个黑人警察,就算把弗洛伊德掐死,这些左棍们也会无动于衷。
从左派议员,左派议长,左派总统不断地威胁叫嚣,对司法体系的公然践踏,好人警察肖文成为时代的牺牲品,同样陪葬的是美国的法律。如今的美国任由这种荒唐闹剧不断上演且愈演愈烈,美国引以为傲的司法独立已经荡然无存,正义与自由正在离开美国
猫爪认为,陷入黑暗往往不是因为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忍气吞声毫无作为,面对着当今的乱象,每个正直的美国人都应该扪心自问,为什么几代人为之奋斗而建立的山巅之城,会堕落到如此程度,是不是该为此做点什么。
本文系猫爪原创,转载请注明公众号猫爪会
注:猫爪重新建立新号“猫爪会”,请原关注“猫爪社”的读友以及新读友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关注“猫爪会”,也可加本人微信:digecatclaw,以防失去联系。
继续阅读